而躲在他懷裡的蘇菲穿著一條款式簡單的白色長裙,因為男人懷抱的動作,裙子下擺被推到膝蓋處。

在宴會廳明亮層疊的光線下,那雙纖細筆直的美腿掛在男人的臂彎處,一個冷硬的黑色,一個柔軟的白色卻又是天生的契合。

倘若不是身後瘋狂叫囂的閃光燈提醒著現場的混亂,東方玉卿絕對會將蘇菲的美腿遮擋起來,這樣的美只有他一個人才有資格欣賞。

該死,早知道就早一點將那些礙眼的記者轟出場外……不過,幸好他提前做好了周密的部署。

話說豪門權貴的家宴,本來就是記者扎堆的地方,偏偏蘇菲這個穿著普通的灰姑娘還被一些人認了出來。

蘇菲不知道東方玉卿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葯,竟然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抱著她徑直往前走。

蘇菲本能地伸手遮住臉,乖巧地由著東方玉卿帶她離開。

等到身後再也聽不到喧嘩的吵鬧聲,蘇菲才後知後覺地掙紮起身,「謝謝東方先生的英雄救美,你可以放我下來了。」

視野中的蘇菲朝著東方玉卿笑了笑,臉上沒有任何情緒,甚至連最熟悉的陌生人都算不上。

刻意忽略掉女人對自己的排斥,東方玉卿依舊我行我素地往前走:「既然知道是我救了你,那麼決定權就應該掌握在我的手中。」

「你……我警告你,不要亂來!」蘇菲顯然被氣得不輕。 "昊天!"

虛夜月終於控制不住而哭嚎。

之前的刀都讓方昊天不斷的重傷,現在重傷之下接下這比之前所有的刀加起來的總和還要強大的刀,怎麼可能接得住?

世界,突然寂靜。

所有人看著那一團刀光,都是靜了下來。

就連對了一招的岩帥和青甲都情不自禁的停手,都看向那團刀光。

"要贏了么?"

如果還有誰說話,此時只有岩帥,他神情興奮,嘴裡輕喃。

所有人都盯著,個個緊張,焦急,憂慮,恐懼!

惡魔們則是神情亢奮而期待的盯著。

至少五十多秒的時間后,刀光終於消散。

方昊天一動不動的趴在地面上,身邊,皇極至尊劍和九把魂劍狼狽散落。

如此情況,就算他還沒死,也是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結束了,方昊天!"

鐵鉉骨勝券在握,向方昊天暴沖而去,要將方昊天的頭砍下來。

只有將頭砍下他才放心。

以方昊天的之能,只要一氣尚存都不容任何人輕視。

鐵鉉骨不會傻得這個時候多廢話。

不管是在人族還是在魔界,他聽過太多關於獲勝者沒有第一時間殺死對手而在得意忘形中被對手一擊則殺的故事。

這樣的蠢事不可能發生在他的身上。

鐵鉉骨暴沖,拖刀暴沖。

速度過快,他躬大的魔軀直接就帶出一道長長的黑線,而他拖著的無影斬空骨刀在地面上拖出一條長長的線條。

大統領,威武! 天庭地府微信群

看著暴沖的鐵鉉骨,亢奮的惡魔們他們忍不住高呼。

"戰敗了!"

所有人絕望了!

"昊天! 翻滾吧!皇宮

虛夜月突然飆射,如同瘋癲。

此時,暴沖的鐵鉉骨每前進一寸都如同在踐踏人族的命運。

刀尖拖在地上發現的聲音像是對人族命運的嘲諷。

近了,近了,鐵鉉骨轉眼距離方昊天不足十米的距離。

這個距離,對一個強者來說絕對不是什麼距離。

鐵鉉骨十米都等不及了,他舉起了刀。

咻!

就在鐵鉉骨舉刀之時,一道刀光突然從側面刺向他的勁部。

"嗯?"

鐵鉉骨眉頭皺了一下,竟然還有人速度快到這個層次,竟然這個時候還能趕到救方昊天?

鐵鉉骨知道絕對不是楚奪命,也不是巫陽子,更不是幽血門其他的人。

鐵鉉骨潛伏幽血門多年,對幽血門的高手太了解了,幽血門沒有誰有這樣的速度。

但不重要,因為他現在仍處於強大的狀態中。

對方雖然快,但還能快得過他的刀嗎?

轟!

鐵鉉骨舉起刀猛的旋斬而出。

當!

金鐵撞擊聲震得一些修為的人或是惡魔耳膜直接破裂,然後一道灰色人影直接倒飛。

倒飛的灰色人影拉起一條長長的血線,足足五百米有餘的血線。

砰!

灰色人影砸落到地面上。

灰色人影不是別人,正是君無邪。

此時的鐵鉉骨真的太強大了!

以君無邪半步天人的實力竟然一刀都扛不下就被劈飛。但他畢竟是半步天人境的實力,這一劈也只是讓他重傷。

君無邪趴在地上,連連噴血,他連爬起的力氣都沒有,身上的骨頭更是不知道斷成了什麼情況。

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鐵鉉骨站到了方昊天的面前,眼睜睜看著鐵鉉骨舉起了刀。

假婚真愛:錯嫁老婆很迷人 君無邪也看到楚奪命和巫陽子瘋了似的前撲。

也看到兩道青影從不同的方向飛射而來。

也看到青甲憤怒的將糾纏的岩帥打得粉碎,然後拚命前射。

也看到幽血門所有的人瘋了似的前撲。

也看到四周山林突然大量的高手也是瘋了似的前撲。

可是君無邪知道,這些人都來不及阻擋鐵鉉骨,救不了方昊天了。

極品辣媽不好惹 "兄弟,大家儘力了!"

君無邪的意識開始模糊,他模糊的看到鐵鉉骨的刀劈了下去,然後他模糊的看到方昊天突然貼著地面后滑。

轟!

鐵鉉骨的刀劈空。

"嗯?"

君無邪模糊的意識突然有了力量似的,整個人猛的驚醒,雙眼一下子瞪大。

然後他跟所有人一震,都震驚的看到方昊天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看著鐵鉉骨,臉上滿是笑意。

鐵鉉骨此時竟然沒有上前追殺,而是一臉駭然的看著方昊天。

距離雖然五百米,但君無邪能看清鐵鉉骨此時臉色的震驚與恐懼,但更多的是無法置信。像是方昊天一下子變成了連鐵鉉骨這個強大的惡魔都要恐懼的大魔神。

看到這一幕,那些瘋狂前沖,明知救不了方昊天但也在盡人事的人們都突然停下,個個神色期待,難道還有奇迹?

"你輸了!"

方昊天用手一抹嘴,說道。

他的聲音不大,可是距離遠的人能從他的嘴型看出他在說什麼。

你輸了!

這三個字,此時無異於驚天霹靂,驚嚇了所有的惡魔,而震動了所有人的心。

真的有奇迹?

可是方昊天重傷如此,連站著都是搖搖晃晃的。而鐵鉉骨身體龐大,任然挺撥,看上去仍然強大神勇,奇迹哪來?

惡魔們不相信,所有人也是疑惑。

前者不敢相信這樣的情況下方昊天還能翻盤。

後者雖然很希望奇迹出現,可是現在的情況真的看不出有什麼奇迹,方昊天是怎麼贏鐵鉉骨啊!

答案很快就出來了!

砰!

鐵鉉骨的身體突然震了一下,隱約有爆炸聲在他的體內傳出。

第一聲一起,跟著就一發不可收拾,鐵鉉骨的身體內連連發出爆炸聲。

"不!"

鐵鉉骨突然怒吼,嘴裡狂噴出一團血水。

他突然咬緊了牙關,拖著前行。

他每走一步,身體都一陣劇震,七竅都有血噴出,跟著他的身體好像突然被人刺穿了一個個洞一樣,洞中開始有血噴出來。

但鐵鉉骨殺方昊天之心太濃烈,他不甘心,他的恨與他的信念支撐著他仍然前行。

嗖嗖!

楚奪命,巫陽子,青衣三衛終於突破惡魔元陽境高手的攔截到達。

他們一到就要出手轟殺鐵鉉骨。

但方昊天卻是擺了下手,聲音雖然虛弱但卻是透著無上自信,道:"不用浪費力氣了!"

楚奪命幾人怔了怔,然後飛身落到方昊天的身邊。

渾身是血,猙獰可怖的鐵鉉骨終於站到了方昊天的面前。

彼此的距離不足一米,只要鐵鉉骨的刀一伸就能將方昊天的刀劈下來。

可是鐵鉉骨沒有舉刀,因為他連刀都舉不起了。

鐵鉉骨盯著方昊天看。

他的雙眼明明也在流血,但他還是竭力瞪大,死死盯著方昊天,血水後面的眼眸深處滿是不甘心。

這樣盯人,無疑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站在方昊天身邊的楚奪命等人,明明知道鐵鉉骨盯的人不是他們而是方昊天,但他們仍然有種毛骨悚然的寒意。

不過他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鐵鉉骨怎麼突然間會變成這樣,是他施展秘術后結果?

如果是,那方昊天如何得知?

"砰!"

在楚奪命幾人的疑惑中,鐵鉉骨的身體突然一震,然後炸開。

血水噴濺過來,嚇得楚奪命幾人就要擋住。

但他們很快就發現面前早早就有一面無形的牆將所有的血水肉塊擋下,根本就噴濺不到他們。

很明顯,這無形的牆是方昊天所布。

這意味著方昊天雖然重傷,但也不是像大家事先所說的那樣完全沒有反抗之力。

"這傢伙,明明還有餘力,竟然害我白白挨了一刀……"

君無邪看到方昊天等人面前擋住的血水肉塊,他怔了怔,繼而忍不住恨恨輕喃,跟著頭一耷便暈了過去。

君無邪卻不知道,正是他擋了一下鐵鉉骨,方昊天才有時間終於恢復多點靈魂力。也才有足夠的靈魂力控制鐵鉉骨體內的魂域暴起攻擊。

就那一點時間,鐵鉉骨戰敗而死。

其中的兇險,險之又險,吉凶瞬變,危在旦夕。此時除了方昊天,無人得知。

"青甲,求無邪哥。"

君無邪的情況方昊天自是一直關注著,見他頭耷下便是趕緊吩咐青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