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得卻是妹妹居然吃了那樣的苦頭,心疼至極……

容景抬眸看著容華,笑意溫柔:「都過去了,也會過去的。」

玄天大陸上的種種已經過去,而今在仙界,容玄也會被父親收拾,成為過去。

他們一家,會去往神界接回母親,一家團聚。

容華微一沉默,隨後也是笑了:「是啊,都過去了,也會過去的。」

「見過爹爹了嗎?」容華輕啜了口茶。

容景頷首:「自然是見過了的,還有我們那位祖父和祖母,他們看我的眼神是真心的喜愛慈祥。」

說著,容景頓了頓:「……就是不知道,日後父親對咱們那位好大伯動手時,他們會不會阻止了,畢竟,都是他們的兒子。」

「不會。」容華搖了搖頭,語氣微淡:「就如哥哥所說,都是他們的兒子,沒理由大兒子能對小兒子下殺手,小兒子卻不能還手。」

「當初咱們咱們祖父留著那位好大伯,只是處理了他身邊的人,就是等著爹爹回來呢。」

容景啞然:「……這麼說來,咱們的祖父祖母,居然還是偏著父親的?」 容華將手中的茶杯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茶杯與桌子接觸,發出清脆的聲音:「哥你覺得呢?」

容景抿茶的動作一頓,隨後挑起一抹笑意:「我覺得?我覺得祖父和祖母肯定是偏著父親的,但同時,他們也不會就真的撂開咱們那位好大伯不管了,就眼睜睜看著咱們那位好大伯被父親一步步逼上絕路。」

顯然,容景也沒打算在報復容玄這件事里插手,而是選擇在一邊冷眼看著自個兒父親動手。

畢竟,容玄的實力比起容函差的可是太遠了。

容景也將茶杯放在桌子上,動作和容華如出一轍:「現在他們可以冷眼瞧著,只不過是因著父親看似將咱們那位好大伯逼的緊,實際上卻是因為咱們那位好大伯還沒有被父親真正逼上絕路而已。」

「可一旦父親動了殺心下了狠手,他們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的,畢竟,手心手背,那可都是肉,更何況,父親完好無損的回到了容家。」

「所以啊,若是將咱們那位好大伯逼的太緊,祖父祖母怕是不會依的。」

容華手指在桌子上輕點:「不過,就算心裡不依,他們恐怕也不會說什麼,甚至不會將心裡的不舒服在父親面前表露出來。」

「畢竟,一個兩千多歲卻不過大羅金仙,且和他們離心的大兒子自然沒有未滿兩千歲卻已經是仙君,且還是仙界寥寥無幾的九階煉丹仙師中一位並和他們親近的小兒子重要。」

容景嘆了口氣:「更重要的是,無論如何,父親都不會要咱們那位好大伯的命的。」

「不過……」容景嘴角扯出一抹輕嘲,「這世上也不是死亡才是最痛苦的,總有些報複比死更讓他難受。」

容華也扯了扯嘴角:「誰說不是呢。」

其實就是容函什麼都不做,就他攜著一雙兒女安然無恙的回到容家,並且一雙兒女天賦不亞於他當年甚至更強這件事,就夠讓容玄難受得了。

容景唇角抿出一絲笑紋,眸中卻是閃過一抹鋒銳的冷意:「聽父親說,他自從父親回歸容家之後,心境便有了破綻,後來見了你,這破綻變更大了幾分。」

「而我即將到容家的消息傳到容家之時,他更是一口血噴出,有了走火入魔的徵兆。「

容華唇角輕勾:「他當年派人追殺的事情雖然外面沒人知道,但容家內部卻是傳遍了的,所以出了什麼事容家也沒人為他遮掩,一時半會的,他吐血,有走火入魔之兆的消息就在容家傳遍了。」

無論是什麼樣的勢力,其實都是嚴禁自相殘殺這等內耗的事情的。

不過,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越是家大業大,自相殘殺這種事就越屢禁不絕,只不過區別在於有的勢力內部關係融洽,所以自相殘殺的事情少些,就算有爭鬥也是良性競爭,就如容家。

也有的勢力,明明是自己人,但就因為立場不同就能不顧生死,非要斗個你死我活,不得自相殘殺的規矩就和笑話無異。

「……不提他了。」頓了頓之後,容華才繼續說:「夜翊呢?怎麼沒和哥哥一起?」

提起夜翊,容華唇邊的笑意真切了幾分。

「和玄老一起說話了,你和他之間不是有契約聯繫嗎?怎麼沒問他?」容景看了容華一眼,「不過,玄老怎麼會跟在你身邊。」

「那不是沒顧的上通過契約聯繫他,正好哥哥你在眼前,我就順口問了。」容華頓了頓,「至於玄老,那是我在拍賣會上救下來的。 極品養成系統

容景微微挑眉:「拍賣會上救下來的?」

「嗯。」容華點了點頭,「聽說是一出飛仙池就撞上兩個大羅金仙大圓滿級別的仙人打架,當時那兩個仙人都打出了真火,用出了自己的拿手絕活,玄老卻正好出現在他們中間,結果就……」

容華簡直無奈,真是沒見過這麼倒霉的,居然正好撞在了人家的大招中間,結果那兩個大羅金仙的全力一擊就被玄冥完完全全的接了下來。

要不是憑著玄龜一族有一絲玄武血脈,因此防禦力還算頂尖,換個人早就被轟成灰灰了。

不過就算沒死,玄老也是重傷,險些被轟成一攤爛泥。

好不容易脫身,結果就被兩個天仙級別的小仙人給撿走送到了拍賣行——這麼一來,倒是和當初銀杉被送上拍賣會有那麼幾分異曲同工之妙。

容景無語了那麼一瞬:「……敢情是這麼回事啊?不過就這應該也不足以活了近百萬年的玄老對你以身相許吧?」

聽了容景的話,容華當即白了他一眼:「你快閉嘴吧! 大明虎賁 什麼以身相許不相許,要讓阿臨知道還不得醋海翻騰一巴掌拍死玄老?」

說話的容景因著她的緣故不能動,那話中的主角之一玄老可不就成了最佳出氣筒?

容景吐槽了一句:「一句話都能醋海翻騰的男人,你當初怎麼就看上他了?」

「你別瞪我……好好好,我不說了還不成嗎?」看著自家妹妹居然瞪著自己,容景心中難免酸澀,唉,真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啊!

容景默默在心裡嘆了口氣:「……銀杉呢?我記得夜翊說過,他就是落在東大陸的,而且離容家主城很近,怎麼沒見他跟在你身邊?「

聞言,容華頓時露出一個有些微妙的弧度:「他……迷路了。」

自從銀杉跟著她之後,鮮少有離開她身邊的時候,就是離開,旁邊還有夜翊和九嬌為伴,以至於容華完全沒想到,銀杉居然是個路痴!

好吧,銀杉是路痴這件事夜翊和九嬌還是知道的,只是完全沒料到他們居然會分開,沒想起飛升之後會隨即傳送到五洲中某個飛仙池的夜翊他們也就忘了和容華說銀杉是個路痴的事情。

而且,還是個看不懂地圖的路痴!!雖然仙界的地形很複雜,但明明仙界的地圖做的那麼詳細好懂,銀杉他怎麼就能看不懂呢?

總裁的叛逆情人 當容華通過契約問起銀杉的下落,結果發現他走錯了路,而且還是容家主城相反的方向的時候,容華的心情是真的有點複雜。

聽了容華的話,容景看向容華,眸中透出一點驚訝:「迷路?」

別說仙人了,就是當初在玄幻大陸時的修鍊者也鮮少有會迷路的啊,畢竟,強大的神使賦予他們過目不忘,過耳不忘的能力,尤其是在有地圖的情況下,想要迷路,那還真是一件挺困難的事。

更別說是天生敏銳的獸族了……更何況他們現在已經飛!升!了! 兵王傳奇 成!仙!了!

若不是確定妹妹的神態太過認真,完全看不出有開玩笑的跡象,容景真想問她一句『你說真的?莫不是在逗我?』

容華揉了揉眉心,嘆了口氣:「是啊,明明是照著地圖跑的,他卻離容家主城越來越遠……問過才知道,他看不懂地圖,所以拿反了,然後也不知他怎麼看的,就跑到容家主城相反的方向去了。」

容景默了默:「……他不識字?」他記得,地圖上有標記每個地方的名稱啊。

容華木著臉看了一眼容景:「識字,但是他從一開始拿著地圖的時候就是倒著拿的,所以地圖上的名字都被他當做了奇怪的符號。」

容景:「……真蠢啊,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見這麼蠢的狼。」

容華嘆了口氣:「大概也是唯一一次吧,畢竟,夜翊和其他的夜月天狼看著挺聰明的。」

「咳,關於銀杉為什麼這麼蠢這個問題,我覺得我可以解釋。」夜翊和玄冥一起走了進來。

看見容華就笑的眉眼彎彎:「姐姐。」

容華也是笑了:「小翊。」

她頓了頓,又說:「聽牆角聽的可還開心?」

夜翊無辜的攤了攤手:「姐姐我可沒有故意偷聽你們的談話,只不過走過來的時候正好聽見你和你哥哥在說銀杉是你們第一次見到的這麼蠢的狼這最後幾句。」

容華:「……」呵呵。

夜翊輕咳了一聲:「姐姐你不想知道銀杉為什麼這麼蠢嗎?」

容華微微挑眉:「你說。」

「那是因為銀杉的母親在懷著他的時候,被一隻愛慕他父親的母狼攻擊,結果提前一個月生產,最後他母親為了保住他不得不剖開自己的肚子把他取出來……所以銀杉先天不足。」夜翊和容華解釋。

「不過,旁的先天不足的小夜月天狼先天不足影響的是修行天賦和體質,他的先天不足,影響的卻是腦子。」

「所以,明明他修鍊天賦和體質都不錯,甚至遠超大部分夜月天狼,然而卻有些蠢的原因。「

容華默了默:「……是這樣?」

夜翊點了點頭:「他母親就是這麼和我還有九嬌說的。」

嗯,當初為了魔劍去萬獸之森,雖然只在族地里待了短短的時間,但也足以他從那些夜月天狼口中知道不少事情。

容華一怔:「銀杉他母親……沒死?」

夜翊又點了點頭:「是啊,雖然他母親當時受傷很重,還刨開了自己的肚子,但是活下來了,我們戰狼一族的自愈能力可是很強悍的。」

畢竟,夜月天狼一族一個個都是戰鬥狂,這自愈能力不行,獸族又鮮少甚至不會煉丹,還怎麼才能愉快的戰鬥?

夜翊頓了頓,補充道:「不過,雖然銀杉的母親活下來了,但畢竟曾經受過重創,而且還是在懷孕之際,又為了銀杉剖開了自己的肚子,所以她身體其實很虛弱。」 幾日後。

容家主城中心廣場,一面直入雲端的巨大石碑上,一個個金色的大字光芒璀璨奪目。

這石碑正是東洲天才榜,東洲之上,每個城池都會有這麼一個石碑,石碑上記錄著東洲的千名天才。

自然,這天才榜也並非東洲獨有,西洲,南洲,北洲,中洲都是有天才榜的。

只不過,除中洲外的天才榜,記載的都是本洲的天才,也就是說,無論是在東西南北哪個洲登上天才榜,都只是在那個洲有了名次,其他洲的天才榜上卻是沒有其名的。

想要登上這個洲的天才榜,那就只能前往這個洲,在天才榜上留全力一擊,經天才榜判定是否有資格登榜。

而記錄整個仙界前一千名天才的天才榜卻是在中洲中心,天機閣主城。

而且,中洲天才榜無需前往中洲天機閣主城,只要在本大陸登上天才榜,且有資格上中洲天才總榜,總榜自然有所感應,現其名。

至於總榜為什麼在天機閣主城,那是因為天機閣乃是大陸最強勢力,最重要的是,天才榜就是天機閣弄出來的。

這仙界的天才榜,和玄天大陸的天才榜相比除了是石碑,而不是玉簡記錄之外,便是這石碑上只會測出你的戰鬥力和修為還有天賦,而記錄的也就排行,姓名,年齡,修為這幾樣。

戰鬥力和天賦,則是看排行就能知道了。

像是玄天大陸上天才榜上還有的長相,靈根,背景,是否會煉丹等這些卻是沒有的,若想知道,那就只能自己去查了。

且,天才榜上,能留其名者,乃不超過萬歲,修為在仙君以下的少年天才。

……

雖然早就從天機閣給的玉簡中了解到了天才榜,不過,容瑩雪既然興緻勃勃的給自己講解,容華也就沒有打斷。

只聽到最後的那少年天才四字時,嘴角不由的抽搐了下,萬歲以下的『少年』天才啊,還真是讓人倍感心累……

容瑩雪完全感覺不到自家小侄女的心累:「其實當年我三哥,你們親爹也是上過天才榜的。」

「他是當年的東洲第一天才,總榜上也是第三,而排在他前面的那兩個天才,一個已經隕落,另一個十年前晉陞了仙君,名字已經從天才榜上消失。」

天才榜上消失的名字有三種結局,第一種,年齡已經過了萬歲,第二種,修為超過仙君,第三種,便是這個人已經死了。

「而我和我哥,我哥是現在的東洲天才榜上的第六,中洲總榜前五十,蕭凜哥是東洲天才榜上的第九,同樣入中洲總榜前五十。」

「至於我自己則是差了點,東洲天才榜上第十三,中洲總榜前百……」越說越高興的容瑩雪接收到自家哥哥警告的目光,忙輕咳了一聲:「不說了,你們先去測試吧。」

容華:「……」這就是你說的在天才榜上名次其實不怎麼靠前??

幾十萬億人中脫穎而出,東洲這個榜先不說,就那個中洲總榜,四個大陸四千人角逐中洲總榜,只取四分之一,你們也沒掉出前百——這是不靠前嗎?!

容華和容景對視一眼,容景溫柔的摸了摸容華的小腦袋:「我先吧。」

容華默默點了點頭,看著容景上前。

就容瑩雪給容華和容景介紹天才榜的這段時間裡,周圍已經圍了不少仙人。

他們正好奇又不失驚艷的看著容華和容景,好奇是因為他們都是久居容家主城的,就算不是久居,但既然住在容家的地盤,那肯定要弄明白容家不能得罪的人。

而容華和容景這兩個生面孔自然會引起他們的注意,更何況容華和容景的身份也不難猜,十之八九是最近傳的沸沸揚揚的容三少的那雙兒女。

驚艷便是因著容華和容景的容貌氣度了。

當然,他們更想知道的是,驚才絕艷的容三少的這雙兒女,究竟能在天才榜上弄出什麼成績了。

他們自然是看到

在周圍仙人的注視下,容景已經走到了天才榜前方。

反手一握間一把八階上品仙器級別的三尺長劍就已經出現在了容景手中,這是容家家主容越,他的祖父給他的見面禮。

容景沒有拿出青瀾劍,這種情況,還不至於讓他拿出青瀾劍。

容景就那麼拿著手中的長劍輕描淡寫的一揮,不等圍觀的仙人因他漫不經心的動作皺眉,一道紅色劍意驀然出現,狠狠攻擊在天才榜上,綻放出璀璨的光芒。

名為天才榜的石碑上如被投進石子的水面一般泛起了波紋。

一團金光唰的從底端衝天而起,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勢如破竹的衝到了頂端,將原本的第一名的名字擠下,變成第二名,自己穩穩的立在首位,形成兩個字一個名字——容景!

四周頓時鴉雀無聲,呆若木雞的看著容景的名字和他名字之後逐漸出現的一行字,一百五十二歲,離仙大圓滿修為。

離仙大圓滿的修為,說真的,在天才榜前五十名中一水的金仙還有少數的大羅金仙中那看著真的是相當的……不怎麼樣。

可就是這個離仙大圓滿的修為,直接力壓一眾金仙和少數大羅金仙,排在了首位,那說明除了他的修為,他的戰鬥力,他的天賦,都是這些人中的佼佼者,甚至於,可戰大羅金仙……

最後這個念頭一出現,四周的仙人都是狠狠一哆嗦,但是怎麼也沒辦法將這個有些荒謬的念頭甩出腦海。

是的,荒謬。

修為越高,越階戰鬥就越難,尤其成仙之後,便是天仙初期和天仙中期一戰,想贏也是極難的。

所以,成仙之後所說的越階戰鬥,基本上,都是初期戰中期,戰後期,戰大圓滿這樣的,被人見著都能誇一聲越階戰鬥的天才。

至於直接跨越等級,比如天仙戰真仙什麼的,哪怕是天仙大圓滿戰真仙初期,那也是沒門的事。

每一階之間的差距,那就是一條條鴻溝,天淵之別!

可現在呢?容景一離仙大圓滿級別的修為,直接將大羅金仙都壓下去了!

雖然天才榜不僅僅只看戰鬥力,但它主要是看戰鬥力!

修為,靈根,天賦這些那都是次要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