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的血金,彷彿塗抹了礦工的鮮血。

「混賬東西,今天怎麼才開採出這麼一點?」

礦區之中,有人破口大罵。

(本章完) 說話的人叫做凌霄厲,他是王族的直系成員之一,本身的修為一般般,但有一個好父親在族中擔當要職,所以才撈到了掌管血金礦區這麼個好差事。

凌霄厲對廣大礦工管理的十分嚴格,對每天開採的量有一個標準,如果達不到標準,礦工們就要受罰。

開採血金礦是一個要命的工作,除非不想活了,否則誰會願意做這種事?

這裡的礦工,有一個算一個,幾乎全都是被逼無奈,有的是被王族抓來的,有的是被王族買來的。他們不光要為王族賣命挖血金,而且沒有任何的報償,就算死在礦洞裡面,王族也不會給他們一分錢,甚至連最基本的安葬都沒有。

以前死掉的礦工,要麼被隨便丟棄,要麼被拿去煉化分解,更有甚者,會被丟去餵食凌霄厲飼養的妖寵。

礦工們早已經怨聲載道,卻無力反抗,多年來只能咬牙忍受王族的欺壓。

現在又到了每天結算的時間,礦工們今天挖掘出來的血金,比凌霄厲定下的標準少了一丁點。

幾位礦工長嚇得戰戰兢兢,急忙向凌霄厲賠罪,解釋沒能達標的原因。

「礦主,不是我們偷懶,實在是最近挖掘到的區域太過堅固,這才影響了進度。 三國之鬼神無雙 其實我們已經比平時還要努力了,還請礦主原諒。」一名礦工長求饒道。

「原諒?你們憑什麼讓我原諒?我才不管你們是什麼原因,既然以前能達標,那以後也得達標。我剛剛給你們補充過一大批人手,人手是絕對夠的。老規矩,不達標就要受罰!」凌霄厲揚眉怒道。

「礦主開恩啊!我們保證,明天一定達標!」

礦工長不顧尊嚴,雙膝一軟跪了下去。另外幾名礦工長也跟著下跪求饒。

凌霄厲極其狠辣無情,為了約束這些礦工,他想了很多辦法,首先就是各種讓人生不如死的折磨手段,其次就是利用礦工們的親屬。

大部分的礦工,他們的直系親屬都在凌霄厲的手上,有的是父母,有的是妻子兒女。

有的時候,凌霄厲不會去折磨礦工,而是去折磨礦工的親屬。

眼看著自己的父母兒女受折磨,誰能受得了?

所以這些礦工們一個個才會任勞任怨,忍氣吞聲。一聽凌霄厲要懲罰他們,在場的幾位礦工長嚇得冷汗直冒。

這幾位礦工長的身份雖然比普通礦工高一級,但也沒有強到哪裡去,在凌霄厲的眼裡,仍然是豬狗不如。

他們的跪地求饒,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

凌霄厲最近聽說了王族那座雕像突然倒塌的事情,這讓他非常煩躁,正好要找人撒氣。這些礦工算是撞到槍口上了。

「去!把所有的礦工都帶到刑房裡,把他們的親屬也都帶過去!」凌霄厲狠狠道。

刑房就是專門用來折磨礦工及其家屬的地方,那裡有著各種刑具,折磨人的手段層出不窮,每一個從那裡走出來的礦工,都會留下畢生難忘的陰影。

凌霄厲今天心情欠佳,很快便想到了一連串折磨人的方案,全都是他最喜歡的幾種刑罰。

苦命的礦工們被帶往了刑房,他們的家屬也受到牽連。

不是誰都能當挖掘血金的礦工,至少修為得達標才行,所以礦工的數量並不是很多,加在一起有五百餘人。 影后甜妻之紀總輕輕寵 以前的鼎盛時期,礦工的數量達到過一千多人。

從來沒有哪個礦工能在這裡活過十年以上。

凌霄厲騎著一頭黑豹模樣的妖寵,親自看押這些礦工。

礦工們垂頭喪氣,一個個嘴上有怒不敢言,只能在心裡痛罵凌霄厲以及整個王族。

這座血金礦區只是冰山一角而已,王族為了賺取暴利,可是做了不少昧良心的事情。

懲罰尚未開始,突然有一道光線從天而降,重重落在了刑房的門口區域。

光芒之中走出一道白衣翩翩的身影,赫然是正義范浪!

他來到這裡,仍然是為了那張十人名單,凌霄厲的名字,是十人名單之一!

冰冷的目光,落在了凌霄厲的身上。

「又一個該死的人。」正義范浪冷冷道。

凌霄厲勒住韁繩,打量了一下正義范浪,看出來者不善,沒好氣道:「大膽!你是什麼來路,竟然敢來血金礦區找茬,你知不知道這裡是王族的地盤?」

「我很清楚這裡是哪,也很清楚接下來該做些什麼,真正糊塗的人是你。」

「你到底是誰,報上名來!」

「我活著沒有名字,只有意義。」

正義范浪拔劍出鞘,出鞘的是最強龍劍,劍身綻放出危險的光芒,籠罩四面八方。

凌霄厲瞬間感覺到了一種危險的警示,呼吸都變得困難了。他臉色微變,急忙下令道:「礦場衛隊,出手把這人殺了!別管他是誰!」

「是!」立即有人應是,數道上位神的氣息爆發開來。

血金礦區是王族的一條經濟命脈,保護力度自然不小,這裡有著重兵把守,甚至還有王族從外界雇傭而來的強者。

攻擊很快降臨,從各個方向進攻正義范浪,其中不乏一些極其致命的攻擊。

正義范浪以攻代守,任憑最強龍劍帶動自己,手上的劍光出神入化,將來襲的攻擊盡數化解,立於不敗之地。

殺!

劍光縱橫,斬殺了幾名礦場護衛,屍體就沒有一個是完整的,死的一個比一個慘。

看似混亂的劍光,下手卻很有分寸,沒有波及到任何一位礦工。

凌霄厲自身實力平平,自然不可能參戰,急忙招呼道:「這個暴徒有點厲害,快來人保護我,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們統統都得陪葬!」

整個礦場都已經被驚動了,護衛們一分為二,一部分人跑去對付正義范浪,一部分人跑去保護凌霄厲。

正義范浪有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手中的劍有著無堅不摧的力量,生生殺出了一條血路,任何擋在他面前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沒過多久,一人一劍就殺到了凌霄厲的面前!

等凌霄厲想要逃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屬於他的審判,在此刻無情降臨。 最強龍劍的出劍速度,已經不是常理所能揣度,突然間就殺到了凌霄厲身邊,從上至下斬了下來。

劍光轟然落下,正義范浪連人帶劍落在地上,手上的最強龍劍帶著空間漣漪層層波動,劍身如夢似幻。

再看凌霄厲,已經變得四分五裂,被剛才這一劍直接秒殺。以他的所作所為,讓他就這麼死了未免便宜了點。正義范浪將他的靈魂封入了最強龍劍,在劍身裡面的世界承受劍氣所帶來的痛苦,折磨的差不多了,才會讓他魂飛魄散。

外面的人聽不到凌霄厲的靈魂所發出的慘叫,實際上他現在正承受著靈魂撕裂的無邊痛苦。

凌霄厲不可能理解正義范浪心懷的正義感。

而正義范浪也理解不了凌霄厲的邪惡。

為什麼要做那些壞事?

為什麼要欺壓那些礦工?

為什麼要做的那麼殘酷?

周圍有攻擊襲來,打斷了正義范浪的思考,最強龍劍主動護主,用劍氣擋下所有的攻擊。

「凌霄厲是首惡,而你們統統都是從犯,身負的罪孽,也沒少到哪裡去。」

正義范浪抖擻精神,重新投入戰鬥,將那些礦區護衛一個接一個的斬殺掉。他的幫手數字范浪在暗中幫忙,替他省了不少事。

這一次的戰鬥,並不是光靠他們兩個。

過去沒多久,星雲盟的大部隊浩浩蕩蕩的降臨此地,用絕對的武力,將整個血金礦區給控制住了,反抗者統統就地處決,直到剩下的人統統投降為止。

戰鬥結束之後,正義范浪站在高處,緊鎖眉頭,陷入深思。

直到現在,他仍然無法完全理解凌霄厲的所作所為。

……

血金礦區發生的事情,正在多地上演,可謂遍地開花。星雲盟以及諸多勢力突然間一起對王族旗下的地盤發動攻擊,就像是事先商量好的。

一時間,王族應接不暇,蒙受了巨大的損失。

在此過程中,那份十人名單上的五位王族成員一一死亡,已經有四位都被殺了,只剩下最後一位。

重生之趙小涵向前衝 對王族的打擊一個挨著一個,讓王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做為王族的領袖,開國公已經焦頭爛額。

開國公心知肚明,知道別的都是次要的,現在最主要的是弄清楚極光神帝的態度。

只要極光神帝信守承諾,繼續維持王族的地位,剩下的就都好辦。

開國公一次又一次申請面聖,結果都石沉大海,後來實在等不下去了,就放話要硬闖皇宮。

極光神帝那邊,終於有了消息,但不是單獨召見開國公,而是上朝召集群臣,讓文武百官各路諸侯一起參加。

開國公明白,這一次的上朝非常重要,將決定王族今後的命運。

有王族成員建議集中王族的兵力以防萬一,但這個建議被開國公否決了。在這種非常時期大規模調動兵力,容易成為導火索,讓事情變得更加糟糕。

有一條線王族是絕對不能越過去的,那就是叛國!

……

朝參的時候到了。

同樣是朝參,規模是不同的,平時極光神帝上朝的時候,只會叫來一小部分群臣,而且不需要本尊到場,隨便派個意念體就行了。

但這一次不同。

極光神帝點名叫來了國內所有重要的文武大臣,除了一些守在重要崗位脫不開身的官員之外,其餘的必須由本尊親自到場。

這種大張旗鼓的動作,釋放出了一個信號——要有大事發生了。

聯繫到最近兩天發生的事情,不難猜測這次的大事跟王族有關。

文武百官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大家做出了不約而同的選擇,一個是盡量少說話,還有就是與王族撇清關係。

以前大家見到王族成員時,不管對王族態度如何,至少也得打個招呼,在禮貌上過得去,免得惹麻煩。現在就不同了,大家見到王族成員就跟見到瘟神似的,唯恐避之不及。哪怕是多年的交情,明面上也是形同陌路。

以開國公為首的一群王族成員遭到了孤立,單獨站在一片區域,等著朝參開始。

其他的文武百官與王族成員拉開距離,在場氣氛出奇的安靜。

范浪身穿武官戰袍,站在武官派系的群體當中,正在那裡閉目養神。比起別人,他對局勢的了解要更加清晰透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因為這一切都是他一手促成的。

到了上朝的正點,有鐘聲響起,接著是鳴鑼之聲。

前來朝參的人們走向前方那座巍峨的大殿,井然有序的進入其中,裡面空間開闊,建築恢弘,光是一根根石柱,就有十人合抱之粗,各種雕龍畫鳳,祥瑞圖案。

之前在外面等候的時候,大家可以隨便站位,到了這裡面,就要按規矩來了,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位置。

按照最基本的規則,身份高的在前,身份低的在後。

這次的朝參規模很大,前來上朝的人足有數萬之眾,在大殿之內一列列的排開。

最前方的龍椅還空著,極光神帝並沒有出現。

有人注意到,在龍椅旁邊,多了一面以前沒有的大鏡子,也不知道是何用意。大鏡子足有十丈高,三丈寬,巨人族都足夠用了。

等所有人都站好之後,進入了朝參的下一個環節,有禮儀官高聲喊喝,請極光神帝駕臨。

後方有大門開啟,一身尊貴皇袍的極光神帝大步流星的走出,表情十分嚴峻,儘管沒有釋放一丁點的神威,還是讓整座大殿的壓力為之倍增。

極光神帝霸氣十足的撩開衣擺,端坐在了龍椅之上,盡顯皇家威儀。

「陛下萬壽無疆,普照宇宙!」

「陛下萬壽無疆,普照宇宙!」

「陛下萬壽無疆,普照宇宙!」

文武百官一起躬身喊喝,連著喊了三遍才作罷,聲音在大殿之內回蕩,久久不息。

極光神帝微微點頭回禮,開口說道:「這次叫大家來,是有一件很無奈的事情要宣布。開國公,您老人家上前一步說話。」

朝參才剛剛開始,極光神帝就點名叫開國公了。 魔鬼總裁今生請珍惜 這次的朝參,比大家預想的還要直接。

在場的氣氛變得更加緊繃了,就好像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拉動眾人的心弦。

人們都盡量剋制自己,不去往王族那邊看,彷彿看一眼就會讓自己跟王族沾上關係。

開國公心中一凜,深吸了一口氣之後,邁步走了過去,站在了百官前方,對面就是高高在上的極光神帝。

「老臣參見陛下,請陛下訓示……」開國公說話的音調很奇怪,是一種哭腔,說完話便落下了兩滴眼淚。

極光神帝那邊還沒說什麼呢。開國公這邊就哭開了。

這顯然是在裝可憐。

極光神帝不得不暫且按下之前要說的話,先是詢問道:「開國公因何哭泣?」

「回陛下的話,最近王族內外風起雲湧,連著遇到了各種不幸之事,讓老臣憂心忡忡,還請陛下為王族做主。不知道是誰在暗中搞鬼,公然打碎了凌霄志的雕像,還假借凌霄志之口胡言亂語,這才招來了一連串的禍事。凌霄志是開國元勛,王族是其後代,多年來承蒙聖恩,整個王族得以延續香火。陛下怎能忍心看到王族落到如此田地?」開國公一邊說一邊擦眼淚。

這些眼淚流的好,讓開國公佔據了主動,把話題導向了對王族更有利的一邊。

接下來就看極光神帝的態度了。

「這些事情,朕全都知道,這次叫大家來,就是想談談王族今後的安排。前兩天,凌霄志當眾顯靈說話,朕認為這次的顯靈是真的,因為在當天晚上,我得到了凌霄志的託夢。他在夢中對我說了一番話,說自己對後代的所作所為深感失望,還讓我取消王族的所有特權,別再庇護王族。」極光神帝正色道。

這番話一出,態度就非常明顯了。

極光神帝認可凌霄志的顯靈!

這次顯靈的真假,誰都不敢斷言,全看極光神帝的態度,他說是真的,那就是真的了。

開國公臉色微變,哭的更厲害了,捶足頓胸道:「陛下,你錯了,真的錯了。凌霄志是我的骨肉,這世上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他當年為了極光神國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死後將自己的身體貢獻給了神國,化為了一顆顆豐饒的星辰,連靈魂都沒了,根本沒有留下任何的意志。前兩天的顯靈,百分百是假的,陛下千萬不能相信啊!不管到了什麼時候,王族永遠都是陛下身邊最忠誠的擁護者,若是陛下誤信讒言,將矛頭指向王族,等於斬斷了自己的左膀右臂,必將傷到國家根本,導致極光神國元氣大傷。請陛下三思而後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