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一會兒和您解釋!」趙妮娜招呼司機將霍恩彥小心翼翼地放在長沙發上,偎依在霍恩彥身旁,扭頭朝趙宏志解釋道:「爸,這是城安集團的總裁!他喝多了,我不知道他在哪裡住,又不好去酒店,只能帶回來了!」

趙宏志一聽,怒斥道:「你又去酒吧?」

「爸,您誤會了!」趙妮娜矢口否認,臉不紅心不跳地撒謊道:「酒吧的人給我打電話,說是城安集團的總裁喝醉了,問我怎麼辦,我一想,說不定以後兩家會有業務往來,就去了。不信的話,您可以親自去問問!」

趙宏志聽后,怒氣頓消,看了看躺在沙發上的霍恩彥,又看著趙妮娜緩緩說道:「你先去換身得體的衣服!一會兒有貴客到!」

「那霍總……」趙妮娜有些遲疑。

「你先去換衣服,客人馬上到了!」趙宏志直接打斷了趙妮娜的話,說完,扭頭對管家說道:「立刻收拾出三間客房!喊兩個人將霍先生送到客房!」

趙妮娜一聽,放心地回房間換衣服……

客房收拾好后,管家領著兩位家丁剛從門口進來,還沒來得及關上門,只看到一個人影一閃,緊接著「咚」的一聲,門直接被「撞」開了……

「趙叔叔,好久不見!侄兒可想你了!」一道響亮的聲音傳入趙宏志的耳朵,趙宏志定睛一看,一個英俊的小夥子冒冒失失地闖了進來。

趙宏志看清來人,頓時喜笑顏開:「原來是世侄啊!快坐下!累壞了吧?你父親呢?」

「後面呢!馬上到!」年輕的小夥子說著,大步往客廳走,看到沙發上的霍恩彥,微微一愣,疑惑地問道:「趙叔叔,這位是?」

趙宏志頓時有些尷尬。

「少爺,這位是我們家的客人!喝醉了!」管家上前解圍道,招了招手,兩名家丁直接架起霍恩彥……

「啪」的一聲,一枚玉佩從霍恩彥的口袋裡掉了出來……

年輕的小夥子撿起玉佩,臉色大變,一臉不可思議地呢喃道:「我們家的信物?」

信物?趙宏志滿頭霧水地看看小夥子,又看看霍恩彥…… 「派空魔小隊去看看,查清楚是什麼情況。」

立於船頭,看著橫七豎八降落在地面的商船,拉帕頓滿是疑惑,想了想之後就下令讓空魔小隊去進行檢查。

接到他的命令,懸浮在貨船四周的空魔戰士就各自降落在了貨船的甲板上。

這一次拉帕頓一共帶來了兩個小隊的空魔戰士,也就是二十人,每人檢查一艘貨船,正好可以將絕大多數貨船全部檢查一遍。

所以在接到了拉帕頓的命令后,兩個小隊長就指揮小隊的空魔戰士紛紛降落。

現在的時間正是深夜,當空魔戰士們降落至甲板后,周圍有戰艦就將魔能燈全部對準了甲板,幫助戰士們進行調查。

「隊長,我這裡發現了一顆人頭。」

一位空魔戰士在甲板上走了一圈,很快就發現了血跡,緊跟著朝周圍一看,就看到在不遠處有著一顆人頭。

「知道是誰嗎?」

在將自己的發現報告后,隊長就通過通訊器問到。

「不知道,但看起來被殺不久,可能是船員吧……」

拿起人頭看了看,這位空魔戰士就在通訊器內說到:「我去船艙裡面看看。」

「小心點,沒準船艙里會有殘餘的惡魔。」

「放心吧。」

答應一聲,這位空魔戰士輕輕一躍就飛了起來,等到其落下時已經站在了船艙的入口。

咣當一聲,將通往船艙的大門踢開,空魔戰士就走了進去。

由於船艙是位於甲板以下,所以當空魔戰士進入后,外面的魔能燈就沒辦法再為其提供光源了,使得其四周立刻變的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不過很快的,空魔戰士打開了戰甲自帶的燈光,其頭盔兩邊立刻射出了兩道微弱的光柱,雖說不算很明亮,但至少能讓其看清楚周圍的情況了。

借著燈光看了看,他就發現船艙內的走廊上空空蕩蕩,沒有人影,也沒有屍體,連點血跡都沒有,周圍也沒有一丁點聲音,整個船艙都靜悄悄的,猶如死寂……

同時,他還發現走廊看起來也不像是遭到過破壞或者發生過打鬥的樣子,周圍都乾乾淨淨的,顯得很規整。

這是怎麼回事?

帶著疑惑,空魔戰士就邁開了腳步,在腳步聲的陪伴下很快便來到了一扇門前,並伸手推開了艙門……

咯吱……

艙門被推開,發出了細微的響動,然後這個空魔戰士就向裡面看去。

原來是船員的寢室。

探頭向船艙內看了看,他就發現這裡是寢室,並且也沒什麼異常。

「恩?」

站在寢室門口的空魔戰士正四處看著,但在突然間就猛的回過了頭!

他剛才……好像聽到了什麼動靜?

猛的回過頭,空魔戰士就看向自己的身後,依舊是空空如也的走廊,什麼都沒有。

看著空蕩蕩的身後,這位空魔戰士就緩緩抽出了佩劍,警惕心也比剛才更強了。

辰宿城作為大型天空城,城內空魔戰士的素質還是相當高的,或者說任何一座天空城的空魔戰士都是精銳中的精銳,所以眼前這位戰士雖然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但他卻非常確定,自己剛才一定聽到了某種響動。

在這樣一艘空無一人的貨船上,任何響動都異常值得警惕,所以他不但抽出了佩劍,並且步伐也變得緩慢起來。

一步一步,謹慎小心的走在船艙內,這位空魔戰士剛剛向前走了兩三米,就突然轉過了身!

轉身看向身後,依舊什麼也沒有。

可他卻很肯定自己又聽到動靜了,雖然這動靜很微弱,但是在這空無一人的船艙里,在他注意力百分之百的集中下,任何響動都會被注意到,哪怕再微小。

這不由得讓他更加小心起來,因為現在他的感覺,就好像是有人在他身後跟著一樣,彷彿有一雙眼睛在黑暗中注視他的一舉一動,可每當他轉過身的時候,這雙眼睛卻有消失不見了。

說實話,這種感覺並不好。

在頭盔的保護下,空魔戰士狠狠咽了口唾沫,不知不覺中將佩劍握的更緊了。

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

情上加霜 為什麼會無緣無故的讓人覺得陰森恐怖?

小心翼翼的,他很快就來到了船艙盡頭,然後就看到有一條通向貨船最底層的樓梯。

看著黑洞洞的樓梯口,空魔戰士就彷彿在看著一張烏漆嘛黑的大嘴,那感覺就好像這張大嘴正等著他自投羅網,在等著他自己鑽進其腹中似得。

說實話,在這一剎那間,空魔戰士有了那麼一絲絲的害怕,這種害怕沒有什麼來由,但卻讓其感覺到了危險。

不過很快他就搖了搖頭,將腦海中冒出的這一絲恐懼拋在了腦後,然後便邁步走下了樓梯。

一步。

兩步。

三步。

一步步走下樓梯,整艘商船就只剩下了空魔戰士的腳步聲,而等到他下了樓梯來到貨倉的時候,就又看到了一條走廊。

但是這條走廊卻比上面的走廊短了許多,而在盡頭則有著一扇艙門,顯然是通往貨倉的。

就在他看到貨倉大門的同一刻,突然,一陣急促無比的敲門聲傳了出來!

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

急促無比的敲門聲突然出現,將這位空魔戰士嚇了一跳,不過緊跟著他就反應了過來,隨即便邁開大步向著艙門走去。

三兩步之間他就來到了艙門前,不由分說就一劍砍碎了艙門上掛著的大鎖頭,並一腳踢開了艙門。

「別!別殺我們!」

在一腳踢開了艙門后,空魔戰士還不等看清裡面的狀況,就聽到了驚恐的求饒聲。

等到他順著聲音看去時,就發現了被關在船艙內的船員。

「別怕,我是辰宿城的空魔戰士。」

沖著驚恐不已的船員們伸出手,空魔戰士趕忙報出了自己的身份。

「誰把你們關在這裡的?」

看著一眾船員,空魔戰士問到。

「她!」

而被他這麼一問,船員們就伸出手,指了指空魔戰士的身後……!

PS:好久沒求推薦了,求幾張推薦票! 發現船員用手指向自己身後,空魔戰士反應極快,不但瞬間轉過了身形,並且連看都沒看就舉起長劍砍了下去。

結果,他還是慢了一步……

剎那過後,空魔戰士舉起的長劍定格在了半空,他的胸口,則已經被刺穿,鋒利的長劍從前胸刺入,刺穿戰甲刺透了胸膛,從他的後背穿了出來。

在一擊刺死了空魔戰士后,莉莉雅就用腳一踢,將空魔戰士的屍體踢到在地,然後看向了貨倉里的船員……

同一刻,在另外一艘貨倉上,一位空魔戰士正在船艙中檢查,其剛剛走到一扇艙門前,艙門就突然被撞開,藏在裡面的空魔戰士一劍就砍了過去。

不過對方的反應同樣很快,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襲擊,趕忙向旁邊一個閃身,險之又險的躲開,可還不等他反擊,其身後的船艙就也被撞開,又一個空魔戰士出現了,並在出現后一記橫掃,乾淨利落的砍掉了其腦袋。

在同一時間內,進入貨船檢查的空魔戰士先後遭到了襲擊,頓時讓拉帕頓派出的空魔小隊遭受到了重創,兩個小隊的空魔戰士在這一瞬間爆發的襲擊中,死傷就超過了一半!

「小傑瑞!」

「杜克!」

「伯格!回話!發生了什麼!」

由於沒有任何心理,所以當貨船外的兩個小隊長先後失去了與隊員的聯繫,或者乾脆就聽到了隊員的慘叫聲時,兩個人都大驚失色。

可接下來還不等他們做出反應,就聽見咔嚓咔嚓的幾聲,好幾艘貨船的船身就被人撞開了一個大窟窿,然後藏在裡面的空魔戰士就突然沖了出來!

「敵襲!有敵人!」

發現衝出貨船的根本不是自己的隊員,兩個小隊長反應也還算快,立刻明白是遭遇了襲擊,然後就一馬當先的迎面沖了上去。

但是,這兩個小隊長的反應雖然還算快,卻太過勢單力薄,因為此時貨船里衝出來的空魔戰士,少說也有十幾個! 一晌貪歡:總裁離婚吧 其中更是有卡琳娜這種身穿頂級戰甲的人存在,所以兩個隊長雖然第一時間迎向了敵人,但其中一人直接被卡琳娜盯上,另外一個則被蒙特和山卓還有莉莉雅三人攜手阻擊,至於其他無人阻攔的空魔戰士,則是直接沖向了周圍的戰艦!

這個時候,無論是立於旗艦船頭的拉帕頓,還是戰艦上的其他人才總算明白過來,他們中了埋伏!

是的,他們確實中了埋伏,中了洛奇和卡琳娜還有貝格精心設計的埋伏!

這個埋伏的計劃,被洛奇三人稱為黃雀計劃,早在決定襲擊商隊的同時就已經安排好了。

洛奇、卡琳娜、貝格這三人,哪一個都不是草包,洛奇和卡琳娜久經戰事,貝格更是比猴還精明的商人,所以當他們三個湊在一起決定襲擊商隊時,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進攻,而是如何才能全身而退。

確定了對商隊進行突襲,他們就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襲擊完商隊,他們要如何撤走呢?

雖然他們相信在自己的突襲下,無論是商隊本身,還是辰宿城方面,都應該是反應不過來的,所以當他們成功襲擊商會後應該會有充足的逃跑時間,可然後呢?

如果他們直接跑回了各自的天空城,那麼看起來或許是跑了,然而當辰宿城派出的援軍到達戰場時,必然會通過尋找戰鬥殘骸而發現他們的身份,這樣一來他們看起來是跑了,可實際上卻已經暴露了身份,隨後等待他們的則必然是反抗軍的追殺。

這種情況,絕不是三人希望看到的。

所以他們就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等到完成了對商隊的襲擊,就繼續進行埋伏,繼續將辰宿城派來增員的部隊也一口吃掉!

只要能吃掉增援部隊,壓力就將轉移到辰宿城一方,而且對方就算想要繼續派部隊來調查,恐怕在短時間內也難以做到。

因為辰宿城雖然也是大型天空城,所擁有的部隊肯定不在少數,但別忘了向其『輸血』的商隊不是只有一支,實際上每天都會有很多商會派出的商隊向城市運輸物資,為了保證這些商隊的安全,辰宿城將的絕大多數部隊都用來護航了。

而在連續折損了護航艦隊和增援部隊后,辰宿城如果繼續派兵,必然會增加兵力,很可能會派出由上百艘戰艦組成的龐大艦隊,可他們卻根本做不到這一點,因為他們手裡不可能還有這麼多閑置部隊。

如此一來,洛奇他們就有了充分的時間,這充分的時間足夠幾人進行下一步計劃,並且搞出更大的動靜了。

所以,洛奇他們就制定了黃雀計劃,他們既要當捕蟬的螳螂,也要當在後的黃雀!

為了實行這一計劃,三人可以說是豁出去了,面對到手的二十多船貨物,他們全部選擇了放棄,並將這二十多艘商船當成了誘餌。

同時,他們還派出了己方所有的空魔戰士,甚至連卡琳娜都親自上陣,將共計四個小隊的空魔戰士安排到了貨船當中。

要知道這種舉動可是相當危險的,因為沒人知道敵人的增援何時會到達,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只能等待,並且是在陸地上等待,這種舉動有多麼危險可想而知。

實際上在他們等待的過程中,惡魔就不止一次來過,甚至有好幾次都直接爬到了貨船的甲板上,還好船員們都被關在了貨倉中,惡魔的體型又大,下不了船艙,這才沒有提前發生不必要的麻煩。

但還好,計劃最終還是成功了,並且取得了遠比想象中還要好的效果,因為洛奇三人也沒想到對方會將自己帶來的所有空魔戰士都派去調查貨船,這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太好了。

因為洛奇這邊的空魔戰士數量更多,每艘貨船內都安排了至少兩名戰士,在二打一併且還是偷襲的情況下,敵人的兩個空魔小隊很快就被全滅,只剩下了留在外面的兩名隊長。

而一旦空魔戰士都被全滅,敵人的戰艦就失去了唯一的保護,更重要的是,由於沒想到會遇到這種偷襲,所以拉帕頓早已讓戰艦靠近了商船,此時正將商船團團圍住。

這樣一來,衝出貨船的空魔戰士們幾乎瞬間就接近了周圍的戰艦,而在這些空魔戰士眼中,周圍的戰艦更是跟沒穿衣服的赤裸少女一樣,任他們宰割! 年輕的小夥子眉頭緊湊,仔細地觀察著手中的玉佩,臉色越來越凝重:中間清晰地刻著「泰邦」倆字,字的兩邊分別雕刻著一隻栩栩如生的龍和一隻活靈活現的鳳,龍頭和風頭的下方,分別刻著「克達」和「赤焰」幾個字,這分明是……

「世侄,怎麼了?」趙宏志疑惑地問道。

小夥子撓撓頭,不解地嘀咕道:「奇了怪了!我們家的信物怎麼在這人身上?這人是誰啊?喂!你倆,把這人放下!」

兩名家丁一聽,為難地看著趙宏志,見趙宏志點頭后,又小心翼翼地將霍恩彥放回沙發……

趙宏志正欲開口,門口處傳來一陣聲響,一位臉上有疤痕的中年男人步履沉穩地走了進來。

「爸!」小夥子喊了一聲,拿著玉佩朝中年男人揮了揮。

「都二十一了,還這麼浮躁!」中年男人面容冷峻。

「岑兄,」趙宏志解圍道:「時代不一樣啦!現在的年輕人多半都是不拘小節的!你就別太嚴厲啦!年輕人有活力好啊!」

「就是!」小夥子附和道,將玉佩遞給中年男人,緩緩說道:「爸,看看這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