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造物能力,以及整體的實力,都隨之提升。

之前他曾對羅睺說,自己可以無限次的升級恢復,這當然是在虛張聲勢,他在戰鬥中所累積的經驗值,充其量只夠升級幾次而已。

現在的他突破到了造物境八級,距離下一個大境界已經遙遙在望。

算起來,他從跨入造物境開始到現在,所花的時間真的不長,這個提升速度,只能用飛來形容了,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到眼紅。

他會預留一部分經驗值以防萬一,等下次再動用經驗值升級的時候,極有可能會直接跨入到下一個大境界。

出竅境、元游境、造物境、無邊境、朝聖境。

中位神五大境界。

重生之商界大亨 到了下一個大境界無邊境,能將丹田擴大無數倍,變得無邊無際,在理論上可以容納無窮的神力!

這就好比是擁有了一個無限大的容器。

至於能在容器裡面裝多少水,就看自己了。

范浪是個開了掛的怪胎,一旦跨入無邊境,他的神力總量,將會達到一個難以想象的程度……

這一天並不遙遠。

接下來,他動了動手腕,周圍立即冒出一紅一藍兩顆珠子,兩道流光閃過,化作了陽炎分身以及幽寒分身。

上次情況緊急,這兩具分身差點把小命搭上。

一個本尊,兩具分身,三者成掎角之勢站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三個人鬥地主倒是挺好的。」范浪調侃了一句。

可惜身邊的兩位根本不知道什麼鬥地主,連這個冷笑話都無法附和。

范浪只得轉口說道:「上次你們兩個立了大功,鑒於身份的特殊性,我也沒辦法給你們通常的獎勵。我知道你們兩個都渴望自由,但是這註定是個奢望,我是不可能放你們走的。辛辛苦苦創造你們,就是為了讓你們給我幫忙,這是註定的事情。」

「沒有自由,有點假期也可以啊。別那麼小氣,偶爾讓我們出去玩玩總可以吧?」陽炎分身商量道。

「這個當然可以。」

「嘿嘿,那就好。」

「問題是你這傢伙一身火焰,出去亂逛很容易引發火災啊……」

「放心,我的火焰收放自如,保證不惹麻煩。」

「恩,你們要是能讓我放心,以後自然會對你們寬鬆一些。好了,先不說這些,這次召你們出來,主要是想提升一下你們兩個的實力,讓你們更上一層樓!」范浪目光灼灼道。 「提升實力?這是好事啊。」陽炎分身道。

「提升的方法,我已經有數了,只是需要花點力氣,花點時間,再花點本錢。你們兩個好好配合我就是了,成功之後,保證你們的實力大大增強。你們變強了,對我也有好處。」范浪道。

說完之後,行動就開始了。

范浪與兩具分身分別坐好,他出手布陣,布置了一個三角形的陣法,以陣法做為依託。

強化這兩具分身,主要依賴的是造物能力,要從本質上改造他們的身體,同時還要消耗一些天材地寶資源,以前用過的元陽石、極陰石等等,都是首選之物。

范浪又要砸錢了。

……

戰爭講究師出有名。

兩大神國聯手欺負雷怒星國這樣的小國,更要師出有名,否則連本國之內,都會產生不好的輿論。

這次他們出征所用的名義是推翻暴政,改革重建,動用兩國的力量,在雷怒星國之內扶植了一支起義軍,讓起義軍打頭陣。

從名義上,兩大神國這是在幫助雷怒星國推翻暴政,實際上純粹是為了報復極光神國。

至於雷怒星國現今的政權,雖然算不上什麼天府之國,但也絕不是什麼天怒人怨的暴政。

在兩大神國的資助下,起義軍如同星火燎原,很快就成了氣候,一路攻城略地,戰鬥連連告捷。

雷怒星國則是向自己的靠山極光神國求救,引來了「破甲」「真龍」兩支大軍,主要依靠這兩支大軍來對付起義軍。

雷怒星國實際上就變成了大國爭鋒的棋盤,無論哪一方獲勝,他們都是輸家。

這就是小國弱國的悲哀。

……

派兵到來之後,破甲軍的行動非常積極,主動發起進攻,與起義軍展開激烈交鋒,殺的昏天黑地,止住了起義軍的攻勢。

兩大神國的強者混在了起義軍當中,與起義軍戰鬥,實際上就是與這兩大神國戰鬥,絕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雙方互有勝負,破甲軍並沒能佔據絕對的優勢。

反觀剛剛成立的真龍軍,行動就緩和多了,到了雷怒星國之後,進兵速度緩慢,並沒有立即參戰。

這樣一來,壓力就統統落在了破甲軍單方面身上,難免引起了不小的非議。

……

一場大戰過後。

遍地狼藉。

鮮血染地。

破甲軍的部隊一邊收拾戰場,一邊整頓休息,隨時準備迎接下一場大戰的來臨。

有些休息中的士兵發起了牢騷。

「這次又死了不少兄弟。」一名士兵咬著牙說道。

「是啊,那些起義軍裡面都是西竺神國跟雪月神國的人,打的真是辛苦。」另一名士兵說話時正在催動自己的斷肢再生,眼看著新的骨骼與血肉生長出來。

「我聽說了,一起來到這裡的真龍軍還在戰線後方磨磨蹭蹭,要是他們過來與我們並肩作戰,至少打的不會這樣辛苦。」

「一說起這個就來氣,難不成只有我們是來打仗的,他們真龍軍是來遊山玩水的?」

這個話題引起了公憤,士兵們對此都是怨氣十足。

「好像是真龍軍的大帥范浪外出不在,所以他們才遲遲沒有進軍。」

「沒有大帥就不能出戰了?又不是一群吃奶孩子!」

「將來別讓我看到真龍軍的人,否則見一次罵一次。」

「兵慫慫一個,將慫慫一窩。真龍軍這麼軟蛋,跟范浪這個大帥有直接關係。」

「是啊,他是主要責任。什麼人中之龍,什麼絕世天才,我看他也不過如此。畢竟他以前只是個小軍官,才剛參軍入伍沒多久,根本不會帶兵打仗。讓他給別人效力可以,讓他統帥大軍就不行了。估計他連怎麼指揮都不知道。」

「要是真龍軍一直不出動,光靠我們自己對付兩大神國,那我們可吃不消。」

「唉,說不準下一戰我們當中就要有人馬革裹屍還了。」

有人唉聲嘆氣,而且沒有誰去反駁他的話。

戰場上所有人都是把頭別在褲腰帶上,朝不保夕。

……

其實不光是外人對此頗有非議,連真龍軍自身內部也有相當的不滿。

范浪外出不在,軍權暫時交由副將童薇以及副官明心先生兩人代管,在兩人的帶領下,真龍軍剛剛來到戰線後方的一顆小小星辰之上。

這顆星辰十分荒涼,除了少量礦場以及駐地之外,就沒什麼人了,連個城鎮都沒有。

在這裡看不到前線的戰場,距離還很遠。

如果真龍軍全速前進,那就完全不同了,可以在一個時辰之內抵達最前線的戰場加入戰鬥。

明心先生與童薇並肩而立,站在一座軍事要塞內部的指揮室內,看著龐大的軍隊調度。

童薇的隨身光靈亮了起來,她低頭看了看,讀取到了裡面的信息,微微皺了皺眉。

「下面又有將士聯名請戰了,言辭十分激烈。」童薇道。

「大帥說了,讓我們緩慢進兵,不要急著開戰,盡量保存兵力。」明心先生道。

「大帥有沒有說為什麼要這樣安排?其實就算他不在,我們也有能力參戰。真龍軍可不是一支烏合之眾,下面每一個小兵,都是從別的軍隊或者軍事學院抽調而來的。只要他一聲令下,哪怕他不做相應的安排,我也有信心打幾場勝仗給他!」

「童副官在軍隊中威名赫赫,我絕不懷疑你有這個統帥能力。只是軍令如山,大帥的命令不可不聽。我相信,大帥這樣安排,有他的理由。而且他之前透露過一件事,表示會在兩天之內儘快趕回來,一旦回來就是開戰的時刻。不會讓我們等太久。」

「兩天時間也夠久的了,多拖一天,前線的戰況都會有所變化。我真想自己帶批人馬殺過去,哪怕打打游擊戰,牽制一下起義軍也好啊!」童薇狠狠握拳,使勁咬牙。

這種急於參戰的雄心可不是裝出來的。童薇這位女將軍的勇猛早就用一次次的血戰證明過。

……

有些人會帶動歷史的車輪,有些人會被歷史的浪潮推到風口浪尖。

起義軍的首領大賢王屬於後者。

大賢王原本只是雷怒星國的一路諸侯,封地並不是最大的,而且地處偏僻。

忽然有一天,兩大神國一起派來使者找上他,從此改變了他的命運,把他從諸侯變成了大賢王,扶持他當上起義軍的首領,並許諾將來讓他統治雷怒星國。

當然,到那時候,國名肯定已經改頭換面了,甚至有可能被併入到兩大神國之內。

對此,大賢王並不在乎。

不管怎麼折騰,至少要比他以前當個諸侯要好。他已經厭倦了以前那種偏安一隅的生活,現在這種欣欣向榮的轉變,讓他非常滿意。

就在今天,就在剛才,起義軍又打了一場大勝仗,攻克了一顆星辰。

而且這顆星辰是交通樞紐,戰略意義非凡。 收到這份新來的捷報,讓大賢王心情大好。

「哈哈哈哈,佔領了這顆星辰,就相當於扼住了雷怒星國的咽喉,離最後的勝利又近了一步。這就叫做有福之人不用忙,無福之人跑斷腸。都不需要我親自披掛上陣,西竺神國跟雪月神國就幫我把路都鋪平了。等到以後把皇宮拿下,我也去龍椅上好好坐坐!」大賢王笑道。

可惜他並沒能高興太久。

還不等他笑完,突然出現了突髮狀況。

轟……

大地之下發出悶響,地面為之震動,幅度越來越大,桌上的杯子都摔了下來。

大賢王笑容一斂,急忙向屬下詢問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並沒能得到什麼準確答案。

地面的震動仍在加劇,已經算是振幅強烈的地震了,要不是建築物足夠堅固,非得震得崩塌不可。

大賢王所處的這片區域,屬於起義軍的一處軍事基地,駐紮了重兵,還有兩大神國的高手在此坐鎮。

起義軍動用探查裝置,探查出了問題的源頭所在,圈出了這片地方。

大賢王實時關注此事,將目光投了過去。隨著大地的震動,他隱隱覺得,那裡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破土而出。

難不成是偷襲?

大賢王冷哼一聲,並沒有太過擔心。

「偷襲又有何妨,兩大神國都派了兵在這幫我,肯定會保護我的安全,我可是他們手中非常重要的一顆棋子。就算敵軍真的派了人來,也是有來無回!」

大賢王信心滿滿。

而且他把局勢看的很透徹,知道自己就是個被利用的棋子罷了,對此並不抵觸,反而有點沾沾自喜。

在眾人的關注之下,答案終於要揭曉了。

就聽轟隆一聲巨響,地面爆炸開來,從地底冒出了一條位面通道,有黃泉之水從中洶湧而出,化作洪流湧向四周,還有陰風呼嘯席捲,其中鬼影閃爍。

見多識廣的人立即判斷出來,這是一條來自陰間的通道!

一隻骷髏般的巨大龍爪從通道之中伸了出來,抓住了通道邊緣,爪尖深深的刺入到了土地之中,還抓破了一棟建築物。

風水大師 起義軍的反應倒是挺快,判斷出來者不善,當即對通道與龍爪發動了攻擊,霎時間炮火轟鳴,光束交織。

然而這些攻擊並沒能制止住對方。

很快又有一隻龍爪伸出,攀住通道邊緣,接著伸出的是雙眼燃燒鬼火的龍頭,再接著是龍形身軀的船身。

這個半龍半船的大傢伙從通道里爬了出來,張開巨大的嘴巴,發出了震天動地的吼聲。

來的正是冥龍號!

范浪帶著自己的人馬返回,路上利用冥龍號穿梭陰陽兩界的能力來抄近路,縮短了很多路程。

他最近一直在跟軍方溝通,對雷怒星國的情況了如指掌,乾脆就把船開到了起義軍的老巢。

很多人都在抱怨真龍軍避而不戰,現在可倒好,范浪這個真龍軍的大帥,直接殺到敵人的老巢裡面了。

無敵高手在都市 孤軍深入,需要的不止是勇氣,更重要的是實力,否則就是上門送死。

「吼!!!」

冥龍號發出的龍吼形成音波,還帶有靈魂衝擊效果,以肉眼可見的波動狀,掃向四面八方。

「果然是敵人偷襲!」

「這是龍族?」

「甭管是什麼,往死里打!」

起義軍加強了攻勢,瘋狂的傾瀉著各路攻擊。冥龍號外圍激發了防禦用的結界,雙方一攻一守。

結界十分堅固,為冥龍號保駕護航,這艘船順利的通過了位面通道,從中爬了出來,飛到了半空中,橫過龐大的身軀,漆黑的表面,給人一種窒息的壓迫感,能感覺到危險的逼近。

在冥龍號的背脊之上,亮出了三面不同的旗幟,光明正大的表明了身份。

一面旗幟是極光神國的國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