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老將軍徹底的懵了。

葉楓傷了之後,帝國的所有煉丹師都不願意為他治療,如今,丹府的府主卻親自上門前來為他治傷?

帝小雲看到丹櫻如此多的廢話之後,有些不耐煩了,她蹙起漂亮的眉頭,說道:「葉家舅舅已經蘇醒了,但是他之前還有一些陳年舊傷,你去為他看一下,另外,外公亦有一些舊傷,你看看你能不能治,不能治的話我再讓我嫂子幫忙。」

丹櫻一愣一下,她因為激動而顯得臉色通紅。

妖界公主的嫂子,不就是那位第一強者,同樣也是第一煉丹師?

聽公主的是,王后要親自前來為葉家老將軍治病?那她若死皮賴臉的留在天御帝國,是否就能親眼見到那位第一煉丹師?

等等……

舅舅?外公?

突然間,丹櫻捕捉到了帝小雲的這兩個稱呼,頓時怔了怔,用那小心翼翼的語氣問道:「葉老將軍,不知道……你們之間是什麼關係?」

她那通紅的臉蛋,落入了葉老將軍的眼中,還以為是被帝小雲這番無禮的話給氣到了。

或許是下意識的,葉老將軍就往前面走了兩步,將帝小雲擋在身後。

「丹櫻府主,這位姑娘是我的外孫媳婦,如若她有得罪的地方,還是我們葉家的緣故,請府主不要責怪與她……」 第2872章我不高興嫂子也會不高興(四)

雖然他很想結交丹櫻,但是……雲兒乃是痕兒的妻子,他自是不能讓她受到傷害。

丹櫻的嘴唇顫抖了起來,她用力的平緩了幾口氣,都沒有壓制住內心的情緒。

難怪……難怪妖界的公主會為了葉家出馬。

原來是這葉家的小子把公主給勾-搭了,真不知道葉家是什麼運氣,竟然能與妖界成為親家,看來日後,這葉家必然要強勢崛起。

也萬分慶幸他們丹府從不理世事,沒有得罪過這葉家……

想了想,丹櫻還是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葉家主,我們丹府……沒有哪個小子不長眼的得罪過你們葉家吧?」

她縱然不理世事,但難免不會有弟子在外惹是生非。

若真有人敢得罪過葉家,那她……一定要打死那混賬!

「啊?」 總裁賴上俏祕書 葉老將軍徹底的傻眼了,丹府府主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叫丹府的人不長眼的得罪過葉家?這話……應該反過來吧?

帝小雲眸光閃爍了幾下,突兀的,她冷笑一聲:「我記得,這片大陸很多的煉丹師都是出自丹府,所以,你確實該好好查查有沒有人得罪過葉家。」

「雲兒!」葉老將軍的臉色突兀的變了,急忙拉住了帝小雲,慌張的望向丹櫻,「丹府主,雲兒只是個孩子,不懂事,她說錯話也都怪我,你們別和她一個孩子計較,要怪都怪我葉家。」

丹櫻剛聽到帝小雲的話,就忍不住擦了下冷汗,卻又冷不丁聽到了葉老將軍的聲音,她臉上的汗水越來越多,笑容都帶著顫顫。

「葉老將軍,千萬別這麼說,我怎麼可能有這個膽子計較?就是你這個外孫媳婦把我給喊來的,你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和她計較啊。」

「……」

葉老將軍懵了,愣愣的看著丹櫻訕笑著的臉,腦子裡一片空白。

這……這什麼意思?

女團締造者 丹櫻是雲兒給請來的?

帝小雲掙脫了葉老將軍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外公,你是容痕的親人,就是我的親人,我不會讓你們受到任何的委屈。」

話音落下,她漂亮的大眼睛就轉向了丹櫻,冷笑著開口:「葉家舅舅被狗皇帝打傷,外公到處尋求煉丹師,結果帝國的那些煉丹師都將外公驅趕出去,你稍後去查一下,那些煉丹師是否和你丹府有關係,若有的話……該怎麼處置你也清楚,不然我會不高興的,我不高興我嫂子就會不高興,彼時有什麼下場……你應該明白。」

丹櫻早就已經汗流浹背,她將那些混賬一個個都罵了個遍,心中不停的祈禱著那些人別與丹府搭上關係,否則,便是打斷他們的腿,都難消她心頭之恨。

「現在我先不和他們算賬,你去給舅舅與外公看下身體,若是你表現的好的話,我會在嫂子面前為你說說好話。」

丹櫻雙眸一亮。

如果公主真的為她說點好話,也許王后一高興,就會指點一下她的煉丹術…… 「什麼?」

樂府。

樂落猛地從茶座上站了起來,他的眼眸中透著光芒,沉聲問道:「你確定沒有看錯?當真是在帝都內看到了丹櫻府主?」

「家主,我並沒有看錯,那個人,確實是丹櫻府主。」

那名站在下首處的老者聽到了樂落的話,畢恭畢敬的回稟道。

他與家主本就出自於丹府,奈何當年家主不小心犯了個錯,被逐出了丹府,這才會成為天御帝國的首席煉丹師。

所以,他當年亦是見過丹櫻本人,自然不會認錯。

樂落不停的來回踱步,他的神色帶著緊張:「丹櫻府主來天御帝國幹什麼?難不成是有什麼事?不行,丹櫻府主既然來了,那我必須登門拜訪,你立刻去打聽丹櫻府主落腳之處。」

「是,家主。」

老者拱了拱拳頭,轉身退出了門外。

樂落凝望著老者離開的方向,眉目間帶著一抹深思……

……

與此同時,丹櫻前來天御帝國的消息,如同一陣風在帝國內擴散了開來,尤其是那些正為容放傷情焦慮的煉丹師,更是如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急急忙忙就讓人去打探消息。

而如今,丹櫻卻儼然不知道自己的到來在天御帝國引起了一陣風暴。

她坐在葉楓的床頭,細細的查看著他的傷勢。

過了半響,丹櫻抹了下額上的虛汗,轉頭望向站在身後的帝小雲,語氣透著尊敬:「葉楓將軍的傷勢並沒有多大的問題,他只是當年傷重后沒有得到及時的治療,這才會留下暗疾,我稍後便會為他治傷,但是……」

她的聲音微微頓了一下,語氣帶著無奈:「葉老將軍的體內卻被人留有一道暗勁,這道暗勁我恐怕沒有能力為他消除,怕是只有聖地葯門的那些煉丹師才能治療。」

她丹櫻,縱然為神界第一煉丹師,卻與聖地葯門的那些煉丹師相差極遠,更別提白顏的那些下屬。

所以……

以她的能力,只能治療葉楓,對葉老將軍卻毫無辦法。

……

自得知丹櫻是帝小雲請來的,葉老將軍的腦子便是一片空白,直到聽到這番話之後,方才幽幽的回過神來,他的嘴角泛著一抹苦笑。

「我已經活了這麼多年了,就算真的沒有辦法,也無所畏,只要府主能替我治好楓兒就夠了。」

日後這葉家有楓兒的存在,想必也不會受到太多的傷害……

「爹!」

葉楓心臟一緊,他目光焦急的看向丹櫻:「丹櫻府主,你真的毫無辦法救救我爹?」

縱然有帝小雲的丹藥在,能壓制住葉老將軍的傷勢,可那道暗勁依然會破壞他的身體,長久下去,他終究還是會倒下。

這樣的結果,是葉家所有人都不願意承受的。

將門嫡妻 「放心吧,葉老將軍沒事,雖然我不能治,但是有人可以治療他。」

丹櫻望了眼帝小雲,微微的露出了笑容。

因為帝小雲並沒有向葉家提及她的身份,那她也不能擅自說出口,以免惹得帝小雲不快。 但是……

這個世上,能幫助葉家的,僅有帝小雲。

「無礙,」葉老將軍笑了笑,他全當丹櫻在寬慰他,所以並未放在心上,「丹櫻府主,不知道你煉製丹藥需要多久,是否需要留宿在葉家。」

丹櫻很想留下來,卻並沒有這個膽子,她只能搖了搖頭:「不必,等我命人將藥材送齊之後我便能煉製丹藥,而且,我在這天御帝國內有所別院,就不留在葉家了。」

畢竟,帝小雲沒有開口,給她一百個膽子,她都不敢留下來。

葉老將軍自是明白這一點,便將目光轉向了帝小雲。

帝小雲乾咳了兩聲:「丹櫻,葉家外公讓你留下,那你就留下好了,何況,外公與舅舅身體都不太好,需要一個煉丹師照顧。」

那一瞬,丹櫻的眸光異常的明亮,她的唇角揚起淺淺的弧度,笑得極其興奮:「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近日便打擾葉老將軍了。」

「不打擾不打擾,」葉老將軍眉開眼笑,「來人,去為丹府主準備客房。」

「是。」

聞言,一名丫鬟福了福身,領著丹櫻退了下去。

葉楓依然如雲里霧裡,他愣愣的看著葉老將軍,眸光中帶著狐疑:「爹,為何這丹櫻會上門來為我們治傷?」

何況,一開始丹櫻府主明顯不願意留下,但云兒姑娘一開口,她卻同意留了下來。

這……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哦,你還不知道吧,這丹府主便是雲兒請回來的。」

葉老將軍美滋滋的笑著,縱然他的傷勢依然無法治癒,至少楓兒有了希望。

再者,丹櫻乃是神界如今的第一煉丹師,平常想要見她一面都極其困難,而現在她卻親自前來葉家,若是被天御帝國的那些混蛋煉丹師得知了,必然腸子都悔青。

尤其是樂落……

一想到這個名字,葉老將軍的眼中便閃過一道寒芒,冷笑著道:「當年我為救樂落受了傷,他卻恩將仇報,明明得知你昏迷不醒,也不願意施以援手,可惜了,現在連丹府府主都親自上門,彼時,就算樂落哭著求著要我原諒他,我都絕不會再看他一眼!」

葉楓的腦子轟的一聲炸響,他的目光中帶著茫然,緩緩的轉向帝小雲。

「雲兒,那丹櫻……是你請來的?」

帝小雲一怔:「我讓阿黃去喊了一聲,她就跟著來了。」

請?

阿黃那性格,怎可能會去請丹櫻前來,估計是帶著一幫子妖獸小弟去把她給捉來的。

然而……

帝小雲的這一句話,卻是讓葉楓狠狠的抽了抽嘴角,他認真的看了看帝小雲,又望向了葉老將軍,突兀的笑出了聲:「爹,你說……如果讓皇帝與皇後知道,被他們拋棄的兒子,不但不是廢物,就連他的未婚妻都有如此的本事,他們會有何表情?」

容痕不是廢物,這件事,除了葉老將軍與葉楓之外,就只有被老將軍派去照顧容痕的管家方才知道,他們為了避免狗皇帝傷害到容痕,這才會對外宣稱他是廢物。

可惜……

容痕不但不是廢物,就連他的妻子,都有通天的本事! 手機閱讀

一提及葉嵐,葉老爺子的嘴角微微抽搐了兩下,終究,他還是輕嘆了一聲,那聲音中滿是苦澀與無奈。

「這是她自己的選擇。」

為了一個男人,她連親生兒子都不要了,這樣冷血的皇后,不再是他曾經悉心教導的女兒。

他早就對她失望透頂。

……

丹櫻前來葉家的消息,並沒有刻意隱瞞,是以,不用片刻,樂落等人便已經查到了她的落腳之處。

當得知丹櫻所落腳的地方為葉家之後,簡直就如同晴天霹靂,砸的樂落硬是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緊抓著椅柄的手都在微微顫抖,就連呼吸都變得極其的不順暢。

「葉家,為何偏偏是葉家……」

就算丹櫻是為其他任何人來的都好,為何她卻偏偏去了葉家?

「家主,如今我們怎麼辦?」

底下的人瑟瑟的問道。

樂落深呼吸了一口氣,他有些顫慄的站起了身:「我要去葉家。」

不管如何,他若是想要回到丹府,必須前去面見丹櫻,再者,陛下的身體也拖不下去了,也許,丹櫻會有辦法救治他……

更何況,當時是陛下不允許他們幫助葉家,也並非是他的本事,丹櫻府主並非是不講道理之人,應該不會太怪罪他……

雖然樂落不停的在心中安慰著自己,但他的心臟依然顫抖的厲害,連腳步都有些站不穩,需要旁邊的人攙扶著向前方走去。

與此同時,帝國的其他煉丹師亦是收到了消息,即便心中有再多的不願,這種時候,也必須前去尋找丹櫻。

只因她,或許能成為救治陛下的希望……

……

相比較外面的轟動熱鬧,葉家之內卻是一片平靜,尤其是葉家的那些人,哪怕已經知道了丹櫻的身份,在葉老爺子的吩咐下亦是無人敢去打擾。

丹府的人很快就將丹櫻需要用到的藥材送了來,所以,丹櫻乾脆閉門不出,專心致志的為葉楓煉製丹藥。

可偏偏,有人不願意讓他安靜。

就在丹櫻準備開始煉藥之際,一名葉家侍從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丹府主,門外有一些煉丹師前來想要拜訪。」

煉丹師?

天御帝國的煉丹師?

丹櫻冷笑著開口:「讓他們統統都給我滾,一些雜七雜八的人,也有什麼資格見我。」

「是,丹府主。」

……

葉家。

大門之處,以樂落為首的煉丹師都有些局促不安,他們的目光盯著前方的門口,心臟似護被狠狠的提了起來,久久都無法放下。

半響后,那名前去通報的葉家侍從進入了他們的視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