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吧!」

對於楊玄真和楊雪來說,隨手殺幾個人,又隨手救下幾個人,只是一件小事。

楊玄真也不急著趕路,他見楊雪玩的開心,還有意放慢了飛行速度,期間,還特意繞到一些風景秀麗的地方玩耍,可以說,這段時間是楊雪最開心的一段日子。

轉眼間,過去兩個月,楊玄真和楊雪坐在飛舟上,已經能看到寬闊的姬江大河了。

「哇!」楊雪看著姬江大河,櫻唇微張,「玄真哥哥,好寬闊的大河,這是我見過最寬闊的大河,你說,這條河有多寬?」

「聽說,姬江大河寬八千里,長九億里。」

「九億里?」楊雪捂著櫻唇,那模樣,非常可愛。

楊玄真看著下方平原上的姬江大河,施展如來慧眼,頓時,楊玄真看到了一道道仙光衝天而起,暗道,『姬氏一族找了一個風水寶地啊。』

姬江平原有好幾座龐大的城池,這些城池都屬於姬氏一族,姬江平原北方是一條龐大的山脈,也是姬水龍脈,姬氏祖地就在姬水龍脈上方。

可以這麼說,姬氏一族在姬江平原一帶就是土皇帝,連大夏王朝也管不到這裡。

楊雪看著整個姬江平原,說,「玄真哥哥,這地方比我們楊氏部族居住的地方好多了,你看那片平原,種出來的稻子又高又壯。」

「呵呵!」楊玄真微微一笑,說,「走,我們先去平遠城。」

平遠城在姬江岸邊,繁華無比,有大量的船隻在平遠碼頭進出。

楊玄真和楊雪進入平遠城后,暗道,『這平遠城比安澶城還有大,也更加繁華,不愧是姬氏一族掌控的大城。』

小女孩最喜歡的事物就是玩樂,楊雪隨楊玄真進城后,看什麼都覺得新鮮,看什麼都覺得好奇。

「哇,玄真哥哥,這東西,我們那邊沒有呢。」

「喜歡嗎?」楊玄真問。

「喜歡!」

「買了!」

「啊!」楊雪心裡歡喜無比,『玄真哥哥對我真好。』

「玄真哥哥,這東西好漂亮啊。」

狼性老公,玩刺激! 「買了!」

「玄真哥哥,這是什麼東西,聞著好香,好好吃的樣子。」

「買!」

「嘻嘻!」楊雪開心的笑道,「玄真哥哥,你是大土豪。」

或許,楊雪和楊玄真呆的時間久了,說話方式也有一些改變,偶爾間,竟然帶著一些異域風格,連土豪這種詞語都知道了。

很快,也有一些人開始關注楊玄真和楊雪。

「這兩個人不是本地人。」

「這兩個人很有錢啊,買地階寶物,連眼睛都不眨一眼。」

「那小姑娘在我這裡買了一顆曲香果,花了一千元液,竟然直接吃了。」

「浪費啊!」

曲香果,屬於上品靈果,一般情況下,元神道人才能買得起,買回去之後用於煉藥,或者煉丹,直接服食,雖然香甜,卻沒有特殊功效。

對於楊玄真來說,只要楊雪開心,他也不在意。

楊雪靠在楊玄真的身邊,摟著楊玄真的手臂,「玄真哥哥,我累了!」

「唔!」楊玄真向周圍掃了一眼,說,「要不,我們先找個酒樓住下吧。」

「好啊!」楊雪應道。

楊玄真指著城東的四方樓,說,「我們就去四方樓吧。」他想,等把楊雪安頓好之後,再去打聽一下姬氏一族的消息。

姬氏是一個非常古老的部族,曾經統一過大夏世界,底蘊非常深厚,楊玄真猜測,『姬氏一族應該有純陽真仙。』

楊玄真和楊雪進入四方樓后,楊雪滿面笑容,說,「我要一間最好的包廂,對了,還要一間最好的上房。」

「好的!」迎客的服務小姐連忙應話,而後,引領著楊玄真和楊雪去七樓包廂。

楊雪和楊玄真來到七樓包廂后,找了一個靠窗口的位置坐下,看著窗外的街景,欣喜的道,「玄真哥哥,外面好熱鬧呢。」

迎客小姐問,「兩位,要點什麼菜?」她說話的時候,拿出一本金色的菜單,菜單上面有大量的食物圖譜,栩栩如生,一看就知道是得道的畫師所畫。

楊玄真看了一眼菜單,心想,『這四方樓的底蘊很深,來歷也很不凡啊。』

楊雪沒想太多,她接過菜單,看著菜單上面的菜式,欣喜的道,「哇,好漂亮啊,看著就想吃了。」

「呵呵!」迎客小姐看著活潑的楊雪小姑娘,心靈受到感染,也非常開。

楊雪拿著菜單,心裡好糾結,「玄真哥哥,這些菜看起來都很好吃,我都不知道怎麼點了。」

「這個簡單!」楊玄真說,「一樣來一份,份量少一點,做精緻一些。」

「這?」迎客小姐猶豫了一下,說,「公子,小姐,如果這樣點菜,價格會比較貴。」

「無妨!」楊玄真淡淡的道,「就這樣吧。」

「好的!」迎客小姐應了一聲,轉身離開包廂,片刻后,又有服務生送來果酒和茶點,果酒香甜,茶點色香味俱全。

楊雪隨後拿起一個玉色的果片,嘗了一口,驚嘆道,「玄真哥哥,好好吃呢。」隨即,她又拿起一片,放入楊玄真的嘴中,「好吃嗎?」

「好吃!」楊玄真微微點頭。

隨後,一份份精緻在菜肴被服務生端上來,楊雪看著精緻的菜肴,聞著淡淡的香味,開心的笑道,「玄真哥哥,我先嘗嘗味道了。」

「嗯!」楊玄真點點頭,輕聲笑道,「小饞貓。」

兩人吃的開心的時候,包廂外傳來陣陣敲門聲,楊玄真眉頭一皺,「誰啊?」

門外傳來柔和的聲音,「公子,小姐,打擾了,我只是想和公子認識一下。」

「不用了!」楊玄真剛想說這句話,又想,『我初到姬氏封地,對此地還不了解,不如,先問問這人。』隨即,說,「進來!」

「唔!」楊雪有些不開心,感覺自己的興緻被人打擾了,不過,又不好多說。

門開了之後,一個年輕的小伙走進包廂,只見他面帶微笑,說,「公子,小姐,這一頓飯,我請了。」

「哦?」楊玄真打量著來人,心想,『這人也是大家族子弟吧?』楊玄真點的這一桌飯,非常昂貴,已經相當於一件地階寶物了。

年輕小伙看著楊玄真,問,「公子,我能坐下嗎?」

「坐!」楊玄真說。

年輕小伙坐下后,自我介紹了一下,「公子,你可以叫我伏司。」

「伏司?」楊雪說,「真是古怪的名字!」

「呃!」伏司微微尷尬,又說,「父母取的,也不好更改。」

楊玄真直接問,「你找我何事?」

伏司沒有說事情,而是反問,「公子,如果我沒有看錯,你們不是本地人嗎?」

「是的!」楊玄真淡淡的回道。

伏司壓低聲音說,「公子,您聽說過姜子牙嗎?」

「唔?」楊玄真微微震驚,姜子牙,他當然聽說過,傳說中,姜子牙執掌封神榜,代天封神,而且,姜子牙還是姬昌封的丞相。

伏司一直在觀察楊玄真的神色,他見楊玄真臉色露出一絲異樣,心中暗喜,『果然心動了。』隨即,又接著說,「傳說,只要找到子牙仙府,就能得到封神榜。」

「嗯?」楊玄真暗道,『封神榜還在姜子牙手上?不可能吧?傳說,封神榜是天書,姜子牙代天封神后,封神榜就被鴻鈞收走了。』

楊玄真聽到封神榜的信息后,還真有些心動了,『有此至寶,我就能更快晉級世界境了。』隨即,楊玄真又想,『封神榜真的如傳說中的那樣嗎?』

楊雪一邊吃菜,一邊說話,「玄真哥哥,這封神榜是什麼啊?我怎麼沒有聽說過?」

楊玄真臉色一正,說,「你怎麼知道封神榜的消息?這等秘聞,姬氏怎會讓人亂傳?」 「這個?」伏司頓了一下,微微一笑,「這是秘密,等我們真正合作了,我會告訴你更多信息。」

「呵呵!」楊玄真淡淡的一笑。

對於封神榜,楊玄真有一絲心動,卻沒有到非奪不可的地步,他來姬氏,只是過來找小龍女。

「嗯?」楊玄真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以靈魂交流,「姐姐,你還好嗎?」

「還好!」小龍女說。

「姐姐,我已經到平遠城,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在哪了吧?」

「你到平遠城了?」小龍女的語氣很平靜,但是,楊玄真能聽出來,小龍女有一絲掩飾不住的欣喜。

說起來,楊玄真的性格和小龍女很相似,都有些冷,不過,小龍女是真正的『冷』,她不和人交流,也很少說話,只有面對楊玄真時,才會露出一絲笑容;而楊玄真的冷,是淡漠,當然,他只是對外人淡漠,對於親人,朋友還是非常熱情的。

楊玄真和小龍女說了一會話,隨口提到封神榜的事情,「姐姐,你聽說過封神榜嗎?」

「你想要封神榜?」小龍女反問。

楊玄真明白了,小龍女聽說過封神榜,這不,小龍女立即說,「封神榜好像在一處秘地,如果你想要,我可以陪你去看看。」

「這事情先放一邊吧。」楊玄真說到這裡,傳出一絲情意,「姐姐,我想你了。」

「我也是!」小龍女的語氣又柔和了幾分,突然間,小龍女的語氣變得冰冷,「來了一個討厭的傢伙。」

「呃!」楊玄真連忙問,「是誰?」

之後,小龍女沒有回話,楊玄真還想問問小龍女在哪,可是,小龍女一直沒有回話,楊玄真心裡露出一絲擔憂。

還好的是,楊玄真和小龍女心靈相通,知道小龍女沒有遇到危險,只是遇到一些麻煩。

楊玄真和小龍女說了一會話之後,已經沒有閑心吃東西,他直接問伏司,「你知道姬氏祖地的信息嗎?」

「不知!」伏司說,「姬氏祖地,乃是禁地,只有姬氏嫡系血脈才能進入姬氏祖地。」

楊玄真猜測,『姐姐應該居住在姬氏祖地,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姬氏祖地肯定有上古仙陣防護,還有純陽真仙鎮守,以我的實力,很難闖進去啊。』

過了一會,楊玄真問,「你怎麼還不走?」

「呃!」伏司愣了一下,心想,『這人變臉好快啊。』隨即,他拱了拱手,轉身離開包廂。

楊雪感覺楊玄真心情不好,也沒吃東西了,她坐到楊玄真身邊,脆聲聲的問,「玄真哥哥,你怎麼了?你討厭那個傢伙嗎?」

「沒事!」楊玄真說,這些事情,楊雪也幫不上忙,他思考了片刻,又說,「小雪,你就在這裡住一兩天,我要去姬氏祖地看看。」

「唔!」楊雪有些不開心,顯然,她想跟著去。

夜,楊玄真再次感受到小龍女的靈魂波動,「小寶寶,怎麼了?生氣了嗎?」

「姐姐,為什麼不理我了?」楊玄真問。

「就是那個討厭的傢伙,讓我心煩。」小龍女說,「真想一劍殺了他。」她說這話的時候,語氣非常平靜,就好像在談論殺雞殺鴨。

楊玄真問,「姐姐,你在姬氏祖地嗎?」

「是的!」小龍女說,「姬氏祖地是一個特殊的時空,乃是姬氏祖先合力開闢的一方世界,嗯?其面積大概相當於十分之一大夏世界。」

「這?」楊玄真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大夏世界有多大?那可是三千世界之一,浩瀚無邊,有很多地方,大夏王朝都管不到,可想而知,大夏世界的十分之一又有多大。

小龍女說,「我聽說,姬氏一族出過祖仙祖神。」

「很強大!」楊玄真說,「姐姐,姬氏的老祖還在嗎?」

「這個?」小龍女遲疑了一下,才說,「我也不太清楚,現在,我只是元神境界。」

「嘎!」楊玄真感覺自己的脖子被人卡住了,自己東跑西跑,闖了兩個仙府,才堪堪達到萬象境界,小龍女呆在姬氏一族,哪也沒去,就是元神道人了,楊玄真鬱悶的道,「姐姐,上天不公。」

「嘻嘻!」小龍女輕輕一笑,或許,和楊玄真說話的時候,才是她最開心的時候,「你應該知道的,姬氏是大族,只要你有天賦,就能得到大量的資源,我境界足夠,只要有足夠的資源,我就能不斷的晉級。」

「好吧!」楊玄真應道,當然,他心底是為小龍女開心的。

兩人聊了一會,楊玄真說,「姐姐,我想來找你。」

「不行!」小龍女說,「姬氏祖地在另外一個時空,只有姬氏嫡系才能進入祖地,連旁系都無法進入祖地,外人就更無法進來了。」

「嗯!」楊玄真沉默,他明白,那方世界是祖仙祖仙開闢的,肯定有上古大陣防護,還有仙人和魔神守護,以他這點實力,即使闖進去了,也見不到小龍女。

楊玄真在心裡暗罵,『這太坑人了!』他自己都沒想到,自己帶著小龍女和鴻蒙進入這方世界后,先把鴻蒙弄丟了,之後,自己和小龍女雙雙進入地府輪迴,而後,兩人天各一方。

小龍女說,「等我達到地仙境界后,就能出去遊歷了,到時候,我可以去找你。」

「我想你!」楊玄真說,真正說起來,兩人也就十年沒見,在盤龍世界的時候,有時候閉關一次就是數十、上百年,然而,這些年楊玄真和小龍女從沒分開過,乍一分開,心裡都很想對方。

「我想去姬氏祖地看看!」楊玄真說。

小龍女不在說話,她了解他,事情一旦決定了,他就一定會去做,片刻后,小龍女說,「你自己小心。」

翌日清晨,楊玄真和楊雪說了一聲,離開四方酒樓,獨自前往姬氏祖地,當楊玄真看到連綿不斷的山脈時,暗道,「這地方的風水真好。」

以楊玄真的眼力可以看出,這一片山脈布滿了仙陣,層層疊疊,只有真正進入仙陣,才能看到山脈之中的真實情況。

「這裡應該只是世界入口!」

「你是何人?」一道大喝聲傳來,數名穿著道兵鎧甲的仙人出現在虛空中,「這裡是禁地,立即離開!」

「全是地仙?」楊玄真微微吃驚,他沒想到,護山守衛都是地仙。

想想紀氏,最強修為者,也不過是紫府境界,楊氏稍強,有元神道人坐鎮,卻只有一兩個元神道人,如核武一般,不會輕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