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靖南,你究竟對江南做了些什麼!

…………

本月12號,是S國舉國期待的重要日子。

今天,自主研發的航天載人飛行器,就要點火發射了。

慕家全家出動,總統閣下攜總統夫人,也一同出席。

小飯糰被奶奶抱在懷裡,不知道即將發生的將會是什麼,但是熱鬧的環境,感染了他,情緒一再高漲。

兩隻小手拍著巴掌,咿咿呀呀的喊著,似乎在為麻麻加油鼓掌。

慕靖西懷裡抱著小糯米,此刻雖然看不到喬安,但他似乎能感受到,這一刻屬於她的榮耀時刻。

熱血沸騰,與有榮焉。

中央媒體和主流媒體,已經在現場,將全程直播發射過程。

控制中心內,喬安見到了總統閣下。

身為總工程師的喬安,自然受到了總統閣下的接見,周慕霆伸出手,含笑道:「辛苦了。」

「閣下言重了,這是我分內的職責。」喬安伸出手,謙遜的回。

周慕霆又問了一些專業性的問題,喬安一一解答,更表示,對此次的發射充滿了極大的信心。

整個科研團隊都是如此,這是他們的研發心血,即將發射,他們充滿了信心和熱血澎湃的激動。

通過大屏,可以看到控制中心裡的畫面。

鏡頭定在喬安臉上,懷裡的小糯米,便大聲的歡呼,「爸爸,那是麻麻!」

「嗯。」慕靖西雙目,始終凝視在喬安臉上。

穿著白大褂的她,在談論起自己專業領域時,那副沉著睿智的模樣,彷彿散發著一層薄薄的光暈,無形之中,令人移不開目光。

像是自帶聖光一般,耀眼而奪目。

現在掌聲雷鳴,為祖國的高速發展而激動自豪。

時間一點點推進。

七點五十。

七點五十五。

七點五十九……

發射基地,響起了最後的發射倒數聲:「五、四、三、二、一。點火!」 隨著一聲中氣十足的「點火」聲響起,發射塔立即點燃火焰。

在萬眾矚目下,航天載人飛行器,成功發射升空。

這一刻,慕靖西永遠也不會忘記。

大屏上,畫面切到了喬安。

他看到了她眼角濕潤的淚水,已經極力隱藏,卻還是泄露了徹底的激動。

對於她而言,這是她脫離A國,脫離她薄文澤,首次自己獨挑大樑,參與研製的航天載人飛行器。

對她而言,有著里程碑式的重大意義。

雖然她從沒開口跟他傾訴過,但他也明白,年輕的她,那薄弱的肩膀上,到底扛著多沉重的壓力。

當初她的出現,惹得多少人不服。

科研室里的多少前輩,因為她的年紀和閱歷,而對她嗤之以鼻。

現在,她終於用實力證明了自己。

所有的汗水於艱辛,在這一刻,都值了。

國民會看到她的努力和付出,也會看到她為國家做出的貢獻。

周君儀雙目濕潤,連連點頭。

懷裡的小飯糰,看到眾人都在鼓掌吶喊,他也興緻勃勃的伸長小脖子,啊啊啊的喊了起來。

……

今晚註定是個不眠夜。

S國是,慕家也是。

回到官邸,已經是深夜十二點了。

兩個小傢伙,已經睡著,慕靖西抱著小糯米下車,喬安抱著小飯糰,夫妻倆很有默契的沒有說話,把兩個小傢伙送回兒童房。

喬安轉身,想要去盥洗室擰濕毛巾出來,給小糯米和小飯糰擦擦臉。

肩膀被人按住,慕靖西漆黑深邃的眼眸,灼灼凝著她,「你別動,我去。」

萬籟俱寂的夜,他擔心吵醒兩個孩子,聲音壓得格外的低。

本就低沉的聲音,這麼一壓低,便是磁性得要命。

喬安彎唇一笑,小小聲的問,「你怎麼知道我要幹什麼?」

「心有靈犀。」他沒有多解釋,丟下四個字,便進了盥洗室。

不一會兒,便擰了兩條濕毛巾出來。

一條遞給她,一條自己拿在手裡。

喬安樂了,還真是如他所說,心有靈犀。

兩個小傢伙已經睡得很沉,濕潤柔軟的毛巾擦在臉蛋上,也只是哼哼一聲,沒有醒來。

擦了臉,雙手和雙腳。

替他們掖好被子,慕靖西便攥著喬安的手腕,將她帶出了兒童房。

總裁的蜜戀愛人 咔擦。

卧室門關上。

還沒反應過來,下一秒,喬安便被推到了門被上,男人高大的身軀,將她完全納入懷裡,後背抵著門板,她退無可退。

剛抬頭,下巴便被人攫住,男人滾燙的薄唇,覆了下來。

唇舌激烈糾纏。

他有些失控了。

喬安剛得到這個認知時,舌根已經發麻了,男人還在繼續,她只好按住他要往下的手,嚶嚀一聲,腦袋堪堪側開,躲開他愈發熱烈的吻,「……不要。」

借著燈光,慕靖西看到她白嫩的臉蛋,微微泛著一層潮紅。

像是每一次洗完澡之後,被熱氣蒸騰而出的粉色。

淺淺薄薄的一層,暈染在白嫩的臉蛋上,格外的誘人。

氣息微喘,他埋首在她頸窩裡,嗅著她身上散發而出的淡香,「喬喬。」 古木無奈道:「羅將軍,我這獨門武器數量不多,而且製造價格不菲……」

「放心,古老弟,我白虎軍願意出高價購買!」

羅要命急忙說道,他這是看重了此物的強悍,哪怕花力石來購買也願意!

「這……」

古木有些糾結和猶豫,但心中卻是樂開了花。

以剛才的形式,他完全不必調重弩,率軍和羅要命一起抗敵足以將魔軍幹掉,之所以亮出獨門武器,就是讓別人知道其強悍,讓羅將軍心動,現在來看他成功了,羅要命很是心動,打算花大價錢購買。

一輪爆裂箭轟出去,雖然花費不少力石。

但古木要的效果也體現出來,武器製造成本他自己知道,到時候獅子大開口,完全連本帶利賺回來。

這傢伙打算以販賣武器發家啊,還真有點生意頭腦。

此刻他保持著足夠冷靜,道:「羅將軍,現在當務之急還是法器,至於我軍重弩,等此事結束再做商議!」

「不錯!」

羅要命贊同道,旋即下令出發,向著那懸空的赤絲鎏金行進,不過在前往的路上,則一直跟著古木,偶爾打聽下『獨門武器』。

古無恥開始胡編亂造,說此等武器是製作有多難,材料有多高。

秦楓和王副將兩人聞言,嘴角一陣抽搐。

按照將軍這麼吹噓下去,一柄重弩和一枚爆裂箭的價值至少在一千力石以上啊。

有人會要嗎?

兩人很擔心,可擔心卻是多餘的,因為此刻的羅要命已經有了購買的打算。

……

赤絲鎏金所在的這片區域,依舊有著雷雲凝聚,偶爾可見雷電劈下來,將地面劈的焦黑。

鴻鈞天和魔域天的化臻期巔峰強者分站兩邊,修為爆發,目光始終盯著那件法器。而在其不遠處的半空中同樣有兩名巔峰強者,他們則是其他天地的兩名散修武者。

下方。

接替納奇的魔域天陣營駐軍魔頭任行則率領著五萬大軍和鴻鈞天某個軍團對持,有著隨時開戰的可能。

此時此刻。

除了另外兩名其他天地的巔峰強者,全都是鴻鈞天和魔域天的武者,人數至少接近二十萬萬。

兩軍對壘,大戰將起的局勢已經持續一天,但自始至終,他們並沒有動手開戰的打算,而是等待雷雲消散,等待法器達到爆發的極限開始衰落。

三天來,赤絲鎏金的金光暗淡了不少,雷雲雖然還存在,但威力早已達到極致,正在緩緩收縮,不久之後必然會徹底失去威脅,到那時這裡恐怕要上演一場殘酷的龍爭虎鬥。

古木和羅要命來到法器最靠近的位置,看到十名爆發著極強氣息的巔峰化臻強者,心中為之動容。

這十個人立在法器下方,散發的氣息就好像泰山那般,別說撼動,就算這麼看著也很壓抑。

「高武境的最強武者……」

古木暗暗想著,旋即雙拳緊握,想要突破更高的強烈念頭在心間燃燒。

可想到自己還有著世界之源的等級限制,他頓時無奈的暗道:「修為達到四十力后,等級也快到極限,想突破就必須再去尋找融合其他世界,從而提高世界之源。」

獲得鬼妖天是因為饕餮,獲得大漠天是因為鴻鈞之印,古木清楚的知道,如果沒這兩個原因,想吸收兩方天地從而提升至八等階位,那肯定是做夢,而如今既然又要提升等級,沒有諸多因素幫助,難度恐怕會更高。

聯想到此,古木心裡很鬱悶,因為他意識到,自己想要晉級更高,難度越來越大,而且也不是曾經在太武大陸那般,只要不斷吸收天地屬性就可以晉級,單單提升世界之源就夠自己頭疼的。

「找什麼世界融合才能提升階位呢?」

古木站在羅要命身後,無視著戰場緊張氣氛,暗暗想著。

忽然間,他眸子里閃過一絲光澤,旋即抬頭看了看這片天地,道:「魔域戰場也是堪比『天』字型大小的無主世界,自己如果能融合,也許就會提升至七等階位!」

這傢伙還真敢想!

要知道這魔域戰場雖然無主,雖然沒有『天』號,但面積和空間穩固程度遠非鬼妖天可比,否則在經歷諸多至尊交手又豈能安然無恙。

這個世界的強悍程度不言而喻。

古木如果當真將其融合,毫無疑問可以將世界之源提升至七等。

他倒是很想融合,不單單可以提高階位,還有那隱藏封印在其中的法器,因為一旦成為這片天地的主人,那些法器就等於歸己所有,想想就有些激動,有些躁動。

可這是不現實的。

別說他現在的修為。

就算達到至尊,也沒能力認主,畢竟這些年來鴻天君和魔天君都有過融合的打算,可至今魔域戰場仍無主。

人有權利去幻想。

況且在古木認為,這天地既然有世界之源,必然可以認主,自己和他人做不到只是沒有那份機緣罷了。

如果機緣來了,擋都擋不住!

還別說,他這個想法倒是合理。

古往今來,有些武者就是憑藉低級修為,莫名其妙獲得某個天地的世界之源,雖然比例低,但無可否認,武道一途變化莫端,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

「就這麼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古木來到赤絲鎏金附近,看到大傢伙兒都是劍拔弩張,卻始終沒動手開打的打算,心裡暗暗著急。

他來這裡不是為了法器,而是希望兩方大戰,從而吸收死者身體內飄出的混沌之氣。

不能這麼乾等著,必須想點辦法讓他們打起來!

古木眸子轉動,腦子瓜上隱隱浮現出無恥光環,旋即取下一枚空間戒指交給秦楓,並在他耳邊輕言幾句,後者聞言后臉色微變,嘴角一搐道:「將軍,這樣不好吧?」

「沒事,只管打!」

古木輕聲說道。

秦楓無奈得令,旋即悄聲離開,並帶走幾百名士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