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先殺了月千歡!你懂我的意思吧?」

「是。」墨流心遵從命令,點頭。

女神的合租神棍 墨九卿掃了眼墨逸塵和墨流心,嘴角邪氣微勾。墨九卿低頭看向月千歡,「歡歡,我不幫你。」

「不用幫。」

月千歡態度冷酷又傲嬌。她才會不需要幫忙呢!

看見月千歡傲嬌的樣子,墨九卿只覺得可愛極了。當即低頭親了親月千歡的眼睛。

月千歡下意識閉上眼。下一瞬感受到眼帘上溫暖的觸感,耳邊聽見了墨九卿低沉磁性的笑聲。

月千歡睜開眼,靜靜看著墨九卿。「你是不是仗著別人都看不見你,所以為所欲為?」

「他們就是能看見。我親自己媳婦,有什麼問題?」

「……」

墨九卿鳳眸微眯,「歡歡害羞了?那我就不現身,偷偷親個夠~~」

「哥屋恩,滾蛋!」

「不滾。滾了怎麼看歡歡痛打落水狗?」

墨九卿指尖曖昧輕輕的刮過月千歡臉頰。他眸光閃了閃,變得幽邃深暗。

開口低語。「對付墨逸塵,有難度。歡歡不受傷最好。受傷了也沒關係,葯都足夠。好好體悟越階戰的經驗。」

「嗯好。」

「還有,你欠的賬我都記得。」

「啥?我欠了啥賬?」

嘴角的笑意頓時曖昧了。墨九卿手下移,輕輕在月千歡腰上捏了捏。

鳳眸中閃過狡猾腹黑。「歡歡已經欠了我一個姿勢了。」

「噗!」

「墨訶找到一本冊子。裡面有幾百種新奇的姿勢。歡歡多欠著一個,就多選一個。」

月千歡暗暗磨牙。咬牙切齒道:「下次墨訶在犯錯。我絕對不會給他求情了!」

「啊秋!」墨訶摸了摸鼻子。

哎?怎麼突然覺得背後毛毛的!好恐怖的感覺。

月千歡連看墨九卿一眼都覺得很氣。轉身就走,踮腳閃身站在墨逸塵面前。

被墨九卿「威脅」了。月千歡語氣很不好。

輕蔑朝墨逸塵勾勾手指,「來吧。就讓我看看,你比別的狗多點什麼?叫的聲響嗎?」

「月千歡你找死!」

哪裡受得了月千歡的毒舌嘲諷。墨逸塵握拳沖向月千歡。

一拳出。

表面看平平無奇,連武力波動都沒有帶起的一拳。卻讓月千歡瞬間皺眉,收斂輕視。身體緊繃,嚴陣以待。

墨九卿可不是開玩笑。

對付墨逸塵,不僅僅是有難度。稍有輕敵,就會很危險!

眨眼一瞬間,墨逸塵衝到身前。拳頭直直砸向月千歡臉。他顯然還記得月千歡踹他臉的仇。

迅速做出反應。月千歡抬手交疊在身前防禦。

一拳到。

「砰!」結實堅硬的肉體碰撞間……

空間在兩人身周扭曲。

「轟!」的一聲。

空間破碎,強悍的力量炸開。

氣血翻湧,月千歡倒退開。此時,墨逸塵已兇狠拔刀砍來! 墨逸塵真正爆發的實力,遠遠不是二階武王能有的。甚至,墨流心此刻被煉製成傀儡后,也不及墨逸塵彪悍!

明越忍不住開口:「月千歡!墨逸塵輕易不出刀,一出刀就是殺人的!你千萬要小心。」

明越警告提醒時。墨逸塵一刀,出!

緊跟在爆炸的力量之後。墨逸塵手中利刀,輕薄修長。一刀劈下,比開天裂地的巨斧更加可怕。

它蘊藏的力量太強了!

一瞬間。危機爆發,瘋狂的警告月千歡絕對不能正面對上。

一刀斬下!

瞬移!

月千歡出現在另一邊。回頭看向原地,那處空間被劈碎,空間后露出的黑洞,竟然也被力量扭曲了。

低頭又看了眼胳膊。衣袖破開一道口子,很快被鮮血染紅。

墨逸塵很強!

第一個回合,就讓她受傷了。

墨逸塵轉身,張狂大笑。「哈哈哈,月千歡害怕了吧?」

「人們說你天才,誇你妖孽。不過是因為,你沒碰上真正的對手而已。」

刀尖指向月千歡。

墨逸塵冷酷一笑,張狂開口:「今日。我要斬你頭顱!讓所有人都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妖孽!」

「呵呵。不過是傷我一寸,離殺我還遠著你。你這輩子都不可能。」

月千歡冷笑,「因為你今天就得死!」

「笑話!」

墨逸塵閃身衝來。

跟月千歡交手,看見月千歡受傷后。墨逸塵更加不將月千歡放在眼底。

明越說的不錯,墨逸塵輕易不出刀。

但他不用刀時,力量已十分可怕!

五指張開,朝著月千歡天靈蓋按下。虛空一顫,一隻龐大的力量之爪,狠狠抓向月千歡頭頂。

「月千歡,死!」

「決!」

武醫決,決字斬!

幽光月出,一劍斬向巨爪。

「呲啦——」力量碰撞,刺耳的聲音令人耳膜發痛,流出鮮血來。

眾人喘息都顧不上。直勾勾瞪大眼看著……

只見巨爪是被幽光月斬成兩半了。可巨爪的威力並沒有消散,而是兩截左右合攏,圍攻月千歡。

黛眉微蹙,月千歡凝眸。

指尖緊握劍柄。月千歡旋身,幽光月甩出。瞬間變成劍鞭。

「咔咔!」

幽光月劍鞭縈繞在月千歡身周。飛舞攻擊間,碰撞上兩截巨爪。電光火閃,發出刀劍呲呲撞擊聲。

墨逸塵哈哈大笑,「月千歡,你破不了我的魔爪的!」

月千歡沒有開口。鬆開劍柄,月千歡起手掐訣。

「破!」

「轟——」

劍鞭緊鎖住兩截巨爪。隨著月千歡一聲破,兩截巨爪在劍鞭下轟的一聲破開了。

月千歡緊握劍柄。揚手一鞭抽打向墨逸塵。

聲音冷戾鄙夷。「我偏偏就破了怎麼招!」

劍鞭刺向墨逸塵眼睛。他立馬側身避開。張開手,墨逸塵抓住劍鞭。月千歡扯了扯,扯不動。

墨逸塵冷笑。「破了,你也得死!」

用力一拉。墨逸塵將月千歡拉向自己。他的刀輕顫嗡鳴,等待著飲熱血的時候。

墨逸塵目光兇狠。這次,月千歡逃不掉了!

距離無限縮短,墨逸塵一刀出!

所有人屏住呼吸,眼睛瞪的大大的…… 這一刀。距離太近了!

不管是誰,就算是月千歡,也不可能躲開!

墨逸塵的刀,是殺人的刀。

明雪臉色慘白,「兄長,怎麼辦!」

明雪看見明越要衝出去。急忙把明越拉住。「兄長你不能去!你身受重傷,你去救不了月千歡。你也會死的!」

「雪兒放開!」

「夠了。安靜點,別打擾我看小歡。」月瀾星不耐煩的直接點了明越穴位。

他的語氣看起來漫不經心。但月瀾星的神色,充斥著擔心。

倘若真的有危險。他會一瞬間將月千歡拉回來!

如果他來不及,也還有墨九卿。所以他不該擔心,應該更相信月千歡才對。

思緒,千思百縷。但一切不過一瞬間的功夫。

墨逸塵第二刀,再次斬下!

眾人意料中鮮血噴濺的局面並沒有出現。因為月千歡消失了。

幽光月劍鞭還捏在墨逸塵手中。其他的劍鞭圍繞墨逸塵身周,收緊範圍。鋒利劍刃切割向墨逸塵。

「呵!」大喝一聲。

身周打開一道屏障。劍鞭被屏障所攔,劍鞭不斷的收緊,可除了「嗆嗆」作響,一時半會破不了屏障。

墨逸塵抬頭,環顧四周。

「月千歡,出來!怎麼,你要當縮頭烏龜嗎?」

「我這第一刀沒能殺你,第二刀也讓你躲開。可這第三刀,第四刀。你能躲過幾次?」

眉峰一挑,十足桀驁。「還是你不敢了。要一直躲下去?」

「誰說我要躲了?」

墨逸塵猙獰一笑。哈哈,中招了!月千歡出來了!

抬頭看去,墨逸塵沒有遲疑的立馬一刀劈出。

力量驚鴻,劈裂空間。嗜血之刀,宛如厲鬼索命,無處可逃!

這一刀,終於中了!

可是當看見月千歡的身影如鏡花水月在刀刃下破碎時,墨逸塵臉色變了。

月千歡:「刀不錯,可惜用刀的人是個瞎子。」

「啊!」

又一刀。「嗆!」

幽光月變回利劍。刀劍撞擊,猛烈的力量壓得月千歡退了半步,嘴唇微微發白。

看見月千歡身處弱勢。墨逸塵興奮了。拔刀,兇猛的一刀刀劈下。壓得月千歡越來越後退,臉色也越來越難看。

墨逸塵大笑:「哈哈哈,月千歡你也不過如此!」

月千歡沒有回答。她難看的臉色,看起來連開口都極為艱難。

墨逸塵更加興奮了。猛烈攻擊時,漸漸忘了防禦。就在這時!月千歡眼眸一亮。

看見月千歡嘴角綻放冷笑,墨逸塵還愣了一秒。

下一瞬,回過神要防禦時,已經來不及了!

月千歡不知怎麼做到的。居然越過他刀牆的攻擊,扣住了他的手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