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強大的存在,並不是羅征現在可以接觸到的,即使是神極境,也足以讓羅征仰望了。

所以聽到那神海境大能的話,羅征對這柱中少女反而更加感興趣了。

「先不說這柱中少女是死是活,首先,那鐵鏈就根本無法解開,包括這水晶棺也無法破壞,想要操控她的肉身,這根本不可能,」周煌卻是說道。

然而就在這時候,羅征卻詭異的一笑,緩緩的回到了封斬的棺材旁邊,伸手之下卻是將一枚小小的須彌戒指取在手上。

當諸多神海境大能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一個個臉上都流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雙目之中更是爆射出一道道驚喜的目光!

包括火允兒,燕王等人也想明白了,即使是最為木訥的火辰也說道:「對了,用黑星礦鎬,可以敲開這水晶棺!」 天辰秘境凌駕在其他三大秘境之上,必然是龍脈一族核心所在。

這幫神海境大能這麼多年,都沒能取走祖龍蛋,羅征想要一舉奪魁,怕是要另闢蹊徑。

那麼獲得這神極境少女的屍身,對於羅征來說就成了必然去做的事情。

其實當羅征亮出那黑星礦鎬的時候,其他神海境大能也流露出意動之色,特別是大禹戰帝等人。

他們不是沒有打過這柱中少女的主意!

可是無論是那水晶棺,又或者是鎖鏈,根本就不可能拆開……

這會兒看到羅征亮出了黑星礦鎬,他們眼中也流露出意動之色,進入天辰秘境,誰都願意選擇更加強大的屍身,若是羅征打開了這水晶棺,他們也可以試著佔據這少女的屍身!

不過,這一刻卻沒有人跟羅征爭搶。

拿到祖龍蛋或許是大功一件,但是因為這份功勞去得罪羅征,就是一些犯蠢了。

例如大禹戰帝原本就與羅征有仇怨在先,現在他想要修復與羅征的關係都有些來不及呢,哪裡還敢跟羅征爭搶得罪他?

羅征從須彌戒指中取出黑星礦鎬,緩緩朝著那柱中少女飄過去。

四大神國將天羽聖海洗劫了一遍,對於墓園之中每個屍身的身份都了解到清清楚楚,可是唯獨這少女的身份,他們卻毫不知情,來歷似乎頗為神秘。

羅征的神色雖然慎重,心中也有一些顧慮,例如萬一這柱中少女真的沒死,被羅征這般放出來……會不會惹來麻煩?

他的靈魂手執黑星礦鎬緩緩的飄動在石柱旁邊,透過潔凈無瑕的水晶棺,羅征能夠清晰的打量棺中的少女。

她身上的衣服並不多,赤裸的雙手雙腳被鐵鏈牢牢的束縛住,潔白的皮膚之上便是留存著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勒痕。

這少女為何會被綁縛在這裡,本身又是什麼身份?

打量了一會兒之後,羅征便是驟然揮舞出手中的黑星礦鎬!

這黑星礦鎬難以拿來應敵,畢竟這世界上有劍法,刀法,槍法,偏偏沒有所謂的「鎬法」,但是作為至尊神器,蘊藏在其中的因果律卻是極為強大!羅征也很信任這黑星礦鎬,在這個世界上恐怕沒有這黑星礦鎬挖不開的東西。

「哐當!」

雖然羅征的碧魂境堅固無比,不過跟他肉身的力量相比,還是差的太遠了。

只是使用黑星礦鎬並不需要多強大的力量,就是這般輕輕一揮之下,礦鎬的鎬頭敲擊在水晶棺之上,那水晶棺上就出現了一道道裂紋。

「叮叮咚咚……」

那水晶棺出現了裂紋之後,似乎就變得十分脆弱,不需要羅征第二次敲擊,那些裂紋就自己在上面不斷的擴散,而碎裂的水晶便是化為碎末不斷地掉落下來!

很快,整個水晶棺就從石柱之上完全剝落下來,只是那少女的肉身依舊被鎖鏈束縛,牢牢的綁定在石柱之上。

「竟然還有淡淡的香味,難道她還活著……」羅征的眼中流露出一抹詫異之色,將這水晶棺打開后,便是有一股少女的體香傳遞而來。

出於好奇的本那,羅征便是伸出手,觸碰在了這少女的胸口。

「噗通,噗通……」當羅征剛剛碰到她的胸口,頓時感覺到一股強悍而有力的心跳!

這是一個活人的肉身!並非死人的屍身!羅征心中頓時一驚!

雖然這少女此前能夠說話,可是聲音卻十分機械,並不像是有智慧的生靈發出來的聲音,四大神國的人也無法判斷她是死是活……

現在羅征便是確定了,這就是一個活人!

龍脈一族不是將所有的生靈都血祭了么?為何還有一個活人在這裡?她存在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可能她的靈魂已經被泯滅了,肉身則被某種秘法保留至今吧,羅征心中猜測道。

若是如此的話,羅征奪舍的計劃就會變得簡答許多,這肉身乃是一個活著的軀體,直接奪舍的話,甚至不需要魂核就能夠控制她的肉身,而且存活的肉身能夠發揮出百分之百的力量,利用魂核操控屍身,終究是差了許多。

「那麼就開始吧,」不再多想,羅征揮舞著黑星礦鎬敲斷了綁縛著少女雙手上的鎖鏈,將黑星礦鎬塞回須彌戒指中,隨即伸手輕輕的掐在了少女的臉頰之上,羅征便是淡淡一笑,只是說道:「抱歉,只能先佔據你的肉身了!」

說完之後,羅征的靈魂就向這少女的嘴中鑽了進去!

很快,羅征就靈魂就已經出現在了少女的腦海之中,當他的靈魂遁入其中的瞬間,羅征的眉頭頓時一皺,臉上浮現出一絲警覺之色。

太順利了……

羅征的經驗告訴自己,凡是太順利的事情,必然有其詭異之處。

這少女的實力比周圍棺材中的那些屍身都還要強大,可是羅征卻如此輕鬆的佔據了她的腦海,甚至沒有感受到一絲排斥之力,光從這一點就足以讓羅征警惕了。

「融合呢?我似乎無法融合?」

神級陪玩 這時候魂核應該會發生作用,幫助羅征的靈魂控制這具肉身,可是在這黑漆漆的腦海之中,羅征根本沒有感覺到魂核發生作用!

羅征有些慌了,幾乎是出自於本能反應,他想要迅速的離開這腦海!

「退出去!」

羅征的速度不可謂不快,從發現不對勁,再到行動,僅僅只有一兩個呼吸的時間,可是他很快發現,自己已經處於身不由己的狀態!

便是在這腦海之中傳來一道充滿威嚴的女聲,「既然已經進來了,還想著輕鬆離開?」

「果然是陷阱么,」羅征的臉色慢慢的沉靜下來,他方才慌張是因為想著自己還有機會退出去,不過現在既然已經被對方留下來了,他反而不慌了。

正所謂既來之則安之,現在他只能沉著冷靜的對待。

「你是誰?」羅征的意識擴散出去。

「我?你不是盯著我看了很多遍了么,難道還不知道我是誰?」那個女聲又響了起來。

羅征眨巴了一下眼睛,卻是淡淡的回應道:「原來你並不是死人,可是為何又被封在這墓園之中……」

「哼,誰說我不是死人了?我確實已經死了,只是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竟然還有人會傻傻的進入我的腦海,來陪伴我!」那靈魂又淡淡的回應道。

「確實已經死了……」羅征無法理解這句話,臉上有些疑惑之色。

一具屍身,擁有自己的靈魂,又擁有完好無損的肉身,她這肉身心臟跳動的力量甚至比羅征都強大的多,這怎麼算是死人?

「哼,跟你解釋不清楚,不過你既然自己闖入我腦海中,就留下來陪我吧,不用出去了!」那聲音又淡淡的響起來。

羅征卻是在漆黑的腦海之中拱了拱雙手,才對她說道:「這位前輩,我也是不知情才無意中闖進來的,若是有得罪之處,還請多多包含,所以還請高抬貴手……」

就在他這般客客氣氣辯解的時候,那女聲則厲聲回應道:「呵呵呵……不知情……無意?你當我是三歲小孩?明明想要奪取我的肉身,還變著花樣解釋,指望我放你出去,做夢吧!」

看樣子這女人是不會放自己出去了,羅征的眉頭一皺,靈魂便是驟然加速,朝著腦海之外疾馳而去。

可是很快羅征就發現,自己的想法太過於幼稚了,這女人的靈魂似乎遠比自己強悍的多,她甚至並沒有出現在腦海之中,只是淡淡的冷哼一聲,在這腦海的邊緣上就出現一圈圈紅色的波紋! 就是這些紅色的波紋,將羅征牢牢的鎖死在了腦海中。

「想逃?哼,就憑藉你這不到碧魂境的靈魂?」那聲音又響起來了。

羅征依舊不斷地向腦海的邊緣發動著衝擊,可是當他聽到這話的時候,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似乎碧魂境在這女人看來也算不了什麼。

這一次,羅征可算是掉進了一個大麻煩中了。

對腦海的邊緣發動了數次衝擊,但是羅征依舊沒能夠得手,最終也只能暫且放棄,畢竟靈魂的力量也是有限的,即使是羅征也不能夠無休止的消耗靈魂的力量。

他靜靜的漂浮在漆黑之中,等待了一會後,才將意識再一次擴散在腦海之中,「你留我在這裡,也沒有任何價值,還不如放我出去……」羅征還是試圖說服這個女人。

對方並沒有回應羅征,只是將羅征扔在這漆黑之中,因為羅征沒有掌控這女人的肉身,他的靈魂也感知不到外界的任何情況,所以他現在便如同進入了一個黑漆漆的監牢之中。

見到那女子沒有回應,羅征則繼續擴散出自己的意識。

「喂!」

「你倒是說句話啊!」

「你的肉身被束縛在這水晶棺這麼多年,我可是幫你打開了束縛!」

「其他的鎖鏈可是將你的雙腿捆著呢,若是你想獲得自由,我能夠幫你打開!」

無論羅征如何說話,就是無法得到那女子的回應。

羅征撇撇嘴,只有百無聊賴的飄蕩在這腦海之中,心中別提有多鬱悶,他就不應該遁入這女子的腦海中,還不如直接將這女子從這石柱上敲下來,然後隨便扔一個地方……這樣就不受這女子的影響,他大可以佔據十三層上任何一位超級大能的屍身!

還是貪心惹的禍,那些超級大能實力雖然強悍,不過也只是比幾位國主強大幾分,可是跟眼前這神極境的少女沒法比!

不能怪羅征,周煌,大禹戰帝和天風戰皇何嘗沒有這個心事?只是這水晶棺是羅征敲開的,他們礙於臉面沒法跟羅征爭而已。

終於被愛突破 就在羅征思索反省的時候,在這腦海之中驟然出現了一道道血紅色的波紋,那些波紋出現之後,就迅速朝著羅征飛射而來!

「閃!」

看到那些血紅色波紋,羅征的靈魂便是在這腦海之中閃避起來!

儘管羅征閃避的速度不慢,那血紅色的波紋根本追不上羅征靈魂移動的速度,然而,這腦海之中供給羅征靈魂活動的空間雖然大,卻終究是有限的,而那血紅色波紋蔓延起來卻是無窮無盡。

沒用多久的時間,血紅色波紋便是將整個腦海都覆蓋住了,羅征的前後左右全是這紅色波紋,他處於靈魂形態,根本不可能施展空間法則,現在羅征就沒有絲毫閃避的空間。

很快,那紅色的波紋之中蔓延出一道紅色的大手,一把將羅征的靈魂抓在手中,隨即就朝著腦海下方扯去!

「轟隆……」

羅征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不斷地下墜!

在下墜的過程中,羅征彷彿穿透了高高的雲層,又看到一片片閃電蜿蜒盤旋,不斷釋放出熾白色的電光。

「幻境?還是幻覺?」

在這下墜的過程之中,羅征竟然看到一片寬闊的大海,那海水不斷地涌動,而在大海的中央似乎有一座不小的島嶼!

島嶼之上已經覆蓋著一層翠綠色的植物,天空之上閃爍出璀璨的雷光,便是直接擊打在小島之上的樹林中,隨即冒出熊熊火光……

在那紅色大手的拖拽之下,羅征來到了這小島的中央,正在羅征滿臉錯愕之際,他便是看到不遠處站著一群人!

這些人的衣著,裝扮都十分原始,手中的武器乃是用樹榦削制的長槍,身上的服裝則是用樹葉編製而成,看上去這些人類並沒有開啟多少靈智。

不過羅征的注意力並沒有放在這些原始的人類身上,因為羅征看到這群人的中央,有四個原始人抬著一個用木棍搭建的簡易轎子,而在那轎子之上,卻有一雙細長的雙腿垂落下來,一雙金色的瞳孔淡淡的望著羅征,那張精緻的臉上之上卻是淡淡的嘲諷之色!

正是石柱中的那位少女!切確一點說,這是那少女的靈魂!

那群原始人類不斷地喧鬧著,嘴中發出各種各樣怪異的叫聲,便是將那少女朝著羅征抬過去。

隨著這少女輕輕舉起一隻手,他們便是將她給放了下來。

「這是哪裡?」羅徵詢問道。

少女卻是淡淡一笑,便是說道:「下界武者,果然孤陋寡聞,連這裡都不知道!」

羅征的眉頭皺了以下,其實他心中也猜測了六七分,只是不敢確定而已。

此前羅征就已經知道,生死境開始,體內的真元就會不斷地液化,液化到一定的程度,晉陞神海境就能夠開闢體內的一方神海!

據說到了神海境后,體內的神海就能夠孕育生命,不過這個可能性比較小,大部分是修鍊到更高的層次,才有可能!

這修為突破神海境,達到神極境后,體內那「真元海洋」就開始慢慢地固化,然後慢慢地孕育出各種各樣的生靈……

這些羅征只是聽說而已,只是現在親眼見到,一起都顯得如此真實,他反而有些不敢斷定了。

但是聽到這少女的口氣,羅征則是冷冷的說道:「神極境,丹田中的世界而已,這等見識也算不了什麼,孤陋寡聞從何談起?」

那少女聽到羅征的話,態度卻是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拍手笑道,「答對了!」

「為何要將我帶到這裡?」羅征問道。

那少女眨巴了一下眼睛,便說道:「是你自己要奪舍,侵佔……嗯,侵佔我的身體!既然失敗了,你自然就成了我的俘虜!明白你的境況了嗎?」

看著這少女近乎癲狂的樣子,羅征心中也是暗道不妙……

這少女也不知道被封在水晶棺中多少年了,一個人關了這麼多年,多半會有些人格失常,這樣的情況的確非常麻煩。

「放我出去吧,我的同伴還在外面等著我,若是我不出去,他們恐怕會毀了你的肉身,」羅征沒有太好的辦法,也只有這般威脅道。

聽到羅征的話,那少女臉上頓時浮現出一道不屑的神色,「你的同伴?你是說那些神海境的小傢伙?」

神海境的小傢伙……

那些戰皇戰帝在羅征眼中,可是活了上萬年的老怪物,可是在這少女眼中似乎不值一提,變成了小傢伙。

見到羅征沉默,少女繼續淡淡的說道:「你以為你用黑星礦鎬敲開了水晶棺,他們就能傷害到我了?不信你試試,那些傢伙敢過來……」說到這裡,少女停頓了一下,隨即開口笑道:「還真有一個笨蛋過來了!」

羅征就看到那少女將眼睛微微一閉,再次睜開之下,雙目中金色的光芒驟然一閃,然後她的音調頓時變得慵懶無比,「好了,一位神海境的小傢伙,已經被我殺了。」

「什麼……」羅征心中大驚,他的靈魂陷入了這少女的體內世界中,現在羅征也看不到外界的情況,可是在眨眼之間就將外界的一位神海境大能滅殺?這……

「你騙我的吧,」羅征想了一會兒卻是神色凝重的說道。

少女的聲音則忽然變得清冷起來,「騙你?有必要麼?原本我是不想殺他的,不過你既然敢拿這些神海境的小傢伙們來威脅我,當然要證明一下給你看看,我已經將那傢伙的屍身,連同靈魂給化掉了,嘿嘿,竟敢偷取我龍脈一族的屍身,也是咎由自取!」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當羅征的靈魂侵入這少女的腦海之中后,魂核並沒有發生作用,而羅征的靈魂也沒有被彈出來。

外界這些神海境大能頓時對羅征有些擔憂。

這墓園中許多地方,四大神國都仔仔細細的摸索過,可是唯獨這女子的身份他們也調查不清楚,雖然她能夠說話,但那機械的聲音卻無法讓人評估她的死活。

羅征這一上來,就將那水晶棺給砸碎了,想要佔據這女子的身軀,絕對是一場冒險。

只是這女子被關在這裡無數年,按理說即使她是神極境的大能,壽元也早已經耗盡,歷經天人五衰,最終還是逃不了一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