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白顏輕撫著下巴,「看心情。」

話落,她牽著兩個粉雕玉琢的奶娃娃的手,輕笑著走向了竹屋之外。

便是封印已經解除,妖界的天空,依舊呈現出一片血紅,如置身於血海之內,血色籠罩著整個世界……

……

正殿之內,帝蒼的腦袋撐在手心,睥睨著底下彙報的人,他霸道的氣勢籠罩整個正殿,以至於底下彙報的那人早已經汗流背夾,身子輕顫。

忽然,一道紅衣映入了帝蒼的雙眸,他那霸氣陰冷的眸光溫和了下來,衣袍淺揚,便已經到了女子的身旁,抬手將她拉入了懷中。

「你怎來了?我不是讓你在聖山好好休息?」

他的聲音,是前所未有的溫柔,彷彿整個世界都不及懷中的她。

「我來是有一件事要和你說,我要回一趟聖地。」

「好,本王稍後陪你回去。」

帝蒼皺眉沉吟了半響,方才鬆了開來,紅唇上揚,勾起一抹淺笑。

「不用。」

白顏搖了搖頭:「我去去就回,你應該還有很多事情處理,不需要刻意陪我回去一趟。」

那一瞬,白顏的腦海里浮現出聖主之前和她說過的話。

如今……

她和帝蒼的實力相差太過懸殊,她必須儘快提升實力,方才能夠與他並肩戰鬥。

而如今與她而言,唯一提升實力的方法,就是回歸聖地!

「你是不是怕我與楚逸風打架?」帝蒼的聲音酸溜溜的。

楚逸風在白顏的心裡同樣有著非比尋常的地位。

那是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間裡,出現在她身旁最多的人,光這一點,就足矣讓他嫉妒。 帝蒼的話剛說完,面前的女子就已經踮起腳尖,將紅唇送到了他的唇邊,兩隻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

她的吻很纏綿很溫柔,彷彿有著道不盡的情意綿綿。

半響后,白顏鬆開了手臂,纖細的手輕輕的撫著他的頭:「乖,你在這裡等我,我很快會回來……」

她的語氣,如同在寬慰一隻小動物,偏偏這種感覺該死的讓他心都酥麻了。

所以,他不忍再拒絕,輕聲應道:「好,我處理完妖界的事情,我去找你。」

白顏微微點頭:「晨兒,小龍兒,我們回聖地。」

「爹爹,」白小晨看了眼白顏,再將目光轉向帝蒼,他的大眼睛忽閃忽閃,明亮的猶如星辰,「別忘了你答應晨兒的話,等晨兒回去看看乾爹和師公之後就回妖界,到時候,你要讓晨兒去那秘境修鍊。」

帝蒼儼然失笑:「我答應你的事情,何時不守承諾?等你回來,我會親自送你去秘境修鍊。」

「好。」

白小晨可愛的笑了起來,這笑容天真燦***那陽光更為浪漫。

「晨兒會努力提升實力,變成娘親的翅膀,為娘親遮風擋雨。」

首席狼寵:小妻很不乖 他小小的臉上滿是堅決之色,一雙大眼中含著堅毅。

只要能保護娘親,那秘境再危險他都不怕!

白顏幾欲張口想要制止白小晨,可看到小傢伙帶著激動的小臉蛋,阻止的話一時間卻怎麼都無法說出口。

帝蒼許是感受到了白顏的擔憂,他抬手摟住她的肩膀:「你不用擔心,我不會讓晨兒有危險,而且,他是妖界的太子,責任就是保護他的母親和妹妹!這是他不可避免的。」

白顏瞪了眼帝蒼:「他妹妹在哪裡?」

帝蒼揚唇淺笑,紅唇湊到白顏的耳旁,聲音曖昧:「你若想要,隨時都可以有……」

世上最美的情話,莫過於我提起孩子,你卻道,你若想要,隨時都可以有。

那一瞬間,白顏的耳根有些發熱,她輕輕咳嗽了一聲,扭過頭,不去直視帝蒼那滿含慾望的鳳眸。

「時間不早了,我該走了。」

她忽然想到了什麼,抬頭凝視著帝蒼:「另外,我已經原諒了二長老和火羽,你不用再找他們麻煩。」

帝蒼眉頭輕皺,說實話,若不是這兩個蠢貨,顏兒也不會離家出走。

可是……

既然顏兒決定原諒這兩個人,那他尊重她的決定!

「壞蛋爹爹,再見。」

白小晨向著帝蒼打了個再見的手勢,隨在白顏的身後向著門外走進。

「等等。」

倏地,一道聲音從後方傳來,白顏腳步一頓,扭頭看向追來的銀髮男人,問道:「帝蒼,你還有什麼事?」

「我送你。」

帝蒼霸氣的眉眼內帶有笑意,他走到白顏身旁,牢牢的拉住了她的手。

「好。」

這一次,白顏倒是沒有拒絕帝蒼,她淺笑一聲:「我又不是不回來,你何必這樣緊張?」

「本王只是想珍惜與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罷了。」

她不讓他跟著,他尊重她的選擇,但是……他只想多陪伴在她身邊片刻罷了。 白小晨默默的走在兩人身後,不滿的撅著嘴唇,粉嫩嫩的臉龐滿是沮喪。

「我怎麼覺得……娘親接受了壞蛋爹爹之後,我就成了多餘的人了。」

小龍兒眨巴著大眼睛,好奇的扭過望向身旁粉雕玉琢的小人兒:「為什麼?」

網游之洪荒戰紀 「因為平常,娘親都會抱抱我,自從有了壞蛋爹爹之後,娘親如果抱我一下,爹爹就會把我丟出去……」白小晨撇了撇小嘴,「所以,我感覺自己不是壞蛋爹爹親生的……」

娘親是爹爹的真愛,而他……估計是被撿來的?

……

聖地,處於一片雲霧瀰漫之中,似如仙境。

如今的聖地,聲音嘈雜,白顏剛走到聖地之外,就見到聖地門外圍繞著的諸人,她的眼神閃過一道茫然,愣愣的自言自語。

「聖地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她不過一段時間沒有回來罷了,為何會有如此多的人來聖地?

「姑娘,你不是來聖地招選弟子的嗎?怎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名青年看到愣神的白顏之後,好言的出聲解釋道。

「聖地又要招選弟子?」

白顏絕色的臉龐出現一抹錯愕,這聖地不是之前剛派人去招選弟子,為何現在又要開始了?

難不成……聖地真的發生了狀況?

「娘親,」白小晨打了個哈欠,「晨兒想要見乾爹和師公,我們先進去好不好?」

「行。」

白顏一手牽著白小晨,一手牽著小龍兒,她步伐輕巧生風,往聖地大門口的方向走去。

可前面擁擠著太多的人,所以,她需要從人群穿過,才能走往聖地。

「讓開!」

倏然,一隻手從旁邊伸來,正想要推向白顏。

白顏眸光一斂,拉著白小晨身子一側,躲過了那一隻手。

那隻手的主人見此,還不忘回頭瞪了一眼白顏,冷聲呵斥道:「沒看到我們火炎門的大小姐來了,閑雜人等速速給我們退開!」

火炎門,乃是二流門派,僅次於妖獸宗的存在,在這大陸之上,同樣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因此,一聽火炎門的大小姐前來,原先簇擁在前方的人迅疾的離開了,向著兩旁散開,讓開了一條大路。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一襲大紅衣裳的女子從後方走來,她的手腕上纏著一條銀色長蛇,嘴角含著嫣然的淺笑,緩步向著前方邁去。

「火炎門的大小姐火雲,據說還是一名馴獸師,看到她手上的那條銀蛇了沒有,這條銀蛇是她親自馴服的。」

「嘖,按照她的天分,估計連妖獸宗都會強著收為弟子,可惜火雲乃是火炎門的千金,不可能去妖獸宗為弟子。」

眾人感嘆出聲,這火炎門的大小姐都來參加聖地的招生,恐怕他們沒有多少機會了。

「娘親,那個阿姨長得真丑,還好意思穿紅衣,只有娘親才能夠襯托的起這麼好看的顏色。」

就在寂靜的人群之中,一道稚嫩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倒是一瞬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白小晨粉嘟嘟的小臉上滿是不快,他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火雲手腕上的銀蛇,小小年紀,一雙狐狸眼內就呈現出了霸氣。

也難怪他對這火雲沒有好感,先是火炎門的侍衛太囂張了,再加上,這隻火雲居然和蛇族為伍!

因為青鸞和青雪姐妹的關係,白小晨對於蛇族的任何人都沒有好感!若非是那該死的蛇族,娘親也不會受到這麼多的傷害……

銀蛇感受到白小晨給它帶來的威壓,身子縮了縮,蛇信子也不敢再往外吐,小小的眼睛里露出恐懼。

「大膽!」

火炎門的侍衛勃然大怒,在這大陸之上,還沒有多少人敢對他家小姐如此囂張!

然而,就在火炎門的這侍衛將要發飆的時候,火雲蹙眉,攔住了他的動作。

「這裡是聖地!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鬧事!」

火雲並不是分不清,她就算再外囂張,也不敢於聖地門口惹是生非。

至於這個孩子的母親……必然也是來參加招生大會的,彼時,她再會場上找她算賬就夠了!

「走吧,表哥應該來接我們了。」

火雲緩緩轉頭,這一刻,她絲毫沒有注意到白顏已經將身上的煞氣收了起來。

如果不是她阻止了侍衛,怕是剛才那位侍衛就已血濺當場……

「娘親。」白小晨眨巴了下眼睛,扭頭看向白顏,「晨兒可以去找她麻煩嗎?」

白顏淡淡的揚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你,就無須客氣!」

言下之意,如若這些人冒犯了白小晨,那他如何處置,她都不會過問!

此時,火雲已經走到了門口,旋即眾人就看到門內一名男子迎接了出來,欣喜的走向了火雲。

「表妹,你終於來了。」

火雲一改剛才的冷傲,嬌羞的低下眉眼:「表哥,我爹應該和你說了,我也是來參加這次招選弟子的大會,還希望亞寒表哥多幫一下。」

「哈哈,」林亞寒哈哈大笑了兩聲,「放心吧,以我表妹的身份,必然能成功進入聖地,彼時,我們就是師兄妹了。」

眾人見到火雲隨著林亞寒走入聖地之中,眼中無不露出艷羨之色。

「原來,這火雲姑娘的表哥就在聖地。」

「而且我還聽說,這林亞寒的師父,將是這次招選弟子的裁判之一。」

「這位姑娘的兒子剛才得罪了她,恐怕這一次的招選弟子,他們不可能順利通過……」

白顏沒有說話,默默的聽著這些人的對話,眉頭卻不由自主的蹙起。

之前因為出過舞弊之事,她讓師公將聖地清洗一遍,沒想到……依然會有舞弊的事情發生?

「晨兒,看來我們回來的正是時候。」白顏淺淺的勾起唇角。

無論如何,她都要將此處發生的事情告知師公,讓師公多加註意比試。

她不希望,在聖地內,還會出現像之前那般徇私舞弊之事!

說完這一句話之後,白顏牽著白小晨與小龍兒的手,穿過人群走到聖地大門之處。 因她回來之前,給師公傳了信,是以,師公也早已吩咐過守門之人,且將她的畫像給了他們。

兩個守門人見到前來的是白顏之後,也不曾檢查她的邀請函,直接就放她進入了聖地。

「這……這位姑娘怎麼沒用邀請函?」

「難道她在聖地也有後台?」

「我看應該是如此,否則,她何來的膽子與火雲姑娘叫囂?」

……

眾人議論紛紛的聲音,並沒有傳到已走遠的火雲耳中,等遠離人群之後,火雲停了下來,咬唇道:「表哥,你看到剛才帶著兩個孩子的女人了沒有?」

林亞寒驚訝了一下,問道:「怎麼了?」

「那女人的兒子嘴賤得罪了我,等到了招選弟子比試的時候,我希望……她能直接落選!」

火雲咬牙切齒,眼底閃過一道陰寒。

這一件小事,對於有個長老為師父的表哥來說,並不算很難……

「表妹,你放寬心好了,得罪你的人,我不會給你晉級的機會。」林亞寒失笑出聲。

他還以為有多大事情呢,這小事對他而言,是輕而易舉的。

……

剛進入聖門的白顏,並沒有聽到火雲與林亞寒的對話,她與他們所去的方向也不同,徑自的就往聖島而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