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羅經有些猶豫了「老大你剛剛不還很親切的叫她姐姐嗎?怎麼這麼坑她啊?」

「坑她?」柳雲祁微微一笑「我可沒有這麼做哦,我只是看她在這學院里待得太無聊了,給他找點事情做做而已。」

一旁的羅經與滄瀾都是嘴角一陣抽搐不已,人家無聊就給人家找了個敵人?解悶也不是這麼解的啊?

正說著,感覺到腳邊的小柔正在蹭著自己的腳,柳雲祁輕輕的將她抱起道「小柔,怎麼了?」

小柔的兩隻前爪輕輕的抱住了柳雲祁的脖子,小舌頭在柳雲祁的臉上是舔啊舔,眼中的愛戀是怎麼都掩飾不住,她就知道自己的男人不會是個平凡的人,看看,現在三言兩語就將三大勢力都給算計進去了,這份心智足夠讓小柔感到自豪了。

柳雲祁被小柔給舔的有些癢了,想要將她放下,卻發現她抱住了自己的脖子「哎喲,別舔,小柔,別舔了,好癢啊。」

一旁的羅經不禁感嘆道「老大,看來你不只是受女人的喜愛,還受雌性魔獸的喜愛啊。」

「去!一邊涼快去,再亂說小心老子揍你~」一旁的滄瀾是深以為然,柳雲祁瞪了羅經一眼道「喲,真的,小柔,真的別舔了,癢死了啊。」

見小柔死死的黏在柳雲祁的身上,一旁的靈歌心裡頓時就不舒服了,撲上來就要把小柔給弄下來,可是小柔是死不松爪,於是,兩獸就在柳雲祁的身上較上了勁,結果是弄的柳雲祁叫苦不迭。

夜色,不知不覺的就深沉了下來,看著窗外的圓月又看了看床上盤膝而坐的柳雲祁,小柔欣喜的剛要翹起自己的五條尾巴放出迷煙,柳雲祁卻突兀的張開了眼睛,幾步走到了窗前朝著前方不遠處凝望而去,小柔與靈歌當即是好奇的跟上了柳雲祁的腳步一臉的不明所以。

站在窗前靜靜的感受了片刻,柳雲祁憮然打開窗戶飛躍而出,只見前方不遠處一道人影閃動之間頃刻就到了柳雲祁的面前,見柳雲祁已經在等他了,他臉上不無驚奇道「那麼遠就已經發現了我的蹤跡,看來你的實力遠沒有之前看上去的那麼簡單啊。」

「大家彼此彼此了。」柳雲祁微微一笑,看了眼察覺到動靜飛躍而下來到身邊的滄瀾,看著面前臉帶著鬼臉面具的愁雲道「怎麼?你不去安排你的事情,這麼晚了來我這做什麼?」

「情況有變,卡爾奇似乎是得到了魔族的什麼任務,轉道開始繞遠路了,我們興許可以在路上把他劫殺了。」愁雲道。

「誒~,跟我們說話還帶著面具,膈應的慌。」柳雲祁不滿的伸手揭下了愁雲的面具。

愁雲原本還想阻止,但想了想還是止住了動作「你這邊都準備好了沒有?」

柳雲祁點了點頭道「恩,那你這意思是,馬上就要走?」

「恩,最好立刻動身。」愁雲點頭說道。

想了想,手上光芒一閃,一封書信出現在了柳雲祁的手中,隨手就拋向了敞開窗戶的二樓,柳雲祁道「那就走吧。」

看了眼柳雲祁二樓的窗戶,愁雲並沒有多說什麼,率先就消失在了原地,在一陣人影閃動之間,柳雲祁一行人悄無聲息的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后,梨尤滿臉驚愕的看著幾人消失的地方「他們,到底是什麼人?!」 幾天後,柳雲祁一行人在一路飛行的情況下終於來到了埃斯比亞邊沿的一座小城鎮,這裡,與其他的小城鎮沒什麼不一樣,卻又有很大的區別,因為這裡是出奇的安靜。

雖然地處魔族與埃斯比亞的交界線,這裡卻不知為何,就如同世外桃源般並沒有受到戰火的襲擾,連半個魔族的影子都看不到。甚至於,一些小孩子還能夠放心大膽的在山間樹林裡面玩耍。

看著面前這個和諧而又詭異的村莊,柳雲祁一臉古怪的看向旁邊的愁雲道「你確定他們來了這裡?」

愁雲點了點頭道「我的情報不會錯、」

「這裡很古怪,為什麼這裡沒有受到魔族的攻擊?」滄瀾皺眉道。

「這是一座沒有絲毫價值的小鎮,早已經被帝國給拋棄了,帝國的防線就擺在這座城鎮後面的一座小鎮里,而魔族不來也是因為這裡的距離太過遙遠,雖然與魔族接壤,但卻與魔族最近的一座城鎮的直線距離超過了一百公里,要是他們運兵過來的話反而會得不償失。而也正是因為這樣,這裡反而是埃斯比亞最安全的一個地方。」愁雲解釋道。

柳雲祁的嘴角輕輕勾起了一抹弧度「你說,他們來這裡是要幹什麼呢?」

「有消息稱,這裡是遠古時代,黑暗之神的神殿,裡面有著他們魔族所需要的魔族功法,只是這終究只是傳言,並未有人證實過真假。」愁雲解釋道。

「是真是假,我們不是正要過來證實嗎?」柳雲祁淡笑著說道,緩步就朝著一邊的樹林走去「咱們還是先變變裝吧,總不能以真實樣貌去見人吧?」

不多時,一行人便再次的從樹林里走了出來,只是這次他們的樣貌卻是大變樣,與之前相比起來,他們完全就像是另一個人一般,直看的滄瀾與小柔一陣驚異不已。

愁雲也是點頭笑道「這麼長時間沒見,你的易容手段是越發的厲害了啊,連我都快看不出端倪了啊。」

「你還能看出來啊?」柳雲祁無奈的攤攤手道「看來我還需要再多練一練易容術了。」

「已經夠好的了,這裡的人,除了我之外,應該沒人認得出你是易容的。」愁雲道。

「我可以認得出來。」見愁雲說的那麼不客氣,滄瀾頓時插嘴道「氣味,是一個根本就掩蓋不了的東西。」

「哥哥的氣息小柔也是認識的哦。」小柔一邊拿著腦袋蹭著柳雲祁的大腿一邊道。

靈歌悶悶的聲音從柳雲祁的懷中傳出「靈歌就是認得出父親是誰,不管父親變成什麼樣。」

三獸的回答頓時是令愁雲皺眉不已「確實,這個世界能分辨出易容后的我們的方法卻是挺多的,這是一個問題啊。」

柳雲祁呵呵一笑道「這簡單,只要我們收斂身上的氣息就好了。」

「這個世界的功法?」愁雲楞然道。

「什麼這個世界那個世界的,說的你們好像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一樣。」滄瀾撇了撇嘴道。

並沒有回答滄瀾的話,柳雲祁點了點頭道「其實,我這幾個月以來,憑藉著以前的積累,我正在推演著一部功法,我稱呼它為『變色龍』。只要我能夠成功將這部功法推演出來,那麼到時候我的氣息就能夠千變萬化,到時候這世界上能夠在我易容下把我認出來的可就真的不存在了。」

「氣息還能變化?!」滄瀾不由的驚呼出聲「我只聽說過掩蓋氣息的,卻沒有聽說過改變氣息的。如此奇思妙想實在是讓人驚嘆啊,要是叫人知道了,絕對會引得無數人過來爭搶你腦子裡正在推演的東西啊!」

「哥哥好厲害啊,能夠創造一部功法也就夠了不起的了,哥哥居然還在推演這麼奇特的一步功法。」小柔不無崇拜的說道。

愁雲也是皺緊了眉頭,不無擔心的問道「現在你已經推演到什麼程度了?」

「已經到了接近收尾階段了,不過,我總是感覺我這功法里還缺了一點什麼東西,這使得我的氣息演變也多了一絲破綻。」

「沒成功之前最好不要輕易用出來,要是被人發現了可就糟糕了。」 寵妻無度:男神老公要抱抱 愁雲道。

「沒錯,雲祁,就算推演出來了你也不要輕易的亂用,你現在的實力還太過低微了,在這世界上還算不得什麼,要是真有人發覺了你身上的異樣,到時候引來一些不出世的老怪物可就完蛋了。」滄瀾也是滿臉的慎重之色。

見兩人都是如此慎重的神色,柳雲祁妥協道「好吧好吧,大不了我答應你們,在步入武皇階段之前不亂用好了。」

「至少要武帝階段,不要以為武皇有多強,其實,武皇在武帝的面前什麼都算不上。」滄瀾再次補充道。

就連小柔也是附和道「哥哥,滄瀾姐姐說的沒錯,縱然你真的推演了出來,那這部功法也不能亂用,它的特殊性足夠引起無數強者的覬覦。」

沒辦法,柳雲祁正在推演的這部功法實在太驚世駭俗了,能夠隨意的改變自己的氣息,甚至還能掩蓋自己的氣息,這代表著什麼?這代表著在關鍵時刻還可能保住一條命,而且是任何層面的強者都適用的,一旦被人發現了柳雲祁的這個想法,頃刻之間就會引來無數強者前來搶奪。

滄瀾與小柔堅持的眼神看的柳雲祁心中也是猶豫了起來,片刻之後才點頭道「好吧,最多我答應你們,不到生死關頭我就不亂用好了。」

滄瀾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你還小,雖然已經出來歷練了三年的時間,但是所接觸的還只是最底層而已,真正恐怖的東西你都還不了解,我希望你明白,我給你如此的限制是為了你好。」

滄瀾的這一番話不由的讓愁雲一陣側目,柳雲祁也是點頭道「我知道滄瀾姐姐一直都是為我好,不過,聽滄瀾姐姐的意思好像對很多事情都是很了解的啊,那姐姐能不能告訴我這個世界的真實情況呢?」

「以你現在的實力,知道太多並沒有什麼好處。」滄瀾搖了搖頭道「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武尊只是一個起點而已。」

「起點…,武尊都已經這麼厲害了,居然還只是一個起點而已,那這個大陸武皇以上的強者豈不是多不勝數?」滄瀾的這句話引得柳雲祁與愁雲是一陣愣神,見滄瀾不欲多講,柳雲祁便搖頭將腦中的想法拋出了腦後,既然滄瀾不願意多說,那他以後就自己去了解好了,他知道,滄瀾並沒有騙自己,不是自己層面的東西了解的太多,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將腦中的問題拋到腦後,柳雲祁又轉頭望向旁邊正低頭沉思的愁雲道「你說,那個卡爾奇的實力如何?」

「有消息說,他是巔峰武尊。」愁雲回道。

「巔峰武尊啊。」柳雲祁看了看身邊的幾獸,又看向了愁雲道「那感覺這一趟不需要我們啊?你一個人不就可以收拾了?」

柳雲祁的話當即是令滄瀾三獸心中一驚,愁雲的內功是使得這個世界上的人很難看出他的具體實力如何,就算是上次他和柳雲祁交手之後,滄瀾三獸也只是模模糊糊的感覺到愁雲至少是一個高階武尊。

一個高階武尊的實力本就讓她們很感到驚訝了,如今卻聽柳雲祁說他有著巔峰武尊的實力,這讓她們怎麼不感到驚愕?

愁雲皺了皺眉,搖頭說道「有消息說,他並不是一個人,他身邊至少有四名武尊,其中兩名與他一樣,都是巔峰武尊的實力。」

「什麼?!」柳雲祁一行人頓時驚愕當場「四名武尊,其中有兩名還是巔峰武尊?!」

數了數幾方的人數以及可以與巔峰武尊交手的強者數量,結果數量卻是正好對的上,柳雲祁無奈的扶住自己的額頭「我和滄瀾姐姐一人擋住一個巔峰武尊沒問題,可是小柔和靈歌她們…」

「哥哥,小柔現在已經是五階魔獸中階巔峰了哦。」見柳雲祁擔心自己,小柔趕忙說道。

靈歌也是悶聲說道「父親,靈歌最近也突破到中階了,父親不用為靈歌擔心。」沒辦法,最近一段時間她都睡不了柳雲祁的胸口了,為了彌補自己的損失,她只好白天窩在柳雲祁的胸口不出來了,再說了,柳雲祁也不許她隨便出現在別人面前,正好她也有借口窩著不出來。

聽兩獸的回答,柳雲祁又是一愣,靈歌的進境屬於比較正常的,與人類有契約的魔獸隨著主人的變強進境也會變快。可是,小柔的進境就有些不正常了,她居然比靈歌還要快,這就要突破到五階高階了?這到底是個什麼原理?

不過,心中儘管有疑問,柳雲祁還是挺為兩獸的進境感到高興的,便點頭道「就算實力強了也不要掉以輕心,生死搏殺之間,所有的一切都是瞬息萬變的,稍一不留神就會丟了性命的,你們明白?」

「我們明白了,父親(哥哥)。」靈歌與小柔點頭說道。

柳雲祁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轉頭望去,前方突然一抹熟悉的身影進入了他的視線,微微一愣,一時之間柳雲祁竟是想不起來那人是誰,直到那人即將消失在視線之中柳雲祁才終於反應了過來「王八蛋!終於找到你了!老子饒不了你!」 武道戰神 柳雲祁追了三條街都並沒有再發現那個人的蹤跡,這不免讓柳雲祁一陣咬牙切齒。

「雲祁,你怎麼了。」愁雲與滄瀾、小柔片刻后也是緊隨而至疑惑的問道。

「沒事。剛剛看到了一個仇人,想要把他抓出來千刀萬剮而已。」柳雲祁咬牙切齒道。

「仇人?這是怎麼回事?」愁雲與滄瀾二獸是越聽越覺得有些迷糊了。

柳雲祁輕哼一聲道「那混蛋,老子跟他無冤無仇的居然拿我當擋箭牌,差點害的我被人追殺!再讓我遇到他我饒不了他!」

柳雲祁的話不免讓他們都有些驚訝了起來,居然能夠利用柳雲祁,還讓他吃了那麼大的虧,那個人的聰明機警可見一斑啊。

沉思了片刻愁雲才提醒道「雲祁,現在正事要緊,既然現在暫時找不到他,那就不要糾結於他了,既然他出現在這裡了,那運氣好的話還會碰上的,我們隨緣就好,別誤了正事。」

「我明白,正事要緊,不過下次再讓我遇到他,我一定要將他抽筋扒皮了!這混蛋連老子都敢利用,真是活膩了。」柳雲祁恨恨的說道。

正說著,前方一名一身紫色衣裙的少女印入了柳雲祁的眼帘,他的臉上微微一愣,指著前方的少女小聲道「愁雲,如果我沒猜錯的話,跟著前面那女人我們就能找到你的任務目標。」

「哦?」眾人都不禁順著柳雲祁的目光朝著耶華,愁雲疑惑道「雲祁,你認識她?」

「恩。」柳雲祁點了點頭「之前曾經與這女人交過手,巔峰武尊的武者,很是難纏,我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打贏了她,據說,她是魔族的一名公主。如果你的情報沒錯的話,那個人既然來了這裡,就肯定會和這位魔族公主匯合的。」

「恩。」愁雲面色沉凝著點了點頭道「你分析的很對,那這樣,你們就先找個地方落腳吧,我就跟上去探探她的虛實,人太多容易被人發現。」

「好吧。」柳雲祁點了點頭,再次提醒道「如果可以的話,盡量不要與她動起手來,這女人的手段非常了得,她可以運用暗元素將人困在黑暗之中辨不清她的方位,然後遠遠的對你發動攻擊,關於這點你可要千萬小心。」

「我明白了,我會小心的。」愁雲認真的點了點頭,悄悄的跟上了前方的魔族公主耶華。

「雲祁,那女人有那麼厲害嗎?居然會讓你如此小心?」滄瀾見柳雲祁再三的提醒愁雲,心中也不免有些疑惑了起來。

「那女人豈止是厲害可以形容的啊~」柳雲祁看著緩緩消失在人群中的耶華感嘆道「要不是我當時碰巧找到了破解的方法,我現在早已經是一具躺在地上等著發臭的屍體了。」

「啊?這麼厲害啊?!」滄瀾也是吃驚不小「那愁雲他一個人去不會有問題吧?」

「應該不會吧,我都那麼提醒他了。愁雲他也是一名老殺手了,知道分寸的。」柳雲祁沉吟了片刻,搖了搖頭道「既然他都說了,那我們就相信他好了。先去找一個落腳的地方等著他好了,順便再去問問神殿的事情,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其實,我對這個什麼神殿也是很感興趣的呢。」

不多時,當柳雲祁一行開好了房間之後,愁雲也是尋了過來。

見他這麼快就回來了,柳雲祁不免有些疑惑道「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被發現了?」

愁雲搖了搖頭道「找到他們的落腳點了,一共是五個人,任務目標果然也在裡面。」

「那你現在準備怎麼做?」柳雲祁不免有些疑惑道。

看了看周圍,愁雲徑直朝著二樓就走了上去「跟我來。」

上到了二樓柳雲祁一行新開的房間之中愁雲才小聲道「我們今晚就去他們的落腳點探探情況,說不定還有機會下手幹掉他。」

「今晚?」柳雲祁一愣「會不會太衝動了?是不是應該再打探清楚一點比較好?」

愁雲搖了搖頭道「我們並不一定真的會下手,我們只是先去看看有沒有機會而已,畢竟,沒有把握之前我是不會打草驚蛇的。」

「好吧,那你有什麼計劃嗎?」柳雲祁點了點頭道。

「現在我們的計劃就是等,最好能夠等到他一個人落單,那就好辦多了。」愁雲道。

「好吧,你是老殺手了,我們就聽你的好了。」點了點頭,柳雲祁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經日漸西斜了,便說道「不過老殺手,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們不如先去吃個飯如何?興許還能在飯桌上打探道意想不到的情報也說不定啊。」

「如此,那我們就走吧。」愁雲點了點頭,於是一行人便走到了旅館對面的酒館里點菜吃飯去了。

四季長情 這個世界就是這一點方便,只要是旅館的對面常常都會開著一家酒家,倒也是方便住客們能夠直接找到地方就餐。

待一行人點完飯菜,侍應剛準備要離開之時,柳雲祁拉住了他,悄悄的給他塞了一枚金幣道「這位大哥,我們是一群以獵取高階魔獸為生的冒險家,初來乍到的,也不知道哪個地方出現魔獸的幾率會比較高,大哥你是本地人,就給我們稍微指點一下吧。」

感受到手中的硬度,侍應的臉上閃過了一抹喜色,不留痕迹的就收入了口袋之中,對柳雲祁恭敬的說道「原來是冒險者大人啊,大人,如果您要去獵取魔獸的話,西邊的林子那裡常常會有三角蝰蛇出沒,倒是您獵取魔獸的一個好地方。」

「三角蝰蛇啊?等級好像有點低啊,殺了也賣不掉什麼錢呢。」柳雲祁佯裝苦惱的沉吟了片刻,不著痕迹的問道「那不知道大哥知不知道這裡有什麼特別危險的地方,或者是特別的地方嗎?你知道,我們是冒險者嘛,那種危險的地方我們總是特別願意去的。」

侍應一怔,眼中閃過了一抹猶豫,但還是搖頭道「抱歉冒險者大人,我們這裡…」

然而,話沒說完,柳雲祁便又在他的手中塞了一枚金幣「幫幫忙,我們也是混口飯吃的。」

侍應頓時就喜形於色的將手中的又一枚金幣收入了口袋,兩枚金幣,這就等於他在這小酒館里一年的工資啊,只是這一會的功夫就收到了兩枚金幣,他心中的激動是有些抑制不住了「大人,其實小人也不清楚到底有沒有那麼一回事,這裡的老人常說,在鎮子東邊的一座山上在遠古時候有一座邪神的宮殿,但是卻從未有人在上面找到過什麼,倒是上面的毒蟲魔獸有不少,進去探查的人常常都是有去無回的,所以,那邊已經被我們鎮子列為了禁地,如果說我們鎮子這裡真正危險的地方,那也就只有那一處了吧。」

「邪神的宮殿?」沉吟了片刻,柳雲祁這才笑著再次給侍應塞了一枚金幣「那就多謝大哥給我們說的這些事情了,如果我們能夠在那裡找到好東西的話一定會回來報答這位大哥的。」

「不用客氣,不用客氣,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侍應不著痕迹的再次收起手中的金幣勸慰道「不過客人,我勸你們還是不要去的為好,之前有一個武王大人不信邪,想要去探探那裡,結果我們就再也沒有見到他過。」

「好的,多謝大哥的忠告,我們會小心的。」柳雲祁淡笑著點頭道。

「咳…」侍應剛要再說些什麼,一道清咳聲便響了起來,他慌忙的轉頭望去,只見酒館老闆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近前,他慌忙的朝著酒館老闆打了一聲招呼便帶著菜單跑到后廚去下單了。

並沒有理會那個酒館老闆,柳雲祁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淡笑道「如何,你們覺得那個所謂的邪神宮殿是不是他們要找的東西?」

滄瀾綉眉輕蹙道「在古代,邪神指的就是黑暗之神,所以,這個邪神宮殿也有很大的可能是黑暗之神的宮殿。」

愁雲也是點了點頭道「沒錯,這個邪神宮殿很有可能就是黑暗之神的宮殿,只是我們卻並不知道那個宮殿的入口在哪裡,而且聽剛剛那個侍應的意思也是不知道的樣子,聽說那裡又很危險,如果貿然前去打探的話,很有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

「話是這麼說沒錯。」柳雲祁皺眉道「可是,既然我們都能這麼輕易的獲取這個情報,那那群魔族也肯定能夠得到,我想,如果我們能先他們一步埋伏在那裡,說不定能夠輕鬆的完成我們此次的目的。」

「恩,沒錯,不過我想,現在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了,他們就算是再著急也不可能晚上去探那個邪神宮殿吧?我們就先按照原定計劃先前探探她們的情況,今晚要是沒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那我們明天就早點出發去那個邪神宮殿。」愁雲道。

「啊?那不是說今晚沒的睡了?」柳雲祁一臉苦澀的說道。

「沒辦法,做我們這一行的就是這點比較辛苦。」愁雲沉吟道。 天色不知不覺的就黯淡了下來,整個小鎮都被黑暗所籠罩,只有天空中的一輪銀盤給這個暗沉的小鎮帶來銀白色的光亮。

一所旅館的周圍,柳雲祁與小柔、靈歌正蹲守在一處房屋的屋頂上長吁短嘆著,愁雲由於擔心他們有可能會走後門離開,所以就和滄瀾蹲守後門了。

看了看對面窗台上並沒有移動過的窗帘,柳雲祁打了個哈欠小聲的抱怨道「小柔,你說我是不是不應該跟著愁雲來這裡啊,落到現在有覺不能睡哎。還別說,最近可能都是這個點睡覺的,現在還真有點犯困了。」

小柔眼中不無心疼的說道「雲祁哥哥,小柔早就說過不要來幫這個忙了,你就是不聽,現在好了,覺得不好受了吧?」

靈歌也是蔫蔫的趴在柳雲祁的肩膀上道「父親,靈歌困了,先睡一會,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叫醒靈歌好了。」

「靈歌既然困了就先睡吧,有我守著呢。」柳雲祁輕輕的將靈歌抓起,放進了自己衣領里才對小柔道「沒辦法,愁雲他是我兄弟,兄弟的請求不能不幫啊。」

小柔看了看對面依舊沒什麼動靜的窗檯,又看了看天上的圓月,她的眼珠子漸漸的有些濕糯了起來,軟軟的說道「要是哥哥感覺困了,那不如咱們先回旅館睡一覺好了,看這情況,他們魔族估計也不會有什麼動作的。」

柳雲祁並沒有發現小柔的異樣,擺了擺手道「不行的不行的,既然我答應了愁雲幫他辦事,那我怎麼能夠中途回到旅館去睡覺呢,小柔,這種話說一次就夠了,可不要再說第二次哦,不然的話哥哥可是會失望的哦。」

「哦,小柔知道了。」小柔不無失望的回道,眼珠子一轉,又似是想到了什麼,軟糯的說道「既然不回旅館,那哥哥就在這裡先睡一會好了,反正有小柔替你守著呢,不會有事的。」

「小柔~」柳雲祁的面色微微嚴肅了起來「你怎麼老叫我睡覺呢?不知道你越說,我越容易困的嗎?再說的話我可要生氣了哦! 世界架構師之王 咱們現在可是在辦正事!不是在玩!」

「哦,對不起哥哥,小柔知道錯了。」小柔失望的低下了頭去,在柳雲祁的淫威之下是不敢再多說一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