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安彆扭的別開腦袋,「要你管。」

「起來,我送你回航天基地。」

兩人剛從審訊室里出來,門外站著的林霜霜,一雙眼睛哭得紅腫,素顏的她臉色異常憔悴。

不管怎麼說,那都是一條鮮活的生命。

即便顏真真當初真的惹惱了她,她也不至於要了她的命。

如今,顏真真死了,身為她表姐的林霜霜,自然倍感悲痛。

喬安抿著唇角,微微頷首,「節哀順變。」 447

「是!」

停頓了一下,將軍示意把守在大門兩側的哨兵讓開放行,自己則是借口說要方便一下,神色匆忙地先行離開了。

出金屋記 他要處理點私事。

海軍作為遠征大軍的先鋒,無論是投入資金還是士兵待遇都是最好的,油水自然也是最多,正所謂天高皇帝遠,而這位將軍作為海軍港的統領,怎麼可能放棄這絕佳的撈錢機會呢?

所以他得趕在公爵發現之前,把自己收藏的值錢玩意兒都給收起來。雖然身為將軍的他官位並不亞於公爵,但畢竟公爵是從哥本哈根來的,又深得國王器重。

車隊駛入了泊船區,沒有作片刻修整,就投入到繁忙的裝船工作中去了。

精力旺盛的斯巴達戰士,盡自己最大的能耐把一箱沉甸甸的火藥扛上戰艦甲板,碼放到軍火庫中。

一趟又一趟的往返,汗流浹背的他們似乎不知道累,他們只知道,這件事對主人來說非常重要。

現在的時間大概是晚上七點,按照當前的工作效率,估計要到凌晨兩三點時才能完成。

在這之前,鄭飛閑著也是閑著,於是讓圖克曼公爵帶自己在海軍港四處轉悠,順便摸清這裡的布防情況。

跨著駿馬,在將軍和布拉德等人的陪同下,他行進在這座丹麥王朝斥巨資建成的秘密基地中,眼睛不停收集記錄著一切有價值的信息。

海軍港中央位置有兩座巨型炮塔,由堅硬的石頭砌成,高度約五十米,直徑十幾米,上面安置著八門克里斯汀設計的巨型線膛加農炮,射程能覆蓋整個海軍港,甚至還能威脅到海面上來犯的敵軍。

這些巨炮是個大麻煩,必須在行動開始前搞掉。

想著想著,他垂下了頭陷入沉思,心不在焉地聽著公爵和將軍的閑聊。

今夜,籌備已久的計劃就要實施了,這次要做的事情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震撼,已經不能稱為是冒險犯罪了,簡直就是發動戰爭。

在海軍港,停泊著丹麥八年間陸續建起來的數百艘戰艦,它們都具有遠超當代的造船水平,戰列艦、巡洋艦、急航艦等一應俱全。

暗夜殘情:首席的纏寵 而鄭飛需要帶走的,是以克里斯蒂安號為首的一級風帆戰艦,按照上次的偵察共有十五艘,除了這十五艘之外還要帶走一部分其他類別的船隻,來使得艦隊編製更加完善。

算起來,總共帶走五十艘船就差不多了,再多的話完全沒有必要,不便於行動反倒是個累贅。

至於剩下的幾百艘軍艦,等待它們的只有一個結局——焚毀。

之所以決定這麼做有兩個原因,一為公,二為私。

為公,鄭飛不願看到丹麥王朝掀起席捲整個歐洲的戰爭狂潮,以丹麥目前的實力,這批具有跨時代意義的裝備足以幫助丹麥海軍撬開歐洲所有國家的大門,任何軍隊,無論是土耳其人引以為傲的重騎兵還是義大利的蠻牛部隊,到了它面前全都是不堪一擊。

那樣,整個世界都會呈現一邊倒的局面,丹麥會變得越來越強大,利用搶掠來的金銀財寶和物資,製造出更多的船舶火炮。雖然現在克里斯汀被搶走了,那些曾經的船舶圖紙也已被克里斯汀燒掉,但王室可以讓工匠對船隻進行分析,重新繪畫出它們的圖紙。

為私,鄭飛不能允許丹麥擁有這批巨艦,那樣對自己今後的發展將會構成極大威脅。

所以,除了自己帶走的那一批外,他必須把海軍港所有戰艦全部焚燒毀。

當代的火藥威力還沒大到能把船隻炸毀的程度,但點燃船身還是沒問題的,配合油和酒,足以把這些木質帆船燒的一乾二淨。

但唯一的問題是,時間。

想要徹底焚毀船隻,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或許是兩小時或許更多,在這段時間內必須抵禦住前來救火的士兵們。倘若放了火就離開,大火被撲滅后儘管船隻會有損傷,但總體構架依然完好,只需進行大面積修繕就能恢復原狀。

這點,是整個計劃最難的一步,想要漂漂亮亮的完成它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借用海軍港自身的力量。

在泊船區附近的倉庫里,藏著克里斯汀的偉大作品——巨型加農炮。

跨在馬鞍上,鄭飛的沉思被聖地亞哥打斷了。

「嘿,你怎麼一直都在想事情?」聖地亞哥拍了下他的肩膀。

「喔,因為它很重要。」鄭飛笑了笑。

「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

「問吧。」

「之前布拉德消失了好幾天,你說派他去做一件事了,是什麼事?」

鄭飛看了看前方,將軍和公爵牽著馬並肩行走,跟自己隔了有十幾米遠,於是壓低聲音說:「你以為國王為什麼會這麼快處死克里斯汀?」

所以,除了自己帶走的那一批外,他必須把海軍港所有戰艦全部焚燒毀。

當代的火藥威力還沒大到能把船隻炸毀的程度,但點燃船身還是沒問題的,配合油和酒,足以把這些木質帆船燒的一乾二淨。

但唯一的問題是,時間。

想要徹底焚毀船隻,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或許是兩小時或許更多,在這段時間內必須抵禦住前來救火的士兵們。倘若放了火就離開,大火被撲滅后儘管船隻會有損傷,但總體構架依然完好,只需進行大面積修繕就能恢復原狀。

這點,是整個計劃最難的一步,想要漂漂亮亮的完成它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借用海軍港自身的力量。

在泊船區附近的倉庫里,藏著克里斯汀的偉大作品——巨型加農炮。

跨在馬鞍上,鄭飛的沉思被聖地亞哥打斷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5645/ 「嘿,你怎麼一直都在想事情?」聖地亞哥拍了下他的肩膀。

「喔,因為它很重要。」鄭飛笑了笑。

「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

「問吧。」

「之前布拉德消失了好幾天,你說派他去做一件事了,是什麼事?」

鄭飛看了看前方,將軍和公爵牽著馬並肩行走,跟自己隔了有十幾米遠,於是壓低聲音說:「你以為國王為什麼會這麼快處死克里斯汀?」(未完待續。) 「少在這假惺惺!」

林霜霜移開目光,看也不看她一眼。

喬安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走之前,她有一句還是要告訴她,「我前幾天經常去的地方,是紀傾心讓我去的。顏真真為什麼會在那裡遇害,希望你仔細想一想。」

丟下話,喬安便跟慕靖西一起離開。

警~察要上前阻攔,江洵立即出示了一份文件,警~察看過之後,立即退開,讓出路來。

林霜霜思忖著喬安的話,究竟有幾分可信度。

顏真真和紀傾心是閨蜜,紀傾心會是殺害顏真真的兇手么?

這只是懷疑,而顏真真的手上,卻是真真實實的拽著有關於喬安的證據。

她只相信證據。

…………

躲在酒店裡的紀傾心,掛了電話之後,滿意的勾起唇角。

顏真真只是一個無足輕重的棋子罷了。

她並不指望顏真真的死,能夠扳倒喬安。

但是,如若喬安想嫁進慕家,她最先要面對的難題,就是來自慕家大少夫人林霜霜的反對。

即便到最後查出,她不是殺害顏真真的兇手,可顏真真的那些日記,到底還是跟喬安有關係的。

換而言之,喬安讓顏真真痛苦,不安,直到最後死去。

林霜霜不可能不遷怒她,心裡更不會真心接納她。

喬安若是嫁進慕家,最先考慮的問題,就該是妯娌不合了。

她叫了酒店送餐,不一會兒,門鈴聲響起。

打開門,發現不是酒店侍應生,而是警察。

警察出示證件,表明身份和來意,「紀小姐,請你跟我們走一趟,配合調查。」

「好啊。」紀傾心倒也沒有拒絕,坦坦蕩蕩的跟著警察走了。

警局裡,林霜霜坐在休息室里。

焦急的問一旁的警察,「審問出結果了么?」

「大少夫人,您別著急,酒店的監控還在取證,要等一會兒。」

林霜霜點頭,她也只是想試一試而已,喬安的那句話,不排除是想轉移目標的嫌疑。

況且,她不認為,紀傾心有能力威脅得到喬安。

喬安憑什麼聽她的擺布?

審訊室里,紀傾心坦然的回答警察的每一個提問,審問了將近一個小時。

酒店的監控已經拷貝回來,這幾天,她每天都待在酒店裡,沒有踏出過酒店半步。

也就是說,她已經洗清了一半的嫌疑。

至少,她沒有機會出去殺害顏真真的條件。

…………

航天基地。

一路上,喬安都在想著同一個問題。

如果說,顏真真手上有幾根她的頭髮,這還好理解。

可她手上拽著一把她的頭髮,這又是怎麼回事?

頭髮被拽,她不可能沒有感覺。

那顏真真手上拽著的那一把頭髮,又是從何而來?

她幾乎可以篤定,這件事,一定是紀傾心在背後搞的鬼。

只是她想不明白,紀傾心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讓人懷疑她是殺害顏真真的兇手么?

如若真是這樣,那她也未免太愚蠢,警察隨便一查,就能查出她根本不是真兇。

如若不是,那她究竟又在打什麼主意? 難道地底下埋著什麼東西?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鄭飛邪魅般的翹起嘴角,悄悄沖待在一旁沉默不語的圖克曼公爵挑挑眉。

公爵會意,乾咳了一聲,沉下臉變得嚴肅起來。

「將軍,我想你必須告訴我,他們在幹什麼?」

「嘿公爵大人,真的沒什麼,他們只是在……」遲疑好幾秒,將軍硬是沒醞釀出一個好借口來,神色愈發焦促,在心底暗罵:該死,怎麼把這事給忘了!

「我數到三。」公爵豎起手指。

「好吧我說實話,他們在挖金礦!」

「唔,這裡哪來的金礦?」

「大概是在二十天前,有士兵在這裡撿到了一塊拇指大的黃金,於是我就從附近的村莊徵召了一批農夫,進入海軍港開採挖掘。」將軍暗自捏了捏拳頭,悻悻望著揮汗如雨的礦工們。

「發現金礦首先要通報王室,你不會連這點規矩都不懂吧?」

「很抱歉,我還沒來得及派人去通知。」

廢少重生歸來 「哼,誰知道你打什麼鬼主意呢……到現在為止挖到多少了?」

「連個金粒都沒挖到,我甚至懷疑士兵撿到的那塊是不是有人丟的。」

「哦~」公爵嗤笑,盯著他的眼睛看了一會兒,忽然朝不遠處的一名礦工招招手:「那個人,過來!」

礦工不敢怠慢,慌忙扔下鐵鍬跑了過來,畢恭畢敬地聽候吩咐。

「告訴我,這些天你們挖到多少黃金了?」

「一顆金粒都沒有…公爵大人,您能不能跟將軍說說,放我們回家去…」礦工怯諾地揉了揉衣襟。

「別想了諾貝爾,當初可是你自己主動要求來挖礦的,滾去幹活去!」將軍罵罵咧咧地瞪了他一眼。

礦工撇嘴,知道惹不起這位大爺,識趣地跑回去撿起鐵鍬,繼續日復一日的鏟土工作。

此時,鄭飛情不自禁地翹了下嘴角,因為他聽到了諾貝爾這個名字,太熟悉了。

不知出於什麼心理,他緊走幾步來到礦場邊,蹲下撿起一個土塊兒仔細端詳,捏成粉末湊在鼻尖聞了聞。

冷不丁的,他臉上顯露出少頃的驚愕,旋即被無法阻擋的欣喜所取代。

「好東西啊。」他低聲自語,聲音小到誰都聽不見。

對於他來說,這些看似不起眼的土塊兒,比黃金還要值錢得多!

硅藻土,主要分佈於中國、美國、法國和丹麥等地,由上萬年前的硅藻遺骸沉積形成。

單從稀有度來講,它遠遠比不上黃金,但它的真正價值在於其用途。

正是因為礦工諾貝爾這個名字,給了鄭飛關於硅藻土的啟發。

阿爾佛雷德·伯納德·諾貝爾,生活在十九世紀,1833年出生於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是瑞典化學家、工程師、發明家、軍工裝備製造商和炸藥的發明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