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楊風現在僅僅是魂皇初期的實力,和他的實力比起來,那是差距非常的大的,但是,楊風還是藥王的身份,這就不一般了。

「悠然魂帝。」看著悠然魂帝,楊風淡淡的說道。

「楊風藥王,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楊風藥王,我特地向楊風藥王道歉。對不起,我錯了。」看著楊風,悠然魂帝很是誠懇的說道。

「你認錯態度還是不錯的,那就算了,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有的時候,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別太過分了。」楊風對著悠然魂帝說道。

「是,是,我知道了。我以後肯定會注意的。」悠然魂帝低著頭說道,雖然說他是非常強大的魂帝,但是,在楊風面前,姿態確實放的很低。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那件事就過去了。聽天武魂帝說你想讓我幫你煉製丹藥?」楊風看著悠然魂帝,淡笑著說道。

「對。」悠然魂帝連忙的點頭。

「成聖丹。」悠然魂帝連忙的說道,只要自己的兒子吃上一顆成聖丹,那成為魂聖的概率就是相當的大。

「材料準備好沒有?」楊風開口說道。

在魂王的時候,楊風就能夠煉製七級丹藥了,現在,楊風煉製七級丹藥那自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都已經準備好,準備了五份,不夠的話,我繼續準備。」悠然魂帝立刻的說道。

成聖丹的藥材那都是很珍貴的,一般人想要搜集的話,難度也是很大的,好在他是魂帝,才收集了這麼多,當然,這藥材和成聖丹比起來,那價值就差多了,成聖丹,以他的身份都買不到。

完全就是有價無市。只要有人賣,立刻就被搶跑了。

能煉製這種丹藥的人實在是太少了,而需求卻不是一般的大。這就是高級煉藥師身份這麼高的原因。

「絕對夠了,這個,我有絕對的把握。」楊風淡笑著說道。

「還有,我的要求你達到了沒有?」楊風繼續說道。

楊風也不會免費給這個傢伙煉製丹藥的。畢竟,楊風也不是一個老好人。

「大人,我這裡有一塊能說話的石頭,很是神奇。不知道能不能入楊風藥王您的法眼,如果不行的話,我可以再去尋找其他的寶物。」悠然魂帝立刻的說道。

「會說話的石頭。」楊風不由的一愣,這會說話的石頭,他還真的沒有見過。

「拿出來讓我看看。」楊風緊接著說道。

「好的。」隨即,悠然魂帝的手心出現了一塊石頭,只有拳頭那麼大,散發著淡淡的神韻。

「小子,你把你老子我關那麼緊,是不是找死,老子總有一天會好好的收拾你的。媽的,老子早就給你說過,你要聽老子的話,你早就成神了。你卻把我當成瘋石頭,簡直不可饒恕。而且,把我放在你的儲物戒指裡面,竟然不讓我出來,簡直是氣死我了。」那塊石頭出來之後,立刻就是罵罵咧咧的喊道。

芳菲濃 「大人,這塊石頭很特殊,就是總是罵我,所以,我就將其放在儲物戒指裡面了。我覺得吧,一般的寶物,楊風藥王您也不稀罕。這石頭倒是挺稀奇的。所以。」聽了那塊石頭的話,悠然魂帝很是尷尬的說道。

「奶奶的,你懂個屁,老子是你能隨便送人的嗎?你要是聽老子的話,你最起碼都是魂帝巔峰的實力了。」那塊石頭聽了悠然魂帝的話,尤其是聽到悠然魂帝竟然要把他給送人,很是惱火的說道。

「你說的什麼辦法?那簡直就是忽悠人的嘛,我試過一次,差點死。信你,信你才怪呢。」悠然魂帝很是無語的說道。 ?–

–>

「靠,你竟然不聽老子的話,哼,既然如此,那老子跟著你也沒有什麼用了。你就是個廢物,垃圾,根本就是爛泥扶不上壁。真是沒有見過比你更加垃圾的。」聽著那悠然魂帝的話,那石頭如此的來了一句,這讓悠然魂帝的臉色立刻的綠了,自己竟然被一塊石頭如此的羞辱,偏偏他還對這塊石頭那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要知道,如果他對這塊石頭出手的話,那塊石頭是一點事情都沒有,他卻是疼死了。他以前可是打過幾次這塊石頭的,結果呢,每次都是把他給疼的死去活來的。

這塊石頭自己不會動,你不動他,那是一點事情都沒有,但是,你如果出手了,你的攻擊將會數倍的反彈到你的身上。這樣的後果可想而知。

「混蛋。」看著這石頭,聽著這塊石頭的話,悠然魂帝那是非常的惱火,可偏偏他惱火卻是沒有一點用處。一點都不能將這個傢伙怎麼樣,這讓他那可不是一般的憋屈。

「楊風藥王,讓您見笑了。如果這塊石頭不行的話,那我再去找其他的寶貝。」這個時候,悠然魂帝有些尷尬的說道。

這塊石頭整天亂罵人,這樣的石頭,楊風藥王肯定不會接受的,而且,這樣說不定會讓楊風反感。

正是因為如此,悠然魂帝感覺或許拿出這塊石頭是錯誤的。

這塊石頭,除了會氣人之外,還真的是沒有多大的作用。

「小子,我可是真正的至寶,呵呵,只是你不知道罷了,我最珍貴的地方,就是我的腦子,小子,如果你要是讓我跟著你的話,你絕對會得到無盡的好處的。」那石頭看著楊風,如此的說道。

楊風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隨即轉頭看向了那悠然魂帝。

「這塊石頭,我要了。你要的丹藥我會替你煉製。不過,我得先去四方學院看看,在那裡給你煉製丹藥。」楊風笑著說道。

「好,謝謝楊風藥王。」悠然魂帝聽到這裡,立刻很是興奮的說道。

真是沒有想到,這樣一塊石頭就能請楊風出手了,這楊風藥王果然比藥王劉陽好的太多了,那藥王劉陽完全就是獅子大開口嘛。平時的時候關係還不錯,求他的時候,直接就是要他們家族的家傳之寶。

這兩者一對比,他就覺得楊風那不是一般的好。

對於他來說,不耽誤那麼幾天,這麼久的時間都等了,也不在乎那麼一會兒半會兒。

四方學院距離武魂聖院很遠,畢竟,兩大學院不可能距離太近的。

武魂大世界面積那麼大,基本上是無邊無沿的。

四大學院除了按照階級收人之外,還按照區域收人。

就像四方學院不僅僅是貧苦子弟的人進入,一些超級家族,還有一些皇族,都會進入裡面。

武魂聖院雖然絕大部分都是來自於超級勢力,但是,如果要是哪個人天賦真的逆天到了極點,不論他來自於哪個階級,武魂聖院都會特招的。

武魂聖殿。

「確定了嗎?輪迴武魂真的是來自於那個楊風嗎?」聖宗看著身前的人問道,這個人赫然是武魂聖院的院長,眨眼之間,他就來到了這裡。

「哥哥,我已經確定了。這個楊風確實擁有輪迴武魂,而且,他的火鳳凰武魂已經開始有生命的跡象。」武魂聖院的院長對著聖宗,笑著說道:「這個傢伙的天賦很強,毅力很強,戰鬥力也很強。而且,面對血殺竟然都毫不畏懼,他的實力比血殺差那麼多。竟然把血殺給殺了。」

如果其他人在這裡,那一定會震驚的。誰也不可能想到,武魂聖院的院長竟然是武魂聖殿聖宗的弟弟,而且,還是親弟弟。

「果然。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個地方真的有可能開啟了。」聖宗淡笑著說道。

「是,不過,這楊風的實力還必須得增強才行。那個地方,傳說當中可是非常的恐怖的。」武魂聖院的院長也是點了點頭。

「誰也沒進去過,誰也不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情形,可惜,我們是沒有機會進去了。魂帝以下的實力才能夠進去。等到那個楊風實力達到魂尊的時候再考慮讓他打開那個地方吧。」聖宗考慮了一會兒,如此的說道。

「現在,楊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們要不要派高手暗中保護呢?」武魂聖院的院長開口問道。

「不用了,按你說的,他已經有了足夠的自保能力了。再說,溫室裡面的花朵成長起來那早晚是要隕落的,只要那些經歷過風雨的花朵才能真正的綻放。楊風,他如果是溫室裡面的花朵,那就沒有什麼意思了。你要記住,歷來名震大陸的強者,那都是經過無數考驗,九死一生的,我們這個時代,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說著,聖宗輕輕的搖了搖頭。

「那,我們能抵擋的住嗎?」武魂聖院的院長立刻的問道,這個時候,他的臉上也是寫滿了擔心。

「我們所處的時代,相對來說,是一個比較弱的時代。好的一方面是,先輩們用死給我們留下了一絲生機。如果我們能抵抗那些敵人,我們就能活下去。」聖宗輕輕的搖了搖頭,很明顯,形勢是不容樂觀的。

「等年輕人成長起來,說不定還有希望。東方帝國的七公主,西方帝國的凱撒,鳳凰家族的火鳳兒,歐陽家族的歐陽若蘭,還有龍在天和楊風。他們都是非常的不錯的。」武魂聖院的院長說起人類當中的一些有名的年輕人,臉上也是出現了微笑。

「歐陽若蘭如果不是得了治不好的病,未來可能給我們帶來很大的幫助,真是可惜了。」提起歐陽若蘭,聖宗也是不由的發出了感慨。

歐陽若蘭,本人非常的聰明,再配合上命運武魂,那可了不得了。可惜,那病,註定沒有辦法治療,幾個葯尊都看過,他自己也看過,都沒有辦法治療。

「是啊,歐陽若蘭也只能活不到兩年了,這樣的才女,如果死的話,真是可惜了啊。只是可惜,一點辦法都沒有。」武魂聖院的院長也是搖了搖頭。真是天妒英才啊。他和自己的哥哥都很看中這個歐陽若蘭,只是,紅顏薄命啊。

「其實,還有一些強大的年輕人會出現的,據我所知,虛空神劍武魂出現了。就是不知道武魂的擁有者是誰。」聖宗開口說道。

「難道是長安楊家的人?但是又不太可能,如果要是長安楊家的人的話,那他們早就說出來了。消息根本就是隱瞞不住的。他們也不會隱瞞。可是,如果不是長安楊家,又是哪個家族的?」武魂聖院的院長開口道。

「這個早晚我們會知道的。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好事。」聖宗開口說道。

長安楊家。

楊風的消息對於長安楊家來說,那都是要第一時間進行傳遞的。因此,他們得到楊風的消息之後,立刻的就傳了過來。

「可惡,實在是可惡。」楊神將的臉色那可不是一般的難看。

楊風,竟然殺死了血殺。

楊風,竟然擁有輪迴武魂。

橙花小主有點甜 楊風,竟然擁有超級魂獸。

同時,他們還知道,楊風能夠煉製七級丹藥。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天才啊。

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現在就很難對付了,以後的話,那將會更加的難對付。

唯你是圖 可是現在,偏偏還不能對付,還得偏偏的看著他不斷的成長,這讓他的心裏面那是非常的鬱悶。

「如果當初沒有滅了他們家族,或許,一切還能夠談,可是現在,一切都死了。要麼他死,要麼整個家族都完了。」楊神將的臉色很是難看,和解,那根本就不用想了,他們現在能夠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一個時機的出現。

「楊風,無論你多麼的逆天,無論你多麼的不同凡響,早晚要除掉你。」楊神將心裏面默念道。

這個楊風,威脅實在是太大了。

後悔那是沒有一點用的。那麼只能是行動了。

只要抓住時機,一定要滅了楊風。

黑夜,這不是說的夜晚,而是,黑夜殺手組織,這個世界最大最恐怖的殺手組織,要知道,他們可是有過殺死魂帝的成績的。

只要給的籌碼足夠,他們連魂帝都敢殺,他們連武魂聖殿的高層都敢殺。

在他們眼裡,只有一個字,那就是錢。

武魂聖殿對於這黑夜都沒有什麼辦法,這黑夜的高層藏的實在是太深了。

這是一個荒漠的地底,三個人坐在一起。

兩男一女。

這正是黑夜組織的三巨頭。

他們都是異常強大的存在。

「血殺,死了。被楊風殺死了。地獄三頭犬也死了。」坐在中間的那男人渾身上下散發著煞氣,沉聲的說道。

「這怎麼可能?那楊風怎麼可能殺死血殺?」那女人立刻的開口說道。要知道,同意血殺去殺楊風,那主要是他的主意。另外兩個人本來還想拉攏楊風呢。結果,卻是如此。

… ?c_t;因為長安楊家送來的那件寶物她是非常的喜歡。(廣告)那件寶物是一件巔峰煉器大師的巔峰之作,那是一件美麗的鎧甲,防禦作用不說,而且還有一個作用,那就是維持一個人的容顏。

這樣的寶物對於女人來說,殺傷力那是非常的大的。

正是因為如此,他極力的要求同意楊家的意見,追殺楊風,哪裡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據我們得到的消息,楊風不但擁有不死鳳凰武魂,而且,還擁有輪迴武魂。這輪迴武魂非常的特殊,操控的是時間。還有,他還擁有超級魂獸紫月神貂。」另外一個黑衣人也是開口了。

血殺,地獄三頭犬那對於他們來說,那都是非常的重要的。血殺,那是他們的未來。

地獄三頭犬,是他們未來黑夜縱橫天下的資本。

那可是超級魂獸,他們都記得,當年,他們見到地獄三頭犬時候的興奮之情。可是現在呢,一切都完了。

「真是可惡,情報錯誤讓我們損失這麼的巨大。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繼續追殺那楊風嗎?」那女人開口問道。

「當然,我們還收到了三件神器,再加上,殺了楊風還能得到兩件神器。無論如何,我們都要出手,只是,這次出手一定要謹慎,要充分考慮楊風的實力和他周邊人的實力,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那就必須要殺了他。」坐在中年之人,冷聲的說道。

「是。」另外的一男一女都是立刻的同意道。

四方學院,中心區域。

一場戰鬥正在進行。

對戰的雙方是楊天和唐風。

這唐風那可是唐英的堂哥,現在的實力是魂皇的實力,在四方學院,這樣的實力,那也算是不錯了。

至於楊天,現在實力也是增長了不少,魂王巔峰的實力。

天天在四方神塔修鍊,加上楊風留下的一些丹藥,他自身的天賦也是很強,達到這樣的實力也是在情理當中。

「楊天,別說是你,就是你哥哥楊風站在這裡,我都能輕易的將其斬殺。」看著楊天,唐風冷笑著說道。

在唐風看來,自己表弟唐英的死,絕對和這幾個人是有關係的。

「哼,如果是我哥哥在這裡的話,一招就能把你給殺了。你算什麼東西?竟然和我哥相提並論?」楊天冷聲的說道。

很多觀戰的人聽到這樣的話,都是點了點頭。

要知道,楊風,那可是能夠煉製七級丹藥的藥王,這樣的身份,那可是不簡單的。

說實話,他們也有點想不通,這個唐風,為什麼要得罪楊天幾個,畢竟,得罪了楊天幾個,那就等於說是得罪了楊風。得罪一個藥王,對於他們楊家來說,那也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你哥哥,哼,你哥哥估計早就死了。如果他沒有死的話,那我也能一拳打爆他。你哥哥離開的時候也就是魂王初期的實力,一年的時間,也就是魂王巔峰的實力。」唐風淡笑著說道。

他可是得到了消息。楊風去了黑森林。黑森林,那是什麼地方,那個地方可是魂帝去了就出不來,幾乎都要死在裡面了。他一個魂王,進去那就是一個死字。

在他看來,楊風絕對不會活著出來的。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對楊天幾個侮辱,逼的他們出手。

如果楊風沒有死的話,他肯定要有顧忌的,楊風除了藥王身份之外,楊風還是煉藥師公會會長葯凌的兄弟,這樣的人,一般情況下,能不招惹的話,還是不招惹的好。可是,楊風已經去了黑森林,那就說明,楊風肯定回不來了,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可在乎的。

自己要替自己的表弟報仇。

楊風死了,但是,其他人還沒有死呢。

「混蛋,我哥哥肯定不會死的。」楊天立刻的說道。對於唐風的話,他是很惱火。

「呵呵,你哥哥或許不會死,但是今天你,不死也得重傷。」唐風的臉上出現了殘忍的笑容,他今天,那是要下重手的。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楊天咬牙切齒的回應道,對於這個唐風,他是非常的惱火。這個傢伙,這幾個月都在挑釁,什麼難聽的話都說了。本來嘛,他還能忍受,但是,這段時間,他真的是難以忍受了。因此,就接受了挑戰,來到了這擂台之上。

實際上,他也是知道的,這個唐風,實力遠在他的實力之上。

戰鬥的話是,輸的可能很大。

但是,在他看來,這學院的擂台一般是不允許殺人的。自己戰鬥的話,大不了是輸而已,可是,如果要是自己一直當縮頭烏龜的話,那他自己都崩潰了,這是他所絕對不能夠忍受的。

「轟。」的一聲,雙方就開始了戰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