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二人來到東峰最高處的時候,莫有雪已經早早地在那裡等著他們了,黃昭只露了個臉便匆匆退下,給莫有雪和洛川留出了說話的空間。

洛川笑臉盈盈地走上前去,開口喚了一聲:「師姐。」

莫有雪點點頭:「聽說你這幾日在涼城中可是出了個大風頭啊。」

「哪裡哪裡……師姐就別損我了。」洛川打了個哈哈,隨即將話題引回到正事上:「聽說這次師姐找我來,是想商議下大逃殺的事情?」

「嗯……」莫有雪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口道:「你應該知道,大逃殺屬於宗門內戰,關乎各峰各堂的利益之爭,所以自古以來便鮮有同盟這一說,畢竟誰也不敢輕易相信誰,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洛川笑著道:「因為我。」

「不錯。」莫有雪毫不隱晦地點了點頭:「因為你的出現,所以我東峰與百草堂,現在便有了結盟的基礎與可能。」

洛川摸了摸鼻子,倒是一點兒不謙虛,只是有些好奇地問道:「不過我看師姐似乎與馮師兄的關係也很不錯啊,而且演武堂實力雄厚,為什麼咱們不再找演武堂商量一下呢?」

莫有雪頓時搖了搖頭:「不一樣的,我知道陳副掌門很看重你,蔡堂座平日與你也很親近,就如我跟馮笑一般,但平時的交情是平時的交情,事涉各峰各堂的利益,誰也不敢把希望放在別人身上。」

頓了頓,莫有雪又解釋道:「你要知道,演武堂坐擁五位長老,就算四位長老同意聯盟,那麼剩下的那一個,也可能在關鍵時刻叫人在背後捅你我一刀,這個風險實在太大,變數太多,所以我只信任你,信任百草堂。」

話音落下,洛川不禁有些失望地嘆了一口氣:「原本我還想著多拉攏些盟友,先把刑堂和勛祿堂的人給幹掉呢,現在看來是不可行了……」

莫有雪點點頭:「同樣,你也不必擔心刑堂和勛祿堂會聯合起來對付你百草堂,因為就算他們有著共同的敵人,但彼此之間也絕不會相互信任的。」

洛川也不知道這究竟算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一時間顯得有些沮喪。

因為這麼一來,他原先所想的合縱連橫的路子就走不通了。

莫有雪倒是沒太注意洛川的心裡變化,而是繼續說道:「此番大逃殺,只要東峰與百草堂兩相聯手,即便依然勝不了演武堂,但也勉強能夠跟勛祿堂分庭抗禮了,而且我建議,一開始我們最好先從刑堂、西峰與神兵堂這三處入手打擊!」

洛川好不容易從失望的心境中平復過來,點點頭道:「之前刑堂被我殺了一個親傳弟子,一個核心弟子,可謂元氣大傷,正是趁他病要他命的最好時候,不過……」

洛川遲疑著問道:「西峰和神兵堂是為什麼?」

莫有雪寒聲道:「因為西峰對百草堂最為知根知底,神兵堂對我東峰同樣如此!」

聽到這裡,洛川這才反應過來,感嘆莫有雪不愧是連續參加了好幾年大逃殺的精兵幹將,單從經驗上而論就不知甩了自己幾條街。

不過既然話趕話說到了這兒,洛川也有些好奇地問道:「之前許長老被調回勛祿堂之後,神兵堂老實些了嗎?」

莫有雪冷冷一笑:「杜方這隻老狐狸,果然夾起尾巴做人了。」

洛川笑著搖搖頭,隨即目色微變,因為就在這一刻,他腦中忽的靈光一閃,似乎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從大逃殺中倖存下來的辦法。

然後他趕緊向莫有雪問道:「師姐,在大逃殺期間,整個小祁山有哪些地方會被設為禁地?」

莫有雪一愣,隨即回答道:「總共四個地方,包括寒潭秘境、劍林、勛祿堂的寶閣,以及神兵堂的兵閣。」

似乎是猜到了洛川想要做什麼,莫有雪不禁搖了搖頭:「在大逃殺期間如果只想一味躲藏的話,是絕對行不通的,就算是太上長老的洞府,屆時也會全面開放,誰都可以進去,以往有不少弟子也想用這種方法來投機取巧,事實證明卻是不可取的。」

霸寵小悍妻 「後來為了杜絕門內弟子消極作戰,太上長老更想出了一個辦法,便是向所有的參戰人員發放一種特殊的銅簡,裡面會實時記錄每一個人所在的位置,讓每個人都無處躲藏!」

莫有雪以為,自己的這番話一定會讓洛川打消偷奸耍滑的念頭,去不曾想,下一刻,洛川眼中的光芒卻更加強盛了幾分。

「師姐所言當真無誤?在大逃殺期間只有這四個地方進不去?」

莫有雪暗暗皺了皺眉,點頭道:「按照往年的規矩,應該無誤。」

聽得此言,洛川的嘴角漸漸掀起了一絲詭異的弧度,然後他開口笑道:「師姐可知,今年的大逃殺,除了會按照勝者所在的宗堂、峰口分配宗門資源之外,還將選拔出進入月影秘境的人選!」

莫有雪一愣,隨即疑道:「那又如何?」

洛川並沒有直接回答莫有雪的問題,而是繼續將他提前從太上長老那裡獲得的消息分享了出來:「所以此次大逃殺總共會有五個最終獲勝的名額,就是不知道……」

「師姐你有沒有十成的把握留到最後?」

莫有雪不知道洛川的葫蘆里到底準備賣什麼葯,但既然他這麼問了,莫有雪的眉宇間也不禁浮上了一絲冷傲之色。

「單以弟子層面而論,現如今的凌劍宗,誰又可堪一戰?」

聞言,洛川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更加詭異了,接著道:「既然如此,如果莫師姐相信我的話,那麼我有辦法,可以在最後的五人當中,再添一位東峰弟子!」

莫有雪目色微怔:「你打算怎麼做?」

洛川搖搖頭:「現在暫時不能說,我還需要求證一件事情,不過最重要的問題還在於師姐你,師姐認為,在這東峰之內,誰既值得信任,又可以在月影秘境中不至於拖咱們後腿?」

莫有雪毫不猶豫地脫口而出三個字。

「齊青山。」

洛川點點頭:「我明白了,現在我需要去找太上長老證實一個猜測,如果一切真的如我所料的話,那麼此次大逃殺,可就有好戲看了……」

說完,洛川向莫有雪拱了拱手,隨即身形一閃,便又朝太上長老的洞府去了。

一天之內,他可謂將整個凌劍宗跑了個遍,從太上長老的洞府到百草堂,再從百草堂到東峰,最後又回到太上長老的洞府,可謂是把腿都給跑斷了,但此時在洛川的眼中卻沒有絲毫的疲憊之意。

絕世唐門 反而帶著前所未有的興奮。

因為他終於找到了在大逃殺的規則下,一條最重要,卻一直被眾人所忽略的大漏洞!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洛川今日第二次來到了太上長老的洞府,所說出的第一句話,便讓後者頗感意外。?

「敢問太上長老,在大逃殺期間,有哪些禁忌是絕對觸碰不得的?」

太上長老暗暗皺了皺眉,隨即回答道:「不得在符篆開啟之後傷害對手性命,不得離開小祁山的範圍之內,同時有四大禁地不得進入。」

洛川仍舊弓著身子,再次開口道:「請太上長老明示,四大禁地是哪四個地方?」

隱隱之中,太上長老似乎覺得有些不妥,但還是照實回答道:「寒潭秘境、後山劍林,以及勛祿堂的寶閣與神兵堂的兵閣。」

洛川將頭壓得更低了一些,讓太上長老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沉聲而道:「如此,只要弟子在規則允許的範圍之內,不觸犯以上任何一條禁令,不進入任何一處禁地,其餘不管採用什麼手段去爭取勝利,都是被宗門認可的,對嗎?」

這一次,太上長老難得陷入了短暫的沉默當中。

許久之後才有些猶豫地應道:「不錯。」

「弟子明白了。」言罷,洛川絲毫不拖泥帶水,直接向太上長老行了一禮,轉身便走出了洞府的大門。

看著洛川漸行漸遠的背影,太上長老的眉頭又一次皺了起來,喃喃而道:「這小子,不會真的……」

下一刻,太上長老緩緩搖了搖頭,眼中的擔憂漸漸消散開來,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種淡淡的期待。

大道誅天 她很想知道,在接下來的大逃殺中,洛川到底能創造出什麼樣的奇迹。

而在另外一邊,洛川在回了百草堂之後便再也沒有出來過,他將與東峰結盟的事情告訴了謝長京,然後便徹底做起了甩手掌柜,將自己關在了家中。

對外宣稱是在為了三日後的大逃殺做準備。

只是誰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準備些什麼,就連紅豆也三緘其口,一切都搞得神神秘秘的。

不過即便是這樣,當三天時間過去,大逃殺即將開始的時候,百草堂的一眾弟子仍舊顯得有些信心不足。

哪怕他們當中的不少人已經得知了與東峰的盟約,但百草堂本身的實力孱弱,卻是一個在短時間內無法更改的事實。

就算是洛川用三天時間破境至洗星又能如何呢?

他畢竟只有一個人。

而除開莫有雪之外,整個凌劍宗還有整整五名親傳弟子!

那可是貨真價實的洗星境巔峰!

毫無疑問的是,幾乎每一個親傳弟子都有著橫掃一峰一堂的強大實力,而被凌劍宗公認為是最弱宗堂的百草堂又豈在話下?

純情寶貝:賴定冷天王 更別說其他有著洗星境修為的核心弟子。

隨便一個拿出來對上百草堂的人都可以以一敵十,甚至以一敵百!

雖然現在他們有了東峰大師姐莫有雪的庇護,但莫有雪也只有一個,又怎麼護得了這麼他們多人呢?

莫有雪自己有著可以與勛祿堂一爭長短的信心與勇氣,並不代表著其他人也有。

而偏偏他們的主心骨,洛川洛師兄連續閉關三日,既沒有給他們做出相應的戰術安排,也沒有帶給他們必勝的信心,甚至連士氣都未曾鼓舞一下。

不禁讓人們猜測,難道就連洛師兄也知難而退,選擇放棄了嗎……

而誰也不知道,就在三日後的這一天清晨,趁著天光未亮,洛川終於偷偷摸摸地從家裡面走了出來,此時距離大逃殺開始還有大約一個時辰左右,而他則穿上了全套的夜行衣,一個人躡手躡腳地摸上了中峰。

來到了勛祿堂的大門之外。

這幾日因為大逃殺的關係,有不少宗門弟子為了放手一搏,為自己的宗堂、峰口出一份力,來到勛祿堂兌換法寶、符篆等東西的人可真不少,為此勛祿堂可以說已經忙碌了整整三天三夜了。

這會兒眼看大逃殺即將開始,勛祿堂的大門前倒是顯得有些冷清。

真正勛祿堂的主力軍此時都已經去往固定地點集合了,顯然在大逃殺的特殊規則下,每一峰、每一堂的弟子都會盡量避免落單,否則一旦碰上其他宗堂、峰口的人,便只能自認倒霉,唯出局這麼一條路可走了。

相比起來,洛川自然就看起來有些另類了,不僅一個人孤身潛入了東峰,更來到了勛祿堂,倒也真是藝高人膽大,不怕自己被勛祿堂的人給包了餃子。

今日負責在勛祿堂中當值的只有一個人,叫做魏守勛,只是一個小小的外門弟子,但哪怕是他,等大逃殺的鐘聲響起之後,也會用最快的度與勛祿堂的大部隊匯合。

屆時,不僅勛祿堂會停止日常工作,就連整個凌劍宗都不會有人再為眾弟子服務。

一直到大逃殺結束。

洛川的到來,讓魏守勛笑著搖了搖頭:「得,又來一個臨時抱佛腳的,說吧,要換什麼東西?」

魏守勛有些無精打采地打了個哈欠,也沒太注意來人是誰,知道對方笑意滿滿地走到自己身前。

「我想先查實一下這裡面還剩多少貢獻值。」

魏守勛接過對方的身份令牌,用神念輕輕一掃,這才慢慢瞪大了眼睛,抬起頭來仔細看向來人。

「洛……洛……洛……」

或許是因為實在太過於震驚,導致魏守勛洛了半天也沒洛出個所以然來,這也不怪他太過小題大做,實在是洛川的名聲太大,尤其對於勛祿堂而言,平日里更是無比忌諱的一個名字。

畢竟在冬雪小比上的一幕幕,一直被勛祿堂弟子視為極大的恥辱。

而在此番大逃殺開始之前,更有不少勛祿堂的師兄們提議在一開始便先幹掉百草堂!

所以此時見到洛川真身,怎能讓魏守勛不驚?

對此,洛川倒是懶得理會對方的心路歷程,只是有些急切地問道:「怎麼樣,還剩多少?」

聞言,魏守勛這才稍微緩過神來,結結巴巴地說道:「還……還有十……十七萬五千……整。」

話音落下,洛川頓時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在來之前他還有些擔心自己手中的貢獻值會不夠用,畢竟在冬雪小比開始之前,慕容小卿曾花了不少貢獻為他兌換各式法寶、符篆等東西,好在冬雪小比的榜本身就是會獎賞貢獻值的,倒也彌補了不少損失。

雖然十七萬多的貢獻相比起洛川曾經的身家可以說是大幅度縮水了,不過放在今日卻是剛剛好。

因此下一刻,洛川便對著魏守勛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還請你幫我兌換一件東西……」

片刻之後,洛川拿著兌換的物品離開了勛祿堂,向著東峰飛奔而去,倒是讓場中的魏守勛久久沒能緩過神來,因為他實在是想不通,洛川為什麼會在大逃殺即將來臨的時候,兌換這麼一件東西。

不多時,洛川便一路疾馳到了東峰腳下,抬頭看看天色,此時距離大逃殺開始只剩下了一炷香左右的時間,似乎有些趕了。

所以接下來洛川徹底放開了體內洶湧澎湃的星力,加朝著東峰之巔衝刺。

好在之前他就已經知道,今日東峰弟子將會集結在莫有雪的洞府之前,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煩,只是在路過神兵堂的時候,不免引來了很多詫異的目光。

「咦?那不是洛川嗎?此時他不在百草堂待著,怎麼跑到東峰來了?」

「早就聽說他與東峰的關係匪淺,難道說這次大逃殺東峰會和百草堂聯合起來?」

「快將此事稟報堂座師兄!」

「是!」

洛川並不知道,他的到來,已經使得莫有雪聯盟的計劃提前暴露了出去,當然,即便他知道了也不會在乎。

因為此時距離大逃殺開始已經很近了。

更何況,從一開始,洛川真正的目的,便不是率領百草堂弟子與東峰聯盟。

因為他想到了一個更加兵不血刃的辦法……

一炷香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好在洛川一路馬不停蹄,終於在大逃殺即將開始前的一刻,趕到了一眾東峰弟子的面前。

其中大部分人都已經早就知道了他們今日會與百草堂聯盟的事情,更認識這位在凌劍宗聲名顯赫的洛師兄,雖然此時見到洛川登臨東峰有些詫異,仍舊熱情洋溢地開口問好。

「見過洛師兄。」

「洛師兄你怎麼來了?」

「洛師兄多日不見,還是神采依舊啊!」

洛川來不及與眾人一一打招呼,只是頻頻笑著點了點頭,然後便來到了莫有雪的身前。

此時的莫有雪站在隊伍的正前方,正打算做最後的戰前動員,見到洛川出現,也是面色微怔。

卻不曾想,洛川竟然不是沖著她來的,而是與其錯身而過,一把拉住了齊青山的手。

齊青山滿臉的茫然,喃喃而道:「洛師兄,你這是做什麼?」

下一刻,洛川直接從懷中掏出了一塊通體黝黑,散著森然之氣的令牌,當眾宣佈道:「我,凌劍宗外門弟子洛川,以此令為證,申請挑戰東峰內門弟子齊青山,上生死台一決勝負!」

此言一出,全場所有人都傻眼了,因為他們認出了洛川手裡面的東西。

正是凌劍宗用來讓宗門弟子解決私人恩怨所用的挑戰令!

這是什麼情況?

洛師兄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對齊師兄起挑戰?

沒聽說兩人有什麼深仇大恨啊?

然而,回答他們的,既不是眼前一亮的莫有雪,也不是滿臉驚愕的齊青山,而是一陣悠揚而綿長的鐘響。

這也代表著,便在此時此刻,大逃殺開始了。 事實證明,當兩件令人措手不及的事情同時生的時候,人的大腦往往會因為強烈的刺激而變得反應遲鈍,哪怕是修行者也不例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