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新鮮辭彙,李宇一挑眉頭:「王者競技場,那是?」

胡老三嘿嘿一笑:「相比煉體境的層次,氣感境層次多出的便是王者競技場。」

「那是無數同級王者相互征戰的地方,你甚至可碰到數千年前的王者,與之直面對戰。」

「不過等你可轟殺二階獸王之後,再去嘗試吧。」

「王者競技場之中的,可都是變態中的變態!」

連胡老三都難得露出凝重的表情,李宇失笑搖頭,他跳上武鬥台,開始從一星武者做起。

進入氣感境層次之後,李宇就成為了一個新人,在煉體層次得到的榮譽全都消失不見,要一場場贏得勝利才行。

不過以李宇的實力,在同級武者之中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他乾脆越級挑戰,氣感八層的武者也擋不住他幾招。

僅僅一炷香時間,李宇便成為了十星武者,更是留下無敵天才的傳說。

一星斗獸、二星斗獸、三星斗獸……

在斗獸場中,李宇殺到九星斗獸便感到有點吃力,其相當於氣感九層高級的蠻獸,具有可怕的威能。

不過擊殺一隻九星斗獸,就是一百八十枚靈晶的獎勵,直面十星斗獸還可能受傷,李宇就將斗獸場內的九星斗獸一一挑翻。

通靈界內一天的時間,李宇都在斗獸場中渡過,等他離開通靈界時,手中的靈晶已達到五千枚的巨額數字。

「過段時間便是斷罪秘境開啟的日子,要與諸多玄氣榜上的高手一起爭奪斷罪秘境內的寶物,我的實力是越強越好!」

李宇默默的拿出了楚皇丹,他將其一口吞服下去,開始催動真氣煉化這枚丹藥! 數天之後,李宇藉助眾多四品丹藥和元晶,不僅鞏固了修為,開始修鍊金剛伏魔訣的第二層,還藉此突破到氣感五層!

「楚皇丹不愧是大楚皇室秘制的四品丹藥,藥效實在是驚人,我的天賦有著小幅度的提升,還快速突破了氣感五層。」

李宇默默體會著境界突破后帶來的強大力量,若是他再次進入通靈界,或許就可擊敗一兩隻二階獸王了。

「現在正好是團體賽決賽的時間,我答應過暮煙姑娘她們,該是去看看他們奪冠的模樣。」

白衣少年長身而起,從紫天院離開后,李宇便發現有不少人成群結隊的前往百鍊武塔前的擂台,想必是要觀看團體賽決賽的。

此次六院比武,雖因靈猴族的出現,使得天驕賽和新秀賽都在大楚皇宮直接舉行,可團體賽未受到影響,還是在此如期舉行!

有很多學員和武者均未看到天驕賽和新秀賽的戰況,這回最後一場大戰團體賽決賽,自是吸引了無數武者。

等李宇來到比賽場地時,發現搭建的擂台早已被圍得水泄不通,無數武者期待的看著擂台上的比斗。

團體賽是四人小團體之間的比斗,進入決賽的四支隊伍,除了空暮煙等人的紅顏隊之外,便是宇元國的兩隻隊伍和天元國的一隊天才學員。

現在武鬥台上正激斗正酣的便是宇元國的一隻隊伍和天元國的四位天才。

李宇一眼就看到宇元武院有一名氣感九層的天才在其他同伴的幫助下氣勢大漲,一刀便將天元國的隊伍擊潰!

「有意思,居然是元靈陣……」李宇嘴角微翹,看出了宇元武院這隻隊伍所布的陣法。

元靈陣是一種相當古老的陣法,其可以將布陣的其他人的力量灌輸到陣眼之人身上,使其戰力激增。

宇元武院這隻名為元靈隊的隊伍,本就是以那名氣感九層的天才為主,加上其他人的輔助,足以輕鬆擊潰其他團隊。

「孟凌天居然在近段時間突破,以他氣感九層的修為,幾乎就可以橫掃敵手,加上元靈陣之威,這回團體賽的冠軍已是我們宇元武院的囊中之物!」

宇元武院的眾多學員興奮不已,他們看著那名氣感九層的天才,眼神崇拜不已。

孟凌天之名,李宇也曾聽說過,他是宇元武院的一位核心成員,在氣感八層時便可與不少氣感九層巔峰的天才學員對抗,這才破格成為核心成員。

他天賦卓絕,比其他核心成員普遍低上一兩屆,為確保奪得團體賽的冠軍,宇元武院更是讓孟凌天參加團體賽,其境界和戰力足以碾壓大部分的參賽者。

「孟凌天!孟凌天!」

宇元武院一方瘋狂的呼喊,宛如孟凌天已帶隊奪得了冠軍一般。

面容得意的向台下揮手,他傲然而立,惹得楚風武院的學員紛紛說道:「這小子囂張什麼,等下我們的四位女神就會將他狠狠擊敗!」

「就是,紅顏隊的四位女神均是絕世紅顏,空暮煙和秦素雅更是皇城四大美女,不僅長得傾國傾城,還有著超強的實力。」

紅顏隊的四人,均是絕代佳人,在楚風武院中有著極高的人氣,自是讓無數男性學員沉迷不已。

等孟凌天下台時,另外一隊人馬快速登台,那是四名穿著紅色衣袍的男子,正是四名紅衣大盜!

「紅衣隊上場!」

這隊紅衣大盜組成的隊伍便是紅衣隊,四名紅衣大盜一起上場,均有氣感七層的修為。

他們精通合擊陣法,又配合默契,加起來的戰力不弱於元靈隊。

李宇搜尋了一圈,便看到了尹卿月和李牧歌兩人,她們倆站在擂台旁邊,表情焦急。

「素雅和暮煙怎麼還沒來,她們倆應該知曉今天是團隊賽決賽的重要時刻啊,按她們的性格,應該會按時到的……」

李宇走到她們兩人身旁時,她們表情焦急,在尋找著秦素雅和空暮煙的身影。

「怎麼回事?秦姑娘和暮煙姑娘還沒到?」李宇表情驚訝。

團隊賽可是四個人的比賽,況且紅顏隊是以四象劍陣才能殺入決賽,從諸多隊伍中脫穎而出,只剩李牧歌和尹卿月兩人,可難以在團隊賽中有所作為。

「你們紅顏隊是要臨陣脫戰么,遲遲不上場!」

紅衣隊之中有一人站在擂台上,面容冷峭。

他們已在擂台上站了一炷香時間,可紅顏隊始終沒有上場,紅衣隊自是要刺激一番。

尹卿月面色擔憂:「我們和素雅還有暮煙這幾人都在練習四象劍陣,還約好了今天一早就來武院這邊參與團隊賽。」

「可一直等到現在,她們兩人都還沒有出現……」

「難道她們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

尹卿月等人所處的便是團體賽的選手區域,若是秦素雅和空暮煙過來,自然會找到這裡。

童雙雨笑道:「我已請人分別前往秦家和暮煙師妹的住所探尋,要是他們在住處,應當能找到她們。」

在尹卿月等人想等他人找到秦素雅兩人的時候,紅衣隊那麼不依不饒的說道:「現在距離比賽開始已經有半個時辰時間了。」

「你們楚風武院若是不敢對戰的話,那就趕緊認輸,不要浪費我們時間。」

紅衣大盜中有一人淫笑道:「就是!這回我們的對手居然是幾個娘們,不管床上床下,她們都不是我們的對手!」

紅衣大盜十分囂張的話語惹得其他楚風武院的學員憤怒不已:「你們別瞧不起我們的女學員!」

「我們楚風武院的武羽落同樣是女學員,要擊敗你也是輕鬆至極的事情!」

宇元武院有很多學員大喊道:「不管如何,紅顏隊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上場,必然是怕了我們!」

雙方各執一見,幾乎要上演全武行,六院比武的裁判不得不上台。

「比賽時間已過,若是楚風武院的紅顏隊還不上場的話,那就判你們認輸!」

在無數學員的注視下,楚風武院一方有三人緩緩的登上擂台。 「那不是李宇么,他怎麼也代表紅顏隊上台了!」

「聽說李宇擊敗了其他武院的諸多新秀,是新秀賽的冠軍,不過他怎麼會出現在團隊賽的賽場上……」

與尹卿月和李牧歌一起登上擂台的正是李宇,他的出現也惹得眾多武者紛紛熱議。

他也是一直等到裁判上場,要判紅顏隊為負,也沒看到秦素雅和空暮煙兩人出現,他只好上台去代替兩人參戰。

畢竟她們四人為此次比賽付出很多,一起練習了近一個月時間,李宇不願她們的心血白費。

「哈哈,我看到了什麼!一個男人居然出現在了一群女人的隊伍之中,這個隊伍叫紅顏隊,小子,難道你也是一個娘們?」

「那也說不定,這一看就是個小白臉,說不定他不喜歡女人,喜歡男人呢!」

「嘿嘿,就一個氣感五層的小子加兩個小娘們居然就敢上場,看來又是一場一面倒的屠殺。」

紅衣大盜中的幾人紛紛鄙夷的看著李宇,嘲笑著他。

更是有宇元武院的武者指著李宇道:「裁判,這傢伙怎麼也可以上場,紅顏隊明明是由四個女人組成,不要告訴我這小子也是其中一個。」

「什麼時候團體賽可以隨便換人上場了!」

團體賽為了講究公平,在上報隊伍名單之後,裡面的人員是不能替換的。

裁判也嚴肅的看向尹卿月等人:「你們若是有成員不齊的話,也是不能拉其他人當替補的。」

這名裁判實際上便是楚風武院的一位傳功長老,只是有著其他幾座武院的高層在,他也不能明目張胆的徇私舞弊,只能按照規矩來。

尹卿月微笑道:「劉長老,李宇可是我們的教練,在成員缺少的情況下,符合條件的教練也是可以上場替補的。」

「我記得這是比賽規則中的一條。」

劉長老一愣,他想起來規則中確實有這麼一條,有的隊伍報教練身份時,本就是尋找好了替補,沒想到紅顏隊的替補正好是李宇。

本來以為紅顏隊會被直接判負的學員們升起了一絲希望,可宇元武院的諸多武者哈哈笑道:「就算讓這小子上場又如何。」

「紅顏隊還是差一人,難道他還能憑藉一己之力翻盤不行。」

「就是,團隊賽拼的可是團隊協作,需要有合擊陣法才能取勝,三個人的合擊陣法,難道還比得過四個人?」

「哈哈,說的有道理,這樣看來,我們宇元武院的兩隻隊伍可以提前包攬團隊賽的前兩名,你們說是元靈隊強還是紅衣隊能奪下冠軍。」

宇元武院的武者甚至已經開始討論起決賽的勝負,爭論著到底是元靈隊還是紅衣隊會獲得最後的獎勵。

楚風武院的學員面露惋惜:「李宇帶著其他兩人上場,可謂是勇氣可嘉,但團隊賽畢竟不是單打獨鬥。」

「紅顏隊的平均修為境界本就比紅衣大盜低,人數又佔劣勢,這回凶多吉少啊。」

「也不知道紅顏隊的其他兩人出了什麼狀況,怎麼會缺席團隊賽的決賽呢。」

眾人幾乎一面倒的認為紅顏隊不可能是紅衣隊的對手,連尹卿月也有點心中打鼓,不過看到李宇那挺直的背影,她心中又安定下來。

只要有眼前這個男人在,這些困難都不是問題!

紅衣大盜均是舉起手中的大刀,面露嗜血的渴望,為首之人則目露凶光。

「小子,就是你在紫雲台上殺害了我幾個兄弟,本來還準備找個機會讓人死無葬身之地。」

「不過沒想到我們還沒找你,你居然就自己上來找死,這回你別想完整的下擂台!」

李宇在紫雲台爭奪賽時斬殺了四名紅衣大盜,與這隻強盜團伙結下了深仇。

紅衣隊全都是紅衣大盜的人,自是對他充滿仇恨,若不是這裡是六院比武的擂台,他們早已撲上來將李宇亂刀分屍了。

紅衣大盜紛紛開始在李宇身上掃視,似乎在打量著砧板上的魚肉,想著如何下刀。

劉長老不禁臉色一變:「這裡是團隊賽的決賽場所,嚴禁下死手,到時候你們敢逾越,別怪我出手!」

劉長老生怕紅衣大盜下死手,他隱隱的在震懾著這幾人。

為首的十九號紅衣大盜冷笑一聲:「就憑你?我們幾個聯手,足以斬殺一般的先天高手了!」

劉長老氣的差點出手教訓這幾人,不過老十九話音一轉。

「不過這裡是六院比武的地盤,我們就給你們一點面子,不下死手,只是將他的四肢胳膊卸掉,然後把他眼睛、耳朵、舌頭全給割掉而已。」

老十九輕描淡寫的說道,他手中沾滿鮮血,這樣的事情做的可不少。

劉長老只好低聲對李宇說道:「李宇,若是你實在不敵紅衣隊,就趕快認輸,我會阻止他們,不會讓他們有機會下毒手的。」

李宇是新秀賽的冠軍,又擊敗了堪稱同級無敵的百變神猴,他在楚風武院中被譽為是近百年來最優秀的學員。

劉長老不願看到他折在紅衣隊手裡,紅衣大盜可是窮凶極惡之輩,他們什麼都做得出來!

李宇淡然一笑:「劉長老,宣布比斗開始吧,我知曉分寸的。」

「團隊賽第二場半決賽正式開始!」劉長老只好宣布比斗開始,他話音剛落,四名紅衣大盜就同時射出。

他們四人的身形如一,同時出現在李宇東南西北四個方位,雪亮的刀光將李宇籠罩!

「無極刀陣!」

紅衣大盜均是精通無極刀陣,這座四個人就可催動的合擊陣法,在紅衣大盜手中展現出非凡的威力。

由於他們四人的境界高達氣感七層,展現出的殺傷力又比之前提升了一個檔次。

足足四十餘道刀光密布李宇周身,簡直形成了一張天羅地網,就連先天境高手進去,也會被攪碎!

轟!

尹卿月催動劍氣,想從旁幫助李宇,卻被那層刀網震得渾身氣血翻騰,連續倒退數十步才站穩。

她這還是從側面進攻,若是她直面這層刀網,恐怕眨眼間就會被斬殺!

尹卿月十分擔心的看向李宇:「千萬別死!」

可這位嬌俏的少女看向刀網之中時,卻看到一道偉岸的身影帶著無邊金光拍出無數道掌印,正好迎向無邊刀網。 「愚蠢的傢伙!居然以一己之力來對抗無極刀陣,看我切碎你!」

紅衣大盜們加快了刀速,他們直接下了死手,現在就算劉長老出手,他也救不下李宇,甚至他自己也會陷入到無極刀陣之中!

有很多武者簡直要閉上眼睛,可他們目露不忍時,卻看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

一位怒目而視的金剛虛影出現在李宇身後,他看到這群魔亂舞的世間之後,不禁面露憤怒,手臂一動,便有無數道掌印拍出,一一對上刀光。

砰!砰!砰!

隨著一陣陣碰撞聲,天羅地網般的刀網被硬生生擊潰,無數碎裂的刀片四散,紅衣大盜手中的三品靈武居然都被李宇一一拍碎!

紅衣大盜中有三人被震得倒飛出去,唯有為首的老十九不可置信的看向李宇:「不可能!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你怎麼可能一人就破掉了我們的無極刀陣!」

台下的眾多武者也倒吸一口涼氣:「紅衣大盜以無極刀陣縱橫宇元國周邊,就連不少先天高手都死在他們刀下。」

「可這李宇境界比紅衣大盜低,可居然能以一人之力破掉無極刀陣,簡直強的可怕!」

連楚風武院的很多武者也只覺得自己的觀念在被顛覆:「以前只知道李宇很強,甚至強勢成為新秀賽的冠軍,可沒想到他這麼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