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家的勢力與葯田幫相當,不過因葯田幫附庸血佛宗,故而齊家也是吃不住葯田幫。

而齊家的家族三代弟子之中,有一人加入了悠雲宗,因此葯田幫想要稱霸席令城,趕走齊家,也不太可能。

畢竟悠雲宗的勢力可是比血佛宗還要強大的,乃是與七殺宗並列的宗門,是孤雲國最大的一股勢力。

齊家雖只有一名青年子弟成為悠雲宗的弟子,卻也由此水漲船高,成為葯田幫不敢輕易得罪的一股勢力。

江誠接取到的任務,便是配合葯田幫調查血參下落。

若真是齊家劫走的血參,那麼便是齊家不講道義,可強行出手搶回。

齊家雖然勢力頗大,但家族中除了那成為悠雲宗弟子的子弟,也就只有齊家老祖算是一號人物,有著內氣八重天的實力。

若真是齊家主動對血佛宗附屬勢力葯田幫動手,那便是首先壞了規矩,就算滅了齊家,悠雲宗也不會因為一個不講規矩的弟子家族,找血佛宗的麻煩。

任務訊息之中,將一些利害關係都已分析清楚到位。

江誠接下這任務后,就已有所考慮,若齊家真是動了不該動的心思,那他就也就不客氣了,正好缺乏吸功的對象。

第二日正午時分。

距離席令城還有六十餘里路外的一家路旁酒鋪中,江誠正坐在裡間悠然喝著酒水,歇歇腳。

酒鋪外道路兩旁的樹蔭里,一些夏蟬扯著嗓子沒命的喊著,像是一群被扒了衣服晾起來一番毒打的驚恐少女,叫聲令人好不焦躁。

江誠夾了一顆蠶豆塞入嘴裡,慢吞吞咀嚼著,目光卻是不經意掠過酒鋪外一株大樹樹蔭后的一道黑影。

黑神便是在那株樹上候著,似在小憩。

江誠微微低頭,從腰間掏出手機,藏在酒壺后打開進入聊天群。

這等隱晦行徑,好似曾經沒有穿越之前,在考場上舞弊之時的舉動。

時隔四天後,江誠再度進入到聊天群。

頓時便被一連片的「艾特」消息給炸破了屏幕。

武松:「前輩,您現在可有空暇?晚輩萬萬沒料到,前輩當日所言竟是真的,我那嫂嫂還真是個水性楊花之輩,竟然趁我那哥哥不在家中……」

童博:「前輩,前輩您可在?晚輩近日一直心神難寧,有種不妙預感……」

陳近南:「前輩,您可在否?幸得前輩當日神機妙算,我們天地會這次秘密行動果真的大告成功……」

聶風:「……」

蕭咪咪:「神運算元前輩,晚輩遵循您的囑咐,果真是打開了地下寶庫,將其中寶物搜刮一空,晚輩這就將前輩您要的物品送過去,不知前輩您如今正在何處?」

蕭咪咪:「前輩?」

最近的消息,卻赫然是三個小時前。

群里自從他這個群主連續四天都不搭理人後,一眾群員都是有些心慌慌。

尤其聶風,似是在凌雲窟內有了新的進展,想要聯繫江誠,卻是根本聯繫不上,倒是頗有些心急了。

江誠暫時沒理會其他人,先找到了蕭咪咪艾特對方。

「小蕭,近來幾天老夫一直在時空深處尋找13種宇宙香料,卻是沒有時間與爾等閑聊,現在老夫已經找到了12香,就只差13香了,倒是空閑下來。

你既然要把那些小玩意兒送過來,那就直接送來吧,老夫雖然遠在時空深處,卻也與你近在咫尺。」

江誠一開口就是滿嘴跑火車,做足了高深莫測的姿態。

此時正在地靈宮內享受兩名男寵為她按摩的蕭咪咪,突然聽到了腦海之中傳來的江誠的聲音,頓時便是驚地直接推開兩名男寵,拉起一件薄紗罩在身上,神色微變。

「前輩,您總算是搭理人家了,人家還以為您是有了新歡忘了妾身這一故人呢。什麼12香還是13香的,有妾身我香么?」 「你香不香老夫自是不知,也不感興趣……」

江誠嘖嘖兩聲,旋即不耐道,「好了,別啰嗦,那些小玩意兒,你要送給老夫,那就快點兒。」

蕭咪咪忙起身吩咐人將透骨針以及子母霹靂彈皆送來,環顧四周一圈,疑惑在心中道,「前輩,這些小東西都已在妾身手裡,現在就請前輩您現身吧!」

她如此說著,亦是將氣機感知提升到了極致,方圓十丈之內,別說是人,便是一隻蚊子蒼蠅飛過,都能立即被她感知到行動痕迹,無所遁形。

對於神秘莫測的神運算元,蕭咪咪心中既是抱有敬畏,又是抱有一種不服輸的征服慾望。

她對自身魅力極有信心,曾迷倒不少各大門派俊彥,上到老者,下到孩童,無不通吃,甚至連出了名的二十四孝子,都願意為她倒施逆行殺母弒父。

因此她心中未嘗不是沒有想法,想將江誠這個神運算元一口吞下肚中,於石榴裙下好好擺弄。

江誠卻在此時淡然道,「不用老夫現身,你只需將意念集中在手中之物上,思想著交給老夫,這些東西自然就會到老夫手中。」

「啊?」蕭咪咪愕然,狐疑不已,但當下卻也是半信半疑依照江誠說法進行嘗試,同時氣機感知更是提升到了最高。

下一刻!

驀然之間,毫無徵兆的,其手中的透骨針以及子母霹靂彈皆是消失無蹤。

憑空消失!

蕭咪咪全身汗毛都聳立了起來,差點兒失聲尖叫,花容色變環顧四方。

但方才那一刻,手中物品真的是突然消失,沒有任何人出現拿走其手中物品。

「這……這……」蕭咪咪心中驚駭,對於神運算元那神鬼莫測之手段,此時真正是感到了驚悚。

恐怕就算是移花宮邀月宮主,便算是大俠燕南天,也不可能不被她發現就能從她手中奪走東西。

完全不可能!

「不必大驚小怪,咫尺天涯便是如此……」

江誠道了一句,也懶得去管和曾經朱無視一樣驚魂未定的蕭咪咪。

收到東西之後,他便又抬頭漫不經心看了一眼酒鋪外樹蔭中小憩的黑神,見對方並未注意這邊,便又將視線看向了自己手中的一個橢圓針筒,還有兩枚一大一小的黑色圓珠。

豪門寵妻:專制老公 橢圓針筒,便是傳聞之中的天絕地滅透骨針,乃是由《絕代雙驕》之中聞名遐邇的神手匠鑄造,一筒一發一百三十針。

此暗器殺傷力之大,縱然絕代雙驕之中有數的絕頂高手,猝不及防之下都可能一擊重創。

而絕代雙驕之中的絕頂高手,如燕南天、邀月、憐星之流,江誠估摸著,實力怕是都已堪比一些厲害的真氣境高手,只可能比後期修滿吸功大法的神候差一些。

天絕地滅透骨針,能對這些人構成威脅,對於此世界之中一些真氣境六重以下的人物,應該也是有著致命傷害的,對於六重以上的高手,則是有些威脅。

不過除了透骨針,江誠此次還得到子母霹靂彈。

兩顆黑色的子母霹靂彈沉甸甸的,一顆怕是都足有一斤。

此物黑黢黢毫不起眼,但僅僅抓在手中,江誠便感覺到一種毛骨悚然的強烈威脅。

帝王專寵:黴女七公主 尤其當兩物靠近之時,這種威脅感就愈發強烈。

「此物應當便是一種火藥製作出的炸彈,一顆的話,引爆可能會有些困難,且威能不算大。

但若是兩顆同時擲出,碰撞在一起,則可能如冰火交融,爆發出難以想象的恐怖威能……此物……殺傷未知,需得慎用。」

江誠小心收起透骨針,又將兩顆子母霹靂彈小心以棉布包裹,一左一右隔開收入腰間腰帶的暗囊之內。

子母霹靂彈這等暗器凶物,若是保管不妥當,還未炸到敵人,就可能因為磕磕絆絆將自己炸傷,那卻就得不償失。

江誠做完這些,吟下一口酒水,卻又拿起手機進入到了聊天群內。

方才他也只是私密艾特蕭咪咪一人閑聊了會兒,卻是未曾理會其他群員。

不過此時也該是現身和其他群員聯絡一下感情了,消失的這四天,只看這些群員的情緒,江誠便也知道了這些人現在對他的依賴和尊敬。

很顯然,他現在已經基本達成了一個合格群主的基礎條件,在群內建立了一定的權威,金帽子是戴得更穩了,而且到了今天,群等級也是即將就要升級了。

江誠打開群聊和群里一些人聊了沒大一會兒,群總活躍值便在江誠振奮的目光下,達到了一萬點。

「群提示:尊敬的群主,您的諸天聊天群已由Lv1級提升到Lv2級。

群等級提升之後,將開啟以下許可權:1、群隱匿功能,可隨時將群聊手機藏於體內隱蔽;

2、諸天投影功能,可通過消耗活躍值,獲取群內已存在的諸天強者投影附身之能力(一月一次);

3、群員上限提升至50人,並且每月擁有一次踢出一名群員的許可權;

4、群搜索上限提升至3星,群員每日活躍度上限提升至120;」

群等級提升了!

隨著群等級的提升,一瞬間竟就開啟了不少許可權。

非但群員上限提升,搜索上限提升,更難得的是多出了諸天投影的許可權以及隱匿群聊手機的功能。

原本江誠之所以賭戰,就是想要得到李瓊珍拿出的那一枚儲物戒指,有了那一枚儲物戒指之後,他也可以隨時將手機藏在儲物戒指之中,安全隱秘性無疑是有所保障了。

但現在儲物戒指江誠還沒得到,隨著群等級的提升,卻是已解決了群聊手機的安全隱秘問題。

江誠嘗試開啟許可權,嘗試將群聊手機隱藏。

下一刻,在其手中的手機豁然就竟是猛地縮進了他的手掌之中。

江誠瞪大眼,發現沒有一絲不適之感。

很快手機也就消失在了掌心,而後竟沿著手臂迅速游躥。

江誠感覺下面一涼,不禁心中暗驚。

「什麼鬼?」

忙掀開褲腰帶低頭一看,卻發現自己二弟身上,竟浮現出了一個若隱若現的圖案。

那圖案,倒是頗有些像是個豬頭。

「小豬佩奇……怎麼跑到我這裡來了?」

江誠愕道,這不正是他的手機背面貼的圖案么。

手機融入了他的體內,竟然變成了一道佩奇紋身,而且還藏在他老二那裡,這還真是騷操作。

江誠繁複操作了會兒,發現想要進入群聊時,還是需要將手機逼出體外的,卻無法直接在體內進行什麼深入操作……





(推薦票回收站!) 隨著群等級的提升,群聊手機現在的確是可以隱匿起來了。

不過讓江誠感到十分鬱悶的是,這群聊手機隱匿起來的位置也未免是太騷了,竟然藏在他的二弟那裡,還給他二弟紋了個佩奇。

「社會社會,這麼騷的金手指,估計也就佛爺我這獨此一份了。」

江誠神色古怪,再度召喚出手機後進入群聊。

就在剛剛他與群友聯絡感情之時,聶風卻已是急不可耐艾特私聊他數次。

想來這位異世界的主角,現在也該是進入了下一個劇情,正感到棘手,如此才尋求他的幫助。

進入聊天群后一看,也果真如此。

聶風:「神運算元前輩,晚輩遺囑您的指點,已經學會了玄武真功,不過現在晚輩又遭遇了難關,想請前輩您指點出路。」

聶風:「神運算元前輩?前輩,您曾說,但凡在這個群內的人,每人都能得到您三次占卜算卦的機會,現在晚輩就想再消耗一次機會,還請前輩您成全。」

聶風:「前輩……」

江誠大致回憶了下,此時聶風學會玄武真功后離開凌雲窟,便應是面臨著斷浪的威脅了。

此時斷浪於江湖中廣布消息,言及第二夢誕下一子,邀武林同道在風子滿月之日,到天門年看他如何讓風絕子絕孫。

武林中人對斷浪之殘暴不仁,敢怒不敢言。

而斷浪則放言,令聶風在幾日之內前來天門與他一戰,否則就要殺了幾個城的老百姓以及其子。

聶風此時應該是得到了消息的,卻是還算冷靜,知道先求助他這個神秘莫測的神運算元,並未衝動莽撞直接就殺向天門。

不過這等事情,就算聶風求助於他,江誠也感到難辦。

他又不能出手去幫聶風捏死斷浪,搶回其子,也只能充當神棍算算卦罷了。

「呃,倒是有一事可以提醒一下這聶風,不過既然是劇透,老夫肯定是要收取一些好處才行的。」

江誠突然想到一事,當即笑著在聊天群內艾特聶風回應對方。

「小聶啊,莫要著急,你求助老夫,可是為了那斷浪挾持第二夢母子之事?」

此時,正在趕往天門途中的聶風突然身形一滯,宛如風中柳絮般輕飄飄地停在了一顆大樹樹冠之上,神色略有振奮。

他等了許久,這次腦海之中,終於是又一次出現了那神運算元的聲音,對方也終於是在此刻聯繫了他,而且竟然是早已算到了他所求在之事,一時間以其心境也不禁有那麼片刻的激動。

「前輩,您果然神通廣大,晚輩此次求助於您,便是想要請您出手一次,保住晚輩妻兒平安,那斷浪惡徒,晚輩會親自將其手刃。」聶風懇請道。

江誠想也沒想就直接拒絕,「小聶,你想多了,老夫現在處於第三宇宙,尋找13香,最多為你算算卦,卻是不可能為你出手的。」

聶風聞言有些遺憾,「既然如此,那就請前輩為晚輩算上一卦,此去是否能救得我那妻兒?」

他不問是否能功成身退,是心已抱有拚死之心,不想動搖此心,只想拼掉一切也要救下第二夢和孩子,至於自己生死,他早已置之度外。

他此時唯一還擔心的,便是縱然拼掉一切,卻仍舊妻離子散,故而才願求得一個心安,或是解決辦法。

江誠哈哈大笑,「小聶,你儘管放心去便是,不過有一事,老夫卻是提前算到,只是此事泄露天機太多,老夫告知於你,也是有所顧忌的。」

聶風聰穎至極,道,「還請前輩示下,如何才能將此天機告知晚輩?」

江誠道,「天機不可泄露,但若是不出口,僅憑藉心靈之間的訊息傳遞,亦可減免很多業力懲罰。

故而若要老夫將這天機告知於你,需得你完全敞開心扉,對老夫毫不設防,將心靈敞在老夫面前,如此才可達成心靈交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