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算你識相,否則你今日的表現本王一定會傳遍天下。」

「你一道血書,就說你閉關修鍊之際,走火入魔,恐怕需要上千年修養,傳位於本王。」

荒冉道。

荒無法很無奈的只能照做。

荒冉自信看了看,沒什麼事情,便是帶著鎮天玉璽和傳位詔書離開了。

荒冉馬上推遲自己的本命世界中,出現在了御書房中。

荒冉立刻開始煉化鎮天玉璽。

荒冉拿著傳位聖旨直接蓋到了鎮天玉璽上,漸漸地鎮天玉璽完全被荒冉煉化。

爽啊!

黃安感受大荒王庭的氣運金龍和自己的聯繫,十分的興奮。

不過大荒王庭東方一個地方,有一個葫蘆娃卻是無比的震驚,不過他卻是沒有絲毫的表現,雖然他的智力不高,但是卻是一個及其忠心之人。

「來人。」

荒冉對著殿外大聲道。

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踏……

數十個衛士進來了。

「參見鎮江王,王上呢?」

一個侍衛首領道。

「王上閉關修鍊了。」

「你們立刻召集朝中大臣,前來議事。」

荒冉道。

「是鎮江王。」

眾人道。

馬上以大荒王庭丞相李珅為首的文官全都來到了皇宮的大荒殿。

「鎮江王,在你們不見王上?」

李珅道。

「各位大臣,王上出事了。」

鎮江王荒冉無比沉重的道。

「這不可能?王上怎麼會出事呢?」

「鎮江王,你沒有在開玩笑吧!」 一「諸位,王上已經將大荒王庭的鎮天玉璽交到了本王的手中,本王從心裡上是拒絕的,但是為了整個大荒王庭,本王卻是只能選擇接受,這是王上的傳位聖旨,眾位看看吧。」

荒冉說著便把聖旨交到了丞相李珅等人的手中。

李珅等人看到聖旨后,臉色大變,他們沒有想到鎮江王竟然說的是真的,王上竟然真的已經把王庭之主的位置傳給了鎮江王。

只有李珅內心深處不敢相信,就算是王上要傳位鎮江王,也一定會召集大臣啊!絕不可能偷偷摸摸的傳位鎮江王,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隱情。

但是此事,李珅卻是什麼也不能說出來,因為他知道一旦自己說出來,那麼恐怕會遭到鎮江王荒冉的報復。

因而李珅直接跪下來道。

「臣李珅參見王上,王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臣等參見王上,王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臣等參見王上,王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臣等參見王上,王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

群臣要跟著大聲道。

「眾位愛卿不必多禮,快快平身。」

荒冉笑道。

這些臣子還真是愚蠢啊,不過對於自己來說卻是好事,不是嗎?

「謝王上。」

群臣道。

「眾位愛卿,朕剛登基,對於很多事情,還不是很了解,諸位一定要全力輔佐朕成就大業,我們大荒王庭一定要快速的成長起來,成為千靈大世界中一個強大的王庭。」

荒冉道。

「臣等遵旨。」

眾臣道。

「你們全都退下吧。」

荒冉道。

「是王上。」

眾臣道。

馬上群臣退了出去。

荒冉卻是心花怒放,自己卻是成為了大荒王庭的王上,雖然現在大荒王庭的主要戰鬥力全都被自己的二叔荒震大王前線,但是自己卻是成為了大荒王庭最有權勢之人。

現在荒冉感受著自己的力量,大荒王庭的氣運金龍加持到自己的身上,還真是強大而無比,荒冉估摸著自己一旦調動整個大荒王庭子民的力量一定能夠達到中位大帝境。

馬上荒冉召集拿下跟隨自己的將軍,都給他們封賞了爵位,這些人也算是自己的從龍之臣。

「謝王上,我等願意為王上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眾人道。

「朕希望你們能快速的組織起一支大軍,現在大荒王庭的所有的強者全都前往了前線。雖然留下了上億大軍,但是這些大軍大多數都是蛻變境,聖胎境大能的戰士都是少的可憐。」

荒冉道。

「是王上,臣等必定為王上訓練出一支精銳的大軍。」

眾將道。

現在有他們這些將軍在,再加上大荒王庭海量的資源,還是能夠訓練出精銳的大軍。

「朕相信你們。」

荒冉道。

「多謝王上信任,臣等比不讓王上失望。」

眾將道。

隨後他們興高采烈的去組建大軍了,他們現在前往王界北方的幾座大陸中,還是能夠召集到強者,充當到大軍中。

當時荒無法調集全國內的強者,並沒有調集王界之北,那幾座大陸中的強者。

而據這些將軍判斷,那幾座大陸中,至少能徵調一千萬的聖胎境大能強者。

同時荒冉自己向西方的青地域前進,他要去抱住青地域妖族帝庭的大腿。

現在誰能拯救大荒王庭,只有青地域的金牛帝庭了。

金牛帝庭是金牛帝族建立的一座運朝,成為帝庭已經有了上萬年的時間,據傳金牛帝庭的強者非常多,甚至大帝境都有六七個之多。

不過金牛帝庭礙於和魔族的一個強勢帝庭爭鬥,卻是沒有時間管其他的事情。

但是荒冉相信一旦自己選擇臣服金牛帝庭,他們一定會接受自己的臣服,因為一旦自己臣服金牛帝庭,那麼大荒王庭三分之一的氣運會流向金牛帝庭。

而今後大荒王庭每增加的氣運,都是會有三分之一流到金牛帝庭中,這對於一個運朝而言是個致命的誘惑,荒冉相信金牛帝庭沒有拒絕的理由。

荒冉的速度極快,不到五天時間便是來到了金牛帝庭。

荒冉立刻求見了金牛帝庭之主金牛大帝。

金牛大帝看著荒冉淡淡的道。

「你是何人?執意要見朕有什麼事情?」

金牛大帝淡淡的道。

「金牛大帝,我是大荒王庭之主荒冉,我想讓大荒王庭做金牛帝庭的附屬國,你覺得怎麼樣?」

荒冉道。

「大荒王庭之主不是荒無法,怎麼你成了王庭之主?」

金牛大帝道。

「金牛大帝。自從青玄域的大秦王庭晉級大秦帝庭之後,烈焰王庭出征我們你大荒王庭,王庭所有戰力幾乎全部出征,而我朝王庭之主荒無法想要提升實力,卻不想走火入魔,這才把帝位傳給了我。」

荒冉道。

「這樣啊!可以,你想率大荒王庭臣服我們金牛王庭完全可以,朕也同意。」

「不過,臣服朕的金牛帝庭,以後金牛帝庭的任何調令,你都要無條件順從,否則朕不介意毀了你的國運。」

金牛大帝道。

「金牛大帝放心,我知道怎麼做。」

荒冉道。

「那你開始吧。」

金牛大帝淡淡的道。

「是金牛大帝。」

荒冉道。

「我大荒王庭之主荒冉,願意臣服金牛帝庭。」

轟!!轟轟轟轟……

隨著荒冉的聲音落下,大荒王庭的氣運金龍一聲哀鳴,分出了三分之一的氣運流向了西方而去。

大荒城的官員全都是十分的不解,同時也是意識到了大荒王庭恐怕成為了哪一個運朝的附屬國,每一官員的心中全都是十分憤怒。

「哈哈哈哈哈哈……好,荒冉大帝,你做的非常不錯,只要金牛帝庭存在一天,你大荒王庭便會長存於世。」

金牛大帝道。

「謝金牛大帝。」

荒冉道。

其實在內心深處,金牛大帝卻是十分看不起這個荒冉,竟然選擇臣服自己,真是腦子進水了,人族和妖族之間的仇恨,難道他不知道?

不過在荒冉心中,只要能夠穩住自己是大荒王庭之中,就是讓自己做什麼事情,他都是十分願意的。 一大荒王庭之主荒冉現在可是十分的自得,以為自己抱住了金牛帝庭這條大腿,便能成為大荒王庭的主人,享受著萬萬人的崇拜。

「金牛大帝,我一定不會大帝失望。」

荒冉道。

「朕相信你也不敢!」

金牛大帝的中位大帝境的氣勢充斥著整個大殿。

荒冉冷汗連連,不敢有絲毫的異動。

「金牛大帝,我一定不敢。」

荒冉戰戰兢兢道。

「諒你也不敢,你看回去吧。」

金牛大帝淡淡的道。

「是金牛大帝。」

荒冉恭敬道。

隨後荒冉快速的向著大荒王界而回,他知道自己宣布大荒王庭臣服金牛帝庭的那一刻,大荒城中的官員一定會有所感應,畢竟他們能從大荒王庭的氣運金龍上判斷出自己所做的事情,只不過是他們不知道自己到底選擇了哪一個運朝臣服而已。

荒冉的猜測很不錯,可以說是十分的準確,現在大荒城的官員全都是十分的憤怒,鎮江王成為網上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臣服他國?

這讓無數的官員怎麼看?

當荒冉返回大荒城后,李珅帶著數百官員求見,他們能全都是十分的惱怒,全都是十分的暴躁。

「臣等參見王上。」

李珅等人道。

「眾位愛卿快快平身。」 沉塘畸戀:冤女逆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