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義感興趣道:「噢,生寶寶了嘛,過去看看。」

腳踩著地面上的枯枝敗葉,發出「莎啦啦」的聲音,前方老虎的叫聲越來越不安。

很快,繁密的樹林里出現了一小片空曠的區域,在空地中間有石頭搭建而成的洞穴。洞穴一看就是人工搭建的。

韓義剛看清環境,前方洞穴里突然衝出一道黑影,如疾風一般沖著他們猛撲了過來。

不等韓義反應過來,身旁的塞隆帶著一道殘影迎了上去。一個托舉把虎媽媽放倒在地,然後卡著它的脖子不讓它咬。

「吼~~吼~~」

斑斕猛虎粗壯的後肢在地上使勁踢踏著,濺起大片灰塵,但卻掙脫不開塞隆的控制。

「老虎屁股摸不得?我今天還就要摸一下。」韓義嘿嘿笑著走上前,蹲下來后,小心翼翼撫摸了下孟加拉虎屁股上堅硬的鬃毛。

「啪——」韓義得意的笑容還掛在臉上,老虎兒臂粗細的尾巴狠狠抽擊在他的胳膊上。

猝不及防的韓義,被抽了個四仰八叉。好死不死,地上一塊石頭正好墊在了尾椎上。

「嘶——」韓義疼得倒吸一口冷氣,使勁揉著屁股。

不僅屁股鑽心的疼,左邊手臂也像是被抽了一悶棍似得,火辣辣的疼。

塞隆一看韓義「受傷」了,頓時一耳刮抽在掙扎的孟加拉虎腦門上。

「算了算了,我自己活該……」韓義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到。

活動了一下左臂,還好,沒有傷到骨頭。就是屁股疼的厲害。

韓義湊近了看看老虎,身長大概在3米左右,碩大的腦袋上刻著一個大大「王」字,張開的血盆大口裡森寒的牙齒上還掛著血絲,也不知道午餐吃的什麼東西。

研究了一下,韓義一瘸一拐朝洞穴走去。屁股疼。

也許是聽到了韓義的腳步聲,虎媽媽變得更加暴躁,嘴裡連連嘶吼著,兩個粗壯的後肢也在使勁蹬著塞隆,可惜掙不脫。

洞穴很大,高足有一米五,寬在兩米左右,深入地下。

剛走到洞口,韓義就被裡面散發出的腥味嗆的腦門疼。

鏟屎官都知道貓的屎到底有多難聞?而老虎就是貓科動物。

忍著嗆鼻的味道,韓義彎腰朝洞穴里走去。裡面很乾燥,地面上散落著一些老虎身上掉落下來的鬃毛、乾涸的糞便以及血跡。

名門絕寵 走了不到三米遠,靠牆邊一塊平整的地面上,兩隻老虎幼崽正在嬉鬧著。看到韓義過來不停往後倒退,還衝著他齜牙咧嘴的「嘶嘶」叫,叫聲跟貓簡直一模一樣。

「來——給我抱抱。」韓義伸手去抱其中一隻。

小老虎躺倒在地上,四隻爪子不停踢踏著,還試圖用嘴巴咬他。

韓義避開虎口,捏著它的脖子把它揪了起來,抱在懷裡往外走。

另外一隻小老虎居然還歪歪扭扭追了上來,用嘴巴咬他褲腿。

「嘿嘿,那就一塊來……」

外面,塞隆依然牢牢控制著虎媽媽。

韓義找了塊乾淨的地方坐下來,抱著兩隻小老虎像擼貓一樣擼它後腦勺。

「啊唔~」小老虎舒服的叫了起來,一個用腦袋不停在他手上磨蹭著,還有個則試圖用嘴巴咬他。

擼了五分鐘,眼看虎媽媽在拚命掙扎,韓義便放下了小老虎,「行了,回去吧。」

走到塞隆身後讓她放開虎媽媽。

虎媽媽跳起來又打算撲上來,塞隆手一舉,虎媽媽退到洞**沖他們嘶吼。

韓義被逗的哈哈大笑,「走吧。」

……

順著原路返回,剛走到圍欄邊,腦海里傳來蘇瑞爾的聲音,「正南方水域有民用艦船靠近海島……」 南郡島正南方,一艘千瘡百孔的民商兩用遠洋艦船正全速前進著。

甲板上幾個穿著同款黑色T恤的歐美男人、正靠在船舷上抽煙,通過胸口刺繡的圖案可以看出,這些人屬於《海洋守護者協會》。

就在昨天下午,他們在南冰洋附近和日苯捕鯨船發生了衝突,在他們試圖撞擊對方船隻時,日苯海軍護衛隊過來了,並向他們發射了一百多顆子彈。

雖然行動失敗,但是這些人臉上沒有絲毫沮喪的神色,依然在談笑風生著。

就在此時,其中一名留著絡腮鬍,體型肥碩的老男人、手上的對講機響了,「保羅,你快過來。」

「怎麼啦……」老男人說著便匆匆朝駕駛艙趕去。

駕駛艙里聚集了五六名成員,臉上的表情都顯得非常怪異。

站在聲控台前的一名黑人男子說:「剛剛收到一份警告,要求我們繞行。通訊坐標來源於我們正前方200海裡外的TKYC-1999102號小島。」

「那個小島不是無人島嘛?」挺著啤酒肚的老男人疑惑的問了句。

黑人男子說:「根據剛剛查詢得知,小島現在已經屬於私人島嶼。」

「那又怎麼樣?這裡是公海,他們憑什麼讓我們繞行?」說著老男人抽了口煙道:「不用管他們,繼續前進。」

……

南郡島上,韓義正站在虛擬大屏顯示器前,看著艦船桅杆上的旗幟,眉頭蹙到了一起。

說實話,韓義是不喜歡日苯這個國家,甚至從骨子裡討厭,但是現在對於捕鯨這件事恰恰相反,他並不討厭。

可能有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

早些年上映的一部《海豚灣》,把小日苯釘在了恥辱柱上;

而2018年日苯捕殺300多頭鯨魚,其中包括100多頭已懷孕母鯨,消息傳回國內,無數中國網民瘋狂謾罵小日苯,當時韓義也跟著罵了。

不過在了解到事實真相后,韓義汗顏不已,智商受到了暴擊。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鯨魚和海豚是溫順的哺乳動物,它們可愛、聽話、乖巧,海豚館里的白海豚更是萌的人少女心都化了;

可是絕少有人知道,鯨魚海豚其實是真正的海洋殺手。

鯨的食量巨大,一頭巨型鯨每天能吃掉近2噸的食物,更大的問題是一些鯨魚經常以小魚苗和小蝦米為食;

和人類捕魚時講求「抓大放小」以保護漁業可持續發展的原則相反,鯨魚和海豚往往成群出沒;

所到之處真正是寸草不生,給成片海洋漁區帶去滅頂之災

看過科教片的人應該還記得鯨群是怎麼捕食的,它們先把小魚小蝦驅趕到一起,然後集中圍剿,大嘴一吸,毛都不剩下一根。

可能有人要問了,人類捕鯨之前鯨魚為什麼沒把魚給吃光?

這是因為,自然界調節是階段性的,而不是和諧共生。

在原始狀態下,如果哪個地區的食物不夠,古代的人類就會大量餓死,或者被迫遷徙;

掠食動物更是如此。

在沒有人類干預的自然狀態下,鯨這樣的大型掠食動物,把一片漁區破壞后就會離開或者餓死;

直到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這片漁區自然回復后又會過來繼續吃。

這就是自然界調節方式。

在現代條件下,顯然不能再容忍鯨魚這樣折騰。

另外,除了座頭鯨以外,全世界小鬚鯨和巨頭鯨的數量都在上百萬頭之上,而且數量在持續上漲。

然後再回過頭來說捕鯨這件事,相信絕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中國是堅定支持捕鯨的國家之一!

包括俄羅斯、翰國、日苯也是一樣。

裡面涉及到很多問題。

排除政治因素,像巴西、澳大利亞、紐西蘭、英國等國,之所以強烈發對捕鯨,目的可不僅僅是「善心」那麼簡單;

人家海洋資源豐富,鯨魚吃掉點無所謂,正好可以開發海洋旅遊業,尤其是觀鯨,利用人們對鯨魚的善心賺大錢;

據不完全統計,光觀鯨一項,每年就創造了數十億美元的利潤,像國際海洋動保基金負責人曾在公開場合表明,「活鯨比死鯨值錢」。

而中國、日苯、翰國、俄羅斯海洋資源本來就難以為繼,豈能容鯨魚再來搶食?

幾個國家的海洋經濟區是相互連通的。

再說到這個海洋守護者協會,負責人保羅·沃克就是澳大利亞人……

說到底,一切都是利益!

……

坐在顯示屏前,長相酷似蘇菲瑪索的機器人,走過來問道:「對方無視警告,是否發射驅逐雷?」

韓義考慮了一下。

和驅逐法國潛水艇不同,上次法國本來就是偷偷摸摸,驅逐也就驅逐了;

但這次是民用船隻,如果動用大威力武器,無異於會把南郡島陷入一個被動的地步。

而且一直隱瞞也不是個事情,南郡島上的情況遲早會暴露在世界面前,與其如此,不如就借他們口有限度的公開出去算了,只要自己不露面就行。

這樣一想,韓義道:「讓他們過來吧!」

……

看著夜幕下燈火輝煌的海島,「菲利普」號遠遠艦船上的船員,全部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尤其是船長保羅。

三年前他曾經經過這片海島,還曾登島探測過,他還清楚的記得小島的形狀,那是一個類似於馬蹄形的小島。

可現在他看到了什麼?

那個印象中巨大的「豁口」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整齊劃一的海岸線,成片的防風林,還有透過林間隱約可見的巨大建築物;

青灰色建築物上透露出的彷彿來自上古時期的氣息,令他不自覺產生一種膜拜的心理。

一切的一切,都給這座小島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就在這時,一名女性船員驚呼道:「有船過來了……」

兩艘亮著探照燈的白色快艇,劃破重重海浪來到遠洋艦船下;

很快對講機里傳來一道冷冰冰的命令聲:「跟著我們走。」說完快艇掉了頭向北區開去。

駕駛室里的船員都看著保羅,「怎麼辦,保羅?」

保羅鎮定了一下心神說:「跟上去!克里斯你把拍攝到的圖片錄像傳送回總部。」

跟著快艇繞了一大圈來到北區東岸港口,一路上看到的東西讓海洋保護協會的人目瞪口呆。

島嶼上成排成排的現代建築物,氣勢恢宏;

港口碼頭整齊劃一,大型自動化水岸龍門吊巍然聳立;

幾十艘科研商業兩用艦船、快艇、油輪停泊在港口;

西北岸還有三艘遠洋貨輪以及幾艘集裝箱貨輪,夜幕下看去,如同巍峨的高山一般;

回過神來,一名黑人男子問道:「保羅,咱們要不要上去?」

那名叫克里斯的白人男子反對道:「不行,我感覺這裡太危險了,咱們還是趕快離開這裡。」

霸歡 而另外一名回過神來的金髮女郎,此時卻興奮道:「反正已經來了,怕什麼,還不如上去看看呢!」

胖子保羅看著亮如白晝的港口,一雙小眼睛眯了眯。

他一直都在關注著南冰洋動態,沒聽說有國家在這裡設立軍事科研機構;就算要搞,也沒必要勞心費力跑到大洋中心來。

所以……這裡很可能是西方國家某個頗具野心的財團的根據地。

心裡快速考慮了一番,這個老男人心裡有了主意。

「走,上去。」

「保羅……」

保羅回頭說:「克里斯,你跟托尼還有卡洛琳留在船上吧。」

……

一共16名船員,成為了南郡島的第一批訪客。 在韓義原本的規劃中,南郡島200海里水域都將構建起安全防禦圈,這裡相當於他的一個後花園,他可以在這裡做任何實驗,沒人可以左右他的意思。

他相信自己有能力保護南郡島不受任何國家以及地區的侵擾。

可是這樣有個問題。

南郡島200海里的水域是他私自劃定的,沒有經過任何國家以及國際海洋法的承認。

之所以到現在沒有引起大的衝突,是因為南郡島遠離大陸架,而且也不在東西岸遠洋船隻的航線上,才能一直太平無事。

但這不是長久之計。

就拿法國潛艇來說,他並沒有權力驅趕人家,因為這片海域在國際海洋法上來講屬於公海。

說個不好聽的,他就是蠻不講理,人家法國人才是「受害者」。

同樣,如果他把這次登島的人驅趕走,一定會引起澳大利亞以及其他國家的強烈反彈,到時候肯定會派軍艦過來。

那樣南郡島很快就會陷入戰爭的泥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