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單雄信竟然逃過了此劫,夏洛奇內心還是十分開心的。

一大早,夏洛奇乘坐雲舟前往山東單雄信的老家。

程咬金是單雄信的老鄉,徐茂公也與他交好。

一路東來,十分順暢。

愛彌兒對夏洛奇的心有旁騖很不滿意,早在晚上跟夏洛奇念叨了不知多少遍了。

「我這是找了一個女唐僧啊!」

「你說什麼?」

「我怎麼聽不明白?」

「什麼唐僧?」

又一個穿越的典故,夏洛奇不解釋了。

「老單,你在家嗎?」

程咬金第一個跳下雲舟,徑直闖進灌木柳條編織的柴門。

此時正是春天,農村田野里的風蕩漾著無盡的甜蜜。

夏洛奇牽著嬋娟的手,謝爾娜也跟在後面。

再活一萬次 愛彌兒在一旁暗暗生氣。

徐茂公、秦瓊等人看見夏洛奇總是有眾美相隨,心裡十分羨慕夏洛奇的艷福。

「誰啊?」

四合院落內正房破舊的木門吱嘎一聲打開,從門內走出一人。 「你們是誰?來幹嘛?」

一個六七歲大小的男孩,胖墩墩的。

一臉的憨厚,走出來問道。

「嘿,小傢伙,你大呢?」程咬金樂了。

一看這男孩就是單雄信的種。

長的特南瓜,長的特苦瓜,長的特那種泥土氣息。

「俺大去後山打獵去了。」

「那你娘呢?」

「我大娘與小娘在前村忙著弄布呢!」

好傢夥,還有大娘和小娘。

「敢情單大炮日子過得很滋潤嘛!」

程咬金心裡那個樂開了花。

他原以為單大炮日子過得是要多慘有多慘呢。

沒想到兒子也有了,還娶了兩房媳婦。

不過這家也太破了吧。

程咬金是說干就干。

三下五去二就把單雄信家院子里的茅草屋給全拆了。

「別愣著啊,都過來幹活。」

程咬金一聲大喊。

「哎,哎,來了,來了。」

秦瓊、徐茂公一看樂子來了,好久都沒幹過村裡農活了。

這蓋房子,修屋子的活在農村裡可是一件大事。

程咬金這些人大事幹得太多了,所以拆房子、蓋房子竟成了樂趣。

夏洛奇自然也不閑著。

這些年忙著幫瓦崗建大寨,在太白道場蓋屋子、修木塔也積累了很多建築經驗。

程咬金說:

「兄弟們,人少了點,材料還要去山上砍木頭,還要搞些大石頭下來。」

「你們誰去?」

「都別動,我先去找人去,去去就回來,雲舟來回快,兩三個時辰的事。」

說完,夏洛奇就乘著雲舟。

跟愛彌兒到太白山找自己那一千多號人去了。

雲舟速度調到最快。

半個時辰就到了太白峰大悲岩。

上去帶下來一百多人,立即往回趕。

一個時辰來回,這速度,簡直了。

程咬金一看夏洛奇把人給帶回來了,嘴都樂咧開了。

「好,好,還是夏兄弟有辦法。」

一頓安排人。

那六七歲男孩都有點呆掉了。

「叔叔,你們這是幹嘛啊?」

「虎子,你在旁邊看著,別管,知道么,看叔叔們給你變魔法。」

夏洛奇帶著人上山砍木頭去了。

程咬金帶著另一撥人上山砍石頭去了。

嬋娟、謝爾娜、愛彌兒就跟虎子玩。

「你娘平時揍你么?還是你爹揍你啊?」

「喂,會不會聊天啊?」

「哪有問孩子這個的啊?」

嬋娟一聽愛彌兒這樣問虎子,就笑著攔住了。

「乖,虎子,別聽你愛彌兒阿姨的。」

「是你大娘疼你,還是你二娘疼你啊?」

「大娘、二娘都疼我,好吃的都留給我吃。」

「哪個娘是你親媽啊?」愛彌兒又來了。

「哎呀,你一邊去,盡問這些幹嘛,孩子還小呢。」

「我這問的有錯嘛?」

「我想知道誰是他親媽。」

「我是他親媽,你們算是怎麼回事啊?」

「幹嘛呢?」

「土匪啊?到我們家拆房子、砸院子的。」

「你們什麼人啊?」

從村頭走進來一個娘子。

「二娘,他們說是大的朋友,來了就拆俺們家房子。」

虎子這回看見二娘來了,有靠山了。

就說出了心中的不滿。

「嬋娟姐?你們怎麼來啦?夏大哥呢?」

村口又走來一位娘子,手裡的籮筐咣當掉地上了。

一臉的震驚,一臉的喜悅,一臉的悵惘。

「紫瓊妹子!」

嬋娟終於找到認識的人了。

「姐姐!我想死你們了。」

蕭紫瓊一把抱住嬋娟哭了起來。

「大娘,他們拆我們家院子。」

「虎子,別胡說,這些都是你大的朋友。」

徐茂公、秦瓊可是見過蕭紫瓊的。

她的美貌在當年的瓦崗寨中可是很多英雄們夢中的女神啊!

即便是秦瓊、徐茂公這樣的頂級豪傑,心中對蕭紫瓊的印象也是非常深的。

「單兄弟,人呢?」

「哦,他上山打獵去了,應該很快就回來。」

蕭紫瓊說道。

這時,夏洛奇帶著五十多人。

抱著、拖著幾十根木材從山上下來。

「夏大哥!」

蕭紫瓊看見夏洛奇依然是一身的白衣,一頭的灰白頭髮,一樣的年輕帥氣。

跟她夢中所想的一摸一樣,不由得痴了。

站在柴門口,落了滿地的相思,滿臉的淚花。

「呵呵,蕭姑娘你好!」

夏洛奇十分有禮的拱手道。

「喂,我說你們這是幹啥呢?」

「哪裡來的惡人,敢拆我單某人的房子,不怕我打斷你們的狗腿么?」

村口的拐角,通往後山的小徑上走出來一位敦實巍峨的漢子。

一把陌刀,後面掛著野雞、野兔、野山羊一串……

單雄信把傢伙朝地上一扔,急了。

這些不知從哪裡來的人竟然敢拆他們家房子,他還以為官府來找他麻煩的。

擼著袖子就要干架。

程咬金帶著人扛著大石頭也回來了。

從後面一把抱住單雄信。

單雄信一見竟然有人敢從後面抱他。

當即一個大背摔,把程咬金像麻袋一般扔了出去。

「哎呀,你這個單大炮,一見面就給我送這樣的見面禮么?」

程咬金在空中一個扭身,雙腳穩穩落地,功夫是一點沒撂。

「程三斧子?」

「你怎麼來了?」

「哎呀,徐兄!秦兄!」

「夏兄弟!」

單雄信見到夏洛奇有點害羞。

「我可不敢失約,說過的,每年要來你家中桃花樹下喝酒賞花的,不敢忘呢。」

夏洛奇眉宇間含笑的看著單雄通道。

「好,我看中的朋友,沒一個是孬種!」

「臭婆娘,去收拾桌子凳子,招呼我這幫兄弟喝酒吃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