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依道長之計?」

李唯撫須,悠悠沉吟:

「那就看淮西王的魄力了。」

「道長是要我與方臘結盟?」

「非也,江南富庶之地,方臘又兵強馬壯,一旦結盟,淮西勢必會被方臘趁機吞下……貧道的想法是,待朝廷禁軍與方臘戰火將酣,我淮西軍可趁機亂入,偷襲朝廷禁軍,并吞方臘余兵,一旦成功,從此整個南方就是淮西王的勢力了。」

「朝廷若是調集更多的禁軍,該當如何?」

「淮西王放心,如今金宋合力征遼,朝廷必須保留部分兵力在北方。」

「那征遼之後又當如何?」

「征遼之後,金軍會趁勢進攻中原,到時候朝廷肯定支撐不住,您又可以趁機向北侵吞朝廷領地,最終獨霸一方。」

「先生真乃高論。」

聽完李唯的策略之後,王慶微微讚歎。

好酒,好肉,好妹子,統統伺候過來……

在接受一番好酒好肉招待之後,李唯連夜趕回了梁山。

對李唯的高論,王慶起初還將信將疑,但次日一早,他便也接到了汴京密探的情報——

朝廷果然要調動三十萬征遼兵馬,南下鎮壓方臘!

王慶驚撼,立即召開緊急會議,商討對策,最後得出的結論是——

提前調兵遣將,時刻做好偷雞準備,一旦戰場形勢正如李唯所言,那就趁機包抄朝廷禁軍,一舉拿下江南!

……

李唯連夜回到梁山泊。

眾弟兄已經入睡,而明日就是大聚義的時間。

今夜清朗,月色姣好,李唯便以公孫勝的身份,差人邀請武松、魯智深以及林沖三人來喝酒。

平時公孫勝和幾人交流不多,但在三人看來,公孫勝乃是化外高人,是梁山泊第一神秘人物,更是梁山泊實際上的第一戰力,所以三人即便已經入睡,也都很賣李唯的面子,穿好衣服前來喝酒。

林沖,魯智深和武松這三人,實際上正是反對招安的將領中,說話最有分量的三人!

李唯的目的也昭然若揭。

與三人見面后,李唯便祭出直升機,載著三人原地起飛。

一路上三人震驚不已,嘖嘖稱奇:

「公孫先生真乃神人也,此等法器能載多人飛行,豈不是比戴宗兄弟還要快?」

「雕蟲小技,何足掛齒。」

.

李唯將三人載到一家遠離梁山泊的酒館里。

直接好酒好肉上來!

酒至半酣,李唯忽然提議道:

「貧道最近也習得一些世俗功夫,何不趁此機會,與幾為兄弟切磋一下?」

林沖有些吃驚:

「哦?道長也會俗世功夫……」

魯智深輕嘶一聲:

「洒家可不來,道長神通廣大,我等又豈會是對手?」

李唯搖頭笑道:

「提轄多慮了,既然是切磋,自然只比拳腳功夫。」

武松端起酒罈一飲而盡:

「那若是把道長打傷了,公明哥哥豈不是要責罰我們?」

李唯舉起酒杯,面露認真之色:

「武松兄弟大可放心,今夜之事,絕不外傳。」

三人齊聲道好!

畢竟上山之後,三人皆是將領,彼此之間很少切磋,今日藉此月色切磋一番,豈不快哉?

……

接下來,四人兩兩分組,開始對壘。

第一場,李唯對陣林沖。

林沖因為是套路玩家,刀槍棍棒的實力都是頂尖,但論及赤手空拳,其力量和速度比之李唯,優勢並不明顯。

反倒由於拳腳太過拘泥於招式,不如李唯的陳真武技,最終在五十回合之後,爆冷敗下陣來。

這讓魯智深和武松二人震驚不已:

「想不到道長拳腳功夫這般厲害!」

李唯笑而應道:

「一般一般,水滸第三。」

「那前二是誰?」

「自然是二位了。」

.

第二場,武松對陣魯智深。

正如李唯一直預測的那樣——

魯智深雖然在力量和套路技巧上佔優,但是在敏捷性、爆發力和耐力上不如武松,二人經過一百多回合的角逐,最終武松依靠耐力艱難戰勝了魯智深。

魯智深氣的直叫:

「不算不算,你喝酒了,洒家卻沒吃肉。」

武松笑而不語。

李唯撫須笑道:

「哈哈,所以是個平手。」

.

第三場,李唯對陣武松。

結果有些慘……

李唯除了技巧完勝之外,其它都完敗!

他無數次依靠技巧,都打到了武松的關節薄弱之處,然而武松卻像沒事人一樣繼續反擊……

李唯最終只勉強撐了三十個回合,之後便敗下陣來。

這也讓李唯不得不感嘆,武松的身體簡直太超現實!

「武松兄弟果然名不虛傳。」

武松也不是傻:

「道長今日叫弟兄幾個過來,肯定不只是喝酒切磋的吧。」

李唯撫須一笑:

「瞞不過兄弟,實不相瞞,公明哥哥明天將要舉行大聚義,之後在中秋賞菊上就會提出招安計劃。」

「又是招安?」

三人面色凝重,皆掛著些許怒色。

接下來,李唯向三人詳細解釋了招安的必死之路,以及自己的革命計劃。

「明晚我將與公明哥哥和軍事一起商討此事,期間三位兄弟可聽我暗號進門,給公明哥哥施壓,退一萬步講,假設公明哥哥在聽完我的計劃后還執意要招安,三位助我一起奪了哥哥兵權——這不是為了我們自己的權力,而是為了整個寨子里的兄弟們。」

三人倒吸一口冷氣!

林沖眉骨深蹙:

「道長這種話可不能亂說啊。」

武鬆快人快語:

「道長的計劃的確有可行之處,但即便是公明哥哥執意要招安,我大不了離開梁山,也不會奪哥哥兵權,免得墮了哥哥威名。」

魯智深卻沉默不語。

李唯隨即撂下蔡京三人的腦袋。

武松三人倒吸一口冷氣!

尤其是林沖,簡直大快人心,隨即拱手抱拳:

「便依先生行事。」

魯智深畢竟在二龍山當過老大,心思比較縝密:

「大不了梁山分個兩派,革命派和招安派,也像今夜來一個君子切磋,哪邊贏了聽哪邊,事情不就簡單了。」

林沖頷首:

「倒也不失為一種辦法。」

見二人意見統一,武松也不再堅持:

「好吧,若真到了那種地步,也只能這樣了。」

李唯心喜。

有了此三人施壓,即便是宋江這個老愚忠,也不會視而不見的。

「如此甚好,有勞三位了。」

……

次日天黑。

經過白天的大聚義之後,眾人都喝的醉醺醺的,按照原著劇情,宋江,吳用,和公孫勝三人,正聚在宋江房裡。

宋江尤其的醉的厲害,心中萬分喜悅,此刻靠在椅子上眯著眼睛,斷斷續續的說著話,一邊吳用和公孫勝的埋碑計謀,一邊商議接下來的招安之事。

屋外李逵,聞聲跑了進來。

畫愛 見宋江三人神神秘秘,便要打破砂鍋問到底,詢問剛才無意間聽到的秘事之說。

三人無奈,便將埋石碣的事告之李逵,之後宋江順便提到了招安之事,李逵氣的奪門而去。

但是此刻的公孫勝不是公孫勝,而是李唯!

李唯一手拉住了李逵,趁機向宋江表態道:

「哥哥,我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宋江微眯著眼:

「公孫先生請講。」

李唯目光堅定:

「其實我梁山英雄,並非只有招安一途。」

————————————

預告:第0055章,君臨天下

PS:這本書1000收藏的時候日推薦票就200張了,現在3000收藏日推還是200……可能很多追讀的書友都被我毒跑了,但是沒關係,如今毒點已然改好,我們重新上路!各位票票走起來呀~ 宋江一詫,驀地清醒過來:

「先生此話怎講?」

李唯幽幽撫須:

「昨夜貧道閑來觀星,忽然窺破天機,竟看到了我梁山弟兄招安后的命運,不禁潸然淚下。」

宋江面色一凜,不苟言笑:

「先生莫要說笑,為國效力豈會是悲事?」

「且聽貧道慢慢道來。」

李唯氣定神閑。

隨即把《水滸傳》大聚義之後的劇情,詳細說與了三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