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按照道理來說,一定會恢復的,不過是時間慢一點而已,或許一年,或許兩年……」

「我雖然等的起,但是戰鏢他等不起,所以我要儘快的恢復修為,唯有將壽命補充回來!」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沖著蠻魂開口。

「不死神葯!」蠻魂一字一字開口,隨後目光看向了洛天,他瞬間便是明白了洛天的想法,能讓人快速恢復生機,延長壽命的東西,只有逆天無比的不死神葯了。

「恩!所以我要回一趟四聖星域,用不死神葯,盡量的恢復一下壽命,然後趕回來,這段時間,戰鏢就拜託你了!」洛天輕聲開口。、

「那你儘快回來吧,他這裡你放心,我和薩蠻大人,會保護好他的!」蠻魂點了點頭,他也知道四聖星域有不死神葯,畢竟當初與洛天初次見面,為的就是爭奪紫霄神蓮。

「你去跟薩蠻前輩說一聲,還有楚辰這小子,也請你幫忙照看一下!」洛天伸手一揮,楚辰一臉發矇的出現在了蠻魂和洛天的視線當中。

這些天,可把楚辰給憋壞了,洛天平定了三族的造反之後,便是救治陳戰鏢,認真無比,楚辰也不敢打擾,眼下洛天停止了救治,楚辰終於發出了抗議,讓洛天想起了楚辰。

「放心吧,這小子的確是個人才,我會重用他的,蠻荒城此時也正是缺人的時候!」蠻魂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那我就走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在楚辰的肩膀上拍了拍,邁步朝著蠻荒城外走去。

「等一下!」就在洛天剛剛走出幾步,老薩蠻的蒼老的聲音,在洛天幾人的耳中響起。

「前輩!」洛天微微躬身,沖著老薩蠻施禮,臉上帶著疑惑。

「你剛才說,要回四聖星域,找不死神葯?」老薩蠻目光看向洛天,開口詢問。

「沒錯!」洛天點了點頭,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老薩蠻,為什麼這麼問,畢竟,若是老薩蠻應該是聽到了剛才他和蠻魂的談話。

「非得要一整株么?」老薩蠻思索了一陣之後,沖著洛天開口。

「應該不用吧,我估計只要一點應該就可以了,不用我將流失的壽命完全補回來!」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雖然陳戰鏢的生命很寶貴,洛天即使用出整株不死神葯,都捨得,但是能省還是要省的。

「我想你或許不用回四聖星域了,我蠻族雖然沒有一整株的不死神葯,但是卻不是完整的,一直都在蠻神殿中!」薩蠻開口眼中帶著一絲笑意。

「真的?」洛天聽到薩蠻的話,臉色一喜,若是讓他跑回四聖星域一趟的話,要耽誤不少時間,而且路上洛天還不知道有什麼麻煩事。

「嗡……」薩蠻說完話,伸手一揮,一片藍色的葉子出現在了洛天和蠻魂兩人的視線當中。

雖然只是一片葉子,但是洛天能夠感覺到,一片葉子中所蘊含的生機,遠超普通的聖葯數倍。

「幻古茶樹,我族蠻神當年留下來的不死神葯,不過後來幻古茶樹,不知去向,只留下了三片葉子,這是其中的一片,另外兩片曾經在我蠻族危機的時候,用掉了,如今只剩下最後一片了!」薩蠻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唏噓,這完全就是另外一條命一般的存在,此時被薩蠻拿了出來。

「前輩放心,等有機會,我定然還給你們這個人情!」洛天沒有絲毫的客氣,直接將幻古茶樹的樹葉接了過來,將樹葉含在了口中,盤膝而坐,開始煉化起來。

而薩蠻和蠻魂兩人則是走出了大殿,站在大殿之外,為洛天護法,感受著大殿之中,洛天的氣息。

一股股煉化之力,不斷的作用在幻古茶樹的葉子上,與此同時,強大的生機,不斷的湧入洛天的身體之中,滋潤著洛天的全身,洛天身上的氣勢也是緩緩的攀升起來。

感知中,洛天感覺自己得壽命也是一天一天緩緩的增加著,整個人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轟……」三天的時間一晃即逝,洛天也是徹底將那幻古茶樹的葉子煉化一空,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強大的的氣勢。

金色的輪迴通道,在洛天的丹田之中貫穿,神光流轉,准紀元之主境的威壓,在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

「恢復了么?」薩蠻和蠻魂兩人站在大殿之外,感覺到大殿之中那股即使讓他們都感覺到心驚的波動,低聲開口。

「不愧是能從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還有四名准王手中活下來,這股氣息,讓我都感到強大!」薩蠻眼中帶著感嘆,輕聲開口。

「這個變態,還想趁著他修為跌落修理修理他,看來是沒機會了!」蠻魂臉上帶著苦澀,他同樣也是天才,雖然自信,但是他知道,他同洛天是有著一定的差距的,若是把當時的洛天換做自己,蠻魂根本沒有絲毫的把握逃走。

洛天緩緩的睜開雙,眼中露出一絲笑意,攥了攥拳頭,細密的虛空裂痕隨著洛天的握拳出現在洛天拳頭的周圍。

「終於又恢復修為了,而且好像還有著一絲進步,不愧是不死神葯,能夠讓紀元之主,活出第二世的逆天之物,雖然壽命沒有恢復過來,不過,也無關緊要!」洛天低聲自語,眼中露出陣陣的華光,隨後目光看向躺在那裡的陳戰鏢。

「戰鏢也睡的夠久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緩步走到了陳戰鏢的身前,灰色的神魂,透體而出,飄蕩在了陳戰鏢的身前,沒有絲毫的猶豫,,飛身而下,朝著陳戰鏢沖了過去。

「嗡……」嗡鳴回蕩,下一刻,洛天的神魂便是衝進了陳戰鏢的身體之中,幾乎在一瞬間,便是找到了陳戰鏢的神魂。

視線中,一株灰色的花朵,懸浮在陳戰鏢的丹田之中,花朵之上散發出讓洛天都感覺到心驚的氣息,同時陳戰鏢的那龐大的神魂躺在灰色的睡蓮之上,一道道灰氣環繞在陳戰鏢的周身。

總裁,我跟你沒完! 一道道灰氣,隨著陳戰鏢的呼吸,被陳戰鏢吸收進神魂之中,滋養著陳戰鏢的神魂。

「竟然生長到如此程度了!」洛天心中自語,隨後灰色的目光之中變的冰冷起來。

「敢對我的兄弟,種下魂種養魂,不管你是誰,若是被我抓到,定然叫你生不如死!」洛天冷聲開口,隨後雙手飛動,一道道灰氣從洛天的手中飛出,帶著強大的煉化之力,朝著那灰色的睡蓮籠罩而去。

誤惹霸道總裁 「嗡……」嗡鳴回蕩,陣陣的排斥之力,瞬間從那灰色的睡蓮之上散發而出,彷彿感覺到了洛天的不好惹,灰色的花瓣,晃動起來,強大的神魂之力澎湃而出,凝聚成一個虛幻的人形,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這裡終究還是戰鏢的身體,而這魂種卻是幾乎與戰鏢一體,因此沒有排斥,甚至會幫助它來對付我!」洛天感覺到陳戰鏢肉身之上傳來的排斥之力,雙眼一凝。

「不過,終究還是不行!」 重生千金大翻身 洛天飛身而動,朝著那灰色的人影沖了過去。

而那睡蓮凝聚出的灰色人影,雖然虛幻,但是身上卻也是泛起強大的氣息,顯然已經成了氣候,同樣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殺……」低吼中,洛天灰色的身軀便是同那灰色的虛幻的身影碰撞在了一起,灰色的神魂倒退起來,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就這點本事也想驅除我?做夢!」洛天冷笑一聲,隨後再次欺身而上,同那灰色的身影大戰在了一起。

而就在洛天在陳戰鏢的身體之中同灰色的身影進行搏殺之際,蠻族的天空之外,一個龐大的身軀,出現在了蠻族大陸之外。

「怎麼回事?竟然用族器封住了大陸!」老者臉上帶著疑惑,隨後一步踏出,那包裹著蠻族大陸的金色的結界,在老者一步之下,轟然碎裂。

「咔嚓……」脆裂的聲音,在蠻族大陸之上響起,所有的蠻族巨人,臉上都是帶著詫異,同時也帶著震撼,看向那脆裂的結界。

「嗯?」薩蠻和蠻魂兩人的雙眼微微一變,隨後對視了一眼,薩蠻的身軀消失在了蠻神殿,出現在了天空之上,隨後便是看到了一個龐大的身影從域外踏進了蠻族大陸。

「老祖!」薩蠻看到那龐大的身影,臉上頓時露出喜色,隨後對著老者躬身一拜。

大劫主 「是我蠻族的老祖從雷海沼澤回來了,聽說他老人家可是活出了第二世!」整個蠻族大陸上的人們,同樣也是看到了天空之上,那如同烈陽一般的身影,臉上頓時帶著恭敬,躬身拜了下去。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幻夢

「怎麼回事?」蠻族的那名老祖臉色一沉,感覺到了蠻荒城的不對勁,自己剛剛活出了第二世,一回來,就看到蠻荒城中空曠了不少,族器護著大陸,顯然是蠻荒城出了大事。

「有三個家族造反了!」老薩蠻臉上帶著笑意,來到了蠻族老祖的跟前,將這些天蠻族發生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古王親子回來了?那個人族小子在救治?」蠻族的老祖聽完老薩蠻的話,臉色便是微微一變。

「是的,王者親子沉睡,好像是中了人族的手段,洛天正在全力救治!」老薩蠻輕聲回應。

「沒想到我們離開蠻族,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蠻族的老祖臉色一冷,他自然也知道,孟文德三人身後或許還有人搗鬼。

「這個仇不可能就這麼算了,查!一定要查出誰在背後搗鬼!」蠻族老祖沉著臉,如今他也是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無懼任何變故。

「還有那個人族,你們為什麼要讓那個小子來救治王者親子,你們不知道整個太古萬族都在尋找那個小子么,他現在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藥!」

「其他王族躲還來不及,你卻讓他在蠻族之中!還真的跟和他結盟了!」蠻族老祖臉上帶著責怪之色,雖然他活出了第二世,但是在老薩蠻面前說話還是沒有太過火。

「他救了我們蠻族!而且將來大戰,也算是為我蠻族留了一條後路!」老薩蠻聽出了蠻族老祖話音中的不情願,開口勸說起來。

「反正我蠻戰不同意!區區一個人族小子,有什麼資格同我們結盟!」蠻戰冷聲開口。

「我知道,你是因為當初那場戰鬥,被洛天差點力劈了,心中有些怨氣,但是眼下洛天還在救治王者親子,這才是頭等大事!」老薩蠻輕聲開口,目光看向蠻戰,雙眼變的深邃起來,同時話音之中帶著鄭重之意。

「反正,此事我不同意,除非他能夠戰勝我,否則免談,就是你同意了,也沒有用!」蠻戰輕聲開口,老薩蠻說的沒錯,當初太古王族那場大戰,讓他感覺憋屈無比,被三個紀元巔峰的小子壓制,最後差點身隕,讓他心中一直耿耿於懷。

「好吧,一切等他出來再商量吧,你也剛剛回來,好好休整一下,同我們講述一下雷域的情況吧,你們所有人都出來了么?」薩蠻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隨後目光看向蠻戰。

「好!」兩人點了點頭,隨後便是消失在了蠻族眾人的視線當中,讓蠻族的眾人嘩然起來。

「你們聽見了么?老祖竟然要洛天戰勝他,才肯妥協!」

「這不是根本不給洛天機會嗎,老祖可是活出了第二世的驚天大能啊!」蠻荒城中的人們議論紛紛。

「不過,洛天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主,雖然眼下修為沒有恢復,若是恢復,說不定真的能夠戰勝活出了第二世的大能也不一定!」很快便是有人反駁,洛天畢竟也是威名赫赫。

「怎麼可能,不過我支持蠻戰老祖,雖然洛天幫了我們蠻族,但是蠻戰老祖卻是我族的底蘊!」整個蠻荒城中頓時響起了兩個聲音,一方面支持蠻戰,一方面支持洛天。

「嘭……」而此時的洛天卻不知道外面的事情,灰色的神魂,一拳轟散灰色的睡蓮凝聚出的身影,長長的喘了口氣。

「第三個!」洛天雙眼泛起陣陣的神光,隨後目光看向那灰色的睡蓮,再也沒有凝聚出神魂來,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消耗有些大啊!」洛天低聲自語,三個神魂的實力雖然不如自己,但是卻也是讓洛天消耗不小。

「還有什麼本事,儘管來吧,這手段,未免太低了一些!」洛天沉聲開口,目光看向那灰色的睡蓮。

「嗡……」彷彿聽清了洛天的話,睡蓮再次爆發出陣陣得灰氣,將陳戰鏢的丹田填滿,彷彿灰色的迷霧,掩蓋住了洛天的視線。

「吼……」下一瞬間,低沉的吼聲,在洛天的感知之中響起,一個股邪氣在睡蓮之中升起。

「封魂!」洛天灰色的雙手舞動起來,龐大的神魂之力化成一條條灰色的符文長龍,從洛天的手中迸發而出,穿過灰色的迷霧,朝著那灰色的睡蓮纏繞而去。

「嗡……」波動升起,下一瞬間,洛天便是感覺到自己周圍的環境變化起來,金絲暖枕,一個火熱的身軀躺在奢華的床上,俏臉含羞,目光看向洛天。

「洛天!」昵喃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彷彿帶著強烈的誘惑之意,讓洛天的臉色頓時變化起來。

「千雪!」洛天雙眼頓時失神,目光看向床上那身穿薄紗的身影,瞬間便是認出了對方,正是自己許久沒有見過的古千雪。

雖然很久沒見,但是洛天對古千雪的思念,卻是一點都沒有變過,只不過是大戰壓抑著洛天繼續尋找古千雪而已,而且古千雪很可能真的白日飛升了,因此洛天只能將這份思念壓在了心理。

可是眼下,古千雪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瞬間便是讓洛天的心神有那麼一瞬間輕顫了一下。

雖然只是瞬間的失神,卻是讓洛天著了道,雙眼迷茫了一陣之後,看著眼前的古千雪,眼中露出迷戀之色。

「千雪,我好想你!」洛天一把將一身薄紗的古千雪抱在了懷中,低聲昵喃起來。

「我也想你!」古千雪那沖滿誘惑的聲音響起,徹底讓洛天迷失起來,不知不覺間,便是抱著古千雪來到了那金色的大床之上。

「睡一覺吧,睡一覺就好了!」柔和的聲音響起,讓洛天有些疲憊的神魂,感覺一股倦意襲來,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而外面,洛天灰色的神魂,雙眼失神,緩緩的一步一步朝著那灰色的睡蓮走去,每走一步,灰色的神魂,便是渙散一分,散發出陣陣的神魂之力,被睡蓮之上傳出的陣陣吸力吸收。

洛天懷中抱著古千雪,感覺異常的滿足,緩緩的閉上了雙眼,倦意襲來,躺在了大床之上,沉沉的睡去。

就在洛天閉上雙眼之際,洛天灰色的神魂,也是站到了睡蓮的跟前,灰色的睡蓮根部,爆發出一根根灰色的魂線,將洛天纏繞起來,彷彿建立了某種連接,開始不斷的抽取起洛天的神魂之力來。

「大哥!」就在洛天即將陷入沉睡之時,一聲飄渺的聲音在洛天的心神之中響起,讓洛天猛然一驚,隨後募然起身。

「怎麼了?」古千雪看到洛天起身,臉上帶著疑惑,身軀依然火熱,但是卻是讓洛天雙眼更加清明起來。

「好厲害的睡蓮,竟然趁著我心神迷失的瞬間,對我施展了幻術!」洛天看著火熱無比的古千雪,心中一驚。

「你不是千雪!」洛天看著那跟什麼都沒穿一樣的古千雪,冷哼一聲,隨後整個人身上散發出驚人的氣勢,雙手舞動,金色的大印募然從洛天的手中打出,朝著房間的房頂打去。

「轟隆隆……」轟鳴之聲響起,下一刻洛天眼前的畫面頓時破碎起來,眼前的奢華的房間,包括古千雪的身影,瞬間破碎潰散,消失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呼……」洛天灰色的雙眼,漸漸的變的清明起來,想要做個擦汗的動作,卻是發現自己的神魂動彈不得,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該死!」隨後洛天便是看到了自己的處境,感覺到了自己現在的狀態,雙眼微微一縮。

此時洛天的渾身布滿了一道道灰色的魂線,彷彿包粽子一般,將洛天纏繞在一起,一根根魂線連接在睡蓮的根部,不斷的抽取著自己的神魂,朝著睡蓮灌輸而去。

「竟然把我當成了養料!」洛天心中自語,感覺自己的神魂此時差到了極致。

「給我開!」洛天低吼一聲,神魂之力爆發而出,想要崩斷身前的束縛,但是卻是沒有絲毫的作用。

「神魂消耗的太多了!」洛天眼中露出苦笑,感覺自己現在的神魂狀態,不如巔峰時候的五成。

「大意了,這睡蓮竟然能夠讀到人心最想要的是什麼,然後趁著是失神的瞬間,侵蝕自己!」洛天眼中露出強烈的忌憚之色,沒想到這魂種,生長之後,竟然還有如此功能。

「怎麼辦,得儘快脫身,若是拖下去,我會越來越差,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洛天心中有些焦急起來,感覺自己的神魂無時無刻不在消耗著。

「這應該是自保的功能,魂種本身應該沒有什麼攻擊性!」洛天不斷的對抗著那股吸收之力,同時也是心中思索起來脫身的辦法。

「從一進來開始,我便是一直表現出強大的敵意,若是不表現出敵意的話,那麼這魂種睡蓮會不會放了!」洛天心中思索,隨後再次閉上了雙眼,身上的氣勢漸漸的平息了下來,盡量不去想陳戰鏢的事情。

「嗡……」隨著洛天心神的放鬆,不斷的回想著其他事情的同時,那纏繞在洛天身上的灰色魂線,也是緩緩的有些鬆弛下來。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解決

「嗡……」一道灰色的魂線,在洛天的身上緩緩的鬆開,讓洛天心中鬆了口氣。

「一道……十道……百道……」一條條魂線縮回了灰色的睡蓮那龐大的身軀之中。

「真的有效啊!」洛天灰色的雙眼之中露出陣陣的喜色,不過心神卻是沒有絲毫的鬆懈,盡量的讓自己對睡蓮的敵意,減少許多。

「嗡……」不過,就在洛天剛剛有些喜色的時候,灰色的睡蓮之上,一個血色的印記卻是閃動了一下,那灰色的魂線,卻是瞬間再次收縮起來。

「該死……」洛天臉色難看,幾乎在魂線收縮的一瞬間,洛天灰色的身軀瞬間沖了出去,他可不想再被纏住了,那樣自己就真的沒戲了。

想到這,洛天幾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氣,身形化成一道灰光,瞬間便是掙脫了魂線的包圍。

洛天衝過出了十幾丈,洛天的神魂便是停頓了下來,身上依然有著幾條灰色的魂線纏繞。

「給我開!」洛天伸手一揮,魂刀再次在洛天的手中凝聚而出,朝著那灰色的魂線砍去。

「嘭……」灰色的細線在洛天凝聚的魂刀之下,直接被斬斷,而洛天的身形也是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了睡蓮的百丈之外。

「難纏的傢伙!」洛天看著那密密麻麻的魂線沒有追過來,長長的出了口氣,眼中露出忌憚之色。

「現在我的狀態很差,若是再被那魂線纏住,根本就無法掙脫!」洛天心中自語,不斷的思索著如何才能解決眼前的局面。

「應該是那印記,之前睡蓮已經鬆懈了下來,那印記閃動之後,才繼續朝進攻的!一切都是那奇怪的印記在作怪!」洛天隨後想到了睡蓮之上那奇怪的血色的印記。

「到底是誰能夠留下如此手段,是那個七代鎮魂師邱景明么?我分明記得當初他已經死了啊!」洛天實在是想不出,還有誰能夠作答如此地步,手段一環接一環。

「剛才的那個聲音,是戰鏢的么?」隨後洛天便是想到了那個讓自己清醒過來的聲音,眼中再次思索起來。

「先恢復神魂吧!現在的我可不是那株睡蓮的對手!」洛天心神一動,隨後便是任由那陳戰鏢肉身之上傳出的排斥之力作用在自己的身上,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嗡鳴回蕩,洛天的神魂,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之中與肉身契合在了一起,臉色多了一絲蒼白,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洛天沒有猶豫,取出了回復神魂的丹藥,吞了下去,再次盤膝煉化了起來。

時間緩緩的流逝,三天的時間,洛天再次緩緩的睜開了雙,灰色的實質一般的神魂,再次衝出了體外,入主進了陳戰鏢的身體之中。

「戰鏢……」洛天站在那灰色的睡蓮百丈之外,嘗試著呼喚了一下陳戰鏢,但是卻是沒有絲毫的反應,讓洛天心中再次有些疑惑起來。

「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怎麼來纏上我!」不過隨後洛天的臉上便是露出冷漠,伸手一揮,一把灰色的長刀,在洛天的手中凝聚起來,緩緩的朝著睡蓮走了過去。

「嗡……」幾乎在洛天走到五十丈的時候,洛天的周圍再次發生了變化,場景改變,再次出現在了一個房間之中,一個窈窕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視線當中。

「洛天……」伏星旋的身影緩緩的轉過身來,臉上帶著輕笑,朝著洛天走了過來。

「還是老一套!」洛天低聲開口,隨後雙手飛速的變化,金色的大印再次從手中凝聚而出,畫面破碎,洛天的感知再次恢復到了當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