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治安局並不鼓勵越級完成任務。治安局的任務,都是綜合考慮發布的。

一般事件,都會交給各地的外派治安官小隊來完成。而難度高的案件,則是由總部直接派出小隊來完成。

治安局是維護隋國穩定的部門,但不是讓你去英勇就義的部門。

這是范伊翁時常在嘴邊念叨的話,除非特別緊急的情況,否則的話,一旦實力相差過大的時候,治安局給員工的建議就是第一時間請求支援。

因此,治安局給安排的任務,都是以自身實力可以完成的。

換句話說,蘇嵐俘虜了祝融,他的新手任務也是10積分,並不會有任何的加成。

只是,治安局設立積分的目的,原本就是為了讓治安官們可以更加漂亮的完成指派的任務。

因此,為了防止有治安官出現消極怠工,對於非自己任務的突發事件漠不關心的情況,治安局又推出了這樣的一個關於幾分補充條款。

各種突發事件,或者一些治安局一直都在尋找抓捕的敵人,都會有相應的積分。

例如異能組的各大高層,就都在懸賞的名單上面,每一個,死活不論,都價值不菲。

因此,蘇嵐的新手任務,折算成積分,就是旺財給的10積分,還有祝融的1000積分,共計1010積分。

很好,算式成立,沒有一點的錯誤。

然而,聽完蘇嵐的新手任務之後,付義他們就已經無話可說了。

蘇嵐獲得積分的方式,對於他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複製性。

祝融的強大,他們雖然沒有確切的認識,但是對於異能組這個地下組織,付義他們也已經聽說了。

在他們加入治安局之後,對於隋國境內,被治安局盯住,但是卻至今仍舊無可奈何的這些組織,他們的教官也早就已經和他們說過了。

而對於異能組的這些用古代神話傳說中的人物來當作自己名字的高層,治安局的教官是這麼和他們說的:「在地級大圓滿之前,如果你遇到了他們其中的一個,那麼你要做的很簡單,第一時間向總部彙報。第二,跑。」

那不是他們能夠應付的存在,至少目前不是。

當時付義聽到教官的話之後,感覺還十分的不服氣。在他看來,這種危害社會的份子,每一個治安官在遇到的時候都應該儘力將他們留下來。哪怕,付出生命的代價呢。

而現在,付義已經明白了。

自己的想法並不能說錯,而是不值得。事實上,異能組的那些高層,在治安局中的高級治安官的圍剿之下,已經成為了驚弓之鳥,平日里都躲在暗處不敢露面。

治安局有著足夠能將他們剿滅的力量,只要他們敢露面,下一刻迎來的就是治安局的無情打擊。

而自己,在成為地基大圓滿之前,只需要將他們的信息報告回去,自己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剩下的,自然有其餘的治安官去做。治安局是一個整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任務。

殺敵不憑實力,僅憑熱血的,那不僅僅是莽,那其實就是真正的傻蛋。

因此,現在付義看著治安局懸賞榜上,那一個個的名字還有後面的高額積分,也不會幻想著明天自己就能大發神威,然後去領高額懸賞了。

只是,現在聽著蘇嵐口中輕飄飄的報出來的1000積分,付義還是忍不住露出了羨慕的目光。

臣妾也想要,但是臣妾辦不到啊。 「還有,在米國的時候完成的那個拯救姜董事長的任務,那次任務出了些小變故,出現了一個偽天級高手,因此那一次任務給了我2000積分。」蘇嵐繼續說道:「這就有3010積分了,還有前幾天的那次任務,給了我100積分。然後我又花了一些,現在還剩下兩千多。」

蘇嵐說完之後,其他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天級高手都出來了,蘇嵐有這麼多積分一點都不令人意外,這純粹是那命掙來的積分啊。要是運氣稍微差一點,估計掙來的就不是積分,而是棺材了。

「嗯,總的就是這麼多了。怎麼樣,你們有什麼想要買的東西嗎,我先把鍛煉器材買了。」蘇嵐說完,又低下頭接著去看手中的逛逛看商城了。

「買東西先放一邊,我就是想問問,偽天級高手是個什麼意思?」胡烈疑惑的問道:「天級高手還有假的嗎?」

「那名天級高手的情況有些特殊,他的內勁能夠外放,但是卻沒有任何的屬性附加。」蘇嵐說道:「我只能說這麼多了。」

吳忠澤的情況和正常的天級武者不同。正常情況下,憑藉自己實力晉陞的天級武者,由於修鍊的心法不同,內勁會附加上各種特殊的效果,或者是不同的屬性。

內勁外放和屬性攻擊,這兩點構成了天級高手的特徵。

而吳忠澤不同,他的內勁,都是依靠吞噬其他人得來的。他的體內又沒有母蟲幫助他將所有的內勁轉化成為自己的屬性,因此,各種屬性龐雜的內勁在將吳忠澤快速推上了天極高手之後,卻又讓他失去了天級高手最強的攻擊手段。

「哦,我大概理解了。」胡烈點了點頭,然後話題一轉:「那麼,我們需要買什麼樣的器材,蘇土豪你看好沒?」

對於鍛煉器材,胡烈是最上心的一個,因為他使用的頻率是最多的。

一番商議之後,蘇嵐從商城下單,買了一個加強型身體強化訓練套裝。

裡面已經包含了大多數適用性廣泛的訓練器材,然後再加上一個能夠抵抗地級武者擊打的木人之後,蘇嵐的積分一下子就減少了1200。

胡烈他們有些不好意思,準備將花費平分,先由蘇嵐墊付,等到自己手中的積分足夠之後,再還給蘇嵐。

不過,蘇嵐沒同意。因為目前對他來說,逛逛看商城中的物品並沒有太多讓他感興趣的東西。

他所花的積分,除了有一部分拿來購買了一些治安局出品的衣服之外,剩下的都拿來看書了。

嗯,治安局圖書館中的書籍,有一些心法和功法,現在仍舊有著傳人,這些書也是他們上傳之後,拿來兌換治安局積分的。

而他未來一段時間的修鍊之路,還有修鍊所需要的功法等等,母蟲都已經傳給他了。而治安局的武器,也沒有適合他使用的。

因此,逛逛看商城還有積分,對於現在的蘇嵐並沒有太大的吸引力。

不過,對於其他人就不同了,付義想要符劍,胡烈想要爪刃,而鄭青松和羅輕語也有自己各自想要的裝備,現在對於他們來說,每一個積分都是寶貴的。

最後,蘇嵐和付義他們商量的結果,積分付義幾人優先拿來提升自己的裝備,等到想要買的東西買到之後,再繼續攢積分給蘇嵐還賬。

剛剛搬到新家,很多東西都需要收拾。

因此,在購買完鍛煉器材之後,付義他們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間。

而蘇嵐,也回到了自己屋子中,只不過,他現在有一件事情,急切需要考慮。

提升母蟲的能力。

這段時間,蘇嵐在修鍊的時候已經發現了,自己內勁的增長已經沒有那麼迅速了。而且,打通大周天的穴位也幾乎陷入了停滯。

而在自己的意識進入到丹田穴中,遇到了母蟲之後,蘇嵐才知道問題出現在哪裡。

五行蟲是乾坤大陸十分強大的寶物,因為它可以輔助修鍊,讓修鍊的過程更加簡單,更有效率。

同時,五行蟲的母蟲可以釋放子蟲。

子蟲進入其他人體內之後,同樣可以達到幫助人修鍊的效果。而除此之外,母蟲和子蟲之間,還有著特殊的感應。

子蟲可以通過一種難以解釋的方式,持續的向母蟲輸送能量,供給母蟲成長。同時,子蟲都在母蟲的控制之下,子蟲的數量越多,母蟲則進化的越強大。

蘇嵐的吞噬異能,其實只是對於母蟲能力最簡單的一個運用罷了。這,是母蟲吞噬其他族群子蟲能量的辦法。

同樣,只要母蟲願意,她也可以無視空間,直接將每一個屬於自己子蟲的能量全部吞噬。

而五行蟲的母蟲和自己的宿主之間,是相互依靠的。

母蟲可以幫助宿主更加快速的提升實力,同時響應的,宿主的也要幫助母蟲進化。

宿主的實力和母蟲的進化程度相關。

蘇嵐現在的實力不能再提升了,並不是他自己遇到了瓶頸,而是他體內的五行蟲母蟲,已經遇到了瓶頸。

除非母蟲再次進化,否則,蘇嵐的實力很難再提升了。

母蟲最後傳給他的,就是關於如何快速促進母蟲進化的功法。

想要母蟲進化說簡單也很簡單,母蟲控制的子蟲越多,族群越大,那麼它們便會進化到更高的程度。

但是說難也難,因為現在的世界,除了很少了幾個人之外,剩下的,都是屬於另一個母蟲的控制下,他們體內,已經有了屬於另一個母蟲的子蟲存在。

那麼。蘇嵐體內的母蟲想要進化,便已經沒有了其他的選擇,只能將屬於另一個母蟲的子蟲給搶奪過來,成為自己的子蟲。

想要搶奪子蟲,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身為母蟲宿主的蘇嵐,將其他子蟲的宿主打敗。那之後,這個人體內的子蟲,便會拋棄自己原本的族群,叛變到屬於蘇嵐的母蟲麾下了。

因此,要想母蟲快進化,宿主就得打打打。

打敗的人越多,蘇嵐母蟲進化的速度就越快。 五行蟲的母蟲,除了可以通過打敗其他人的手段來掠奪子蟲之外,還有一個更為逆天的特性。

所有被母蟲控制的子蟲,如果它的宿主打敗了其他母蟲的子蟲宿主的話,那麼戰敗的子蟲,也會被順利的收編。

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蘇嵐能夠保證自己打敗的人,有著足夠的實力和很多的戰鬥機會,那麼他的母蟲自然就會擁有越來越多的子蟲。

只是有一點蘇嵐需要特別注意,子蟲間的攻略是相互的,因此,如果蘇嵐幫助自己母蟲打下的地盤,又被另一個母蟲所控制的子蟲給打敗了的話。那麼子蟲,自然又回到了另一個母蟲的手中。

此時,蘇嵐覺得自己在玩一個圍棋遊戲,自己和另外一個母蟲的宿主分別執黑白子,自己需要打下更多的地盤,同時還要小心自己的地盤不要被對方重新奪回。

只是,這場圍棋比賽,棋局早就已經擺好,棋盤上,除了自己代表的白子之外,剩下的,就全部都是對方的黑子了。

哦,對了,說起白子,自己這一方還有付義幾人,他們在訓練中,也都曾經輸給了自己。

只是這樣,也不能讓蘇嵐擺脫在這場名為四面楚歌的棋局中所面臨的窘境。

不過,現在蘇嵐對於子蟲的質量倒是沒有太高的要求,蟲蟲現在控制的子蟲太少了。

而對於蘇嵐來說,儘快讓蟲蟲進化,才是自己迫切要做的。

蟲蟲進化之後,蘇嵐才能變得更加強大。

母蟲有多強大,蘇嵐就有多強大。

而蘇嵐所修鍊的心法和功法,與其說是讓蘇嵐變得更強,其實不如說是讓蘇嵐能夠更好的發揮母蟲所帶給他的實力。

功法和心法,只是工具而已,母蟲才是蘇嵐的根本。

在蘇嵐體內的母蟲覺醒那一刻,他走的就是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一條道略。

只是之前蘇嵐無法和母蟲溝通,讓他走了很多的彎路。

而對於母蟲來說。

子蟲的數量,才是決定母蟲進化程度的重要方面,無論從什麼意義上來說,數量對於母蟲的意義,都要比質量大的多。

五行蟲的族群,子蟲所起的作用,並不是單純的幫助母蟲尋找食物的工具而已。

母蟲和子蟲的關係,要更加緊密的多。

在某種意義上說,母蟲和子蟲更像是一個整體。

母蟲和它所控制的所有子蟲加起來,才是完整的五行蟲。

子蟲通過一個連修真界也無法解釋的精神網路,全部和母蟲連接起來。

如果說母蟲是一個簡單的核心的話,那麼子蟲就是它外掛的存儲器,增加的運算單元等等。

「只是,上哪裡去找經常面對戰鬥,同時又不會經常失敗的武者呢?」

蘇嵐思索著,能夠滿足這幾個條件的人。

這兩點,缺一不可。

只有經常面臨戰鬥,才能更快速的給蘇嵐帶來更多的子蟲。

而輕易不會失敗,則是保證蘇嵐的子蟲不會很快叛變的另一個重要因素。

蘇嵐曾經考慮過黑市拳手,在武道重新開始興盛之後,黑市拳賽這個不人道的產物也在悄悄的發展壯大。

這樣的變化是發生在全球範圍內的。

當人們開始接觸到了一個更加強大的世界,有了更高的武力之後,自然就會追求更多的刺激。

原本的蹦極,跳傘等等,很快就被淘汰。而有錢有閑的人們,開始追求更加刺激的方式。

暴力與血腥,從來都是能夠勾起人類內心可求刺激的最直接因素。

古羅馬有斗獸場,今天的黑市拳場,只不過是過去的延續而已。

越來越多的有錢人,開始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了這裡。

對於這一點,隋國雖然一直也在嚴厲打擊,但還是那句話,只要有足夠的利潤,這是無法徹底滅絕的。

金錢,最美的曼陀羅花,它可以讓所有人忘記死神的凝視。

治安局雖然不負責打擊黑市拳場,但是只要蘇嵐想要尋找關於臨海市地下拳場的信息,絕對能夠從治安局得到最詳盡的資料。

治安局對於各地勢力的情報,永遠是隋國最強的,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

這一點是不用去懷疑的。

只是蘇嵐思前想後,還是放棄了地下拳場這個選擇。

害怕引起治安局總部的關注,從而暴露自己體內母蟲的秘密只是一個很小的方面。

更重要的,還是地下拳場勝負變化太快,這一點對於蘇嵐不利。

畢竟,蘇嵐總不能保證每場比賽都到,然後將所有的黑市拳手都打敗一遍吧。

另外哦,黑市拳場的死亡率也太高。

而蘇嵐需要的數量,也無法得到保證。

黑市拳場,拳手的總數,終歸是有限的。

「有沒有什麼安全係數高,人流量大,勝者又穩定的地方?」蘇嵐用手敲著桌子,慢慢思索著。

突然,蘇嵐的眼睛一亮,他有辦法了。

接著,蘇嵐拿出手機,先是下載了一個團購應用。

然後,在經過一番瀏覽之後,蘇嵐打開了治安局的圖書館,然後一陣翻翻翻。

「恩,就用這個辦法了。希望不會讓我失望。」最後,蘇嵐收起手機,點了點頭。

一切,就看明天了。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