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江寂塵的話,葉開元一愣。

「騙我的?怎麼可能是騙我的呢?」

他此時,顯然已經沒有了平時的淡定。

還有賭場的一眾負責人,這一刻全體沉默,臉上的表情比哭還難看。

剛才,他們高興過頭了。

但結果,最後一場竟然是江寂塵勝了。

「九天拍賣會勝了,那豈不是說,那最後注入一筆押九天拍賣會勝的人,將要贏取四倍的賠率?」

「我靠,這樣都能被他們押中,太不可思議了吧?」

「這麼說來,我們賭場分文不賺,全讓這些神秘的下注人給賺翻了?」

這一刻,他們的心情複雜到了極點。

但是,若論複雜程度,恐怕沒有人能與仲劍鋒相比。

他的心情,完全可以用從天堂掉入地獄來進行形容,前後的落差大到無法想象。

前一刻,他還在玩命的踩江寂塵,但結果,卻發現被踩的卻是自己。

「不,我不要光著屁股跑天帝街!」

「父親,你一定要救我。」

仲劍鋒此時臉色慘白的叫道。

但是,江寂塵這時卻神念一動,然後隨手一抓,伸劍鋒便已落入他的手中。

他剛才動用了賭鬥契約的力量,仲劍鋒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就連仲溪也沒有反應過來,而且海東青已經先一步的攔在仲溪而前,讓他們根本無法出手干擾。

「沒有人能幫你!」

「我說過,你之前說的一切,我都會用在你的身上。」

說話之間,江寂塵直接動用賭鬥契約的力量,強制把仲劍鋒,傳送到天帝街上去。

啪!

同時,仲劍鋒身上的衣服毫無徵兆的碎滅,變成了赤條條,光著屁股站在大街上。

(本章完) 虛空比斗台,就是在天帝街最繁華的地段,此時更有無數修士觀看著這裡。

天帝街上,熱鬧非凡。

「各位兄弟姐妹,各位叔叔伯伯,快看啊,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

「蒼穹拍賣會少主,賭鬥輸給江寂塵,現在要光著屁股跑天帝街了。」

「這是歷史性的一刻,需要大家的見證。」

此時,小哈斯已經很配合的跳出來,大聲叫道。

瞬時之間,赤條條、光站屁股的仲劍鋒吸收了所有人的目光。

「靠,真的是蒼穹拍賣會少主仲劍鋒呀。」

「以前,他多囂張跋扈呀,沒想到,也會有今天。」

「哈哈,有趣呀,這一幕我一下要用影像石拍下來,有空可以再慢慢欣賞。」

眾人興奮的議論著。

同時,有不少人大快人心。

不僅如此,在天帝街上,突然湧出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

這些女子,滿身風塵味,化妝極濃艷,走路風騷。

她們紛紛的出現在蒼穹派少主仲劍鋒的四周。

「咦,這不是蒼穹拍賣會的仲劍鋒少主么?」

「少主可是我們醉風青樓的常客哦,今天不見人,原來要在天帝街上上演裸奔呀。」

「仲少主,姐妹們都來,為你加油、為你吶喊哦。」

「咯咯……我挺喜歡仲少主這一款的,只可惜,小丁丁小了點呀!」

…….

一群青樓女子,非常的大膽奔放,在仲劍鋒的四周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這些青樓女子,完全是韓青花天價從天帝城四處青樓請來的。

收了錢,這些青樓女子辦事自然積極了。

此時,仲劍鋒滿臉已經被憋得通紅,但是,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因為,江寂塵已經以契絕之力封住了他的一身力量和聲音。

此時,他的身體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若不然,他現在恐怕忍不住自殺了。

剛才,這些點子,本來是他要用在江寂塵的身上。

可是現在,江寂塵依葫蘆畫瓢,全部都用在他的身上。

「仲少主,今天一切,如你所願!」

「我一定會讓你跑得像風一樣的快。」

說話之間,江寂塵催動契約之力落在仲劍鋒的身上。

下一刻,仲劍鋒便如同風一樣的在天帝街上飛奔起來。

那一刻,仲在劍鋒胯間的小丁丁飄了起來,黑色的毛髮在風中凌亂。

這一切,實在是因為江寂塵讓他跑得太快了。

這時候,那些青樓女子,此時都需要動用修為,才能堪堪追上。

「仲少主,加油!」

「仲少主,你裸奔的樣子好帥哦。」

「仲少主,你慢點,你的小丁丁要被風吹掉了。」

…….

於是,仲劍鋒在一群青樓女子的追逐中穿過天帝街,漸行漸遠。

但這時候,四周的修士已經目瞪口呆,同時,心底生出一股寒意。

只覺得江寂塵太可怕了,絕不能輕易招惹。

這時候,蒼穹拍賣會的仲溪,此時幾乎被氣得吐血。

但他卻不敢動彈分毫!

因為海東青鎖定了他。

而海東青,遠比他強大。

「公正師,現在可以宣布結果了吧?」

海東青這時候提醒還在發愣中的公正師道。

公正師這時候才反應過來,他極力的平復了心中震撼的情緒,然後才開口道:「這一場由九天拍賣會與蒼穹拍賣會之間的公開比斗賽,最終勝者為九天拍賣會。」

「今天,天帝拍賣廳使用權,歸九天拍賣會所有。」

公正師一言定音,自然已經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一切都已成了定局。

聽到公正師宣布之後,海東青開口道:「這一次,除了狂歌戰舟之外,之前出現的那些法器、丹藥,都會放在拍賣會上拍賣,大家可以試目以待。」

海東青一言驚起千層浪。

因為,之前十場比斗,所展現出來的法器和丹藥太過驚人無雙了,任何一樣,都會讓人不顧一切的瘋狂爭搶。

這一刻,九天拍賣會的人氣,達至了從未有過的高度。

但這時候,人氣再高,也絕對高不過江寂塵。

見識過了江寂塵的煉器、煉丹實力,所有人可以忽略了他們的修為。

因為,單憑煉器、煉丹的實力,足可以讓他與頂級聖帝,平起平坐。

不過,江寂塵並沒停留下來,而是直接閃身,離開這裡。

他這幾個月不眠不休,實是累壞了。

所以,他現在比斗完之後,他只想回去好好睡上一覺。

至於剛剛贏來的法器、丹藥,他都交給了海東青,讓他拍賣。

當然,這些都是他贏來,是屬於他的。

所以,拍賣所得的,也都是屬於他的。

至於他所煉製的三顆丹藥,一件魂器青龍噬雲珠,拍賣所得,自然按比例分配了。

畢竟,材料還是出自九天拍賣會的。

而狂歌戰舟,那是江寂塵自己的坐駕,自然不會拿來拍賣了。

當然,有要求上說要拍賣!

但問題這個時候,不會有人會與他追究這些了。

這就勝者為王的道理。

蒼穹拍賣會,黯然退場。

他們當眾輸掉比斗,就算他們再不甘,也無何奈何,只能回去從長計議。

江寂塵閃身離去之後,季詩詩身邊的林霜霜叫道:「掌門,你現在要追江寂塵,還是要去拍賣會?」

總裁,我要離婚 季詩詩很流氓的抓了一把林霜霜雄偉壯觀的****一把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先卻拍幾樣好東西再說,至少,那一件魂器,青龍噬雲珠,本小姐看上了。」

最終季詩詩率先進入了天帝城拍賣廳。

其餘的人也紛紛湧入天帝城拍賣大廳中。

今天,註定是一個不平靜的日子。

而這時候,仲劍鋒也終於裸奔完,賭鬥契約的力量消失,他才恢復了自由。

「江寂塵,我與你誓不兩立!」

仲劍鋒癲狂的大叫。

隨之,他第一時間被仲溪帶走。

至於阿狸、楊雪瑤、紫雨夢等一群人,自然是紛紛去收賭資去了。

他們一個個都是眉開眼笑的,因為這次他們都把私房錢押上了,賺得盤滿缽滿的。

這時候,江寂塵則已回到了女帝宮中,直接躺在床上,沉睡過去。

迷迷糊糊之間,江寂塵感覺到自己的懷中多了一具軟柔的身體。

江寂塵睜眼,發現竟然是落塵仙子。

「寂塵,你說過要等你回來吃我的。」

「現在,快來吧!」

落塵仙子,聲音嬌媚如絲地道。

(本章完) 江寂塵剛剛睡醒,疲勞早已一消而散。

此時又是早晨間,一天之中,陽氣最盛之時。

被落塵仙子這般的勾引、挑逗,江寂塵又如何能受得了?

「仙子有求,本公子又豈有不從的道理!」

江寂塵說話之間,已經反身把落塵仙子壓在了身下。

很快,被浪翻滾,雲床搖動,嬌吟聲響起…….

半天之後,房間之中才安靜了下來。

落塵仙子躺在江寂塵的懷中,纖纖玉指,在江寂塵的胸口上畫著圈圈。

「寂塵,你的火氣太大了,我下面還火辣辣的疼呢,都不知憐香惜玉的。」

落塵仙子此時一臉滿足,嬌嗔地開口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