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紅歡呼,柳月微笑。

並肩飛行的明月,也露出了笑容。

飛行百里開外,丁峰按下雲頭,落在一個小樹林中。

「夜鶯拜見少爺。」

自從黑玉山一別,丁峰就再也沒有見到過夜鶯,可這次高調出現皇城,被夜鶯得知之後就悄然前來拜見,丁峰就讓她在這裡等候。

「可處理好了?要不要我去將獵鷹組織平了?」

丁峰點頭詢問,一年多來,夜鶯也步入天級,天資不俗了。

「不用了少爺,他們畢竟沒有虧待我。」

總裁的天價丑妻 夜鶯答道。

看著眼前依然十分年輕的面容,夜鶯神情有些恍惚,她還記得一年前,就是這個少爺差點死在她手裡,然而現在。卻已經站在世俗之巔,成了一個頂天巨人,強大的可怕。

「也好!」丁峰看向了明月。「行嗎?」

「放心!」

明月微笑,將夜鶯提了起來。放在身後,御劍而行。

穿越白露山脈,走過黑松鎮,重新回到了黑暗之城,落在了敗劍山莊之內。敗劍山莊之內,有收服的不少強者打理,倒不顯髒亂。

「夜鶯,以後她們兩個交給你照顧了。」

「少爺放心!」

安排好之後。丁峰又恢復了往西的平靜。

「明月,距離秘境開啟還有半月,你若真進去,這段時間就努力修鍊,特別是混元劍體,哪怕不能修鍊圓滿,也要達到大成地步,到時候也有了自保之力。還有,下冊的部分要牢記於心。」

池塘中,涼亭內。丁峰喝了一杯雪山雲霧茶,嚴肅說道。

「我明白。」

明月點頭。

傍晚時分,花惜顏來了。

「丁峰。你可真厲害,小弟佩服的五體投地啊,要不,您老就收下小弟的膝蓋吧?」

花惜顏誇張道,「滅沙族,屠妖祖,轟動天下,震驚世人,現在問眾生。誰人不識丁峰?特別邊境之民,都給你供上了長生牌位。這威風,真讓人羨慕啊!」

「我也很想將黑暗之城清理一遍。」

丁峰淡淡說道。卻讓花惜顏一個哆嗦,連忙陪笑道,「那哪能呢,黑暗之城啊,這是咱們的家園啊是不是?現在你的名頭驚天,誰敢亂來?」

「放心,絕對不會將你扇了就是!」丁峰瞥了他一眼,讓花惜顏兩腿一緊,面色發白。心中一動,又問道,「這段日子,可有什麼大事發生?」

「黑暗之城的大事沒有,只有無數的強者蜂擁而來,甚至一些隱修的神徒、神士都跑了出來,據說還有兩位神師級別的強者,嘿嘿,有你的名頭威懾,卻沒有人亂來。」花惜顏不假思索道,「至於外面,倒有兩件大事!」

丁峰點點頭,認真的聽著。

「其一,南部萬山之內,爆發了獸潮,古怪的是,卻不是沖向大楚地界,而是湧向了山脈深處,還分成了兩波。當時獸吼驚天,血氣漫天,後來有人去探查,發現妖獸的屍體堆成了山峰,更加古怪的是,達到天級以上的妖獸卻不見任何屍體。」

花惜顏凝重說道,「這件事成了謎團,可對大楚來說,特別是天南洲來說,可謂天大的喜事,萬民慶賀,經此一事,數百年之內,就不用擔憂妖獸之患了。」

丁峰眼中閃過莫名意味,說道:「要是楚皇有魄力,可以將萬山納於統治之下,靜心治理,可以讓那裡成為蓄養妖獸之地。」

花惜顏兩眼一亮,挑起大拇指道:「還是您老厲害,要是成功了,妖獸之患就徹底的解決了。」

「我很老嗎?」

丁峰翻了翻白眼。

「您老並不是說老,而是恭敬稱呼,說明你威嚴無雙,修為強大。」

花惜顏目光一轉,張口就道。

丁峰擺擺手,「另一件事呢?」

「萬山之妖被屠戮后不久,東海千里之外的無憂島上也發生了屠殺!」花惜顏咂舌道,「也不知為何,東海魚妖紛紛奔襲無憂島,可上去之後就是被殺,甚至最後驚動了鯨祖和一頭神師境的三頭蛟,那一戰驚天動地,崩裂滄海,打穿虛空啊,最後鯨祖和三頭蛟紛紛損落。據統計,無憂島之災,死亡的天級之上的魚妖不下於十萬,整個東海為之一清。」

「可知是什麼人所殺?」

丁峰詢問,心中卻想到了另外一點,那頭神師之境的三頭蛟,應該是蛟三極曾經提到過的敵人了。

蛟三極也是三頭蛟龍,只是他的父親卻被一頭蛟龍暗算,吞噬煉化,進化成了三頭蛟龍,並達到了神師之境。要不是蛟三極命大,逃得一命,並獲得了機緣,早就被那個三頭蛟給斬草除根了。

「有趣!」

丁峰暗暗嘀咕一聲。

「天下間的強者有數,能夠殺得了神師之境的強者就更少了。」花惜顏凝重道,「天劍老人,楚天王,蠻祖等強者都沒有任何動靜,後來將猜測放到了你身上,可你的蹤跡有跡可循,自然排除,最後猜測,很可能是神秘莫測的紫皇!」

丁峰差點將口中的茶噴出去,臉色古怪之極。

「怎麼?不對嗎?」

看到丁峰古怪的神情,花惜顏道。

「紫皇確實有抗衡神師強者的實力,至於斬殺,也完全可能。」

想起當初一戰,哪怕現在,丁峰都沒有把握戰勝紫皇,特別要是能夠從萬道山出來,實力定會有質的突破,斬殺神師也並不困難。

至於無憂島上斬殺鯨祖之人,他比誰都清楚。

「就是嘛,除了他還能有誰?那位,當真神秘,實力也強大的可怕,不知你們兩個,到底誰更勝一籌?」

花惜顏理所當然道。

我可沒說是紫皇所為,只是推測了他的實力,你腦補而已。

丁峰心下說道,卻沒有回答花惜顏的問題。

隨著日期臨近,趕來黑暗之城的強者越來越多了,而天地間的陰邪煞氣也更加濃郁了。

這一日,清晨,丁峰站在山莊最頂端,望向了鬼祖大殿的方向,眉頭緊皺。

「峰,怎麼了?有什麼發現嗎?」

相伴身邊的明月詢問道。

晨風吹拂,髮絲飄揚,她有一種清水出芙蓉的清雅之美。

「那裡的死氣更濃郁了,我有種感覺,所謂的秘境,應該就在那裡。」丁峰深思道,「黑暗之城建立,就有鬼祖的傳說,五百年前成立的黑暗拍賣會,背後應該也是鬼祖,只是……想不明白?」

「什麼想不明白?」

明月問道。

「要是鬼祖在幕後操縱,那麼,他的壽命怎麼會這麼長?神師才不過三百壽元罷了!」

說著,丁峰仰頭看向了高空,望向蒼穹深處。

明月神色一震。

「鳳凰埋骨,無歸秘境,血色石門,血龍孕育,帝乾,鬼祖,還有出現這裡的萬道山傳承……!」丁峰心中嘀咕,「這其中,到底有沒有聯繫?以帝乾愛才,為何會放過紫皇?還有蛟三極和鴻天都得到了機緣,提前化形,蠻吉戰力逆天,這三位也遠遠超越普通的天才,可謂逆天級別,為何不招攬?」

迷霧重重。(未完待續)

ps:訂閱啊,老李的怨念!

這對雙胞胎,姐姐叫做柳紅,眉心一點胭脂紅,妹妹是柳月,眉心有彎月印記,丁峰毫不懷疑,她們的父母就是根據印記給她們取的名字。

埋葬了她們的父母,又在皇城呆了三天,一行四人踏雲而去。

「這是飛行嗎?」

柳紅興奮的瞪大了眼睛,伸出手想抓抓白雲,卻被籠罩體外的光罩給擋住了。

有些膽怯的柳月也躍躍欲試。

三天相處,她們暫時擺脫了憂傷。

「將來有一天,你們也能夠飛行的?」

丁峰載著兩人,也十分輕鬆,溫和笑道。

「真的嗎?我們也能?」

列國浮沉 兩姐妹同時看向了丁峰,帶著驚喜,渴望,還有崇拜。

「我說你們能,就一定能!」

丁峰毫不猶豫的點頭。

「太好了,謝謝大哥哥!」

柳紅歡呼,柳月微笑。

並肩飛行的明月,也露出了笑容。

飛行百里開外,丁峰按下雲頭,落在一個小樹林中。

「夜鶯拜見少爺。」

自從黑玉山一別,丁峰就再也沒有見到過夜鶯,可這次高調出現皇城,被夜鶯得知之後就悄然前來拜見,丁峰就讓她在這裡等候。

「可處理好了?要不要我去將獵鷹組織平了?」

丁峰點頭詢問,一年多來,夜鶯也步入天級,天資不俗了。

「不用了少爺,他們畢竟沒有虧待我。」

夜鶯答道。

看著眼前依然十分年輕的面容,夜鶯神情有些恍惚,她還記得一年前,就是這個少爺差點死在她手裡,然而現在。卻已經站在世俗之巔,成了一個頂天巨人,強大的可怕。

「也好!」丁峰看向了明月。「行嗎?」

「放心!」

明月微笑,將夜鶯提了起來。放在身後,御劍而行。

穿越白露山脈,走過黑松鎮,重新回到了黑暗之城,落在了敗劍山莊之內。敗劍山莊之內,有收服的不少強者打理,倒不顯髒亂。

「夜鶯,以後她們兩個交給你照顧了。」

「少爺放心!」

安排好之後。丁峰又恢復了往西的平靜。

「明月,距離秘境開啟還有半月,你若真進去,這段時間就努力修鍊,特別是混元劍體,哪怕不能修鍊圓滿,也要達到大成地步,到時候也有了自保之力。還有,下冊的部分要牢記於心。」

池塘中,涼亭內。丁峰喝了一杯雪山雲霧茶,嚴肅說道。

「我明白。」

明月點頭。

傍晚時分,花惜顏來了。

「丁峰。你可真厲害,小弟佩服的五體投地啊,要不,您老就收下小弟的膝蓋吧?」

花惜顏誇張道,「滅沙族,屠妖祖,轟動天下,震驚世人,現在問眾生。誰人不識丁峰?特別邊境之民,都給你供上了長生牌位。這威風,真讓人羨慕啊!」

「我也很想將黑暗之城清理一遍。」

丁峰淡淡說道。卻讓花惜顏一個哆嗦,連忙陪笑道,「那哪能呢,黑暗之城啊,這是咱們的家園啊是不是?現在你的名頭驚天,誰敢亂來?」

「放心,絕對不會將你扇了就是!」丁峰瞥了他一眼,讓花惜顏兩腿一緊,面色發白。心中一動,又問道,「這段日子,可有什麼大事發生?」

「黑暗之城的大事沒有,只有無數的強者蜂擁而來,甚至一些隱修的神徒、神士都跑了出來,據說還有兩位神師級別的強者,嘿嘿,有你的名頭威懾,卻沒有人亂來。」花惜顏不假思索道,「至於外面,倒有兩件大事!」

丁峰點點頭,認真的聽著。

「其一,南部萬山之內,爆發了獸潮,古怪的是,卻不是沖向大楚地界,而是湧向了山脈深處,還分成了兩波。當時獸吼驚天,血氣漫天,後來有人去探查,發現妖獸的屍體堆成了山峰,更加古怪的是,達到天級以上的妖獸卻不見任何屍體。」

花惜顏凝重說道,「這件事成了謎團,可對大楚來說,特別是天南洲來說,可謂天大的喜事,萬民慶賀,經此一事,數百年之內,就不用擔憂妖獸之患了。」

丁峰眼中閃過莫名意味,說道:「要是楚皇有魄力,可以將萬山納於統治之下,靜心治理,可以讓那裡成為蓄養妖獸之地。」

花惜顏兩眼一亮,挑起大拇指道:「還是您老厲害,要是成功了,妖獸之患就徹底的解決了。」

「我很老嗎?」

丁峰翻了翻白眼。

「您老並不是說老,而是恭敬稱呼,說明你威嚴無雙,修為強大。」

花惜顏目光一轉,張口就道。

丁峰擺擺手,「另一件事呢?」

「萬山之妖被屠戮后不久,東海千里之外的無憂島上也發生了屠殺!」花惜顏咂舌道,「也不知為何,東海魚妖紛紛奔襲無憂島,可上去之後就是被殺,甚至最後驚動了鯨祖和一頭神師境的三頭蛟,那一戰驚天動地,崩裂滄海,打穿虛空啊,最後鯨祖和三頭蛟紛紛損落。據統計,無憂島之災,死亡的天級之上的魚妖不下於十萬,整個東海為之一清。」

「可知是什麼人所殺?」

丁峰詢問,心中卻想到了另外一點,那頭神師之境的三頭蛟,應該是蛟三極曾經提到過的敵人了。

蛟三極也是三頭蛟龍,只是他的父親卻被一頭蛟龍暗算,吞噬煉化,進化成了三頭蛟龍,並達到了神師之境。要不是蛟三極命大,逃得一命,並獲得了機緣,早就被那個三頭蛟給斬草除根了。

「有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