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同意嘛,我也不跟你耗下去了,給你一個痛快!十、九、八、七………」 「六、五、四、三…….」

林驚羽緩緩讀秒,聲音中無悲無喜。

他知道,這種事情,是不可能勉強的!

而且,對方還是一位大帝。

雖然有些遺憾,但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停!」

「我答應你!」然而,就在林驚羽即將喊出最後一個字的一瞬間,元神小人終於沉不住,大喊了一聲。

喊完這一聲,元神小人彷彿泄了氣的皮球,頓時沒有了從前的風采。

屈服了!

而且還是屈服於一個不過十五六歲的小傢伙!

想他存活五百萬年,竟落得這等下場,飛羽大帝也有些悔恨。

他本是想活出第二世,打破這天道的束縛,進入那無上的仙境!

可惜,一切事與願違!

人算不如天算!

如今,面對生與死,他追究還是選擇了屈服。

「哈哈!」

「好,很好!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你應該想開點兒,我畢竟是一代仙帝後裔,你跟著我,不會虧待了你的!」

林驚羽大笑一聲,笑的很燦爛。

若是被外人知道,他收服了一位大帝,而且還是在北寒大陸上有著赫赫生命的飛羽大帝,一定會讓所有人驚掉了下巴。

甚至連林驚羽自己,在聽到飛羽大帝點頭的那一瞬間,他也感到很震驚。

但隨即,他便是釋然了。

真正看輕生死的,這世間又有多少人呢?

大多數人,在一線生機面前,都會選擇苟且偷生。

大帝,也無外乎是人罷了!

「臭小子!」

「老夫便讓你先得意一時,終有一天老夫會翻身,倒那時…….」

元神小人盡量壓制自己的憤怒,暗暗想到。

「好啦!」

「不要耽誤瞬間,放開你的靈魂,我要開始靈魂契約了…….」

這時,林驚羽迫不及待地說道。

對於這位飛羽大帝,他始終都保持著警惕。

獵天 正所謂,入袋為安!

只有真正的簽訂了靈魂契約,他才能安心,否則一個閃失,對方或許就能取了他的性命。

即便是火焰蓮台,真正能困住他多久,林驚羽心頭也是忐忑不安。

聞言,飛羽大帝的元神小人,猶豫了片刻,終於低下了頭顱。

一瞬間,林驚羽彷彿感覺,自己的靈魂與他元神產生了一絲聯繫。

「靈魂契約……」

「我為林驚羽,從此將是你飛羽大帝的主人……..」

林驚羽緩緩默念著早已經在這座大陸失傳的最古老的靈魂契約。

傳承自太古年間。

這種契約,在當世也只有林氏一族這等傳承了無盡歲月的大族,才能夠掌握。

靈魂契約很快,僅僅十多分鐘,林驚羽便感覺,他的靈魂與那元神小人之間,彷彿有了千絲萬縷的聯繫。

「靈魂契約,成了!」

「哈哈!收服了一位大帝的元神為仆,真是痛快!」

他再次大笑一聲,不過此刻,林驚羽卻發現飛羽大帝的元神小人,耷拉著臉。

似乎生無可戀一般。

他知道,一切都已經無法更改。

這一生一世,都要為林驚羽的僕人,林驚羽生,他生。

林驚羽死,他也要一同隕落!

這是最恐怖的契約,與林驚羽和銀翼狼王簽訂的契約如出一轍。

「飛羽大帝!」

「你的原名叫什麼?」林驚羽突然開口問道。

「凰飛羽!」

「凰氏乃是我們羽凰一族至高無上的王族姓氏!」

飛羽大帝的元神小人,高傲地抬起頭說道。

「王族姓氏?」

「什麼破姓氏啊!不好聽,那我也不能叫你小凰子,只能叫你小羽子了!」

林驚羽嘿嘿一笑。

小羽子?

聽到林驚羽的話,飛羽大帝的元神小人有些欲哭無淚。

這臭小子起的什麼名?

從來都沒有人,敢這麼叫他!

「小羽子!不錯!」

「又親切,又好記,而且也不會讓人懷疑,那我以後就叫小羽子吧!」

林驚羽自言自語道,飛羽大帝雖然憤怒,但如今簽訂了靈魂契約,他也不敢違抗林驚羽的意圖。

一個名字而已!

不過是一個符號,他不在乎!

飛羽大帝暗暗勸說著自己,壓下了心頭的怒火。

「小羽子!」

「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既然是主人,你便要事事替我著想!」

「你乃是一代大帝,見多識廣,如果遇到了什麼問題,也要盡量提醒我,你可記住了?」

林驚羽擺出了一副主人的架勢,望著飛羽大帝元神叮囑道。

「記住了!」

元神小人應了一聲。

「好!很好!」

「那我想問你一個問題,這些大帝隕落了這麼久,可有什麼寶貝留存了下來,可以讓我收取走?」

林驚羽目光掃向地面上那八具屍體,一臉期待地問道。

「這八人,雖為帝境!」

「但是,在帝境之中,卻也並非佼佼者,他們倒是有幾件兵器,可惜你如今的修為,根本帶不走……..」

元神小人搖了搖頭說道。

「真的假的?」

「你要知道,我多了保命的手段,你才可以活的長久!」

林驚訝半信半疑地質問道。

「當然!」

「我又豈會欺騙你?那些帝器,又豈是你現在可以觸碰,一點點威壓,都足以讓你魂飛魄散!」

飛羽大帝的元神小人說道,臉上微微露出一抹鄙視之色。

「再想想辦法!」

「我總不能來了一趟,空著手回去吧?」

林驚羽不依不饒道。

聽到他的話,飛羽大帝也是一陣無語。

都已經把他這位堂堂大帝收服了,他還說是空手回去?

這還有沒有天理?

「不過,這一件玲瓏八寶塔,乃是一件尚未完成的帝器,你倒是可以試著帶走!」

這時,飛羽大帝元神,指向不遠處地面上,一件略顯破碎的寶塔。

這座寶塔,一共八層,每一層都精雕細琢,分外精緻。

更讓人矚目的是,寶塔之巔,鑲嵌著一枚神秘的舍利子。

閃爍著微微的幽光,讓人有一種瞬間悟道的感覺。

「這是舍利子?」

「為何會在寶塔之上?」林驚羽好奇地問道。

他知道,在傳說中,只有得到高僧在圓寂之後,才能夠產生舍利子。

「呵呵!」

「你這個小傢伙,倒是有幾分眼光!」

「沒錯,這正是一枚舍利子,鑲在寶塔之上,人在其中修鍊,便能提升悟道的機會………..」 「哦?提升悟道的機會?」

「既然是這樣一件寶器,為何會殘缺的丟在那裡?」

林驚羽一臉狐疑地問道。

他覺得,這其中必有蹊蹺。

畢竟,任誰都知道,悟道是多麼的難得。

「呵呵!」

「你這個小子,莫非以為老夫會害你不成?」

「如今,你我一亡俱亡,你覺得老夫會騙你嗎?」

飛羽大帝鄙夷地大笑一聲。

「不過嘛,其實,這一件帝器,若想掌控他,卻也並非人人都可以做到!」

「唯有有緣人,才可以得到!」

飛羽大帝頓了頓說道。

「有緣人?」

「莫非與那一枚舍利子有關?」林驚羽好奇地問道。

他覺得那一枚舍利子,很聖潔,釋放著一縷縷柔和的光芒,想必定是一位大師隕落後留下的。

「沒錯!」

總裁的致命情人 「你可知,這舍利子傳承自何人?」

飛羽大帝繼續問道。

林驚羽搖了搖頭,他猜得到這一定是一位與飛羽大帝一個年代的佛陀。

也就是五百萬年前的佛陀。

太久遠了,他如何知曉?

「莫非……..」

「老夫真的老了,以至於你們連釋迦大佛都不曾聽聞了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