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美人兮如題

托段春風寄去

有美人兮如你

有美人兮七步一詩句

巧笑倩兮一眼成傳奇

姿容理當如題

背影都迤邐

有美人兮志在山野居

巧笑倩兮驚動一行人偷覷

驚鴻入你

眼波流轉間一筆」

直至沈傾唱歌結束,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樣子,實在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啊。

一場宴會,怎麼就便成了一個人的專場?

而這人所說,大家無法反駁,這人的才華,沒有人可以超越。

所以,只能是有苦難言啊!

「煙雲飛江畔春水東流去

縴手浣溪沙一笑惹沉魚

一朝施粉黛塞三千佳麗

為誰的江山身陷美人計

畫不出的美是驚心動魄

寫不完的詩也迴腸盪氣

都願想象你在人間隱居

誰願相信你香消玉無際

誰美麗三千年還不老去

誰愛恨都是夢淚眼依稀

自古美人如玉誰忍玉碎

紅顏碎了片片都是詩句

畫不出的美是驚心動魄

寫不完的詩也迴腸盪氣

都願想象你在人間隱居

誰願相信你香消玉無際

誰美麗三千年還不老去

誰愛恨都是夢淚眼依稀

自古美人如玉誰忍玉碎

紅顏碎了片片都是詩句」

場上突然鼓起了掌聲,還是涼夢帶頭。

所有人都知道,涼夢很喜歡有才之人。

可這位是女子,也不例外,得到了涼夢的讚賞。

「不知道這位姑娘怎麼稱呼?」

涼夢這才問道了沈傾的名字。

「沈傾,這是我大哥沈炎。」

「真是英才啊!」

「不知道兩位可曾高就?」

「我和大哥,都只是會一些筆墨罷了,暫時還未曾找到活計。」

「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跟著我。」

「這……我怕是高攀了,畢竟我們的身份過於卑微……」

「文人傲骨啊!」涼夢讚歎道,便沒有繼續說了。

沈傾:……

這不符合劇本啊!難不成我謙虛一下,就把到手的榮華富貴謙虛沒了?

封炎會不會怪我啊!!!

沈傾的內心戲頗多啊!!!

「今日是涼夢小姐的生日宴,除卻歌禮之外,我還想送涼夢小姐一份禮物。」

「什麼禮物?」如今涼夢可是對沈傾的東西,格外的期待。

「這是大哥,閑暇時寫的故事,可供涼夢小姐消遣只用。」

沈傾說著,百年從懷裡拿出來一本書。

《紅樓夢》

其實這是一本簡版,是沈傾帶過來的,如今正好借花獻佛了1

涼夢接過紅樓夢,翻看了幾頁,便盒上了。

「驚世名著啊!!!沈炎公子好才華。」

涼夢一看,便知道,這不是地府現今所有之物,所以這份禮物更是珍貴不已。

所以連帶著看向封炎的眼神,都變了。

「涼夢小姐無需客氣,這些東西,對我大哥來說,只是舉手之勞罷了。」

就這樣,一場生日宴會,最終變成了沈傾和封炎的專場交好涼夢會。

沈傾和封炎在離開的時候,涼夢小姐特意索要了他們的地址。

說要來日拜訪。

「沈傾,你拿出來的那個紅樓夢是什麼東西?「

封炎看著沈傾,覺得很奇怪。

「就是一本小說啦,我給你講講你就知道了,防止以後被涼夢拆穿。」 說著,沈傾便開始給封炎說這紅樓夢的由來。

紅樓夢,又名石頭記。

主要以描述四大家族的興衰為背景,以富貴公子賈寶玉為視角,描繪了一批舉止見識出於須臾之上的閨閣佳人們的人生百態,展現了正邪兩幅有情人的人性美和悲劇美。

可以說,這部小說是一部巔峰之作。

紅樓夢的開篇是女蝸補天之後,有一塊石頭未用,棄在了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

恰好在這個時候,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經過此地,施法讓這塊石頭有了靈性,隨後,將之攜帶下凡。

不知道是過了幾世幾劫,空空道人路過,看到石頭上刻著一段故事。

這紅路夢,便是鴻詞開始了。

元宵之夜,甄士隱的女兒甄英蓮被拐走,不久葫蘆廟失火,甄家被燒毀。

甄士隱帶著妻子去投奔了岳父,岳父被逼貪財,甄士隱貧病交攻,走投無路之時,遇到一跛足道人。

奪愛100天,權少的頭號新歡 聽道人唱了一首《好了歌》,隨後被指點,醒悟隨著道人出家了。

……

賈寶玉病重,和尚送來了通靈寶玉,賈寶玉死而復生,隨後二力幻境,看淡了兒女情長。

賈璉看望賈赦,將女兒托於王夫人。

惜春出家修行,紫鵑陪伴。

寶釵勸勉寶玉,與之辯論赤子之心。

賈政回京行至毗陵,雪中見寶玉隨僧道而去。

香菱難產而死,襲人嫁蔣玉菡。

賈雨村遇甄士隱,歸結紅樓夢。

——

沈傾把紅樓夢的手抄本給了涼夢的時候,便知道,那上面只有賈寶玉和林黛玉初次見面的部分。

所以,涼夢斷然是會來找封炎的。

封炎和沈傾所住的宅子,雖然偏僻了些,但是修建的倒是很豪氣。

就在沈傾和封炎回家的第二日,便有人上門了。

是涼國公府的人。

涼國公府的人在到了沈傾家之後,便直接推開了大門。

無論如何,即便著宅子再闊綽,他們也只是有錢的普通人罷了,哪裡抵得過國公府。

正值隆恩。

所以這個下人來了,便是衣服趾高氣昂的模樣。

鼻孔都要朝天了。

「哪位是封炎啊?」

沈傾和封炎一起走出來的時候,下人不屑的看了兩人一眼。

看到一他們樣貌的時候,還是訝異了一下。

隨即,冷著聲音,「大小姐讓我來帶封炎過去。」

這人看著的自然是男子封炎了,畢竟大小姐是個女人。

封炎這名字一聽也不是個女人,所以也就沒有看沈傾,而是盯著封炎。

「這位小哥啊,我陪我哥一起去吧,我是我哥的書童,到時候可以幫我哥和小姐一起遞個紙筆啊之類的。」

沈傾的聲音很是溫柔,帶著一股子的糯意,讓人聽著很是舒服。

所以這小哥看著沈傾,眉目糾結了一番。

「好吧,大小姐也沒有囑咐不能帶人,你就跟著一起去吧,只是千萬要記住!不該說的話不要說,不該看的東西不要看!做好像個木偶一樣蹙在哪裡!」

沈傾連忙點頭。

他是必須要去的,要不然封炎有個好歹可怎麼辦啊!

更何況,在學問上面,那自然是沈傾的天下咯。

就這樣,沈傾和封炎一起坐上了國公府的馬車。

沈傾看著封炎,面色很是嚴峻,轉頭一想,便知道是為什麼。

「封炎,你要忍耐,如今什麼都沒有查到,我們不能貿然行事。」

「我知道。」封炎皺著眉頭。

「我知道你要進家門了,但是切記不要漏出破綻來,不要讓人看出端倪,要不然我們這戲就沒辦法唱下去了。」

「好,我懂。」

唉,沈傾嘆息一聲,「我知道你的感受,也知道這是強人所難,但是我們必須這樣做。」

「往後有的是時間來報仇,現在我們必須查清真相。」

封炎典了點頭,隨後靠在馬上壁上,閉上了眼睛。

似乎在平息內心的情緒。

畢竟,那裡曾經是他的家,畢竟,那裡曾經是將軍府。

而如今,自己成為了孤兒。

而如今,將軍府變成了國公府。

但凡是人遇到這種事情,想必都無法平靜吧,尤其是馬上就要進入故地了。

「進去國公府之後,你可以保持的高冷一些,關於學問和紅樓夢的事情,就由我來先和涼夢小姐講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