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陽坤月,快過來。」夏秋峰招了招手。

姐妹兩人作為已經有器的人,在這裡作為示範再適合不過了。

於是,乾陽很榮幸的成為了第一個。

當被坤月推到廣場中央,乾陽一臉懵逼。

所以怎麼開始?

完全么有頭緒啊。

一邊夏秋峰皺了皺眉,心下疑惑的催促道:「怎麼還不開始?」

「馬上。」

乾陽緊緊抿起嘴巴,就算著急也沒用啊,到底怎麼開始?

突然,刺耳的電子音出現在他一人的腦中

「身體交接開始。」

乾陽的瞳孔當即失去了光彩,整個人也猛地跪倒在了地上。

意識被剝離,並被強硬的塞入了另一個容器中。

窒息的痛楚,全身都如烈焰在灼燒,可就在這足以讓人昏厥的痛苦中,乾陽的意識無比的清晰。

總裁,請忍耐 好想做點什麼,可動不了,哪怕是一根手指。

身周的空間裂縫越來越多,粘稠的黑色液體從中緩緩流出,在數百個裂縫的作用下,這些黑色粘稠的液體很快就蔓延了整個聯繫廣場。

痛苦加劇,乾陽慘叫更加劇烈。

「妹妹?」坤月見情況不對連忙沖了上去,想要終止聯繫一探究竟。

地上的黑色液體突然停止了流動,並在坤月踏足的瞬間,無數根液體組成的長鞭抽打過來。

毫不留情的攻擊,這一鞭帶給坤月身體撕裂般的痛苦。

心繫乾陽的坤月,艱難的從地上爬起,想要再度上前,而這時夏秋峰制止了她。

「別著急,反正是虛擬世界,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虛擬世界?

雖說是遊戲,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此時沉睡在現實教室中的乾陽,一樣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四周空間躁動不安。

留守的曇幽嚴肅的看著這一切。擁有豐富經驗的她,立刻明白這是發生了什麼。

「居然在這裡展開了聯繫?」

曇幽不敢想若是聯繫出現意外,附近這些睡著的孩子們會怎麼樣。

必須要終止!

大量萬用粒子短時間內快速匯聚。

矢量力場同時完成展開。

可就在這時和虛擬世界中一樣的場景出現了。

無數的裂縫遍布整個教室,乃至於整個授課區域。

流淌的黑色粘液從裂縫中流淌向地面。

一位少女從液體中站起,粘稠的黑液裹著身體,大片肌膚暴露在外。

她擁有著乾陽當前一樣的容貌,只是皮膚則更加蒼白,毫無生機的白色有種塗了白漆的錯覺。

「交接進行中,百分之三十七點二四。」

「什麼?」一時間曇幽沒能反應過來,也不需要反應,眼前這位少女的話她怎麼也不會明白的。

兩人相對而立,少女沒有動作,曇幽也不敢動以免觸了眉頭使得事態嚴重。

「交接進行中,百分之五十四點七八」

又過了人一會兒,少女再度開口。

傲嬌總裁追妻記 四周黑色粘液逐漸停止了流出,空間裂縫依次關上。

在這之後,所有黑液都在向著少女腳下集中。

「這裡怎麼回事!」

如此大的動靜,很快就來了不少的人。

身著同樣的制服,這些人是戰爭學院的護衛,專門為了應對荒可能的突襲而建立。

他們看著被黑液包裹的少女。

少女感受到威脅,血色瞳孔轉動向門口的護衛。

「交接進行中,百分之八十七點四一。」

曇幽儘可能的向著這些人說明著情況:「這是某個進入虛擬世界的學生召喚的器,目前沒有做出任何攻擊行為,只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報一次數。」

「報數?」

修真大工業時代 護衛中一隊員謹慎問道:「會不會是某種大招的讀條?」

他一言所有人臉色劇變。

並非沒有這種可能,而他們賭不起。

「打斷聯繫,優先控制戰場。」護衛小隊隊長下達了命令。

隨著他們的接近,少女抬起了手,做出了第一次警告。

「正在進行意識交接,請勿干擾。」

護衛們我行我素並未聽從少女的話。

「正在進行意識交接,請勿干擾。」少女發出了第二次警告。

護衛任在接近,並且展開了矢量力場。

「警告無效,反擊開始。」

無孔不入的柔軟黑液,突然變得堅固,變得如同黑曜石一般。

一根又一根的尖刺拔地而起,片刻尖刺組成金字塔將少女自己和乾陽封鎖在內部。

這是?

護衛們面面相覷。

就在這分身的一瞬,金字塔的外側再度生長出尖刺。

短暫停頓,尖刺突然伸長。

迅速而有力,纖細的尖刺化做長矛直指每個護衛的心臟。

黑色物質視矢量力場若無物。

護衛驚恐的看著那距離身軀還有幾公分的黑刺,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都以為自己要死了。

好在最後關頭器出現,並用自己萬用粒子組成的身體,成功擋住了攻擊。

「主人小心,對方身體組成未知,能夠免疫矢量力場。」

身為器的少女緊緊捏著已經穿透過胸膛的尖刺。

萌妻追夫:壓倒腹黑總裁 「意識交接進行中,百分之九十四點七二。」

被器捏的尖刺化作液體低落在地上,順著地板向著天花板蔓延,然後垂下的結構組成了一顆類似心臟的東西,

熾熱的火焰在這顆黑液組成的心臟中燃燒。

不!

這不是燃燒,應該說是…… 聚變。

心臟內部是一枚躁動不安的太陽。

誰也不知曉這太陽聚變原料究竟來自於何處,可它就是這麼突兀的出現了。

「意識交接進行中,百分百。」

「交接完成。」

金字塔內蒼白的少女一愣,眼中出現神采,隨後低下頭看向另一邊的乾陽。

從他人的視角去看原來的自己,蒼白少女雙眼中透著怪異。

沒錯了,意識完成交接,乾陽也進入了自己的身體。

換而言之,就是此時帶著虛擬設備昏睡的自己才是分身,是次要的身體。

第二軀體,是戰艦。

第三軀體,是天彗龍。

第四軀體,居然是原本的自己。

有趣!當真有趣!

只有真正入主這身體,你才會知曉她的奇妙。

唯一的弱點,核心,消失了。

而組成了身體的黑色粘液,擁有用之不竭的能量,以及最為重要的信息。

換而言之,只有一粒黑液的原子,都能重新復活。

曾經的乾陽只是這個世界的小bug,而現在他成了病毒,足以吞噬這個世界的病毒。

再與東方文成一戰,乾陽會贏!

縱使當初與央月一同見到的魚上仙在此,他也有把握不敗。

並非獲得力量后的自大,而是看的角度不同了。

空洞的雙眼,獲得龐大力量的乾陽發現,自己空有力量居然沒有什麼想要做的事情。

沒有……

什麼陪伴坤月,什麼成為人上人……

從來都是隨波逐流。

要做些什麼?乾陽魔障般傻傻的站在原地。

稱霸這個世界,品位主宰眾生的快感?

那不適合自己,況且主宰一群NPC也沒什麼成就感。

既然是NPC那不如覆滅它,重新創造屬於自己的國度、文明?

感覺那樣好麻煩啊。

生命重新進化的過程,以自己目前人類時間認知來說,只會是一場又臭又長的無聊故事。

嘛,走一步看一步吧。

乾陽現在還是很想體驗普通人的一生。

找個伴侶,生個孩子。

竹林木屋相夫教子的佳話不也挺好的不是?

等等,相夫教子是個什麼鬼啊!

乾陽猛地回過神來,用力拍了拍臉頰,能將這些念頭拍散似的。

差點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就算要百合也是自己攻,也必須是自己攻!

果然那傢伙兒在這個身體中植入了什麼不好的思維引導吧。

比如好像被鞭子抽,蠟油滴什麼的。

驚恐臉!

乾陽才不要變成RBQ。

對了!不靠譜的某人終於想起了自己當前的狀態。

她立刻中斷了聚變的原料,並將聚變爐重新化作了一灘黑液。

想要繼續在這裡安靜生活下去,做做戲還是要的。

這些天來適應了身體后,演戲信手捏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