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百個呼吸之前,他還巴不得女兒立刻長大。

可女兒長大了,不再跟他親近了,他又彷彿掉了一塊心頭肉,心中失落的滋味可想而知。

「大概,人都是這樣的吧,在身邊,卻不知道珍惜,失去了,卻後悔莫及。」

南宮傅心中唏噓,他不由本能的想到了之前於秋寒莫名嘆息的那句話『萬年太久,只爭朝夕。你們這群人根本就不懂,在身邊陪著,其實才是最大的幸福』,一時間,不由老淚縱橫。

……

「嗡——」

九竅奇石化作光影,從虛空落下,遁入金光閃爍的陳悟真體內。

陳悟真的心,徹底的寧靜了下來。

但這時候,他還是不由自主的噴了一口血。

這次,他的損傷很大,特別是靈魂的透支,彷彿生命走入了枯竭的狀態一般,情況有些不好。

但,好在九竅奇石之中有九荒神凰的涅槃之血。

除此之外,還有妹妹陳婉茹留下的神血——雖然在神尊陳悟真的眼中,那是垃圾。

但是在才真元境三重的陳悟真眼中,這就是眼下最好的恢復神葯。

「妹妹一定是知道我現在太渣渣,動用九竅奇石后,必定靈魂損傷,生命本源枯竭,所以才留下神血,這簡直是神助攻啊!」

陳悟真感應了一下自身情況,的確是有些糟糕,但有神血的話,一切會進入最完美的蛻變狀態。

「妹妹真是暖心,就是太冷了點兒。神血狂躁,她掌控不了,所以修鍊了寒冰系的功法,以壓制自己不時會狂暴的後遺症吧?」

「她這樣冷漠,實際上是不想在忽然狂暴之後,亂殺無辜,傷害到了在乎的人,所以才始終保持著冰冷冷漠的樣子。」

「才十五歲啊,神域陳家真正的繼承人,要承擔的東西,真的太多了。不過,以後你會好的。」

「因為你哥始終是你哥,你這一輩子,也不用背負那麼多。」

「嗯?璇璣石震動了,是妹妹吧?我這便先將《月溪煉魂九卷》傳給她,這功法,足以壓制神血的狂暴後遺症了。」

陳悟真思量著,璇璣石卻忽然震動了起來。

陳悟真拿出璇璣石,接收了上面的陣法彈出的驗證信息,他一看之下,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於秋寒,哦不,應該說是陳悟真,你真是有本事。呵呵,你通過驗證,加我好友。我是夏妍卿,我們好好談談關於方凌曦的事情。」

感謝書友』·早起有鳥吃(魔怔)『再次3000書幣打賞支持~感謝書友『╰妳是俄的心肝寶貝゜1000書幣打賞支持~非常感謝~

(本章完) 驗證信息,秒過。

然後,陳悟真壓下狂暴的殺機,眼眸之中的熊熊火焰,一點點的沉寂。

「姜如妃、夏妍玉在哪裡,對於身為天命師的我而言,根本不是難事。墨龍鎮,青龍府,淺水城,盤龍府等等一些地方,每個藏身之處,我都能推衍出來。夏妍卿,你是在挑釁我的底線。我會讓你終生痛苦,萬劫不復的!」

陳悟真一字一句,傳訊道。

璇璣石沉寂了片刻,隨即又震動了一下。

大夏皇族,九龍正殿。

夏妍卿收到傳訊,眼眸同樣燃起了九荒神凰火焰。

但很快,火焰又熄滅了。

她眼神黯淡了很多,顯然是意志動搖了。

她想了許久,傳訊道:「陳悟真,我們來一個君子約定吧。」

陳悟真收到消息,臉色平靜了不少。

大夏皇女是一個非常看重利益之人,但,卻同樣也是一個非常值得信任之人。

她一般不會給出承諾,但給出的承諾,卻也一定會實現。

陳悟真守護在方凌曦身邊,自是不擔心方凌曦被傷害。

但,他重生那一世,和夏妍卿爭鬥了整整一萬年!一萬年,讓他對於這個女人非常非常的了解!

夏妍卿不是於秋寒。

夏妍卿是一個非常可怕、甚至於瘋魔的女人。

重生那一世,夏妍卿之所以落敗,固然有戰力不如的一份原因,卻絕不致命。

其原因,終究是奪了《伏天古經》后,陳悟真氣運更強,夏妍卿為了奪《伏天古經》,故意露了一個破綻,因而被陳悟真鎮壓了。

而以雙方對對方的了解,夏妍卿覺得,陳悟真一定會採摘她的處|子元陰,以侮辱她!

她甚至於已經想好了算計手段。

但偏偏,陳悟真被方凌曦的死刺激之後,便徹底收了長槍,所以反而避開了這一場致命的算計!

爹地別惹我媽咪 所以,直到夏妍卿被煉死,依然死不瞑目,依然覺得,她絕不可能在這份算計上出錯。

直到,陳悟真告訴了她真正的原因,她才徹底寂滅。

那一次,若是陳悟真提起長槍侮辱她,結果一定會非常凄慘,不僅會被夏妍卿採補掉,還會失去一切,身死道消,魂飛魄散。

陳悟真的記憶,從前世的場景里走出,回到了現實。

他神情肅然,傳訊道:「說!」

那邊,又很快傳遞了信息,甚至於提交了一個投影請求。

陳悟真略微遲疑,但還是接了。

他知道,對方想確認一些東西。

但,他的身份早已經被夏侯乾看出,又有妹妹陳婉茹頂住上面的壓力,身份暴露已成定局,也就不忌憚什麼了。

陳悟真接了投影。

「嗡——」

夏妍卿一身潔白紗裙,卻香肩外露,兩座雪丘半片呈現。

她身材修長,可那潔白紗裙映襯之下,冰肌玉骨卻若隱若現……

其如仙子、魔女的靈性與嫵媚,分毫畢現。

她的身後,已經並不是九龍正殿,而是一處香閨。

她的身邊,夏可卿,也同樣一身白衣紗裙,卻並無半分暴露,反而如絕世的寒冰仙子。

這一對姐妹花,無疑是非常驚艷的。

陳悟真眼瞳微微一縮——曾經的九荒神凰女至尊,竟是有這樣的一面?

而其正是呈現這樣的一面,才反而更加危險。

「陳悟真,來我大夏皇族吧,我們姐妹,都是你的!我和妹妹可以立誓,對你以夫君相待,真心誠意,忠貞不二,以最誠的心待你,絕不會有半點欺騙。」

夏妍卿美眸如水,秋波縈繞,她眉如墨畫,略施粉黛,讓她絕美之極。

此時,她的容貌,的確是蓋過了方凌曦。

這一點,陳悟真不想違心的去否定。

但,夏妍卿哪怕是再美一億倍,結果,依然不會有變化。

陳悟真有些異樣的看了夏可卿一眼,果然,這個女子,還是如此,目的非常直接,也非常有魄力,敢投資。

「這般話,以後不要再說。」

陳悟真冷漠拒絕。

「陳悟真,以你才情、天賦,何必在方凌曦面前卑躬屈膝,低三下四?我是真心的,原本,不論是之前的計劃還是什麼,我也想過將自己交給你,雖然那是採補。」

夏妍卿語氣誠意十足,倒是沒有提及她的小妹和母親的事情。

「我說過,不要再提。這世間,很多事你不懂,也沒資格評判!」

陳悟真冷聲回應。

「你既然知道小妹和我母親,便知道,那是我夏妍卿的逆鱗!觸之必死的逆鱗!但你小看了你自己的天賦和能力,以及恐怖的天命師能力,文以載道的能力!」

夏妍卿語氣非常凝重,同時,也隱含著無奈。

她談及逆鱗,卻無半分殺機——她很聰明,知道這時候顯出一絲的殺機,談判就會崩掉。

她無法去推算什麼,因為從接觸陳悟真來看,固然他非常在意方凌曦,但他同樣很無情,很絕情。

方凌曦只是陳悟真的一個道侶,充其量或許只是心儀,在乎。

即便死了,或許對陳悟真影響並不特別大。

畢竟,少年心性,愛一個人當時往往都會很在意,但以後呢?很難說。

正是如此,她才想拉陳悟真過來,可惜失敗了。

囚愛童養媳:噬心前夫請止步 但,她不同。

她的小妹和她的母親,對於她的意義,對於大夏皇族的意義,對於整個神域夏族的意義,那是非常重要的!

這其中,牽扯到無比逆天的秘密!

所以,她不敢賭,也更不敢真正的歇斯底里的去和陳悟真拼。

以陳悟真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恐怕,她對方凌曦下手的時候,小妹和母親,一定會遭遇各種羞辱和折磨。

所以,她慫了。

從來心高氣傲的夏妍卿,在她逆鱗的事情上,主動認慫了。

「看樣子,夏家滲透得很厲害,告訴我,我文以載道的能力,是誰泄露的消息。」

陳悟真言語冰冷。

天賦能力、天命師的能力,夏妍卿知道也就罷了。

但文以載道的能力讓夏妍卿如此看重,這問題就嚴重了。

「風月樓那邊的消息,你有幾首仙詞已經傳唱出來了,很多人都已經知道。『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你的絕情,和你的痴情,才是我和妹妹看上你的關鍵,而並非是方家人傳出的消息。」

夏妍卿倒是非常坦白。

「你既然調查得這麼清楚,大抵上知道我的想法。以後,不要再威脅我,不然,我會拿你整個夏族的族人血祭,來煉製人丹。」

陳悟真平靜開口,那一股股血氣,卻足以讓夏妍卿色變。

「你太狂了! 至尊殺手傾狂絕妃 你以為我們怕你?!你這是在找死,找死懂嗎?!」

一直沉默的夏可卿,臉色冰寒,眼中殺機熾烈,透過投影,她眸光無比凶戾的盯著陳悟真。 「找死?站著讓你殺,你都殺不死我。」

陳悟真眼神戲謔,看著不過半步虛丹境的夏可卿,冷笑連連。

「可卿。」

夏妍卿牽住夏可卿的手,擋住了她的殺機。

夏可卿惱恨之極,卻終究還是收斂了殺機,只是狠狠瞪了陳悟真一眼。

「他太狂妄了!」

夏可卿恨聲道。

「你看看他現在什麼境界。」

夏妍卿語氣很平靜。

夏可卿冷冷掃了陳悟真一眼,一眼之下,她的雙眸明顯一顫,然後那一份怒意和殺機,瞬間涼了一半。

如果陳悟真的境界強大,她或許還不屑一顧,覺得雙方之間的差距也根本不大。

但,陳悟真的境界,真的太弱了!

如今,竟然只有區區真元境三重?

這簡直是……簡直是她眼中的螻蟻!

但,就是這樣的螻蟻,卻可以如此理直氣壯的和她這樣的九荒神凰血脈的聖女說話!

就是這樣的螻蟻,讓如此強大的於秋寒,成為傀儡!

就是這樣的螻蟻,甚至於能正面與元磁寂滅刀這種極品魂器一戰!

甚至於,將她正面逼退!

而若非是夏侯乾護道者出面,她和妹妹,恐怕都已經殞落。

也就這樣的螻蟻,在幾位護道者的手中,扛住了護道者級別的氣勢威壓與恐嚇,保住了九竅奇石!

才區區真元境三重,就已經達到了這樣可怕的高度,那麼若是其境界再提升一些呢?

誰能是此人的對手?

儘管,在查到資料的時候,她心中其實已經很是震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