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禁霸王槍猛地一變,又成了一面盾牌,擋在了姜亢的面前,抗住一擊。

咳!

一聲重重的咳嗽,姜亢再吐出一口血來,隨後竟然抬頭笑了起來。

「我確實有傷不假,但卻不致命,而且不影響我殺你們。」

「大言不慚,我看你自身難保!」

讓姜亢長槍透體而過,也讓那位至尊覺得顏面無光,再度殺了過來。

「是與不是,再殺你看看!」

姜亢爆喝一聲,躍然而起,手起一槍,盪開了他手中的刀,再次送入他的胸膛當中,而後猛地一擰!

轟!

一聲巨響,黑暗至尊的肉身頓時炸裂成了碎片,血雨紛飛! 「啊!」

殘餘的那個頭顱發出了一聲慘叫,驚恐的一轉身,往大陸之上逃去。

一槍碎了黑暗至尊的肉身,驚的宇宙萬界無聲,身後的白衣至尊也是嚇得手一抖,差點兵器都沒能抓住就掉了出去。

「救我!」

頭顱大叫,眉心之處開始燃燒起來了烈焰。

他已進入了巔峰狀態之中,此刻被姜亢碎了肉身,而且那霸道的力量正在迅速的破壞著他的身體,讓他根本無從鎮壓自身的瓦解。

「你走的掉么?」

姜亢冷笑一聲,手中的長槍化作了長刀,沖著前方一劈,又砍下來了一個耳朵帶著一塊頭皮,嚇得頭顱叫的更加凄慘了。

昔日的至尊,如今只剩下了一個腦袋,滿宇宙的嚷嚷逃命,如此大的差距,看的眾人一陣唏噓。

此刻那個白衣至尊回過神來,猛然喝道:「道友,你的姓名必然是保不住了,不如捨棄自身自爆一搏,我定然會護佑你的後人!」

那個頭顱猛然一震,隨後不甘心的一聲長嘆:「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他轉過頭來,盯著姜亢,速度拔升,頭顱迅速燃燒開來。

「快離開!」

李白臉色猛地一變,迅速離開了這個地方,往外而去。

他的速度極快,眨眼就消失不見了,而外圍觀戰的人也紛紛逃離。

白衣至尊略退,估計自己差不多安全之後,方才停了下來,凝視著前方。

若是頭顱成功自爆並且重創甚至擊殺了姜亢,他便有機可乘,奪取血氣,讓自己活下去。

「一起死吧!」

頭顱癲狂,怒吼著沖了過來,火焰已經將他徹底籠罩了起來。

在這一刻,他的內心是悲哀的,卻也是無奈的。

為了活下去,他捨棄了太多太多,他埋葬了自己的愛人和長輩,封印了自己的後代,屠殺了那群要阻止自己的部下和朋友,最後義無反顧的投入了黑暗的大道,並且一去二不復返。

為了自己的生存,他惹下了無邊的殺戮,今日是他償還的時刻了。

到了這死亡的邊緣,他的內心沒有任何的愧疚,有的只是不能長生的遺憾。

劇烈燃燒的火焰之中,傳出一聲憤怒的吼聲:「我恨啊!我恨不能長生,恨不能和青天日月通在!恨我人生何其如此之短!」

怒聲如雷,轟轟而鳴,傳遍宇宙,最終帶著火焰沖向了姜亢。

「別來我這,送你去那吧!」

將要靠近了姜亢手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網球拍似得兵器,沖著飛來的頭顱,猛地一揮!

砰!

即將炸開的頭顱,讓他直接砸飛了起來,打進了前方那個漆黑的深洞。

轟!

爆炸開始了,一團熾烈的火光從前方沖了出來,帶出來了無盡的仙光。

緊接著,整個宇宙都顫抖了起來,像是被這一聲爆炸給震動了一般。

轟隆隆!

宇宙在震顫,日月星辰在晃動,天邊高高掛著的太陽也不斷的閃爍著,火焰騰飛,彗星的軌跡也發生了變化,在空中互相碰撞,炸出一團團絢爛熾烈的火光。

無盡的霞光,從前方噴了出來,帶來極強的能量,和一股不同的宇宙之間的氣息,像是傳說中的仙氣一般,洗滌著人體的晦氣。

仙氣落在身上,姜亢覺得身體一陣冰涼的舒適之感,隨後則是排斥性,這股無比強大的仙氣,似乎在排斥自己肉身當中的能量!

姜亢猛地一驚,急忙在體外撐開一層護罩,隔絕這股氣息。

「這是什麼!」

無盡的光澤沖了出來,讓人們有些迷茫的看著。

「是仙氣,是能讓人長生不死的仙氣!」

有人興奮的大叫了起來。

「不好,它在替換我體內的玄氣,這會毀掉我的!」

也有人反應了過來,迅速往後退去。

「這到底是什麼?」姜亢皺著眉頭看著前方的深洞之中,這些氣息來源於何處,到底有什麼作用?

在巨洞的另外一頭,連接的是怎樣一個世界呢?

這一切,都是未知!

「或許真的如同王昭君所猜測的一般,那是真正的大宇宙,沒有被剝奪長生規則的世界嗎?」

姜亢的眼中放出了神光,長生不死,他也嚮往。

如果用現實的眼光來看,人從出生開始就被死亡所籠罩,你活的再好,最終都逃不過死亡。

窮人如此,富人如此,至尊也是如此,一切都將會在死亡面前化成悲劇!

姜亢不想看著一個個的紅顏在他面前老去,隨後被葬入黃土之中,也無法承受失去父母和朋友的悲痛,若能長生,如何不想?

就在他出神的時候,一道白光沖了過去!

「既有長生之路,即便是死,我也要戰死在這條道路之上!」

白衣傲立在洞口之上,眼神打量著當中,高舉著手中的鳳翅鎦金鎲,凝神看向當中。

「長生路茫茫,我等為了不死,犯下了多少罪孽,今日將死,便用這殘軀做出一些彌補,看看這洞的盡頭到底是何物!」

白衣至尊大叫一聲,鳳翅鎦金鎲猛地劈了下去,殺入深洞之中。

姜亢並未動手,看著他的身影,猶豫了一會兒,往前略走了一些。

這裡的動靜,將整個宇宙都掀起了波瀾,也讓那些黑暗至尊有些坐不住了。

「那邊真的是封印者一個長生的世界嗎?」

「一切等他出來,自然會有分曉。」

「先看看。」

眾人在觀望。

「啊!」

洞穴之中,傳來白衣至尊的怒吼聲,隨後爆發出驚天的巨響,光芒飛泄的速度更加的快了。

「我將死矣,但願用生命搏一個清楚明白,看看這之後到底是何等存在!」

他的大叫之聲傳了出來,震動宇宙。

深洞之中,那道白色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染血了,他揮動著手中的鳳翅鎦金鎲,不斷的往前劈砍,彷彿在征戰,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讓人好奇不已。

隨著他動作,深洞之內不斷的飛出霞光,好像在加持著現有的宇宙世界。

「啊!」

一道帶血的身影沖了出來,白衣已成了血色的長袍,手中的兵器也難以抓住,仰天長嘯。

「我恨啊!」 姜亢暗自提防,沒有靠近過去,小心的看著眼前的白衣至尊。

他的氣息已經到了低谷,生命無多了。

沒有人知道,他在裡面經歷了一些什麼。

「生命的盡頭,我看到了長生的真正道路,卻再也不能踏足了!」

他大叫了起來,仰天吐出一道血光,化作了空中的紅霞,橫跨整個宇宙。

身形踉蹌,手中的鳳翅鎦金鎲即將滑落。

他一咬牙,轉身將兵器沖著裡面射了進去,再度爆出一團光來。

「最後一絲力氣,但願為後人打開這條前進的道路,撥開眼前的迷霧,看看另外一端是否是騙局!」

他咳血不止,眉心已經燃燒了起來。

突然,他抬起了頭,看向了姜亢,嘴角帶起一絲慘然的笑意。

「你我為敵,但如今我卻心存挂念,雖然意識再也難存,卻希望你有一日能去盡頭處一觀!」

姜亢皺眉,未曾開口,冷冷的盯著對方,提防有詐。

白衣至尊身上的火焰越來越大了,他的血色長袍已經要被燃燒殆盡了,整個人都埋葬進入了火焰當中,即將消失而去。

「我感覺到了真正的長生氣息,在道路的另外一頭,或許真的藏有長生的世界。」

他開口了,道出這麼一則驚天的秘辛。

「你說什麼,說清楚一些,在裡面有什麼,為何你會成了如今的模樣!」

有黑暗至尊的聲音響起,帶著急迫的聲音,希望得到答案。

在整個宇宙之間,他們是最為恐怖的人,也是最為怕死的人。

白衣至尊突然大笑了一聲,眼睛看向姜亢,道:「我只會告訴你,不會告訴別人,你若不信,這則秘密就要由我帶走了。」

宦女成妃 「你!可惡!」有黑暗至尊怒吼了起來,掃出一道光芒,從王者大陸之上往這裡殺了過來。

姜亢一伸手,將光芒震碎,謹慎的看著白衣至尊,道:「說罷。」

「這樣不安全,你過來,我用神念傳給你。」他又吐出了一口血,火焰已經燒到了他的下巴部位了。

姜亢猶豫了一會兒,最終踏動了步子。

「不要過去!」李白等人大叫。

「無妨。」

家有悍兒:我娶,你敢不嫁! 姜亢抬起了一隻手,體內開始亮起奇怪光澤,鋼鐵至尊的形狀就在他表皮之下,隨時可以釋放出來。

姜亢走到了白衣至尊面前,他已支撐到了最後一步。

喝下這杯酒,再愛不回頭 一道神念,化作神光,傳入姜亢的腦海之中。

「通道盡頭可以感應到另外一個世界,那裡的世界規則和我們不同,衝出來的神光對我們的身體有很強大的破壞性。」

姜亢心思悄然發生了變化,沒想到對方是真的告訴了自己秘辛,不由問道:「那是你征戰的對象?」

「是!但除此之外,我還想破開那道屏障,但卻無法做到!」他的聲音變得急迫了起來,火焰幾乎將他的五官全部籠罩!

「通道很堅固,而且一破開就很快融合了回去,想要共同打開一條路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如果想要進入那個世界,只有身為當世至尊的你可以一試!其他黑暗至尊都是走不通這條路的。」

姜亢徹底變色,道:「你之所以不告訴其他人,是要他們將自己害在這通道當中。」

他突然笑了,聲音帶著一絲凄慘和哀意:「我知道你看不起我這樣的人,我本名天清,在兩百萬年前成為至尊……

兩百玩年前的一個孤兒,被一個少女所救,沒有家人的少女養大了這個孤兒,將他一直帶在身邊,撫養成人。

孤兒和少女以姐弟相稱,然而一日少女卻為人所強暴,從此悲憤的孤兒踏上了修鍊的道路,並且一鳴驚人,成為了天上地下無敵的至尊!

少兒時代的情愫已在兩人漫長的經歷之中產生了變化,身體已經被污漬的少女和孤兒從未做出任何越足之事。

孤兒雖為至尊,但對於少女的情愫卻如姐似妻,難以言語;而少女認為自己已經被玷污,無法匹配孤兒,一切感情都埋藏在心中,只能用相伴去證實。

掠情契約:馴服豪門老公 歲月無情,少女終究踏上了蒼老的道路,即便已成為至尊的天清使盡手段,也只保住了她兩千年的壽命。

臨死之前,少女拉著天清的手離去,帶著至尊的眼淚,化作了骷髏,成為世間最為幸福和悲情的女子,並且留下了她的期盼。

「替姐姐一直活下去!」

「無數年來,我一直苟延殘喘,我痛恨歲月,痛恨死亡!堅持到如今,只不過是為了看看長生何在,以安慰她在天之靈!」

「如今死在長生路上,到也不算辜負了她的託付!」

「我雖為黑暗至尊,但卻從未出世過,這是我第一次出世。」

火焰,將這位痴情的可憐人徹底覆滅,還有最後一道的聲音落入了姜亢的耳中。

「我不祈求世人能夠原諒我,在我踏足這個領域的時候,已經造就了罪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