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神木說到這裡頓了頓才道:「主人的實力還是很強的,可也僅僅只是很強而已,碰上住在還是要跪的。」

「主宰只要不是兩重境界的我能夠對付。」

葉凡淡然道。

心靈神木有些驚訝的道:「這麼厲害?看樣子這次我輸得不冤啊。嘿!如果是這樣打開神關還是有可能的,只不過神關打開之後主人有什麼想法,我可以肯定神關之後肯定有很多恐怖的存在,也許運氣非常糟糕,碰到一尊二重主宰都是運氣非常好的,不過我感覺遇上十重主宰也不是不可能啊。」

葉凡擰眉,他自然清楚打開神關會遇到什麼,可他卻必須打開神關,他有預感這個任務自己必須完成,機械族給自己這樣的裝備肯定會全程檢視自己,豈能讓他跑路。要知道機械族可是擁有一尊非常特殊的主宰,所以葉凡不認為自己能夠安然無恙的跑路。

「要對付這個毒咒有什麼好的辦法?」

「沒有!」

心靈神木回答的非常乾脆,這讓葉凡很是無語,他能夠感受到心靈神木對毒咒的忌憚,所以這東西絕對不是那麼容易搞定的。

怎麼辦?

葉凡認為或許應當去弄一些毒咒的標本回來,這樣就可以帶回去給機械族研究,說不定這些傢伙有辦法搞定毒咒。

總之打開神關不是葉凡一個人的事情,這是整個遠征軍的任務,他應當讓機械族承當重任才對。有了想法,葉凡自然要付諸行動,現在心靈神木被降服,他驚訝的發現神關就在眼前,這次是真正的近在咫尺了,他要想知道毒咒什麼什麼東西,只要再往前走一點點就行。

這樣的念頭冒出來,葉凡就感到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來襲,這讓他忍不住只打寒顫。這毒咒看樣子非常恐怖啊,還沒有進去了,就能讓自己不寒而慄。

怎麼辦?

到了這裡自然不能退縮,葉凡認為既然有毒咒,而且專門針對生物,那麼用非生物去對付應當能夠搞定。

非生物?

如果是一般人還真沒有什麼辦法,但是葉凡擁有化劍的能力,直接讓武器裝備變形非常輕鬆。

從心靈神木的說法中這種毒咒針對的就是生物,如果都管用哦非生物那麼毒咒就沒用了。其實者要麼算來用道劍化人也不錯,不夠他還是放棄了這種想法。道劍跟自己關係太密切,有很大幾率被毒咒鎖定,所以他要採用對自己波及最小的方式。

葉凡先是召來一株大樹,用化劍的方式讓這株大樹變成數人,然後讓這株大樹進入神關區域。

「轟!」

讓葉凡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變成數人的大樹瞬間被詛咒,那一刻所有的樹葉瞬間掉光,更可怕的就是樹人體表的樹皮全都脫落,露出內里的身軀。這樣的畫面讓葉凡聯想到了當初裸奔的心靈神木,不過眼前的樹人遭遇更慘,樹皮全都掉光了不說,很快樹榦內居然長出很多蟲子,每一條蟲子飛速啃食樹人,最後變成一具空竅。

葉凡發現這些蟲子非常可怕,不過它們百分百就是樹人的軀體所化,只不過現在全都變成了吞噬樹人的殺手。

「嗤嗤嗤……」

蟲子吃完樹人似乎發現了葉凡,頓時激動了,瘋一樣朝著他衝過來,一個個都跟離弦之箭似的,就算是修為強如葉凡也嚇了一跳,這些蟲子雖然是樹人的身軀所化,但是一個個體表都覆蓋著詭異的紋路,以他的眼力可以判斷出,這都是一種可怕的詛咒系陣紋,那其中蘊含的原理非常歹毒跟可怕,讓他僅僅看到這些詛咒紋路就不寒而慄。

葉凡眼中閃爍著寒芒,蟲子看上去非常恐怖,可這不是他害怕的理由,不管什麼東西,要不摸一摸老虎屁股就跑路,豈不是顯得太慫。

當然,手摸老虎屁股可是有講究的,真正動手去摸那是作死,葉凡第一時間祭出化劍能力,讓周遭東西全都化為劍。一時間各種形態的劍激射而出,閃電間組成一張密集的劍網直接將這些衝來的蟲子覆蓋。

「碰!」

劍跟蟲子發生碰撞,這些蟲子還真不簡單,第一波跟劍碰了一個旗鼓相當之後,開始嘗試躲避,試圖穿越劍網朝著葉凡殺過來。顯然對於這些蟲子來說,作為生物的葉凡才具有吸引力,其餘東西根本不值一提。

怪叫聲從這些蟲子的嘴中發出,那調子讓葉凡都要起雞皮疙瘩,最嚇人的就是這些沖他而來的蟲子猙獰的可怕,一張最大似能無限長大,將他都要一口吞下。蟲子真的非常恐怖,長大的嘴巴不知道要掉了多少非生命物質變化而成的劍,看得葉凡心驚肉跳的就是但凡被咬中的劍都會蟲子咬中的地方黑化。

尼瑪!

太恐怖了!

葉凡吃驚的發現這些黑化的居然就是他的化劍神道法,這是什麼詛咒,居然能夠感染他的劍道。不過讓葉凡稍稍有心理安慰的就是雖然劍道法被毒咒污染,但劍道法還是非常堅挺,那可怕的鋒芒隱約間還有吞噬煉化獨酌的趨勢。

長生不死 「咦?主人的劍道力量真心厲害了,居然能夠壓制這些毒咒。」

心靈古樹紮根於葉凡的心靈中,它能通過他的眼睛看到他看到的東西。

「嘖嘖!如果主人的劍道能夠達到主宰級別,肯定能將這些毒咒吞噬,可惜這裡不允許有主宰的力量,所以只能這樣僵持住了。」

心靈神木嘖嘖稱奇,這還是它第一次看到有力量能夠跟毒咒對著干還不落在下風。

葉凡的臉上並沒有什麼輕鬆表情,別看他的劍道似乎能扛得住毒咒的腐蝕,可如果現在是他的本體碰上這種毒咒,他一點都不看好自己。葉凡認為要對付毒咒最好的辦法還是機械族,作為非生命體毒咒將失去最大威力,不過他打算憑藉自己的實力過去,真正沒有辦法在考慮找機械族幫忙。

毒咒對於生命體那就是真正的劇毒,只要沾上,怕是都會變成這種蟲子。葉凡眯著眼睛打量著那些咆哮的蟲子,或許該將這些蟲子研究一下,應當帶機械族的裝備過來才行,現在他沒什麼工具能夠抵擋這種毒咒。

帶工具嗎?

葉凡的目光變冷,他是劍客,不管遇到什麼理應用劍道解決問題才行,唯有如此才能讓自己變得純粹,劍自然也會跟著純粹。

葉凡發現百年多的修鍊,自己的境界始終沒有進入更高一層後續這就是真正的原因,他的劍道法也許純粹了,但是作為修劍者的自己卻始終沒有變得純粹,他心中考慮的東西太多,就好像這次穿越神關,他沒有利用純粹的劍道去破解眼前的難題,這樣怎麼能夠讓自己的劍道邁上更高一層。

自己的劍必須解決自己的所有問題才行,唯有如此,才能讓自己的劍道真正圓滿。

道劍化神,葉凡這一境界在百年的修鍊中已然圓滿,他現在欠缺的應當就是心境的修鍊,他的牽絆太多,顧慮也太多,這些東西糅合在一起,對他的修鍊可是非常的不利。

要用劍解決問題,那麼自己要如何用劍解決眼下的問題?

劍道法能夠擋住毒咒,可被化劍變形的樹人卻在瞬間被吞噬,這表明化劍不足以擋住毒咒的侵襲,他還需要更強。

心思電轉,葉凡瞬間一指對著一隻咆哮的蟲子點去,那一刻一縷劍芒閃現,幾乎閃電間劍芒擊中咆哮的蟲子,可怕的鋒芒與蟲子身上的毒咒對轟。

爆了!

蟲子直接被葉凡手指迸射而出的劍氣擊碎,那一刻劍氣的力量讓蟲子裂開的身軀發出吱吱的聲響,這似乎是蟲子的血肉在被劍氣的鋒芒磨滅。

一劍擊碎蟲子,不過並沒有將蟲子真正擊殺,小東西就算身軀四分五裂了,還在頑強的掙扎,讓人感到吃驚的就是被劍氣撕裂的蟲軀居然試圖就地演化成全新的蟲子。不過葉凡的劍氣絕對恐怖,任何被劍氣所傷的創傷都難以癒合,理所當然的蟲軀也難以轉化為新的蟲子。

自己的劍道還是很牛的,問題就是血肉之軀根本扛不住這些蟲子身上的毒咒。如果連這些蟲子身上的毒咒都扛不住,那麼進入神關區域內就更扛不住那些毒咒了。

葉凡開始嘗試讓自己的血肉化劍,這不是簡單的化為劍道屬性,而是讓自己成為真正的劍道神兵。

化劍跟化為劍道神兵是兩碼事,化劍只是成為劍道屬性,而化為劍道神兵,則是真正變成劍道神兵,兩者可是兩碼事。

葉凡的劍道境界達到了道劍化神的程度,只要跟劍有關的東西都能化為道劍,然後產生獨有的神。葉凡一直沒有嘗試過,當自己化為道劍只是會變成怎樣一種狀態。

化劍開始,不過葉凡發現自己要化為道劍跟劍道法、劍氣這些化為道劍有很大的差異,他的身體並非單一的劍道法,他發現自己的每一個細胞都能化為道劍,也就是說有數十萬億枚道劍,這麼龐大的基數可是非常恐怖的。

如果每一顆細胞都化為道劍,並且都達到葉凡現在的境界跟實力,哪會出現什麼狀況?

這個念頭讓葉凡整個愣住,數十萬億枚道劍,如果組成一個龐大的劍陣,那威力要爆進主宰級有可能沒有?

葉凡不知道,只是這個歌念頭僅僅冒出來就讓他的靈魂都戰慄起來,似乎非常恐怖的樣子,他自己都兜不住。

冷靜!

一定要冷靜!

葉凡很清楚數十萬億枚道劍組合起來絕對會成為最為恐怖的大陣,而這種大陣根本不用可以去做什麼,僅僅按照自己人體最本源的組合去組合,那麼他的實力一定會爆升。

當然,葉凡必須擔心一點,數十萬億枚道劍基數太龐大,如果強行這樣做,最大的惡果或許就是直接將自己炸掉。有時候貿然改變身體內細胞的屬性可是非常的危險,所以這事必須慎重,絕對不能衝動,不然強大沒有出現,倒是將自己炸死,那樣就丟人了。

好一會兒葉凡才壓下衝動,每一個細胞化為道劍暫時不能這麼高,必須測試一下,不然真將自己玩出一個好歹就虧大了。

雖然不能讓每一個細胞都化作道劍,但葉凡還是嘗試讓身體每一個器官都化為道劍。

第一波嘗試開始。

……

葉凡發現讓臟器化為道劍很複雜,以為每一個臟器的組成非常複雜,他才剛剛嘗試,臟器就差點炸開,讓他立馬收手。

這樣不行啊。

葉凡心思電轉,很快他想到了血肉化劍,讓每一顆細胞化為道劍還是可以的,不過卻不是保持肉身狀態,而是直接讓自己解體。

讓肉身解體化劍還是做過很多次的,有時候還是依靠這個能力自保,所以每一個細胞化劍是可行的,完全可以先散開,然後重組,這樣可以看一看數十萬億枚道劍組成的自己能夠變成什麼樣。

干!

葉凡沒有任何猶豫,直接開干。

細胞化為道劍!

瞬間炸裂,數十萬億道劍同時釋放出自己恐怖的劍道鋒芒。

「轟!」

似乎有東西爆炸…… 「轟!」

似乎爆炸一樣,當數十萬億細胞同時化為道劍的瞬間,那感覺真的就像數十萬億枚半步主宰級神劍散開,恐怖大軍劍道法規波動怒盪開來,閃電間就將周遭所有的東西震碎,就算是那恐怖的毒咒也在頃刻間被劍道法規波動震碎。

劍道法規的波動恐怖到無法想象,這跟一般的波動完全不同,這種震蕩帶著恐怖的劍道鋒芒,就算毒咒非常恐怖,就算蟲子在奮力掙扎,但還是在瞬息間被震碎。

數十萬億道劍數量實在是太恐怖了,最可怕的是每一口道劍都擁有自己最獨特的劍道屬性,同時一顆顆道心在道劍中閃閃生輝,那一刻葉凡感覺自己身化數十萬億道劍,每一個都是他的分身,他的思感在無限蔓延,閃電間沖入一個難以想象的高度。

分裂跟組合來的非常迅猛,葉凡的肉身剛剛化作道劍炸開,可是當所有道劍要被那可怕的衝擊力炸得飛出去時,一股可怕的吸引力產生,讓每一口炸開的道劍在還沒有將自身炸開的衝擊力完全釋放時,猛然間收回去,閃念的功夫就開始重組。

葉凡的血肉現在全都化為道劍,最開始肯定都是劍的形態,但是就在所有道劍回收的數年,有開始變成各異的道劍,它們外形沒有任何相似之處,最不可思議的或許就是數十萬億道劍居然找不到任何一個相同或者相似的存在。

重組來的異常的順夢,那個速度就算是葉凡自己怕是也聊不到,時間這一刻似乎停止了,當下一刻瞬間到來時,他的肉身已經完成重組,一股恐怖的劍道法出現。

道劍封神!

葉凡的心中冒出奇怪的念頭,自己現在的境界不再是道劍化身層次,而是更進一步,達到了道劍封神的地步。

道劍封神?

葉凡心中充滿疑惑,道劍封神的境界非常奇怪,葉凡感覺自己不再是人了,或者說也不是神靈,他是純粹的劍神,同樣也是純粹的神劍,數十萬億的道劍全都消失,他就是一個完完整整的絕世劍神,數十萬億歸一,現在的他就是真正的劍道。

時太太軟萌又旺夫 沒錯!

葉凡感覺自己就是劍之道,天地間所有的劍道都在跟他產生共鳴,似乎心念一動,天地之道都能化為劍道,整個諸神黃昏也將變成他的劍域。

這種感覺非常奇妙,葉凡沒有過多關注自己,他伸手,啥時間一口道劍出現,對著神關方向一斬,那一刻不可思議的事情出現,整片區域的毒咒都被蒸發。

就這樣的簡單?

葉凡有些愣神,手中的道劍消失,隨著他剛剛一斬化作最為恐怖的攻擊。

這是什麼級別的攻擊?

葉凡很是困惑,這跟他預感中的主宰之力不同,似乎是一種非常純粹的獨屬於劍道境界封神之境。

封神!

葉凡明白自己的境界,這就是封神,全稱應當叫做道劍封神。

什麼是封神境界?

這不是說葉凡自己是劍神,而是說他能夠封神,就如同剛剛那樣,整個核心之地所有的大道都在一瞬間化作劍道,一切都非常輕鬆,也非常簡單,就是他的念頭一閃,他讓所有的道成為劍道,那麼所有的道就變成了劍道。

這種境界絕對強大,已經完全超出了半步主宰境界,可似乎跟主宰境界又有不同,這讓他異常困惑。

「這是為什麼?」

葉凡被自己的境界弄糊塗了,按道理來說他現在應當晉陞主宰境界才對,成為一尊一重劍道主宰。可是葉凡的感覺非常明顯,自己的境界絕對不是主宰境界,可級別絕對不會低於一重主宰。

到底是什麼造成的?

「這個屬下就不知道了,不過這應當是好事,在這裡主人絕對是無敵的,因為你能夠完美的使用相當於一重主宰的力量,難道這是因為這裡的環境特殊,才會早就主人這樣畸形的境界?」

心靈古樹在葉凡的心中嘀咕,它異常的吃驚,這種境界是前所未有的,不是主宰,可卻有主宰的力量,完全就是一個級數存在。

看不懂啊,這種操作還是第一次遇到。

為什麼?

葉凡很快就有些明白了,為何不是主宰?因為這不是純粹的修鍊境界,而只是最純粹的劍道境界,跟一般的神靈境界是不同的,所以不能用純粹的主宰境界來判斷。不過這不是全部的原因,葉凡認為造成自己現在情況出現的真正原因其實是葉凡的修鍊體系中根本沒有一重主宰境界,所以當他的劍道境界晉陞到這個層次的時候自然不會出現一重主宰境界。

道劍封神?

自己的主宰境是封神?

葉凡很是疑惑,他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自己的一重主宰境界,因為這條路從未有人走過,就算是御天大帝也沒有。封神境界到底是不是主宰,這需要葉凡自己去正式,他的心中有預感,之所以自己不是主宰,或許這根他那個時代的大道體系中沒有一重主宰境界,這一重境界丟失了,所以他就算達到了這一境界,也不會成為一重主宰,因為沒有對應的達到境界承認他。

這難道就是丟失的含義?

葉凡心中的念頭無數,可惜沒有任何線索能夠給他答案,這些都需要他自己去摸索。

思緒收回,就算沒有一重主宰境界,葉凡也沒有什麼好沮喪的,現在這種情況似乎對自己更為有利,不是主宰,卻相當於一重主宰,在這樣的地方,絕對是無敵的存在。

葉凡一步邁出,他出現在神關中,意外的邁入封神境,他發現自己的境界實在是太可怕了。葉凡的感覺非常明顯,封神境的他體內沒有所謂的劍力,他就是最純粹的劍,至於力量有多強,只要心念一動,劍道之力自然而成,一切彷彿就是他的意志有多強,劍氣就有多強,很奇怪的一種境界。

不久前葉凡的一劍絕對恐怖,居然真的將盤踞在神關中的毒咒全都掃蕩一空,神念掃過,他感覺不到任何毒咒的存在。

葉凡自然不會忘記這個地方還有天劫魔巢這種特殊件的存在,似乎任何東西碰到都會產生天劫,那麼如果他碰到產生的天劫會是什麼?

葉凡還是比較好奇的,他不是主宰,可卻擁有完美的一重主宰境力量,在諸神黃昏就是開了掛,強得有些不講理了。

葉凡漫步而行,他現在的心態完全不同了,原本對他而言非常恐怖的地方這一刻不在恐怖,一切都太平靜了,所謂的天劫母巢居然沒有出現,更別說天劫神族。葉凡有些遺憾,他還是想要看一看自己的天劫到底是什麼,不過顯然他現在的力量太變態了,讓天劫母巢根本不敢現身。

葉凡的目的當然不是來找天劫母巢麻煩的,既然對方識趣不冒頭,他何必去挑釁對方。穿越原本屬於天劫母巢的地盤,葉凡很快出現在一個巨大的漩渦旁邊,雖然他現在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但是站在這個漩渦中,他還是感覺自己隨時都要被吞噬進去一樣。

神關就是諸神黃昏的盡頭,不管從哪一個方向前行,都會進入這裡,可要穿越過去卻非常的困難,這裡似乎就連主宰都要被撕裂。

神關就在眼前,可是站在漩渦邊上,葉凡卻感到異常的困惑。神關明明就在眼前,為何卻感覺它並不存在?

葉凡的實現鎖定可怕的漩渦,他深處手掌直接抓了過去,那一刻一股可怕的禁制力量出現,原本屬於漩渦的恐怖吞噬力量居然被定住。

「轟隆!」

可怕的震動讓整個神關都在震動,屬於神關運轉的力量在抵抗葉凡這一抓整之力。

非常的強悍!

葉凡的感知非常清晰,來自漩渦的反震力越來越可怕,這絕對是真正主宰級別的力量,隱約間他似乎感應到一尊主宰正在漩渦的中心,就是這位存在正在調動力量對抗他的抓攝。

劍眉一擰,幾乎瞬間,無形的抓攝力猛然間實質化,那一刻可怕的抓攝之力化為實質性的道劍,恐怖的切割直接讓漩渦的吞噬力量被絞碎。

「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