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倒也是。」

「哼,看他能笑幾時,要是這次進軍順利還好,要是出了什麼岔子,他首當其衝,要麼立下不世之功,要麼背上千秋之過!」

冷厲重重一拂袖,憤然離去。

……

范浪並沒有應招編入大部隊,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六道號上,要繼續單獨行動。

這次與大部隊碰頭,導致人心浮動,那些剛剛重獲自由的人,有許多人生出了異心,想要脫離這個臨時的聯盟。

范浪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穩定人心,發表了一番講話,起到了安撫作用。

話的內容包含兩條,第一,眼下局勢複雜,脫離聯盟風險更大。第二,就算擺脫聯盟,進入大部隊,也未必能得到庇護,還是會被牽連其中,被大部隊送往核心母巢的戰場上。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范浪擺出了強硬姿態,禁止任何人動搖軍心,違者殺無赦。枯寂老人是他的堅定支持者,表示願意當這個處刑人,誰要是不服命令,就出手殺了誰。

這麼連哄帶嚇,算是把人心給穩住了,至少沒人敢公開唱反調。

五艘星舟繼續前進,沒有急著單獨離開,而是伴隨著軍方大部隊一起上路,反正大家的目的地都是一樣的。

路上,范浪把星火毒瘟的相關資料整理出來一份,直接上交給了鐵骨元帥本人。

鐵骨元帥看了資料,順便跟范浪私下裡談了談,話里話外,有試探之意。

范浪的回答滴水不漏,並沒有把自己的計劃全盤托出,只是保證自己跟極光神國一條心,無論做什麼,都是為了消滅甲須蟲巢。鐵骨元帥聽了之後,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

大船隊帶著小船隊,一路飛往核心母巢,距離目標越來越近。

范浪有了一個新的目標,打算在發動總攻之前突破到元游境,進一步提升自己的實力。

他已經站在了元游境的門檻,再邁出一步,就可以步入新的天地。

這個門檻,當然不是那麼容易跨過的。

因為范浪野心大,要求高,再加上自身實力超凡,有時候突破大境界,會比常人更加困難,甚至難上十倍百倍。

這就好比是將一塊浮木丟在水上,浮木面積越大,浮力就越大,要將這塊浮木壓入水中,會遭到巨大的阻礙。

要衝擊元游境,必須要以一種特殊的方式來磨礪自己的元神,讓元神發生質的飛躍,做到神遊物外,一念逍遙。

磨礪元神的方式有很多種,而范浪選擇的,是其中最難的一種!

這種方式的難度以及危險程度,不是其他方式所能比的,一旦成功之後,所帶來的提升也要更大,付出與回報成正比。 范浪做好了各種安排與準備,一切妥當之後,這才進入修鍊室閉關,要在此衝擊元游境。

修鍊室里很清靜,空無一物,只有范浪孤零零一個人。除非出了什麼大事,否則沒人會打擾他。

他盤坐半空,懸浮而起,閉上雙眼調整狀態,一步步進入到那種心無雜念的空明境界。

一切空空,方可海納百川。

范浪進入狀態,施展出一門最近通過系統學會的意念類功法《溯源心經》,這門功法主要就是用來衝擊元游境的,能夠追本溯源,讓元神進入宇宙本源,接近宇宙自身的意志,進而得到莫大的好處,危險跟機遇並存。

「太上引靈台,心空納萬物,飛神入造化,清氣祭寰宇……」

范浪口中念念有詞,施展出《溯源心經》,他的聲音字正腔圓,漸漸出現回聲,起初聽起來是他一個人在念經,到後來就像是千千萬萬人在念經,聲音回蕩開來,如同潮起潮落。

他的元神漸漸脫離神軀肉身,一寸寸的升騰而起,體積比本尊還要巨大。

宇宙由混沌誕生,從無限小變成無限大,以至高法則來維持宇宙的運轉,存在著一個最為核心的本源,宇宙自身的意志,也在那裡。

一顆星辰的天地有自己的意志,能形成天意化身,宇宙也是如此。

宇宙意志可比天地意志要強大多了,完全不是一個層面上的。毫不誇張的講,天地意志就相當於宇宙意志身上的一根毫毛,甚至連毫毛都不如。

天意難料,宇宙意志同樣難測,沒人知道宇宙意志是怎麼想的。

天地不仁,宇宙更是如此。

萬千星辰破滅,各族生靈塗炭,對於宇宙本身來說根本不痛不癢。

利用元神接近宇宙意志,會感受到一種泰山壓頂般的意念威壓,就好比是逆天而行,越是靠近,壓力越大,甚至有可能導致元神破滅。

要是能承受住這種威壓,接近宇宙意志的核心,就能得到宇宙意志所帶來的淬鍊,好比是浴火重生,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就是范浪接下來所要做的!

溯源心經追本溯源,在冥冥之中連接上了宇宙本源,打破了空間的概念,超越了距離的隔閡,不是常理所能揣度。

范浪就好像是看到了一片新世界,帶來了奇異的感官,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感受。

宇宙本源就像是一台飛速運轉的機器,內部構造極其複雜,鬼斧神工,高深莫測,包含世上所有的天然法則,各種法則和諧相處,彼此環環相扣,同時運轉。

宇宙本源不是肉眼所能目測,也不是意念所能解讀,是一種超越一切的神秘存在,包含了宇宙最大的秘密。

接觸宇宙本源的每一秒,都會接收到磅礴的信息量,如果意念不夠強大,就會被生生撐爆。

范浪只是看到宇宙本源的冰山一角,就感受到莫大的震撼,如同螻蟻仰望星空,抬頭看到了新的天地,顛覆了以往的認知。

醫路坦途 「宇宙本源的構成,竟然與我身上的盤古系統有著幾分相似,盤古系統的創造者,或者說我的前世,一定是根據宇宙本源創造出了盤古系統!

能創造出盤古系統這種逆天之物,我的前世當年還活著的時候,肯定是當世的最強者之一,站在眾神之巔,君臨宇宙。至少極光神帝這種大人物,都創造不出能與盤古系統相比的寶物。

連我前世這樣的強者,都不算是仙人,沒能飛升成仙,那真正的仙人又該是何等強大?莫非反手間就能創造宇宙?這真是一山還比一山高,我現在雖然很強,但也要分跟誰比,距離那些宇宙最強者還差得遠,根本沒有接觸到那個層面。」

范浪受到衝擊,心生感慨。

他只是「遠遠」的觀察了宇宙本源片刻,就開始感覺吃力了,好比是在思考千萬個難題,做一場頭腦風暴,對意念是一種莫大的考驗。

他打起精神,讓元神接近宇宙本源,正式挑戰這道難關!

越是接近,感受到的威壓就越大,范浪的元神艱難前進,如同飛蛾撲火,在黑暗之中,飛向那一道危險的光芒。

起初的感覺,像是一座山壓在身上。

再接著,就像是自己進入了一個磨盤裡面,被磨盤使勁碾壓,元神都要碎掉了。

後來變得更加恐怖,簡直就是有一隻鋒利的爪子將元神一片片的撕扯下來,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就算是強如范浪,都吃不消了,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困難。

他感覺自己「走」了很遠,實際上距離宇宙本源還有相當的距離,可他現在就要撐不住了。

「難怪《溯源心經》中記載,能挑戰成功的人萬中無一,接近宇宙本源的難度確實太大了。光以我現在的實力,根本辦不到,非得藉助狂暴程序不可!」

范浪緊咬牙關,本尊跟元神一起努力。

本尊口中念著溯源心經,而元神不斷接近宇宙本源。

他掐算著時間,找準時機開啟了狂暴程序,方方面面翻倍增長,尤其是元神意念達到了三十倍的強度,一下子大有不同。

之前被宇宙本源壓制住的元神,重新變得龍精虎猛,硬扛著那恐怖的威壓,蹭蹭蹭的往前走,速度比之前快了太多太多。

狂暴是有時間限制的,每一秒都倍顯珍貴,必須在時間耗盡之前進入宇宙本源。

如果失敗的話,可不止是前功盡棄,還有著相當的危險。

以前試圖挑戰宇宙本源的人,有很多都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甚至淪落到魂飛魄散的下場!

范浪咬著牙,元神不斷向前,宇宙本源之中飽含的各種至高法則傾軋而來,撕扯著他的元神。

快了!

就快了!

勝利近在眼前。

范浪看到了成功的希望,時間也在一點一滴的流失。

重生嫡女亂君心:天價世子妃 一直以來,他做事都以成功居多,無形中養成了一種自信心,認為自己一定能挑戰成功,只是要吃點苦頭而已。

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給他潑了一頭冷水。

他又往前走了一段路,進一步接近了宇宙本源,就好像跨入了危險地帶,感受到的威壓猛然增強,簡直是翻倍增加,與之前有著天壤之別! 本以為勝利在望,沒想到難度陡增,那難以言喻的威壓,壓的范浪寸步難行。

「我擦,這威壓怎麼翻了倍的增加,我在開掛,難不成宇宙本源也在開掛?」

大清四福晉 范浪心中腹誹,繼續苦苦支撐,不可能輕言放棄。

他保持著狂暴效果,如同逆水行舟,向前艱難行進,在那不斷加強的威壓傷害下,他的元神寸寸破碎剝離,消散開來。

接近宇宙本源,除了威壓的壓制之外,還會接收到磅礴浩瀚的信息,這些信息雜亂無章,有關於各種法則的,有關於古今未來的,還有宇宙的方方面面。

這些信息強行注入意念,挑戰著意念的承受能力,有好處,也有壞處。

好處是,其中有些信息具有很高的價值,能給人以啟迪,壞處是對意念有傷害,要是超越負荷,甚至可能導致意念崩潰,變的呆呆傻傻。

就算是范浪也承受不住這樣磅礴的信息量,必須宣洩掉一部分,他左耳進右耳出,把接收到的信息清除出去一部分,藉此來緩解意念的壓力,這招還算管用。

你的愛如星光 繼續向前,繼續向前……

接近宇宙本源的同時,狂暴程序的時間也接近了臨界點。

范浪的元神一路上受到巨大傷害,已經支撐不住了,一旦狂暴程序停止,他的元神就有可能被威壓粉碎,飛灰湮滅。

宇宙本源看似近在眼前,實際上還有很遠。

這次,范浪失敗了。

「不行,撐不住了,先走一步吧。」

范浪趁著狂暴程序的效果還在,元神不進反退,順應著宇宙本源的衝擊力,以一種閃電般的速度,跟宇宙本源拉開了距離。

之前接近宇宙本源的時候困難無比,現在反向逃走的時候倒是挺順利。

元神回歸之前的修鍊室,傷痕纍纍的進入了本尊體內,人神合一。

范浪停止了念誦溯源心經,身邊的種種異象消失不見,宇宙本源重新戴上了神秘面紗。

他睜開雙眼,跌落在地,顯得十分狼狽,頭上大汗淋漓,元神嗡嗡作響,就好像有一群人在腦袋裡輪錘猛砸,十分的難受。

休息調整了好一段時間,這些感覺才漸漸消退。

鬆了口氣之後,他發現自己的元神變得比之前強大了一些,之前吃的那些苦頭沒白吃。

其實之前在接近宇宙本源的時候,他的元神在蠢蠢欲動,已經有了蛻變的跡象,但是他沒有急著蛻變。

必須在宇宙本源內部蛻變,才能得到一個最好的結果,早早的在外界蛻變,元神強大不到哪裡去。

失敗一次不算什麼,還可以挑戰第二次,第三次!

范浪好好休息了一下,服用了各種溫養元神的靈丹妙藥,同時狂暴程序也已經恢復完畢,可以再次挑戰宇宙本源了。

說是挑戰,實際上有點誇大其詞,范浪只是要進入宇宙本源而已,根本撼動不了宇宙本源分毫。

連盤古系統都是在「抄襲」宇宙本源,可以想象宇宙本源是多麼的強大,就好比是整個宇宙的大腦與心臟。

再強大的武神,在宇宙本源面前,也不過是芸芸眾生的一份子而已。

「宇宙本源與盤古系統有著互通之處,要是能進入宇宙本源,參悟其中的奧妙,對於我破解盤古系統肯定會有幫助!這種挑戰的意義,不僅僅是衝擊元游境而已!」

范浪想到此處,決心倍增,這件事情非得成功不可,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他再次施展溯源心經,打通了前往宇宙本源的通道,這條通道是一條捷徑,只有元神能夠前往,肉身是無法前往的。

肉身想要抵達宇宙本源,比這還要困難千倍萬倍,現在的范浪想都不要想。

之前的一幕幕又重演了,范浪的元神艱難前進,接近宇宙本源,在半路上開啟狂暴,增強元神的實力。

這一次的結果,跟上一次相同,范浪的元神半路就支撐不住了,不得不退了回來。

他不氣不餒,接著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一次次的嘗試,一次次的失敗。

自從他開掛闖蕩以來,一直混得風生水起,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連連失敗過了。宇宙本源,真是把他折騰的一點脾氣沒有,不服也得服。

挑戰宇宙本源是要花時間的,這樣一次次挑戰,時間不斷流逝,一晃就是好幾天過去。

這天,修鍊室忽然傳出信號,下屬申請與范浪聯絡,沒有要緊事,是不會有人打擾的,這肯定是有什麼大事了。

范浪不得不停止了這次閉關,接通了聯絡,得到了下屬的彙報。

原來船隊已經抵達了目的地,到了核心母巢所在的區域!

極光神國興師動眾的派大軍過來,可不是來遊山玩水的,到了這裡之後,就意味著要有一連串的硬仗要打了。

范浪收拾了一下,匆匆出關,來到了六道號的駕駛室,見到了親朋好友以及左膀右臂,大家齊聚一堂,共商大事。

人們已經好幾天沒見到范浪了,見面后紛紛打起招呼,尤其是幾位紅顏知己,對他最是親熱。

簡單寒暄過後,范浪把注意力放在了投影上,在這裡可以清楚的看到六道號外面的情況。

影像中呈現出了核心母巢的外貌,這可真是個大傢伙,面積之大,堪比最大規模的星域。

整個核心母巢都是活體的,甚至可以理解成為一隻特大號的蟲族,形狀上看,核心母巢大體上是圓形的,長了許多個大腦袋,這些大腦袋沖向四面八方,樣貌猙獰恐怖。上面還長了許多手臂與利爪,每一隻都擁有粉碎星辰的破壞力。

一顆顆腦袋張著大嘴,它們的嘴巴既是廣大蟲族的通道,也是核心母巢的武器,能夠從嘴裡噴吐能量光束。

所謂的核心母巢,就是這樣一種存在,蟲后就藏在裡面。

這是甲須蟲巢最為強大的軍事要塞,想要攻破,絕非易事。

一旁的侯光祖說道:「我們已經接近了警戒區域,再往前飛,隨時都有可能遭到蟲族的攻擊。從影像上看,核心母巢已經做好了迎戰的準備,調整到了攻防一體的戰鬥狀態,與平時的樣子不同。」

「其他神國呢?難道我們是第一個來的?」范浪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