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織:「……」

聽話的時候,心都能給你搞癢了。

不聽話的時候,能給你搞毛了。

真是個祖宗!

江織深吸了一口氣,拗不過她,只能退步:「那別做危險的事行不行?刷玻璃不行,搬磚也不行。」

周徐紡想了想,答應了。不搬磚她可以打混凝土泵,不刷玻璃她可以刷廁所。

江織自然還是不放心的,思忖了片刻:「你要不要做藝人?」

周徐紡沒想就搖頭了。

相比較讓她在外面打工,江織更願意把她圈到自己的圈子裡來:「演藝圈是暴利行業,為什麼不做?」不就是撈金,只要她想,他能讓她撈到手軟。

她誠實地就事論事:「我演戲不好,唱歌跳舞也不好。」

「這些都不需要,我捧你就夠了。」

娛樂圈就是這麼個怪圈,紅有千百種,不一定要實力。

周徐紡還是搖頭,沒有解釋。

她不同於常人,過多的暴露,會讓她有強烈的危機感,她只適合獨居,最好是去月亮灣那種只有她一個人的地方。

江織倒了杯茶,灌下去,去火!不是氣她,是氣自己拿她沒辦法。

這時候,手機響了,是薛寶怡來電。

「什麼事?」

語氣嗆得像吃了一噸炸彈。

薛寶怡還在那邊弔兒郎當地調侃他:「火氣怎麼這麼大?周徐紡給你氣受了?」

江織懶得跟他說:「掛了。」

「別啊。」他趕緊說正事,「華娛和唐恆那邊有點棘手,靳磊做了二手準備,要一口吞恐怕還不行。」

靳磊靳松兩兄弟狗咬狗,想分這杯羹的人還挺多。

江織沒回薛寶怡,按住手機的聽筒,囑咐周徐紡:「你不要走動,在這等我。」

「嗯。」

他拿了外套起身,出去接電話。

周徐紡不知道是什麼事,阿晚還能不知道?這是要去商量打家劫舍、趁虛而入的禽獸行徑,所以才故意避著高風亮節、正義善良的周小姐呢。

粥店的一樓大廳里有小孩在啼哭,江織聽著煩,從口袋裡掏了個口罩戴上,往屋外走。

服務員聽聞哭聲,放下手裡的托盤,去哄那孩童:「怎麼了小朋友?」

剛好,江織推開門。

夜風刮進來,吹著托盤上的便簽紙掉了個頭。小孩還在嗚咽,抽抽搭搭地說找不到媽媽了。

服務員帶他去了諮詢台,交代好前台再回去繼續送餐,瞧見那備註的便簽紙轉個向,便以為是往來的客人不慎轉動了托盤,沒太在意,直接端去了包廂里。

「您的海鮮粥。」

「謝謝。」周徐紡問服務員,「哪一碗沒有加蛋清?」

「左邊那碗。」

周徐紡道了謝,把那一碗端到了自己面前。

江織十多分鐘后才回包廂,回來就瞧見周徐紡一動不動地趴在桌子上。 卻說黎天,在解決了散修聯盟的問題后,直接來到跨域傳送陣,只見傳送陣一閃之間,已經進入了第三域。

「叮……開發新地圖……烈火天罡劍訣…………301級……」

首先便是烈火天罡劍訣的升級提示,因為一個外域的原因,黎天的烈火天罡劍訣,每到一域,等級都會比別人高出七級。

只是面前的事情,卻讓黎天有些傻眼,明明只是普通的傳送,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圍著自己。

根本不給黎天思考的時間,這些人已經率先開口。

「紫宵宮,冷血,我們已經等你多時了,說吧,是準備直接跟我們走,還是準備反抗一下,再被我們抓走。」

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這人的衣著,讓黎天有些熟悉的感覺,不是牛家的。

是那剛剛在月華城滅掉的陳家的人!

他們為什麼來找自己?

黎天心中疑惑,可是看著眼前那上百個比自己實力高出最少五級的人,他知道,自己根本沒有反抗的機會。

「你們是哪個家族的,我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為什麼來找我。」

那為首之人,聞言冷笑。

「往日無怨嗎,你可能不知道,你們紫宵宮有一個叫黎天的,我陳家在三重天的所有人,都被他趕盡殺絕,怎麼能說往日無怨。

再說這近日無仇,就在之前,你們三宮六院七十二幫的後宮包青天,還殺了我們陳家幾十人。

你說我們有沒有仇,有沒有怨?」

陳家,黎天就說之前看到那陳家人,就覺得奇怪,原來他們和三重天那個陳家是一家的。

只是,這個家族在黎天的記憶中,也就有幾人在四重天世界圍攻過自己,再就沒有出現過。

而且據說他們的修鍊天賦,根本不足以支撐他們飛升五重天世界,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黎天又哪裡知道,當時魔天策劃的一場誇世界殺人計劃,就是用的這陳家人,為此,魔天還傳授了這些人一些天魔一族的功法。

也正是這些功法,讓他們修為突飛猛進不說,還擁有了遠遠超過自身境界的實力。

所以,這陳家才能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掌控了大半個五重天,還沒人知道。

黎天雖然不知道這些,但是他知道,他和這些人確實是深仇大恨。

抄家滅族之仇,加上殺人之恨,他們註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可是抄家的是黎天,殺人的是包青天,可不是我紫宵宮冷血吧。

不對,應該說,不是我水神宮冷血啊。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你們這就不對了,我知道,那黎天師弟殺了你們的人,也知道,那包青天也殺了你們的人。

可是他們一個紫宵宮的,一個後宮的,和我水神宮有什麼關係。

你們是不是弄錯咯,在下水神宮冷血,和紫宵宮可是勢不兩立的。」

好吧,之前在第二域,還信誓旦旦的說自己是紫宵宮冷血呢,這才一轉眼的時間,就變成水神宮冷血了。

果然,底限這種東西,在黎天眼裡,是沒有的。

他雖然一臉的真誠,可是看著對面眾人,卻是滿臉抽搐。

「你當我們傻嗎,冷血,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是紫宵宮的,我們就會過來嗎?」

上百人紛紛冷笑,如果不是為了獲得更多的消息,他們就直接動手了,哪裡會在這和他墨跡。

那為首的更是直接說道。

「實話告訴你們吧,我們在第二域的人,早就知道你聯繫了馬家,本來是準備對付馬家的,不過現在就先對付你吧,等把你抓了,那馬家還不是手到擒來。」

這還是玩的無間道啊!

這下看來又要逃跑了,黎天心中也是無奈啊,這麼多人,自己根本對付不了。

幸好還有隨機傳送捲軸。

「好吧,既然你們不信,那我也就承認了,我冷血,紫宵宮三千教授之一,可是你們覺得你們能抓住我嗎。」

黎天說著,手中傳送捲軸已經啟動,下一刻,人已經消失不見。

第三域的一處河流旁,兩隻妖獸正在喝水,一個突然出現的身影,將兩隻妖獸直接驚走。

「還好本教授有保命的東西,否則這一下還真栽了。」

黎天辨別了一下方向,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哪是哪。

不過,這可難不倒黎天,擁有開發地圖升級系統的黎天,直接打開地圖,找到最近的城市就向著城市飛去。

按照地圖的顯示,到達城市只需要一個多小時,可當黎天飛行了半個小時后,卻驚訝的發現,自己再次被包圍了。

「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

這些人不是別人,正是那些陳家的人,而他們聽到黎天的話后,當即開心的笑了起來。

「冷血,你以為我們要對付你們紫宵宮的人,會沒有一點準備嗎?」

那為首的見黎天被包圍,當即一邊合攏包圍圈,一邊說道。

「我陳家之所以能這麼快的掌控五重天世界的上八域,就是因為我們的功法,擁有隱匿的功效,追蹤的秘術和詭異的攻擊。

而你,則是中了我們族長的靈魂追蹤術,只要你不飛升,我們就都能找到你,現在是不是可以束手就擒了。」

「束手就擒!真是笑話,有能耐,你們就抓住我啊!」

隨機系統捲軸再次啟動,這次再次來到野外,一個山林中,可是黎天這次卻沒有再找城市。

「靈魂追蹤術,聽著挺厲害的樣子,我就看看你們能不能找到我。」

看看地圖的方向,比上次的城市還要遠一些,怎麼也要一個多小時才能到吧。

事實確實如此,一個多小時后,陳家人再次到來,而黎天卻只是微微一笑,也不搭理他們,直接再次傳送離開。

「這樣下去可是不行啊!」

當再次傳送到一座城市時,看著立馬出現的陳家人,黎天在離開前如是的說道。

隨機傳送捲軸畢竟有限,必須想辦法解決麻煩才行。

技能,武器,裝備自己都不缺,差的只是等級。

當黎天再次傳送到一個城市門口,看著陳家人,準備繼續傳送時,卻突然停了下來。 江織十多分鐘后才回包廂,回來就瞧見周徐紡一動不動地趴在桌子上。

「徐紡。」

沒理他。

江織俯身,叫她:「徐紡。」

她還趴著不動。

江織把阿晚叫過來:「她怎麼了?」

阿晚撓頭,也是一臉迷茫:「我也不知道啊。」他是個體貼的人,為了不當電燈泡,故意去了隔壁用餐。

江織拉了把椅子,挨著周徐紡坐,低頭在她耳邊輕喊:「徐紡。」

一秒閃婚:首長大人夜夜寵 她抬頭,愣愣地看著前面:「嗯?」

他把臉湊到她視線里,看她迷迷濛蒙的樣子,忍不住摸摸她的頭了:「怎麼了?是不是困了?」

她腦袋一搖一搖的,眼裡蓄了一汪水:「你別晃,我眼花。」

他沒晃啊。

江織拱著鼻子靠近她,嗅了嗅:「你喝酒了?」

她突然傻笑,腦袋繼續一晃一晃。

阿晚嘀咕:「沒點酒啊。」

江織又湊近點,再嗅了嗅,還是沒聞到酒氣:「徐紡,你——」

話還沒說完,兩隻冰涼涼的小手就捧住了他的臉。

她轉過頭看他,眼睫毛潮潮的,一眨一眨,眼神茫然又專註,她問他:「你是江織嗎?」

醉眼朦朧,聲音也軟趴趴的,像把渾身的刺都拔了,團成軟軟的一團,窩在你心窩裡撓撓。

江織心軟得稀巴爛了。

他笑著摸摸她的臉:「嗯,我是江織。」

她獃獃地反應了一會兒,然後抬手拍他的臉,拍得特別特別輕,拍完臉手就掛在他脖子上,她靠上去,窩在他肩上蹭,乖巧得一塌糊塗:「你馱我回家好不好?我想睡覺。」

她臉涼涼的,貼著他的脖子,胡亂地動著。

江織心癢得手指都蜷了,扶著不安分的她:「不吃東西了?」

她搖頭,臉蛋紅撲撲的,眼睛里有水汽。

好乖啊。

也不鬧酒瘋。

江織拿了她的外套,給她穿好,然後蹲在她前面:「你上來,我背你。」

她抿著嘴,笑了笑,趴到他背上去了。

剛起來,江織就走不動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