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突如其來的怒吼聲,嚇得沈闊哆嗦了好幾下,趕緊返身回去。

不敢狡辯,沈闊從浴缸里撈出充氣娃娃后就轉身往出走。

「電話給我。」東方玉卿冷不丁開口。

「哦。」沈闊原本想出去找東方玉卿的手機,可擔心某人遷怒,索性將他的手機遞過去。

「總裁,你先用我的。」

東方玉卿顫抖著手,快速撥通了秦菲的電話,可惜很久都沒人接聽。

如此反覆撥了三次,然後東方玉卿給秦菲發去了語音留言。

「老婆,我好難受。」

「老婆,我好想你。」

「菲兒,你在幹嗎?」

「聚餐還沒結束嗎?記得不許喝酒……我難受,好想要你……」

站在浴室門口聽牆角的沈闊,脊背冒出一身冷汗。

漸漸地,東方玉卿凍得渾身顫抖,腦海里想到的卻是秦菲被藥物控制時的狼狽模樣。

當沈闊離開浴室門口時,就看到韓林背對著他站在落地窗前發獃。

心情莫名的一落千丈,韓林害怕沈闊看到他糾結在一起的面部表情,所以他選擇了背對著。

「怎麼,你有心事?」沈闊瞪了一眼韓林,然後從酒櫃里取出兩聽啤酒。

「我在想,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傢伙敢打總裁的主意?」韓林說著,手指嫻熟地拉開啤酒拉環。

「會不會是今晚談項目的公司想取悅總裁?」沈闊說完后,就覺得有些不對勁,那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所以,那個王總的嫌疑應該是可以排除的。 若真如陸桃花所言,申意他們此時所結之陣能夠擊殺聖尊境九重的話,那就真的恐怖了。

聖尊境九重,在神墓禁地那就是最高層次的王。

這樣的人在每一個族群,哪怕是在風雷城那也是很稀少的存在。

容雁冰她們的這個丈夫會是這個級別的存在嗎?就算是聖尊境九重,那也得是聖尊境九重中厲害的人物才行,否則的話在此陣法當中也是死路一條啊!

賽百花一下子再度擔憂,忍不住看向容雁冰三人。

容雁冰三人的神色仍然淡定。

見賽百花看過來,容雁冰笑道:「百花姐,你不用受陸副宮主的影響,你只需要相信我們,相信我們會是笑到最後的人就是。」

賽百花忍不住問:「那你們的丈夫到底是什麼實力?」

事關百花宮這麼多條性命,賽百花真的無法像容雁冰她們這麼鎮定,因為她不像容雁冰三人那麼信任方昊天,那麼相信方昊天。

容雁冰三人已經得到方昊天的傳音,得知方昊天的實力如不是遇到終極境都不會有問題,那就是聖尊境無敵的存在,所以她們真的很鎮定。

甚至在容雁冰三人的眼中,申意等人結成的陣法只是一個大笑話。

她們都知道方昊天本身就是陣法大家,現在又擁有了聖尊境無敵的實力,用陣法對付他,簡直就是要用水淹死一條魚。

聽到賽百花之話的百花宮人都忍不住看向容雁冰她們,都想知道她們的丈夫到底有多厲害,是不是真能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是否真能幫百花宮化解危機?

容雁冰三人笑了笑,容雁冰就要說話。

就在此時,下方突然「轟隆」一聲巨響,大家都覺得耳膜震蕩,隱隱生痛,於是都下意識朝下方看去。

只見方昊天紋絲不動的站著,他的身周地皮卻是被掀掉了一層。

另外,申意等二十八名聖尊境強者都在噴血倒飛。

很明顯,就一個照面,方昊天就將四角七重陣擊潰,申意等人都被打傷。

「怎麼可能?」

陸桃花尖叫,差點失控從牆頭栽下去,若不是賽百花手快拉住她,她怕是要摔死了。

「怎麼可能?」

申意等人也是駭然不已,感到恐懼。

他們這才知道遇到了什麼樣的存在。

眼前這個白衣人,實力之強大比他們之前擊殺的那個聖尊境九重強者不知道強大多少倍,絕對是他們見過的人當中最強大的存在。

如此實力,怕是都能進入風雷城前十的存在了吧?

「媽的。」

申意在倒飛中更是忍不住咒罵正陽山長老韓嶗了。

如果不是這個傢伙煽風點火,他們又怎麼會對付百花宮,又怎麼會面對這樣的可怕存在?

「都趴下吧!」

方昊天突然揮了揮手。

無形的力量瞬間鎮壓下來。

「殺!」

申意等人都知道生死就在面前,如果修為真的被廢,那就是比殺死他們更要可怕。

像他們這種人,別說修為被廢,哪怕是跌境跌到歸一境估計都活不過三天。

此時生死面前,人人潛力大爆發,再無任何保留,出手絕對是自己生平最強大的一次。

然而他們跟方昊天的差距太遠了!

不管申意等人如何拚命,最終都被鎮壓下來趴在了地上,然後一些修為低點的聖尊境強者先被廢掉,最後到了申意四人。

可是他們也抵擋不了多久,最終也被廢了。

「天啊!」

「快逃!」

四大勢力餘下的人的應過來。

方昊天剛才可是說了,允許他們逃,能逃出一千米便沒事。

「嗡!」

虛空突然變化,只看到虛空之上突然凝現出一把把氣劍,每一把氣劍都散發著驚人的凶威。

咻咻咻……

氣劍落下,跟下雨真的沒有什麼區別。

如果有區別,就是劍雨能傷人,真正的雨傷不了人。

「不!」

「不要廢我修為……」

「你不得好死!」

劍雨落下,都沒有殺人,但刺進目標的身體后都第一時間將對方的修為廢了。

最終四大勢力的人,能逃出千米之外的竟然不足三百人,而這三百人,最終大的那人也只是混沌境一重而已。

而那個混沌境一重的傢伙剛出了千米,耳中就聽到了方昊天的聲音:「對你留情,是因為你同情百花宮,現在沒事的三百人也都是心存善良的人,你快帶他們滾。」

那混沌境一重的人更加震驚,這才知道對方的強大絕對是超越了想象,那是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

他更是知道,他一時心軟,同情百花宮人,曾輕聲勸手下:「她們都是可憐的女人,進了百花宮,別人怎麼樣我們管不著,但我們絕對不對傷害她們。」

當時聲音很輕,但那位可怕的白衣強者卻能聽到,太可怕了,若非是自己一時心軟心善,真的只會跟那幫傢伙一樣被廢了修為。

在這當下的世界,修為被廢跟死沒有什麼區別了。

那混沌境一重強者突然對著方昊天遠遠深揖,而後大聲告訴那三百人,原意跟他走的就跟,不願意的就各奔東西。

最終有二十三人跟地那混沌境一重強者走,餘下的人四散而逃。

韓嶗也在逃。

他之所以還活著,可能是因為他根本就不在宮門前,而當時停留在了那一座山頭之上。

此時他驚駭而逃,暗驚容雁冰三人的丈夫竟然是如此可怕的存在,他一定要回去正陽山告知,否則的話沒有防備的正陽山等人家找上門時,那絕對是災難降臨。

也慶幸自己當時沒有跟在申意等人的身邊,否則的話現在估計也已經變成廢人了。

「那人到底是誰,那三個賤人怎麼會有么強大的丈夫?」韓嶗怎麼想都想不出方昊天到底是誰,是何身份。

嘶!

虛空突然裂開,方昊天突然出現攔在了韓嶗的面前。

「來了就不要回去了。」方昊天伸手,一把將就韓嶗的脖子掐住。

韓嶗拚命掙扎,滿臉恐懼,真正面對方昊天時他才知道真正的可怕,以他堂堂正陽山長老的實力,在人家的面前竟然跟三歲小孩沒什麼區別。

嗖!

方昊天沒有馬上殺了韓嶗,而是帶著他突然返回,下一瞬間就落到了宮牆之上,站在了容雁冰三人的面前。

「昊天!」

容雁冰三人看著方昊天就在了面前,近在咫尺,頓時激動莫名,難以抑制。

「讓你們受苦了,」方昊天道,「但一切都過去了,我以後絕不再讓你們離開我的身邊。」

「昊天……」

若不是人多而且宮牆不夠寬,否則的話容雁冰三人真想撲上來緊緊摟著丈夫。

但現在只能強忍著,然後三人都看向被方昊天鎮壓跪在一旁的韓嶗。

看到韓嶗,容雁冰三人的臉上都有了怒色。

容雁冰道:「韓嶗,你可想過有今天?你們殺了姜長老,你們都該死。」

韓嶗抬頭:「賤……」

一個賤字剛出口,「啪」的一聲方昊天就一巴掌扇在了韓嶗的嘴上,將他滿口牙都打掉了。

「要不要殺,你們說了算。」方昊天看著容雁冰三人道。

「殺!」

容雁冰三人雖然善良,但也只是不濫殺無辜而已。

風風雨雨一路走來,她們同樣都是殺伐果斷之輩。

對韓嶗,對正陽山,她們只有恨意,因為當初救了她們收留她們真心視為親人一般的姜啟前輩死了,被正陽山的人殺死了。

噗噗噗!

容雁冰三人同時出手,韓嶗當場死絕。

「姜前輩,」容雁冰三人都對天跪拜,「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替你報仇,一定會讓正陽山付出慘重的代價。」

方昊天嘴動了動,很想告訴她們,姜啟是死了,但也不算是真正死,等他出了神墓禁地會幫姜啟重塑肉身。

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方昊天終是沒有說出來,就讓容雁冰三人跪拜姜啟也沒什麼,姜啟之恩與輩份都有這份資格。

這時申意、梁團圓,顧燦和孟卜四人被百花宮幾個女弟子押了上來。

賽百花對陸桃花道:「桃花,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你們命好。」 幻夢 陸桃花聲音陰冷,她看著方昊天充滿了怨毒,「若不是他,百花宮早就是我們的了,我早就可以……」

「百花宮主,是她,是這個惡毒的女人慫恿我們,不然的話我們跟百花宮和平相處這麼多年,今天也絕不會做出這等混蛋的事啊……」

申意突然指著陸桃花向賽百花求饒,「現在我們知錯了,真的知錯了,求求你幫忙向那位白衣前輩求情,讓他恢復我們的修為……」

「申意……」陸桃花滿臉不敢相信的看著申意,「你,你在說什麼?」

賽百花輕輕嘆息:「桃花,你還不明白嗎?他根本就是利用你……」

「不是,不是,」申意急急大叫,「不是利用,是她在利用我們,是她慫恿我們,百花宮主,你要明察啊……」

「閉嘴!」

賽百花陡喝,一巴掌將申意扇倒在地上,就趴在了陸桃花的腳尖前。

陸桃花居高臨下看著趴在自己面前的申意,她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為什麼,為什麼我遇到的都是這樣的男人……」

她右手一松,藏在衣袖的短劍滑入手中,在申意剛抬起頭時便用短劍劃破了申意的喉嚨。

申意頓時驚恐的用手捂住喉嚨看向賽百花,希望賽百花救他。

可是百花宮誰會救他?

「去死,去死……」

陸桃花突然瘋了似的跪下,短劍瘋了似的刺進申意的肚子,將申意的肚子都刺爛了。

申意死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