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東西吃多了。」蘇歌擺擺手,幾乎把胃裡的甜食全部吐出來了,整個人舒服了不少。

果然蓁蓁說得沒錯,人不能盲目的增重啊。

對身體沒什麼好處。

「東西吃多了?」吳管家一臉怪異的表情看著蘇歌。

「嗯。」蘇歌接過傭人遞過來的水漱了漱口,這才往主宅走去,邊走邊朝跟上來的吳管家道,「最近讓下人多準備一點補身體的東西,我需要補充大量營養。」

「是。」吳管家應了聲是之後就頓在原地。

然後獃獃的看著蘇歌走遠。

補身體的東西?

補充營養?

夫人她……

該不會是……

懷孕了?

「吳管家。」很顯然,女傭跟吳管家是同樣的想法,「咱們夫人是……有孕了嗎?」

又是吐,又是需要補身體的。

夫人是有了四爺的孩子了嗎?

「吩咐廚房,多準備些補身體的東西每天定時給夫人送去,還有你們,一定要好好伺候夫人。」

吳管家並未直接回答,吩咐了一句就走了。

兩個女傭在原地面面相覷。

夫人她,是有孕了吧?

霍嘉齊定的電影票是八點的。

兩人吃好晚飯剛好去看電影。

從電影院出來的時候已經九點半了。

容城一片燈火璀璨。

兩人出了電影院,走在繁華的街道上,夜風一陣一陣吹來,霍嘉齊卻沒有感覺到絲毫寒意。

那一直不安的手心裡,還隱隱出了一些汗。

慕蓁蓁安靜走在他身邊,一頭秀髮披在背上,風不時將她的秀髮高高吹起,一張娟秀的臉,在朦朧的夜色下更增添了幾分迷人的韻味。

「蓁蓁。」霍嘉齊目光一直在往她這邊看,這會兒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什麼?」慕蓁蓁疑惑的朝他看過去,娟秀的臉上表情一片淡然。

「我……可以牽你的手嗎?」夜色里,霍嘉齊那一雙明亮而澄澈的眼睛里,滿是真誠。

慕蓁蓁好像愣了一下。

視線隨即落到他緊張得握成一團的手上。

想了想,輕輕一笑,淡淡將自己的手伸了過去,小小的手掌將他的手背拿在手裡。

得到同意,霍嘉齊也不再猶豫,直接反手將慕蓁蓁伸過來的小手握住,緊緊的,緊緊的握在手心。

同時那一雙眼,滿是深情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走吧。」

慕蓁蓁又朝他笑了下,隨即兩人手牽著手繼續往前走。

由於是在市區中心,一路上有不少行人。 斬殺了大岩異魔之後,聶甄與眾神獸們就返回了殺神門。

雖然如今殺神門的勢力遍布了整個五大神國,但是殺神門的山門所在依舊是在玉唐國,而整個五大神國,都是以玉唐國為中心開始重新建設。

接下來聶甄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在自己修鍊的同時,全面提高殺神門門人的戰鬥力,以應付未來即將展開的與異魔族的全面戰鬥。

為此,聶甄不僅將丹鼎貢獻出來給殺神門的丹堂進行丹藥煉製,而且自己更是親自下場。

除了治傷和輔助戰鬥的丹藥之外,聶甄更是全力煉製提升修為的丹藥,如通神丹、帝靈丹等等,另外幫助突破到下一層次的渡神丹、帝臨丹等等,聶甄也在煉製,爭取用一年的時間,給殺神門先培養出一批天神境強者。

陣法和天地靈氣方面,在聶甄的全力支持下,薛老憑藉聶甄給的那些靈石,將五大神國建造的固若金湯,尤其是天地靈氣方面,有薛老的陣法造詣和那無數靈識作為後盾,就算是天極島,也沒比現在的五大神國好多少。

也不知是因為聶甄的丹藥太過傑出,五大神國的天地靈氣太充盈了,還是因為人族的危難逐漸到來,令殺神門上下都充滿了緊張感,所以這一年的修鍊,效果實在是太斐然了。

在以聶甄為主的高強度培養之下,殺神門中天賦最傑出的一批人,用了一年時間就紛紛突破到了天神境。

在這其中,聶甄的父親聶庄、玉真子、決明子,管家莊周,多寶宗卓不凡、段榮等人,還有左從雲、左從風兩兄弟,也都紛紛進入了天神境。

令聶甄感到驚喜的是,自己的這個外甥女慕容實,以及好兄弟左天賜兩人,是年輕一輩天賦最了得的人,如今居然也進入到天神境了。

他們能有這麼好的進展,這令聶甄感到喜出望外,說實話,僅僅只是用一年的時間,居然就達到了正常情況下十萬年的效果,就算是聶甄都感到驚奇。

其實,這一切除了修鍊資源帶來的好處之外,最重要的還是聶甄與四大麒麟神獸如今都待在殺神門,令整個殺神門的氣運都升華到了一個無比了得的頂點。

麒麟神獸向來有瑞獸之稱,在諸天宇宙之中,除了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獸之外,最為頂尖的存在。

一個勢力,一旦有麒麟神獸坐鎮,其氣運將不斷膨脹,更何況殺神門居然湊足了四頭麒麟神獸,這等氣運哪怕是在諸天宇宙之中,恐怕也沒幾家勢力可以媲美了。

更何況,聶甄自身修鍊諸天宇宙三大功法之一的修羅神決,本身的氣運就已經足以問鼎諸天。

如今聶甄已經進入天神境,自身神識已經上通天地,他所帶來的氣運,更是遠超四大麒麟神獸。

在如此龐大的氣運下,殺神門蒸蒸日上指日可待,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與此同時,在這一年的時間裡,幾大神獸夥伴們的修為也是進步飛躍,在通神丹的幫助下,玉麒麟等神獸全都已經進入到了天神境七段,而火麒麟更是夥伴之中繼水麒麟之後,第二個進入天神境九段的神獸。

至於水麒麟,在這一年時間裡修為還沒有得到質的飛躍,但是也在天神境九段的境界中邁出了老大的步伐,距離突破主神修為,也已經近在咫尺。

一旦水麒麟突破到主神境界,就將擁有掌控一整片星域的能力,戰鬥力也將邁出一大步。

而到那時候,基本上水麒麟的修為也就要進展到極限了,畢竟雖然他們是麒麟神獸一族,天賦超乎絕倫,但也會有極限。

諸天宇宙自打出現以來,麒麟神獸一族自始至終,只出現過一位神王級別的麒麟神獸——麒麟皇,這頭麒麟也是麒麟一族的王者,麒麟宇宙的唯一掌控者。

天道永遠是公平的,他給了神獸們強大的天賦,卻也限制了它們的上限,諸天宇宙也因此才會平衡。

聶甄也通過這一年時間的修鍊,外加不間斷地煉製丹藥,終於將自己的修為修鍊到了天神境五段,以他現在的修為,再加上兩大神王至寶,除非遇到主神境界的敵人,否則就算遇到天神境九段強敵,他也有一拼之力!

如今,在水麒麟的安排下,海域獸族也有不少天賦了得的獸族,也來到了五大神國,加入到殺神門的陣營。

聶甄也一視同仁,許多有天賦的獸族,修為也進入到了天神境,而且數量比起人族來還多了一些。

「老大,想不到一年的時間,居然變化這麼大,恐怕一年之前,我們做夢都想不到能有這樣的勢力吧?」這一日,鬼鬼對結束修鍊的聶甄笑道。

管家莊周也在此處,他對鬼鬼笑道:「何止啊,如果不算頂尖戰鬥力的話,我們殺神門的勢力,恐怕比起天極島的那些勢力,還要強大許多呢。」

天極島十大聖地,出了聖地的聖主擁有天神境七段修為之外,他們的強者最多也就是天神境六段,而殺神門現在的天神境六段強者,人數絕對不比天極島要少!

聶甄點了點頭,對管家莊周道:「庄管家,現在我殺神門已經徹底在五大神國站穩腳跟了,而且我們和海域獸族的聯繫也十分緊密,如果海域獸族出現什麼問題,我們也可以立刻支援,現在我們應該與天極島這邊也建立起一個穩固的聯繫,萬一天極島這邊有異魔出現的話,我們這裡也可以得到消息,立刻出發去支援。」

莊周點了點頭,這個計劃之前因為五大神國自身還不過穩固,所以聶甄一直沒有實施,現在五大神國已經固若金湯,可以開始考慮了。

「那按照少主的意思,天極島十大聖朝,我們應該與誰先一步進行溝通?」

聶甄沉聲道:「開元聖朝的開元聖主與我關係不錯,百花聖朝的百花聖主也與我有些交情,我的意思是,先與他們交流一下,然後再由他們引薦,聯繫其他幾大聖朝的聖主……」

聶甄還在安排的時候,突然聽到「呯!」的一聲,五大神國的防禦陣法產生了一個巨大的爆炸,似乎有外敵想要通過傳送空間進入五大神國! 來來往往的人走過目光都會打量兩人一眼,面對大家的注意,霍嘉齊只覺得自己現在是最幸福的人。

「嘉齊,我們該回去了吧?」

幾乎走完了一條街道,慕蓁蓁轉過腦袋,目光詢問的看向霍嘉齊。

「就回去了嗎?現在應該,還早吧。」霍嘉齊略顯局促的低頭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十點了啊……」

「嗯,明天還要工作,得早點回去休息呢。」

慕蓁蓁柔柔一笑,然後輕輕將自己的手從霍嘉齊手心裡抽了出來。

霍嘉齊下意識的看了眼自己的手,空蕩蕩的手心裡還殘留著淡淡的餘溫,他輕輕把手收緊,「那,我送你回去吧。」

「好。」慕蓁蓁微笑著點頭。

霍嘉齊看了她兩秒,沒再說什麼,徑直拿出手機打電話給司機讓司機把車開過來。

打好電話,兩人安靜的站在昏黃的路燈下等車。

慕蓁蓁雖然個子不矮,可霍嘉齊一米八幾的身高還是比她高了大半個頭。

地上的影子將兩人都拉得很長,附近商店都在準備著關門了,安靜中又夾雜著嘈雜。

司機很快把車開了過來。

霍嘉齊親自拉開車門,讓慕蓁蓁上車了之後他再上車。

兩人剛剛上去坐好,霍嘉齊就隨手升起了車裡的擋板。

慕蓁蓁留意到他的動作,眼神詫異了一下,不過臉上的表情還算淡定。

她端正的坐在靠著窗邊的位置,索性將目光轉向了窗外。

車子在夜色里緩慢的前行著,不知道過去了多久,一直看著窗外的慕蓁蓁突然唰的回頭看過來,只見原本與她隔著一定距離的霍嘉齊,這會兒就近距離的坐在她身邊。

兩人相隔的距離,可能不足兩厘米,隨時都能碰上。

而霍嘉齊的目光,正在直勾勾的盯著她。

許你一世順風 這麼近距離的被霍嘉齊盯著,慕蓁蓁只覺得渾身都不太自在。

原本想再朝窗邊摞些距離,由於緊靠著窗戶,又實在沒有地方摞了。

契約成婚,總裁老公要抱抱 她乾脆又將目光看向了窗外,逃避霍嘉齊的注視。

「蓁蓁。」

她目光剛轉過去,霍嘉齊就突然開口。

「什……什麼?」有些被逼無奈的回過頭,慕蓁蓁臉上還是盡量保持著禮貌的笑容。

「你真美。」

夜色醉人,上車之後霍嘉齊目光就一直在慕蓁蓁身上,從未移開過半分。

這會兒那雙明亮而澄澈的眼,顯然幽邃了起來,點點光芒在深處跳躍。

「謝謝。」慕蓁蓁可以察覺到他身上那種不同尋常的氣息,趕緊又將目光轉向了窗外。

下一秒身體就是一怔,霍嘉齊直接握住了她的手。

她不敢將目光轉過來,看著窗外不斷變幻的夜色,盡量讓自己淡定。

霍嘉齊握著她的手先是緊了緊,然後又慢慢鬆開,隨即一根手指,溫柔的在她手背上輕撫著。

慕蓁蓁僵著身子,原本打算任由霍嘉齊這樣下去的,可不知道為什麼,最終還是無法從心底接受他這種親昵的行為,她將臉轉了回來,低頭看了眼霍嘉齊輕撫著她的手,慢慢將手從他手心抽出,縮了回去。 「什麼情況?!」聶甄眉頭一皺,沉聲問道。

五大神國現在完全被防禦陣法籠罩,除非有人能擁有耿耿這樣的神通,否則根本不可能進入五大神國。

「報……稟報少主……」此時,外面已經有一名殺神門弟子跑進殿內,打算向聶甄稟報。

「不用了!那個人我認識,趕緊把他帶回來治傷!」沒等那名弟子說完,聶甄就已經制止了他,並且吩咐道。

在那道爆炸聲出現的瞬間,聶甄就展開神識查看情況,立馬就知道那道爆炸聲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是開元聖地的程長老!

雖然不清楚程長老怎麼會連知會一聲都沒有,就直接朝五大神國過來,但聶甄卻發現,程長老身上全是重傷,又被五大神國外圍的防禦陣法命中,可謂傷上加傷,當下便按下心中的疑慮,先命人將程長老帶回來再說。

等聶甄再見到程長老的時候,他已經是奄奄一息了,聶甄趕緊取出療傷丹藥塞入程長老的口中,並且施術為程長老醫治。

「程長老的修為是天神境中階,居然傷成這個樣子……他到底遭遇了什麼?!」聶甄在醫治程長老的時候,順便查探了一下他的傷勢,發現程長老體內神力十分不穩定,體內多出經脈與內臟破損嚴重,若不是他是天神境四段的強者,有一口神力護住丹田,恐怕都撐不到現在。

「到底是怎麼回事,程長老怎麼會傷成這樣……」聶甄皺起了眉頭,有一股不好的預感出現在了他的腦海。

聶甄連忙拿出傳訊靈牌來,想要聯絡一下開元聖主,了解一下具體情況。

可是連續發出了三四道傳訊,都沒有得到開元聖主的回復,這讓聶甄更加覺得不妙了。

好在,聶甄的丹藥藥效極佳,只是用了兩個時辰的時間調理,程長老的傷勢就好了大半,並且還從昏迷中蘇醒了過來。

「程長老,你現在怎麼樣?」聶甄見程長老醒過來之後,連忙來到程長老的床邊詢問。

「聶甄?我……我這是在……哪兒啊?」程長老環顧了一下四周,感覺頭還是有些昏昏沉沉的。

聶甄對著程長老沉聲道:「程長老,你現在在五大神國,這裡先在由我創立的殺神門掌控,你是被五大神國的防禦陣法給擋在外面了,我還覺得奇怪呢,你怎麼都不說一聲就來了,而且還受了這麼重的傷?」

程長老揉了一下自己的頭,聽到聶甄的問題,連忙說道:「對了!聶甄!大事不好了!兩個月前,天極島爆發了大量異魔,十大聖朝幾乎在同一時間被異魔入侵!各聖地節節敗退,開元聖地已經被異魔徹底包圍了! 心有不甘 我是竭盡全力殺出重圍,這才來向你求援的!」

程長老雖然不知道殺神門和聶甄到底有多強的實力,但是程長老卻知道聶甄和水麒麟是兄弟,而水麒麟是天神境九段神獸,還是海域獸族的掌控者,也是永恆大陸的掌控者,所以才來向聶甄求救的。

「你說什麼?!天極島已經被異魔入侵了,而且還是大量異魔?!」聶甄臉色頓時一變。

程長老點了點頭,道:「其實之前你與我們聯絡的時候,說要小心提防異魔,我們也有所準備,但我們絕沒有想到,異魔爆發居然來得這麼快這麼突然,而且那一處封印之地,居然封印著數量十分龐大的異魔,導致他們一出現,我們就陷入了被動……」

這一年時間裡,聶甄曾經與開元聖主溝通過,異魔逐漸開始騷動起來,讓他們小心戒備。

可是這才剛剛開始,而且天極島對異魔的重視程度終究不如聶甄,所以等到異魔突然出手的時候,就有些措手不及了。

「這次衝出封印的異魔,數量如何?」聶甄皺著眉頭詢問程長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