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媽,還有那個周曼麗,好像已經不在京城了吧?…」

鄧老爺子笑了下,抬手點了下駱林眯了下眼睛說。

「是呀!我早把她們送去香港了,要不然,我怎麼敢搞出這些事呢?她們可都是我的親人啊!萬一受了啥欺負,保不定我就會發寶氣了,到時候,可就不好收拾了……我這也是預防萬一嗎?到時候搞得大家撕破臉,都不太好看了!…我可不管誰誰的,您說是不是?…」

駱林靠著沙發,語氣淡然,帶著笑容緩緩的說。

鄧老爺子心裡也是一陣驚駭,這小子真是無法無天了,不過還真別說,他真的要發起神經來,還真沒有誰能擋住他。

通過情報已經顯示這個少年有著不可想象的神密力量,先不說他個人的變態能力,就說自己的兒子那腿,誰能治好?沒人,除了面前這位小爺。

可見他的神奇能力,要真的把他*急了,他真的亂搞的話,本來就混亂的國家只會變得更加的混亂,那可不是他願意看到的結果。

「好了!你小子就別說那些氣話了!…有了這些證據,我想那位也會做出一個正確的決定!…..快吃飯了吧!晚上跟我喝兩杯!呵呵…」

鄧老爺子也想通了,現在多好一個機會,再說了,這小子好像還隱藏著一股強大的秘密部隊,這是他知道的,新華印刷廠的那些蒙面黑衣人,那就是這小子的手下。

事情說穿了也就這麼回事,何況,兩人的目標一致,隨後的談話就顯得很親切了。

小盈盈這時也從自己的小房間出來了,看著很久沒見的駱林,秀美的杏眼含著炙熱的羞意和情意,柔柔的看著一臉笑意的駱林。

小盈盈這段時間明顯的發育了不少,骨幹的小嬌軀也爆滿了不少,估計營養也跟上了,學校都停課了,也不用上學,吃得好,睡的香自然身體就發育快了。

胸前的一對小巧飽滿也若見規模了,駱林朝她露齒一笑,小盈盈羞澀的低下了頭,依偎在鄧老爺子身邊,不吱聲。

「呵呵….盈盈也是快成大姑娘了,還撒嬌呢?….唉!學校停課也是個問題啊!…」

鄧老爺子拍了下倒在懷裡一臉嬌羞的小女兒的柔弱小肩膀,帶著深意看了眼駱林,笑著說。

「哼!那個什麼「反潮流」小英雄黃璦就是我們班上的同學,一個普通的小女孩而已,真是不知所謂…好笑得很!….」

駱林一臉的不屑,靠在沙發上,大咧咧的恥笑了下說。

「啊?…哦!你也是海淀附中的啊?還是你們同學?呵呵…那些人啊,就喜歡搞這些….」

鄧老爺子也搖著頭,暗嘆了一句,趴在他懷中的小盈盈也抬起秀氣清澈烏黑的眸子,看著說話的駱林。

「是呀!那幾個禍害,早點把他們搞掉最好!看了就煩!…」

駱林點頭極力贊同的說,端起茶喝了口。

「吃飯了!…」

這時,鄧阿姨那帶著溫暖的聲音傳來。

小盈盈一蹦就起來了,扭著細嫩的小腰,就跑去了餐廳。

駱林和鄧老爺子也站了起來,一起走了過去。

晚上的才是很豐富,可能是駱林過來了的原因。

今天家裡沒幾個人,除了保姆外,就是鄧老爺子,鄧阿姨還有駱林跟小盈盈,鄧大哥,其他人今天都沒在。 巨大的城池,奢華的宮殿中,一身紫袍的老者盤坐在那裡,臉色難看。

天鬼王,段紫覺,當年洛天擊殺了段紫覺的後代之後,段紫覺就一直在想方設法的創造後代。

但是不知道怎麼了,也許是段紫覺老了,這麼多年,自己的那些妻子小妾,竟然一點動靜都沒有。

「洛天,便是洛塵!」段紫覺眼中露出冰冷,他可是記得自己最看重的兒子,段伯陽就是死在洛塵的手中。

「此事,倒是可以做上一些文章,我自己一個人或許還不能做到,還需要找些人!」段紫覺冰冷的開口,沒有了子孫,段紫覺已經有些變態,這些年,變的異常的殘暴。

……

其他天王那裡,也是收到了消息,不過如今地獄的勢力大變,曾經的八大天王的子嗣,除了天鬼王這裡,大部分都已經回到了各自的勢力範圍,成為了新一任的天王。

「原來洛塵是洛天,還真是讓我想不到,竟然潛伏在輪轉殿這麼長時間!」獸鬼王城中,新任的天王,王綱臉上出思索之色。

「大哥,天鬼王聯繫我們,我們是不是去看看?」王烈站在王綱的身旁,沖著王綱開口。「看看吧,到時候靜觀其變,看看這次這個洛天能不能挺過去吧,天鬼王顯然是要弄死這個洛天,當年他成為聖子之後,我們獸鬼王城的確得到了不少輪轉殿的幫助!」王綱開口,帶著王烈走出了獸鬼王城



「多年不見,竟然是以這樣的身份!」其他幾個天王那裡,臉上帶著感嘆,這些人中,有不少是洛天的舊識。

一座孤山之上,一名青年站在那裡,身軀傲然,身後背著一把長戟,臉上帶著笑意,正是之前洛天在地獄見過的楊寰宇。

「你終究還是回來了,不知道我的準備夠不夠!」楊寰宇低聲自語,盤膝而坐。

一時間地獄之中風起雲湧,好像有股暗流,不只是八大天王那裡有人前往輪轉殿,其他閻羅十殿的強者也有人朝著輪轉殿趕去。

坎門,軍營之中,無面端坐在那裡,下手邊有著數個將士,臉色難看。

「大人,當年那個洛天可是在殺了我們不少兄弟,此事不能就這麼算了!」一名將士開口。

「他是聖子,我也沒有辦法,等我回輪轉殿看看什麼情況再說吧,若是可以,我會讓他付出代價!」

「現在戰事在即,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們不要鬆懈!」無面叮囑了一翻,沖著眾人吩咐。

「洛水,你跟我一起去!」無面沖著坐在那裡,臉上帶著滄桑的一個中年人開口。

洛水,當初洛水來到了坎門,出生入死,修為有了不少進步,成為了一個軍團長。

「是!」洛水連忙站起身來,心中則是苦澀無比,他當時就感覺到洛天並不是自己的兒子,只不過沒有說破而已,現在卻是人盡皆知,洛天也不得不面對這現實。

……

時間轉眼間過了七天,而這段時間,洛天卻不知道,因為自己的出現,竟然引起了這麼大的轟動。

轟隆隆……

黑色的鬼爪出現,帶著冰冷的氣息,從虛空之中抓出,狠狠的抓在一座山峰之上。

洛天這段時間,也沒有閑著,一直熟悉著自己所會的武技,但是他卻並沒有想起來在仙界的東西。

「紀元之書?」洛天眉頭緊皺,在醒來的第二天,洛天便是發現了自己識海中的紀元之書,對於紀元之書,洛天還是沒忘的。

洛天能夠感覺到金色書籍的強悍,嘗試催動翻閱幾頁,不過洛天卻並沒有翻出什麼來,只不過一把黑色的長槍從紀元之書中出來。

「真的忘了很多,原來的我好像並沒有這麼弱,龍淵劍在哪裡?還有丹鼎,靈藥都在哪?」洛天低聲自語,眉頭緊皺,紀元之書和裂天槍,洛天還是記得的。

「算了,不想了!」洛天收起了裂天槍,邁步回到了自己的住處,畢竟伏星璇還要在黃泉之上看守彼岸花,並不能常在外面行走。

就在洛天剛剛回到自己的住處,一道身影出現了洛天的院落之外。

「洛天!」冰冷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眉頭微微一皺。

「誰?」洛天聽到這個聲音身軀感覺有些發寒,推門而出,看到了身影,看到那沒有五官的面容時,洛天身上升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完全是出於本能。

「我很怕他?」洛天心中自語,目光看向無面,同時也看到了站在無面身旁的洛水。

「父親!」幾乎下一刻,洛天便是輕聲開口,看著面容滄桑的洛水。

由於只有在地獄之中的記憶,洛天對於洛水的確是有一種父親一般的感情。

「塵兒!」洛水身軀微微一顫,看著眼前的洛天同記憶中自己的兒子的身影重合,眼角濕潤起來。

「無面大人,不知道你不在坎門鎮守,回到輪轉殿來是為何?」洛天不敢小斂無面,畢竟對方是老牌強者,又鎮守坎門,在輪轉殿中的地位很不一般。

「洛天,你殺我坎門無數鬼物和將士,我是來為我的手下討個說法的!」無面冷漠的聲音響起,絲毫沒有將洛天聖子的地位放在眼中。

「我是聖子,下一任殿主,我的地位比你要高,你怎麼討說法?」洛天輕聲回應,雖然有些懼怕無面,但是洛天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惹的,尤其無面是鬼物。

「聖子又如何,我為輪轉殿出生入死時,你還不知道在哪裡!」無面說話,不知道聲音是從哪裡出來。

「將軍,還請看在我這麼多年兢兢業業的份上,放了他一馬!」洛水輕聲開口,為洛天求情。

「洛水!」無面聲音之中帶著驚駭,原本他以為洛水會憤怒,卻沒想到是為洛天求情。

「就憑他叫我一聲父親!」洛水苦澀,聲音之中帶著祈求之意。

「混賬!你兒子洛塵已經死了!」無面大喝,一掌朝著洛水拍了過去,想要教訓教訓這個忤逆自己的手下。

「嘭……」不過,洛天的身影卻是瞬間出現在了洛水的跟前,一掌拍出,同無面的大手碰撞。

兩人同時倒退,洛天的身軀撞在了洛水的身上,目光冰冷的看向無面。

「我敬你是個前輩,對輪轉殿有功,不要逼人太甚!」

「從現在開始,洛水不在是坎門守將,而是輪轉殿長老!」洛天開口,身為聖子,下一任殿主,洛天自然有一定的許可權。

隨著無面的回歸,一個個輪轉殿的弟子們收到了消息,開始朝著洛天的院落匯聚而來。

「一個仙界修士,如何配成為我輪轉殿的聖子!」人群之中瞬間有人呵斥起來。

洛天看到那一個個輪轉殿弟子的叫喊,心中微寒,自己當初為輪轉殿排名戰立下大功,那時候這些人還對自己畢恭畢敬,現在卻是翻臉不認人。

「既然你要個說法,我就給你個說法,我們地獄強者為尊,在擂台上討個說法,走吧!」洛天冷聲開口,邁步朝著輪轉殿正中央的擂台走去。

「好,這倒還像個男人!」無面大喝,一步走出,跟在洛天的身後。

血染的擂台,洛天一步踏了上去,目光看向無面:「生死不論,你若是有本事殺我就殺我,若是沒本事,就滾回坎門!」

「好,沒想到當年那個弱小的你,竟然成長到了如此地步!」無面踏上了擂台,手中烏芒一閃,一把黑色的長槍出現在了無面的手中。

「無面大人,加油,殺死這個仙界修士!」輪轉殿的弟子大喝。

「殺!」下一刻,無面出手了,黑色的長槍刺出,人隨槍動,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寒芒直指洛天的咽喉。

「殺人技!」洛水低聲自語,眼中露出擔憂,他跟隨無面多年,知道無面的強悍,而無面所修的武技,全部都是殺人技。

「嗡……」裂天槍瞬間出現在洛天的手上,同時腳下閃過黃泉之音,身軀一轉,長槍掃蕩,朝著無面掃蕩而去。

「好小子!」無面一槍刺空,被洛天的速度驚到了,改刺為掃,阻擋起洛天掃蕩而來的裂天槍。

咔嚓……

驚雷在擂台之上響起,兩把長槍碰撞,同時兩人同時倒退。

「很強!」洛天和無面兩人心中同時感慨,隨後再次抽身而動,朝著對方殺了過去。

兩把長槍被兩人舞動的虎虎生風,碰撞之聲不斷,無面出手極為狠辣,每一次攻擊都是直取洛天性命,若是刺中,洛天不死,也要脫層皮。

不過,洛天也不是吃素的,每一次都是險之又險的避開,縱然是被傷到,也都是皮外傷,看的洛水額頭之上冷汗直流。

噗噗……

兩把長槍同時劃在洛天和無面的身上,兩人同時倒退。

兩人口中都喘著粗氣,一刻鐘的時間,兩人對拼了一百多回合,但是卻都沒有傷到根本。「無相!」無面這一次爆發了,手中長槍不斷舞動,化成一道道槍影,每一道都是真實,朝著洛天席捲而去。 「駱林!你說要帶我去香港玩的,什麼時候去呀?…」

小盈盈小嘴吃的滿嘴流油的,鄧阿姨還不時的拿著手絹給她擦著嘴。

「嗯!好酒!嘶!…看情況吧,你想去香港上學嗎?當然不會讓你一個人去,我還有個…表妹小萍,還有兩個女孩子都去香港念書…你想去不?…」

駱林跟鄧老爺子碰了下杯,仰頭把杯中的茅台一飲而盡,感嘆了句。

看他這樣子就跟個老酒鬼一樣,鄧阿姨心中也暗笑了下,她也不把駱林當一個小孩了,小孩有像他這樣嗎?

鄧老爺子一臉笑意的眯著眼睛,喝了口酒,夾了塊紅燒鮑丟進嘴裡,閉著眼享受著那舒爽的口感,聽到駱林的話,睜開了眼睛。

「你想叫盈盈去香港念書?嗯!我看這個事有點不太好辦啊!畢竟我這個位置很多雙眼睛都瞧著呢….你倒是好,把你家都給弄過去了….呵呵…你小子真是,這個時代的異類啊!….」

鄧老爺子吧嗒了下uiz,又喝了口酒,揮了下手中的筷子,搖了下頭說。

「老爺子,其實盈盈去香港應該問題不大,那件事情要是發了,自然沒人注意了….」

駱林吃了塊爆炒筍尖,嚼了幾口,口感真爽啊!呼了口酒氣,笑了下說。

「嗯!…駱林你去香港上學嗎?你媽媽也在香港啊?」

盈盈眨了下大眼睛,嘟著油乎乎的小嘴問了句。

「我嘛!看情況!…我要去香港隨時都能去,現在國內的學校再次停課…你還小,有些事情你不懂,但是你的學業可不能耽誤了!…所以我才提議你去香港上學….」

駱林這番話,讓鄧阿姨深以為然,滿臉寵愛溫暖親切笑容的給駱林夾了筷子菜,滿眼帶著希翼的看著沉默的鄧老爺子,那就是看他怎麼表態了。

「嗯….你打算怎麼辦?….」

鄧老爺子也被駱林的話打動了,的確,現在盈盈在家無所事事,學校都不上課了,老師都在挨整,小孩子的學習可真不能耽誤,點了下頭,瞟了眼駱林,神情肅然的說。

「這個好辦!我叫我媽發個邀請函,名義是探親就可以了,這邊我有三個女孩子加上盈盈正好,這不就過去了?過去以後,你能怎麼樣?那裡可不是國內,講法律的,到時給盈盈辦個長期居住證或者直接辦個香港身份證,也不是不可能的,我在香港還是有點小能量的,再說了,香港遲早也是要回歸的,盈盈有個香港身份也不算是裡通外國吧?….」

駱林這話在情在理,鄧老爺子一想也是啊!香港遲早的都回來了,這小子說的還真沒錯。

「嗯!盈盈,你想去香港上學嗎?….」

鄧老爺子沉凝了下,放下手中的筷子,從煙盒拿出一根煙,點上,吸了口,看著自己這個可愛秀氣嬌美的小女兒,淡淡的笑了下說。

「我….我…想上學….」盈

盈小臉有點羞意,烏黑的大眼睛,看了眼一臉帶笑的駱林,又看了下自己的爸爸,抿了下小嘴,說出了心裡話。

「嗯!那就這樣了!駱林這事你就去辦吧!…有些話我不說,你也知道了….」

鄧老爺子微微的點點頭,彈了下煙灰,吐了口煙,帶著慎重神情看著駱林嚴肅的說。

「知道了!盈盈我很喜歡她,我怎麼會對她不好呢?再說了,香港那邊我都派了不少精英保鏢的,安心了!…」

駱林又拿起茅台給鄧老爺子倒滿了酒,自己也倒上,咧著嘴笑著說。

「嗯!小駱林!我這寶貝丫頭,可就交給你了,你可得給我看好了,不然阿姨可不饒你!…」

鄧阿姨也帶著嗔笑,對駱林笑著說。

小盈盈早就羞得低著小腦袋,在那用筷子數著小飯碗裡面的米粒,心裡又喜又羞,想起那晚和駱林做的那些讓女兒家羞死的事情來了。

億萬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呵呵…放心吧!…阿姨!…」

駱林拍著胸脯,大聲應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