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神沉默無語,在一旁默默觀看。

薇薇安吸收神力的度絲毫沒有因為同時在煉體就慢上半分,不過幾分鐘的時間,空間內的神力已經被她吸收了大半,同時,她的身體的承受能力也接近極限。

這樣的煉體方式本就冒險,她又只圖快,不求穩,自然是危險極大,幾乎時時刻刻都是在生死邊緣徘徊。

慢慢的,她紫色的眼睛漸漸的有些渙散,龍神心道不好,這丫頭怕是堅持不住了。它有心幫忙,卻是無能為力,因為位面法則的限制,它留在這個秘密空間的不過是一道虛影,沒有任何實力。

薇薇安此時覺得自己的身體就像一個皮球,馬上就要被撐爆了。

可是,她還不想死啊,修恩還在等待她的幫助。

她不願放棄,掙扎著將空間戒指里的東西全部取出來,利用周圍的神力煉化,挑也不挑全部吸收進體內。各種各樣的能量不斷修復著她體表不停被能量破壞的肌膚,可是,修復的力量終究是太薄弱,比不上破壞的力量,很快,她的腳下就彙集了一灘鮮紅的血液。

「孩子,撐下去啊!」龍神忍不住嘆息道,「想想那些你為之努力的人,想想那些你想要保護的人,如果沒有了你,他們會怎樣?」

薇薇安的眼睛恢復了一絲清明。

如果她不在了,她的親人會怎樣?

塔洛斯會保護他們么?會的吧!

可是他終有離開的一天,而烏拉諾斯卻不會離開,他和光明神殿殿主一起,一定不會放過那些追隨過她的人。

生命神殿的殿主佩蘭特大約會幫她,但他一個偽神無法對抗兩位神祗。

他們都會死。

薇薇安有些害怕了,她不怕自己死,卻害怕自己死了之後,自己的親人朋友都會死。那麼,她這麼拚命這麼努力又都為的是什麼?!

「死亡並不是終結。孩子,就看你怎樣想了!」龍神突然道。

死亡不是終結。

而是重新開始。

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薇薇安覺得自己彷彿明白了什麼,又彷彿本該如此,她從來就沒有明白什麼。於是,她放棄了抵抗,任由神力和能量流入自己的體內,在自己的體內碰撞,融合……

當神力全部進入她的體內,馬上就要爆炸的前一刻,她猛地調動自己能調動的所有能量,用盡全力向體內無法控制的神力碾壓過去,一邊碾壓,一邊融合,硬生生的將它們封閉在自己的體內,就好像把氣體壓縮成液體,把液體壓縮成固體,薇薇安讓這些神力在自己體內形成一顆五厘米直徑的圓球。

雖然仍不時有絲絲黃霧冒出,但已經在薇薇安的身體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內。

這個時候,薇薇安睜開眼睛,紫色的眼睛變成了黑色,如果仔細看,能在黑色的眼睛里看到偶爾閃過的紅色光芒。

「哦,我的主神!」夏炎驚訝的叫出了聲,自從他成為這個位面的主神,他就很少喊出這樣的驚嘆詞了,「原來你和蘭姬一樣!怪不得!怪不得你能來到這裡!怪不得你小小年紀就能擁有這樣的實力!怪不得你能,這麼快的,成神!哈哈哈,哈哈哈,我的想法是對的,我們都被卡厄斯騙了,那個老不死的,老騙子,自己成為主神,就弄出個神格來讓所有人搶破頭,然後控制我們,讓我們無法成為真正的主神!」

夏炎越喊越氣憤,它的虛影在這個小小的空間里大肆破壞,雖然無法造成任何傷害,卻可以看出現在的它憤怒到了極點。

「你在氣什麼?你現在已經是主神了。」薇薇安頗為奇怪,她現在急需將夏炎的情緒安撫下來,因為她還需要它的幫助。

「哈哈哈! 許卿繁華盛世 你不知道我為了成為主神付出了什麼!如果我早知道卡厄斯那個混蛋欺騙了我,我早就是主神了!不會白白浪費了幾百萬年,」夏炎的雙目里燃燒著憤怒的火焰,「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沒有誰能清清白白,順順利利的修鍊成神!沒有人!沒有人知道我們為了成為偽神,為了得到神格付出了什麼!卡厄斯這個混蛋,這個卑鄙的小人……」

「可是他為什麼這樣做?即使你們成為主神也不過是離開這裡,另闢空間,不會影響到他什麼!他為什麼要欺騙你們,不希望你們成為創世之神?或許……」

「能量!平衡!」

夏炎冷笑道:「一個主神的誕生,需要多少能量不需要我解釋。主神一旦離開他誕生的位面,這些能量就會被帶走,位面的能量缺失,需要至少百萬年甚至千萬年才能恢復,如果同一時間段主神誕生的太多,這個位面甚至可能會崩壞!所以他設計出了神格,用神格來限制五級神使巔峰驅魔者的實力增長,可笑我們還為了一個神格爭得頭破血流,朋友反目,原來這不過是卡厄斯的一個圈套!」

夏炎的神情悲戚:「我們親手搬了一塊兒巨大的石頭擋在自己的成神之路上,還要對始作俑者感激涕零,多麼可悲,可笑!」

感覺到夏炎的情緒穩定下來,薇薇安趕緊問道:「偉大的龍神,我的先祖,請告訴我我應該如何做才能阻止神戰!」

重生世紀之交 夏炎愣了一下:「不需要做什麼,你只要一出現,神戰就會停止!因為你已經成神……」

話未說完,薇薇安已經消失在原地。

夏炎愣在原地,隨即露出一絲苦笑:「好孩子,你和我們不一樣,你走的路才是對的。阿景,不知道你是否後悔當年的選擇,我後悔了呀……」

好後悔!好後悔!

只是,時間不能倒流!

阿景!阿景!阿景……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機版閱讀網址: 四面環山,植被茂密,再加上現在的天氣已經是夏天了。

所以山谷裡面十分的炎熱,要不是有點兒擔心水裡面有食人魚,林辰還真的想下河去洗一個冷水澡。

不光是這些,山谷裡面還密布著許許多多的蚊子。

而且還不止一個種族的蚊子,可謂是讓人防不勝防。

不過還好,出發的時候他們就想到了這個問題,所以買了許許多多的用來驅蟲,驅蚊的東西。

有可以塗抹在身上的,也有噴的,種類還是挺齊全的,反正不用怕佔位置,所以能賣的基本上都買了。

隨著四人不斷的深入,四周的人類生活過的痕迹越來越多。

時不時的還能夠看到幾個已經倒塌了的石像和石人。

按照前面龜殼上面的記載,這些應該就是守衛神道的守衛。

沿著河道走了幾個小時,林辰他們終於來到了瞎子所說的那個獻王墓用來防洪用的堤壩遺址了。

經過時間的洗滌,原來的堤壩已經變成了一個幾米長寬的夯土台了。

不光如此,夯土台的上面還遍布著許許多多的藤蔓,落葉,要是一不小心,還真的很容易就把這個地方給遺漏了。

林辰很敏感的發現,這個夯土台上面的東西還不少。

密密麻麻的擠在一起,是變色龍。

它們並不是很大,按照體積來算,林辰一把能夠捏死一堆的那種。

還好林辰沒有密集恐懼症,要不然還真的不太好收場。

想了想林辰回頭看著胖子道:「胖子,我有點兒累了,接下來開路的事情就交給你吧。」

胖子想都沒有想就直接答應了,然後接過林辰手中的刀,就開始準備清理夯土台上面的藤蔓了。

這一碰就出事兒了,密密麻麻的小變色龍開始朝著四周逃竄。

嚇得胖子連忙跳到了一遍,嘴裡面還念叨道:「詐屍了詐屍了,大粽子詐屍了。」

林辰在後面偷笑,他之所以讓胖子來開路,並不是說他真的累了,而是想要調侃胖子一下,畢竟這一路上胖子的心情是最為激動的。

林辰這麼做也只是給胖子緩和一下他激蕩的心情而已。

等看清楚竄出來的東西以後,胖子拍了拍自己頗有規模的胸口道:「呼~~快嚇死胖爺了,我還說是有大粽子詐屍了。「

胡八一笑了笑道:「胖子,你他娘的不會是下墓下多了,然後遇到什麼突發情況都以為是大粽子啊。」

胖子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說話。

不過林辰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一堆的小動物,逃跑的時候都是朝著他們的這個方向跑的。

並沒有一條朝著溪谷的深處跑去。

要知道,一般來說動物的領地意識是十分的強大的,而且危險預警的意識也是十分的強大的。

肯定是溪谷深處有什麼生物,讓它們覺得十分的害怕,而且危險程度還要超過林辰他們。

所以才會全部都朝著四周逃跑,卻不敢跑進溪谷深處。

林辰深吸了一口氣,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已經顛覆了他對地球上的認知。

大興安嶺哪兒遇到的小鬼,精絕鬼城看到的神秘鬼洞,神秘的先知,前面的時候遇到的大蟒蛇。

這一切的一切,都十分的詭異和危險。

也不知道這溪谷深處到底又有什麼神秘的生物或者是神秘的東西。

爬上了周圍的殘牆,林辰朝著溪谷深處看去。

他們這兒算是一個緩坡了,過了他們這兒,地勢就要開始往下了。

「前面就要進入霧霾籠罩的範圍了,我們還是保險一點兒,帶上防毒面具吧。」林辰拿出了防毒面具交給了胡八一他們。然後輕語道:」但願是因為毒霧的原因,這些昆蟲才不會進入溪谷深處吧。「

胡八一他們也點了點頭,已經來到了這兒,回去是不可能的,只能夠祈禱前方的道路能夠一路平安。

繼續前進了一段距離,胡八一停了下來,「似乎是因為土質的原因,所以那些昆蟲才不會跑進溪谷深處。」

說著胡八一拿著工兵鏟在地上鏟了一個小坑、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裡面的土質。

「這個地方應該是被人精心的處理過,弄出了一個斷蟲道,所以才不會有昆蟲入侵。」

林辰搖了搖頭,他堅信,就算這個地方有斷蟲道,經過千百年的時間流逝,作用肯定不明顯了。

所以對於那些昆蟲來說,肯定是溪谷深處有什麼東西讓它們懼怕,才讓它們不管進入溪谷深處。

四人繼續朝著溪谷深處前行,不一會兒,就發現了其他的幾處斷蟲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飽了沒事兒干,弄這麼多的斷蟲道。

當幾人發現了第五處斷蟲道的時候,地勢已經開始寬闊了,周圍開始出現若隱若現的白霧。

這白霧越往深處越明顯,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瞎子所說的毒瘴。

來到山腳下,林辰才發現,連著他們來的這條路,周圍一共有五條路。

也就是說地圖上面的幾個入口,最終通往的地方就是這兒。

想了想,林辰拿出了一顆旗子,插在了他們過來的這條路上。

弄完以後林辰覺得還是有點兒不保險,所以在還在路上劃了一個特殊的符號,就當做是記號了。

「嗚嗚~~~~~~」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的草叢中傳來了一道低泣聲。

四人一愣,胖子下意識的就朝著草叢裡面來了一梭子。

低泣聲被胖子的槍聲給壓了下去。

」胖子,你都下過幾次墓了,怎麼這麼大驚小怪的。「胡八一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激蕩的心情。

剛才沒被哭聲嚇著,倒是被胖子的槍聲給嚇著了。

林辰朝著那個地方走了過去,原來是一個供奉山神要用的廟宇,只不過已經腐敗不堪了。

「咦,老胡,你看,這兒有一個大蛤蟆,和那個老烏龜背上的大蛤蟆好像啊。」

胖子在一旁的雜草裡面發現了一個大蛤蟆石像,這個石像和他前面在龜殼上面看到的那個似乎是一樣的

要是說其他的胖子還不敢肯定,但是龜殼上面他印象最深的就是這個大蛤蟆和那座天宮了,畢竟那些文字只是彎彎繞,一點兒意思都沒有。

林辰拿出了前面拍下的龜殼上面的圖片,和這個大蛤蟆對照了一下。

果不其然,照片上的那個大蛤蟆就在天宮神道的入口處。

看來這個地方就是通往獻王墓的道路了。

走進了廟宇裡面,入眼處是一個大大的山神像,他的左右兩邊分別有一個夜叉鬼。

其中的一個夜叉鬼手裡面拿著一個火紅色的大葫蘆,另外一個夜叉鬼雙手裡面一隻大蛤蟆。

除此之外,大殿裡面就沒有了什麼其他的值得注意的東西。

不過石像的後方還有入口,也就是說這座廟宇應該有後殿的存在,而後殿應該就是神道的入口了。

林辰笑了笑,這個世界太過壓抑了,雖然十分的刺激,但是自己的實力一直被封印,總覺得自己的生命沒有保障。 當薇薇安睜開眼睛,她黑色的眼睛里流轉一絲紅光。

這一刻,神殿里的所有人都清楚的感覺到了沉重的威壓,實力最弱的科爾腳下一個踉蹌,若不是薇薇安瞬間將身上的威壓收回,他幾乎趴在地上。

在場的三名神祗的六道目光灼灼的落在薇薇安的身上,滿滿都是震驚,尤其是光明之神烏拉諾斯的目光中的嫉恨,幾乎將薇薇安的身體射穿。

然而薇薇安卻顧不得這些,她的目光第一時間落在虛空中的比武台上,那裡,修恩和西澤的比武還在繼續,而修恩顯然已經奄奄一息。就在這時,虛空中的比武台微微閃了一下,突然間就消失不見了,下一刻,完好無損的修恩出現在觀眾席上。

神色之間還帶著疑惑。

不只是他,除了知道內情的三位神祗,所有人都不清楚神殿里發生了什麼,那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威壓是怎麼回事?突然停止的神戰又是怎麼回事?

「哈哈哈!」光明神殿殿主的笑聲就這樣突兀的在大殿的上空回蕩,他被壓抑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終於,終於獲得了實實在在的力量和永生,近百萬年的等待啊,那麼漫長的時間,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堅持下來的!現在好了,澤西打敗了歐吉恩家族的那個小子,他現在是板上釘釘的神祗,終於不用繼續等待了!他可以繼續修鍊,憑他的天資,他一定可以迅速的成長起來,超過光明之神烏拉諾斯,甚至成為下一個主神!

他的未來,無可限量,一片光明!

光明神殿殿主是這樣想的,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這樣想的。

修恩握緊了拳頭,堅定的大聲說:「我沒有認輸!」

澤西站在光明神殿殿主的身後,臉上也帶著疑惑,低聲道:「他,確實沒有認輸,我們之間的戰鬥明明還沒有結束!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被傳送回來!」

澤西的臉上帶著疑惑,也隱含著一絲懼怕,他明知道自己說出真相殿主一定會遷怒於他,卻不敢不說,他更害怕他怪罪他的隱瞞。

這一次的神戰對光明神殿殿主來說有多重要,他非常清楚。 神醫嫡女 如果他真的怪罪他的話,他只能求速死。

光明神殿殿主的笑聲戛然而止。

烏拉諾斯回頭狠狠瞪了光明神殿殿主一眼,光明神殿殿主此時已經聽到了澤西的話,心中著實憤怒,心情大起大落之後心中很是憋悶,卻也不敢再有其他動作。這時,元素女神墨忒斯突然笑了,語氣異常溫和的道:「神戰確實沒有繼續的必要了,因為薇薇安在沒有獲得神格的情況下已經成神。只是,現在主神賜下的神格該怎麼辦呢?塔洛斯,你可有什麼建議?」

薇薇安這邊的追隨者突然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他們雖然還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但不影響他們為結果而歡呼。

生命神殿和暗黑神殿的殿主具都驚訝萬分,他們作為偽神,心中堅信只有神格才能讓他們成神,現在突然有一個現成的不需要神格便成神的例子擺在面前,自然狠狠的震撼了他們現有的認知。

修恩緊緊地拉住薇薇安的手,眼裡的驚喜和深情完全遮擋不住。

烏拉諾斯搶先道:「既然她是自己成的神,那主神的神格也不能浪費,不如,就給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