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知,何時舉行測試?正式招收弟子?」眾人又問道。

「一個月後吧,一個月後正式開始招收弟子,除了吃奶的和老的走不動的,其餘不限,實力也不限,進化之道也不限。」何凡說道。

他身懷眾多進化法,又有儀器,還有柳擎這位進化學家,不擔心有特殊進化者到來,無法培養。

「這一個月時間,你們可以準備,對了,自備食材,本宗門在大胃王比賽時,不提供任何食材給你們。」何凡說道。

「這是你收弟子。」一群人面色一僵,你廚神宗收弟子,大胃王比賽,你不準備食材,讓我們自備?

「我廚神宗剛建,要人沒人,要錢沒錢,你們不自備,難道我親自動手?我是宗主哎,能請你們吃一頓,已經很不錯了。」何凡翻了翻白眼道,他頂多給那些低級進化者準備一些。

讓我去給你們的人準備食材?不存在的,當場我就吃了!

「好吧,自備就自備。」十九人對視一眼,只能無奈答應。

「罪域,柳鳴,恭賀廚神宗開山門,送上釋靈四級藥材一株。」一聲吆喝突然傳出,響徹罪域深處。

「罪域吳強,恭賀廚神宗……送上釋靈五級藥材一株。」

「罪域……」

十九人:「……」

山上山下的進化者,同樣一臉懵逼,我特么就說,這頓飯沒這麼容易吃!

何凡滿面笑容,拱手道:「多謝諸位抬愛,多謝,諸位如此給本宗主面子,本宗主深感榮幸。」

呵呵,這特么送禮的,全是你廚神宗自己人吧?這臉都不要了,直接要禮物了是不?

總裁有令,女人乖乖就寢 「你們參加開山門大殿,不送禮么?」何凡一臉詫異地看著十九人,道:「罪域的規矩,你們不了解?」

「罪域有這個規矩?」渾沌霸主一臉茫然,不都是給面子就送點,不給面子,去蹭吃蹭喝,看看就好么?

「我剛立下的,我是霸主,我說了算。」何凡道。

眾人:「……」

「東方有這個規矩。」徐承附和道,東方確實有個規矩,只是,他們本來沒想給的,這貨之前坑太多了,若不是為了古仙神傳承,誰特么願意來,結果,這不要臉的傢伙,居然直接開口要了。 何凡覺得,自己這次是真的按照規矩走了,前世你要是去拜訪一個朋友,別說活動,就算是平常,你不提點水果什麼的小禮物,你好意思去?

大家都是這麼強的進化者了,還是各個地方的頂級存在,不送點禮物,你們好意思過來?

「送禮物,不應該一來就有人準備么?」卡爾大主教疑惑道,你應該事先讓人在外面收啊,這吃飯吃到一半,你要禮物?

「你們飛的太快了。」何凡淡淡地道,你們都直接飛上來了,我讓誰收?怎麼收?

徐承去送了一株藥材,轉身回來,問道:「不知廚神宗,可有特招名額?」

其餘三大聯盟,五大霸主也同時看向何凡,所謂的特招名額,無非就是看在他們面子上,隨便他們塞進來。

「當然有,不過,並不是所有的特招,本宗主都會收。」何凡說道:「不聽話的,本宗主可不要。」

你特么就是個不聽話的,你還好意思說別人?

一群人心中腹誹一句,表面卻是笑道:「這是自然。」

「至於名額,我只能給出二十個,怎麼分,那就看你們了。」何凡淡淡地道。

「才二十個?」十九人面色微變,他們四大聯盟加上罪域,就是五個地方,二十個名額,一方四個?這完全不夠啊。

「怎麼分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何凡淡漠道:「廚神宗剛建立,我還要教授其餘弟子,沒精力教授太多。」

「我覺得,這二十個名額,我北方……」

「先閉嘴,這些你們私下討論,我沒興趣知道,到時候只要給我結果就行了。」何凡打斷道,我可懶得聽你們在我這吵架。

何凡吃著凶獸肉,看著他們,道:「三大測試,你們也要準備,測試的具體細節,等我想好,到時公布。」

「好吧。」十九位釋靈點點頭,道:「我們也該回去準備了。」

「去吧。」何凡擺手道,剩下的就交給我吃了。

「何凡宗主,身為故鄉人,我有些事想和你私下商量。」徐承說道。

三大聯盟和罪域霸主們同時皺眉,但想到雙方關係,只能轉身走人,說起來,何凡來罪域,也沒犯多大罪。

敲詐東方聯盟?人家還有兩次救命之恩,這怎麼都能抵消了。

看著他們離開,只剩下東方三人,何凡起身道:「隨我來吧,柳擎,記得給我準備些飯菜,我待會再吃。」

「好的,宗主大人。」柳擎恭敬應道。

帶著他們進入閉關之地,儀器還在運轉,何凡直接用進化之力遮掩住,不讓他們看見。

「你們找我詢問龍蛋之事?」 重生之鋒芒 何凡直接道。

「這是其一,其二是你自身進化之道,古仙神傳承之事。」徐承說道,看著面色漸變的何凡,又道:「我們不求你交出仙神傳出,只是想知道具體細節,自我進化該怎麼走。」

「仙神傳承,我真沒有,你們為什麼就不信呢?」何凡撇嘴,我特么自創一個,你非要給我按個傳承出來,這很降低我的逼格,知道不?

「沒有?那你如何會走上自我進化?」三位進化者眉頭緊皺,有些不信。

「很簡單啊,我不想進化成畜生,我時刻記得自己是個人,就進化了。」何凡說道。

「那為何不是其餘人形仙神?」徐承又問。

「我要當自己啊,我不想變成別人。」何凡無法理解他們的思維:「你們為什麼要變成別人?你們無法理解我,我同樣無法理解你們。」

當自己不好么?為什麼要想著變成另外一個人?雖然我自己不帥氣,但我走自己的路,很快樂。

「那你走上自我進化者,有什麼感悟么?」徐承問道,就當你沒有古仙神傳承,當你自創,那一些感悟總有吧?

「知道我的規矩么?」何凡搓著手,沒好處的事情,我是不幹的。

「資源就別想了,我們用一些古仙神傳承和你交換,你現在無限接近天人,這些也是你最需要的。」徐承說道。

「可以。」何凡點頭:「不知道是哪些仙神傳承?」

「龍王,濟公活佛,天蓬元帥,人道進化法,這些古仙神傳承,只是,都是殘缺的。」徐承說道。

「人道進化法?這是哪位仙神所留?」前面三位何凡都知道,唯獨沒聽過這個人道進化法。

「軒轅大帝。」徐承沉聲道:「人道進化法殘缺很嚴重,已經走不通了,但應該能給你一些啟發。」

「嗯,這是我的廚神寶典,上面記錄了我所有研究,待會我給你們抄一份,當然,進化法和武技,你們別想。」何凡說道。

「龍蛋可否交給我們?」徐承說道。

「不行,先給你們看看龍蛋吧,無法孵化。」何凡取出龍蛋,輕微的進化之力籠罩,造化之光也反擊而出。

「媧祖造化力。」三人同時驚呼出聲,雙目泛著火熱光芒:「讓我們仔細看看。」

「隨便看吧。」何凡將龍蛋遞給他們。

三人圍著龍蛋,仔細摸索,從空間包取出一滴金血滴落在龍蛋上,造化之光沉寂,緊接著,卻是一股雷霆之力席捲而出。

「這顆蛋,絕對是神話時代,媧祖等仙神親手封禁,這顆蛋,怕是在龍族很重要。」三人面上浮現一抹激動。

「很重要?你們怎麼區分的?」何凡連忙問道。

「神話時代的遺留,一般都有媧祖力量的封禁,但少部分,極為重要,強大的遺留,不僅僅有媧祖的封禁,還有其餘仙神的封禁,造化之光只是第一層防護。」徐承解釋道。

「這麼說,我就算是破了造化之光,也無法吃掉龍蛋?」何凡很失望,吃一顆蛋,就這麼難么?

「這是龍蛋!」三人立刻不滿了,你居然想著吃龍蛋?

「龍蛋又怎麼了,又不是不能吃。」何凡滿不在乎地道:「都這麼久了,這顆蛋的內心肯定扭曲了,換誰被封禁這麼多年,內心都會扭曲,他已經墮落了,是一顆壞蛋,幫我吃掉它。」

「你看起來更像一個壞蛋。」三人嘴角直抽,你就是一肚子壞水,這特么還是一顆蛋啊,哪來的內心?還特么扭曲?

「不要亂說,我何凡可是有功勞的人。」何凡瞪著他們:「你們再侮辱一位有功之士,對了,你們有多少神話遺留的東西?有沒有能吃的?」

三人:「……」

你就不能想點別的? 「何凡,我們還是與你講講,當今世界的一些情況。」徐承沉思良久,道:「有些事情,你也應該知道,別以為自己接近天人了,就真的天下無敵了。」

「沒有,這不是還沒成天人么,等我成天人,就徹底無敵了。」何凡說道。

三人搖頭失笑,徐承道:「你不用擔心天人會對你動手,你該擔心的是,神器的可怕,一些強大神器,若是用的好,甚至能堪比天人一擊。」

「天人不對我動手?難道是因為某種約定?」何凡面色一喜:「是不是不能對小輩出手,否則群起而攻之的約定?」

「屁的約定。」三人啐了一口,道:「要只是口頭約定,世界早就統一了,是地球的限制,也可以說是媧祖的限制。」

「媧祖的限制?」何凡好奇,這媧祖當初到底幹了多少事,又是在神話遺留布下封禁,現在還對地球下了限制?

「不錯,只有天人才能感應到,這也是我們詢問過天人後,才知曉的。」三人點點頭,講述道:「外面無窮無盡的凶獸,你也見識到了,那你知道凶獸的源頭么?」

「不知道,難道天人是在凶獸源頭?」何凡追問道。

「是,也不是。」徐承道:「地球中有幾個空間裂縫,這些凶獸,就是從空間裂縫跑出來的,無窮無盡,而空間裂縫的盡頭是何處,我們也不清楚。」

「每隔一段時間,新的天人誕生,就會有一位老天人,進入空間裂縫,尋找根源,也可以說是,走出地球。」

「沒有辦法閉合空間裂縫?」何凡皺眉:「天人也無法解決?走出地球的話,戰艦就不提了,天人應該能橫渡宇宙星空吧?」

「你聽說過,異界生物嗎?諸天萬界?」徐承又道。

「聽說,這個我聽過很多,聽說有個女人界,裡面最喜歡我這種強者,我若過去,分分鐘開後宮。」何凡面上充滿嚮往,很想去那種世界住著:「還有美食界,裡面全是美食,你們找到沒有?我去定居。」

「找到的話,你覺得還會等你?」三人黑著臉道,這種世界,我們特么的也想去!

「沒找到,那你們說什麼諸天萬界,異界生物。」何凡不屑地道,我還想著去開後宮,吃異界美食呢,居然沒有。

「就是因為沒找到,所以你不用說什麼橫渡星空了,這麼多年來,我們戰艦無時無刻不在星空搜尋,沒有發現任何生命特徵,連適合普通人生存的星球,都難以找到,想要走出地球,只能去空間裂縫一試。」徐承道。

「那空間裂縫通往哪裡?難道一點消息也沒有傳回?」何凡不信,難道這麼多年,天人去了都死掉了么?

「有限的消息,一個充滿凶獸的世界,除了凶獸,就是一些植物,水源,沒有智慧生靈。」徐承道:「至於天人,從那個世界開始探索了,沒有再回來。」

「為什麼不回來?從那個世界橫渡星空了?」何凡思索道:「就算是天人,橫渡星空,想要到達下一顆星球也很難吧?」

「聽說是那邊更容易,但具體我們沒去過,我們也不知道。」徐承三人搖頭:「那空間裂縫,需要天人才能承受,戰艦過去也不行。」

「這空間裂縫,和天人無法動彈,有什麼原因?」何凡沉吟道:「與這空間裂縫有關?」

「不錯,只有天人級強者,以強大的力量,穩定空間裂縫,才能讓空間裂縫不擴張。」徐承解釋道:「若是天人離開,這空間裂縫就會飛速擴大,直至吞沒地球,地球也會毀滅。」

「難道,就不能暫時穩定一下,讓天人出手一次?」

「以前天人也這麼想過,結果,空間裂縫更大了,天人只有限制的能力,沒有縮小的力量。」徐承淡淡地道,緊接著面色一變,冷聲道:「所以,你特么少搞點事,別弄的空間裂縫擴大,那樣會有更多的凶獸逃出來。」

「咳,這關我什麼事,我又沒去招惹天人。」何凡撇撇嘴,緊接著道:「不對啊,如果這樣,那誰家誕生天人,你們不得供著?畢竟天人關乎著地球安不安全,你們應該把我供著,我馬上就要成天人了。」

三人:「……」

你就只想著被供著么?

「好吧,還有一條,那就是媧祖限制。」三人對視一眼,只得說出真相來:「神話時代之後,媧祖的限制不只是神話遺留,還限制天人,除非是在空間裂縫附近,否則一旦天人敢亂來,就會遭受禁制轟殺,因為地球無法承受天人級交戰。」

「原來是這樣,那我豈不是真的天下無敵了?」何凡驚喜萬分,只要自己不去作死招惹天人,那完全可以橫著走。

「你以為那些神器,還有一些進化武器,就拿你沒辦法?」徐承冷笑一聲,道:「別高興太早,還有一個地方,能夠讓天人躲避限制,你若闖進去,一樣死路一條。」

「什麼地方?」

「上古時代,仙神遺留了不少東西,借用這些東西搭建空間,可屏蔽媧祖限制,天人可以在空間內任意出手。」徐承淡淡地道:「所以,你也別以為,自己就能橫行無忌。」

「空間裂縫附近,搭建的特殊空間,還有神器,進化武器,都能幹掉你。」另外兩位進化者說道。

何凡張了張嘴,很想說自己實力很強,為了保險起見,何凡低聲道:「現在的神器,進化武器,你們拿了,能幹掉天人么?能打碎空間么?」

「當然不可能幹掉天人,頂多無限接近天人,堪比天人一擊,至於打碎空間,比你弄的撕裂空間要強一些。」徐承道。

「那我以後小心點。」何凡面上緊張,內心已經放鬆了,這還擔憂個毛線,自己現在有多強,他自己都不清楚,更別說,還能激發基因。

何凡心中肯定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天人不出,自己真的無敵!

「等自己十級頂峰了,是不是去將四大至高進化法弄來?」何凡還惦記著至高進化法,沒辦法,他感覺必須要參考一下,才能徹底容納全身所學,融匯出廚神寶典。

最重要的是,他也想當一把創世神,去創造世界。

「你可別死了,眼看著你都要成就天人了,東方都等著你呢。」徐承叮囑道。

「等我幹什麼?」何凡愕然地看著他們。

「等你去頂替天人,限制空間裂縫,好讓一個天人離開啊。」 「讓我去頂替?然後離開一個?你們是不是對我何凡有些誤解?」何凡詫異地看著他們:「你覺得我有那個耐心,在那裡熬到不知道哪一年,等某個新天人誕生?」

按照他們說的,一位天人誕生,頂替一個老傢伙,佛道邪都有三個,聯盟就不說幾個了,他得等到那些那傢伙都走,才能離開地球,跑出外面浪。

一個天人誕生要多久?何凡不知道,但他大概能估算出來,除了自己這個開掛的,一般天人誕生,最少也是幾百年時間,甚至千年都出不了天人。

「等你到了天人,你就耐得住寂寞了。」徐承三人淡淡地道。

「是因為到時我徹底無敵么?也對,無敵就是寂寞。」何凡點頭,贊同他們的說法。

「不,是因為,特殊空間早被四大聯盟瓜分了,你除非去空間裂縫那邊寂寞,就只能在東方特殊空間內寂寞,其餘三大聯盟,肯定不會收留你。」徐承三人冷笑道。

炎炎其華 「這你們說的,那我不突破天人了,我還是這樣無敵著好了。」何凡撇嘴,那還突破個雞兒,成了天人,到頭來還要坐牢,這玩個球?

自己還是好好當宗主,暫時當鹹魚好了。

「你難道,就沒有一點為了天下蒼生,付出的心?你的無私呢?」三人黑著臉道。

「誰說沒有?正是因為有那種心,我才不願意去窩著。」何凡面色忽然一變,他感覺自己責任重大:「我想到兩個解決之法,可保天下蒼生,永遠不被凶獸所騷擾。」

「什麼辦法?」三人連忙問道。

「第一,讓我吃光凶獸。」何凡沉聲道:「這個方法,我覺得十分可行,第二個把握不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