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紋虎長嘯一聲,毫不猶豫地便迎著他們撲了上去,九紋虎乃百獸之王,一口便咬死兩隻瘦狼,將他們甩到一旁。但狼群數量多,圍著九紋虎不停地撕咬。

「大家快起來!」一名最先醒過來的長老急忙大喊,葉天忽然從天而降,催動體內殺魂,唰唰!刀影如電,飛快洞穿了跟前幾匹狼的身體。他又一指,刀殺魂配合鬼影步將那些撕咬人的餓狼盡數斬為兩段,救下了那些放哨的執事。

葉天將地上地柴火扔進了篝火里,篝火一下子旺了,竄出一股火苗,營地里一下亮了。而那些衝過來的狼群也已經到了近前。

此時葉家的人也都醒了,立即抽出各自的武器應戰,狼群奸詐無比,本來打算打偷襲,但被葉天打亂了節奏。葉家這批人也都是實力不俗的修士,有了喘息的時間,立刻開始反擊。

「喝!」一名長老操控著自己的器殺魂——三足鼎,橫衝直撞,將狼群撞得潰不成軍,被撞傷的,立刻就被其他執事砍死了。

撲進來的狼群很快被眾人合力斬殺,留下滿地屍體和血污,而還在和九紋虎糾纏的,看到情況不妙,立刻借著草叢跑了,毫不戀戰。

地上還有五六人被狼咬傷,躺在地上休息,長老們紛紛拿出金瘡葯,給他們包紮止血。

「真是可惡,還是大意了!」葉天嘆了一聲,從懷裡取出一瓶丹藥,遞給他們。

「這是上次給老祖煉製的輕靈丹,有解毒奇效,這狼嘴有毒,你們被咬的每人都來一顆。」葉天說道。

長老接過丹藥,有些猶豫,說道:「這丹藥太貴重了!是不是……」

「貴重什麼?吃完了我回去再煉製就好了,再貴重有人命重嗎?你們放心,本少主既然把你們帶出來了,肯定會把你們安然無恙地帶回去!」葉天這番豪言壯語立刻感動了在場的所有人。

「多謝少主,我這條命以後就是少主您的了!」

「多謝少主!」

「少主人真好!」

在眾人心中,葉天已經是他們未來的族長了,就認他了,誰都不認!

眾人將狼群的屍體清理乾淨后,又換了一批人放哨,這次沒有野獸的襲擊,一直安靜到了天亮。

既然已經找到了礦脈,接下來的事情便好辦多了,葉天帶著人手便開始採礦,他們用工具將火靈石礦脈掏出來,然後將礦石運出來,在營地那裡再篩分一下,保證沒有是他岩石混進去,這便是每天的流程。

火靈石雖然貴重,但是需要的人耗費量也很大,通常有人採購的話是按一車算的,沒人會去買一小塊用,所以葉天也不擔心有人會中飽私囊,畢竟想帶走一車礦石還是十分困難的。

白天的話野獸比較少,相對安全一些,不過附近時常會有一些傭兵團路過,葉天不希望這條礦脈被其他人發現,因為把人留在這裡實在是太危險了。萬一他們走後,這種野外的無主之物被其他人采了可就糟糕了。

緊鑼密鼓地忙了幾天,他們成功挖出了滿滿四馬車的火靈石,而露出來的火靈石礦脈已經挖沒了,再采就需要往深處挖了,不過葉天並不打算這樣做。他們開始將礦洞回填,免得被其他人發現。

第六天中午,所有的事情都安置妥善了,葉天便打算啟程回明月城。

「拿我特意留的那箱火靈石來,我要用它來布置陣紋。」葉天對身旁的人說道。

幾名長老聞言頓時吃了一驚,瞪著眼睛問道:「少主?你還會陣紋?你難道也是一名陣紋師嗎?」

其他的執事也是十分吃驚,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葉天,期待著葉天的回答,葉天擺擺手,說道:「陣紋師算不上,只不過稍微知道點,送這麼多人出山對我來說小意思,不過你要是想直接回明月城,本少主可就做不到了!」

「哇!」眾人眼裡紛紛露出羨慕的神色,葉天輕描淡寫的一番話讓他們又重新認識了葉天。

「少主,你居然知道這麼多!」

「少主,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老夫佩服!」

「少主,你以前實在是太低調了!這樣不好!」

「哎!少主肯定是不想追求那些虛名,所以才一直假裝不會修鍊……」他們極盡讚美之詞誇獎葉天,不過這確實是他們的真心話。

葉天前世可是九幽殺神,雖然他選擇了丹師,但是畢竟是殺神級別的高手,他還略懂一些陣紋,他可以布置一座小法陣,將眾人直接傳送到邱鳴山下,避免走那些崎嶇難走地山路。若是傳送得再遠一點,他便做不到了。

布置陣紋是一件繁瑣的事情,需要催動內力在地上刻下各種紛繁複雜的符號,而且還要在法陣的幾個重要的位置布下火靈石,少一塊,或者寫錯什麼符號,都會給法陣造成偏差,說不准他們會直接被傳送到其他地方。

就在葉天獨自忙活的時候,山林里忽然傳來九紋虎的嘶吼,樹林里一大片鳥兒呼啦啦地飛起。

「小紋出事了!」葉天急忙放下手裡的活,朝著樹林里鳥兒飛起的地方跑去。

「少主你要去哪裡?」兩名長老急忙跟了過來,他們名義上還得保護好葉天。

不過葉天更喜歡獨來獨往,帶上他們反而是累贅。

「你們待著原地等我,我馬上就回來!」 葉天留下幾個殘影,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里,雖然這些長老名義有義務必須要保護好少主,但是看葉天的身手和膽識,明顯強過在場的任何一個人,他們甚至還得靠葉天來保護。

葉天飛速地朝著鳥兒飛起的方向趕去,九紋虎號稱九紋神虎,血統尊貴,是葉天偶然得到的神虎。可惜他只是一直幼虎,修為僅僅是獸使級別的。

若是那些傭兵團想要獵殺他,並不是難事。既然已經和他簽訂了主僕契約,自己就一定得保護好它。

就在葉天滿心擔憂之時,前方草叢裡忽然竄出一隻猛虎。

「小紋?」葉天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而九紋虎似乎受到了驚嚇,不停地圍著葉天上躥下跳。

「別怕!有我在!剛剛誰欺負你了!本殺神滅了他!」葉天霸氣地說道。

沒想到九紋神虎不領情,忽地一聲就繼續往葉天來的方向跑。

「小紋,你等等我!」葉天飛快地跟在後面,九紋虎又跑回了火紅靈鷹的巢穴里。

「少主!你回來了!」眾人對葉天說道。

「嗯!」剛剛肯定有人想對九紋虎下手,不然小紋不會這樣反常的,葉天猜測道。不過既然小紋沒事,葉天便繼續刻腳下的陣紋。

陣紋很快便刻好了,按照當初來的進度,自己這一行人肯定可以在天黑之前趕回明月城。就在此時,樹林里忽然走出一群人,罵罵咧咧地喊道:「媽的!老子非抓到那隻老虎,它的皮毛那麼好,冬天禦寒肯定特別舒服!」

「找找他去哪裡了!快!肯定在這附近!」

「他還敢咬我!我非砍死他!」一個手臂纏著布的人憤憤地說道。

哼哼!原來是你們在打我小紋的主意,葉天冷笑著。而那群人也注意到了葉天他們,便徑直朝著葉天走了過來。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葉天殺心已起。

「喂!你們這些人有沒有見到一隻老虎從這裡跑過去?」為首的兇巴巴的問道。

葉天笑道:「沒有,我倒是看見一群野豬剛剛走了過來。」

「嗯?」

那幾人也不蠢,自然聽出葉天是在罵他們,當下便怒道:「臭小子,你話裡有話,居然敢罵我們?」

另一人則問道:「你是不是把那隻老虎藏起來了?我告訴你,那是我們先看到的,趕緊給我們交出來!」

「你們的?」葉天冷笑道,「那隻九紋虎可是和我簽訂了主僕契約的,你們膽敢傷他!」

這些人聽葉天這麼一說,便自知理虧,不過他們眼珠子一轉,便計上心來,被小紋咬傷的那人假裝憤怒地說道:「既然那老虎是你的,那你說,你的老虎無緣無故咬傷我,你是不是應該說點什麼?」

這一招夠狠,反正老虎又不會說話,就說是老虎先咬傷自己的,絕對可以訛人。

葉天打量了一番這些人,應該是一直傭兵小隊,實力都是殺徒,不過他既然可以全滅上次的黑蛇,那這次的自然也沒問題。

那幾人忽然將目光集中在了葉天背後的幾輛馬車上,其他人紛紛附和道:「你的老虎咬傷了人,你必須要負責!」

「就是!這話你自己說的!你縱虎行兇就得負責!」

為首那人,看到葉天沒有回答,以為奸計得逞,便又說道:「我看你們也是一幫窮光蛋,錢什麼的就不要了,把那車礦石給我留下就好了!」

「看你們這幫老的老,小的小,我們不難為你們,留下一車礦石你們滾就好了!」

葉天背後的幾位長老早就看不順眼了,紛紛喝道:「哪裡來的鄉野村夫,居然這樣訛人,你當我們是好欺負的嗎?」

「你們這些野蠻人真是膽大包天!居然敢訛詐我家少主!」

葉天一揮手,示意他們別說話,他慢悠悠問道:「礦石我給你們了,你們能帶出去嗎?」

「這你就不用管了,我們自有辦法!」為首那人自信地說道。

聽了他這句話,葉天立刻明白了,這傢伙身上有他想要的東西了。

「礦石,我們不會留下,不過你們的命都得留下!」葉天一聲怒喝,身上湧出一股巨大的殺氣。

「好小子,居然已經是殺徒了!」對方顯然沒料到葉天實力會這麼高。

「不過,可惜這麼好的人才,得隕落在這山裡了!」

他們一行人立刻紛紛催動體內殺魂,「鈧!」一件件殺魂立刻在體外凝結而成。

「兄弟們!殺了這幫傢伙!上!」他們似乎已經認出了這批礦石不是普通礦石,所以決定殺人越貨。

「少主我們來助你!」葉天身後的三位長老,立刻祭出自己的殺魂,和對方混戰到了一起。

葉天微微一笑,一柄小刀已然出體,去!葉天雙指一揮,刀殺魂便以一個刁鑽的角度朝著其中一人斜劈而下。

「鐺!」那人祭出自己的殺魂,抵擋了一下,卻被葉天一下子震飛了出去。

「真是自不量力!」葉天嘲笑道,刀殺魂刀鋒一轉,趁他還未起身,便朝著咽喉要害輕輕滑過。

「撲哧!」那人脖頸處立刻血流如注,他栽倒在了地上。

啊!另外一人看到葉天如此輕易地便殺死他們一個兄弟,立刻操控著自己的斧殺魂朝著葉天砍了下去!

斧頭的力量更為剛猛,葉天卻絲毫不躲避,刀殺魂奮力一斬,竟然直接將斧頭擊飛掉了,葉天立刻閃到那人跟前,一把掐住了那人的喉嚨,咔吧!葉天將一具屍體扔到了一旁。

「你們這些渣渣!真是自尋死路!」葉天不再和他們浪費時間,刀山魂揉入一把死亡鐮刀,刷刷幾下,將還在抵抗的幾人紛紛洞穿了!

留下最後那為首一人,看到滿地屍體,自知死定了,急忙跪下求饒,葉天徑直走到他跟前,說道:「給我!」

「什麼?你要什麼我都給你!只要你別殺我!」那人邊說邊向葉天磕頭。

「你剛剛打算拿什麼裝這車礦石?」

快穿之配角逆襲之戰 「哦哦哦!給您!給您!」那人急忙從懷裡掏出一枚戒指,遞給了葉天。

「啪!」那人還要再說什麼,葉天的刀殺魂已經插在了他的胸口上,

「你……唔……」 「你既然已經盯上了我的礦石,我怎麼可能會饒過你,出門在外低調點!」

葉天收起了自己的殺魂,而他的手心裡,正安靜地躺著一枚戒指。葉天開心地笑了,這便是空間戒指。

這是一種空間法器,可以往裡面存儲一些沒有生命的物品。這幾乎是丹師和陣紋師、鑄器師的必備法器。因為他們往往需要攜帶大量的材料,葉天的乾坤鼎還丟在明月城裡沒法帶出來。

而且空間法器製作還是挺麻煩的,首先要鑄器師用特殊的材質製作好,然後讓陣紋師將法器中刻入高深的陣紋,這樣一枚空間法器才算製作成功。

而陣紋師的等級,也決定了這枚空間法器可以存儲多重的東西。等級越高的陣紋師製作出來的法器所能裝的東西就越多越重。

要是他還是九幽殺神,葉天絕不稀罕這種東西,他要是想要空間戒指可以弄一大把,不過在明月城這裡,一品丹師都那麼把自己當回事,敢在明月城裡橫衝直撞,縱仆殺人,就不要說更為珍稀的陣紋師。

一位長老問道:「少主?您為何對著一個戒指笑得這麼開心啊?」

葉天有些無語了,真是一群沒見過世面的人,他答道:「空間戒指,聽說過吧?」

「哦!原來這就是空間法器!」旁邊的人恍然大悟的樣子,顯然還是知道這種東西的,看來他們還沒有葉天想象中的那麼沒出息。

葉天繞過他們,徑直走向了後面的馬車,運用內力催動手裡的戒指,嗖的一下,一車的礦石便憑空消失,裝進了空間戒指里。

「不錯!這樣回去就方便了!」

葉天再次催動時,發現戒指已經被裝滿了,果然,這大概只是一個二品陣紋師刻制的,並不能裝太多東西。

「唉!真是的,白高興一場,還以為可以將這些東西都裝了。」葉天收起戒指,忽然想起不能把小紋一個撇在這裡,自己這次得把它帶走。不然這次救了它,萬一自己走後又有其他人想獵殺九紋虎,誰來救它呢?

可惜空間戒指是裝不了活物的,葉天忽然想到了自己體內的半神格,既然火紅靈鷹可以被吸進去,那小紋是不是也可以被收進半神格呢?

「你們在將馬車都趕進這個圈裡,然後等我回來!」葉天吩咐了一聲,就蹭蹭沿著山體往火紅靈鷹的洞穴里攀爬,九紋虎正躲在裡面。

「小紋,別怕,那群人已經被我收拾了。」葉天安撫著著九紋虎,一邊坐到了他旁邊,開始打坐。

凝神定氣之下,葉天立刻進入了半神格內,火紅靈鷹見到葉天來了,立刻在葉天身旁不斷盤旋,不過葉天並沒有心情搭理。

「讓我試試能不能把小紋給吸進來。」葉天開始運用自己感知力去操控半神格。

九紋虎看到葉天身上光芒大盛,本能地便要逃走,但是一股柔和的力量忽然將他吞噬,他被吸進了葉天體內的半神格里。

「哎?小紋?」葉天看到九紋虎進來了,自然高興極了,但是九紋虎看了一眼葉天,又忽然本能地朝著火紅靈鷹嘶吼了一聲。

火紅靈鷹眼睛里也露出了凶芒,躍躍欲試地要朝著九紋虎撲過來。葉天急忙擋在兩獸中間,生怕它倆打起來。

不好,火紅靈鷹和九紋虎都是野獸,他們之間肯定不合,萬一自己一走,兩隻野獸大哥你死我活怎麼辦?他們畢竟是食肉類的野獸,性情可不是那麼溫順的。

冷少強行索愛:寶貝別逃 怎麼能讓它倆分開啊?難道我要弄了籠子去?葉天犯了愁,這半神格能不能分開兩個空間啊?葉天思考著,便開始打量這半神格。

「咦?這裡的空間好像變大了!」葉天心神一動,朝著神格頂部一觸,一下子就穿了過去,「這裡難道是第二層?」葉天繼續往頂部一摸,但是在這次是一層結界,過不去。

什麼時候變成兩層了?我怎麼都沒感覺? 總裁的小俏妞 葉天一邊回憶一邊伸手一拘,將九紋虎送到了這裡。

「小紋,你乖乖待在這裡,這裡有生命之泉,你餓了喝這些就好了。」

九紋虎很通人性地點了點頭,「好!我走了!」葉天光芒一閃,便睜開了眼睛,「好,啟程回家!」

眾人已經集合在他已經刻制好的傳送法陣里,一切都已經布置好了。葉天一躍跳到了法陣中心,即刻開始催動法陣,地上布置的火靈石嘩嘩開始發出耀眼的光芒,葉天在地上刻畫的符號也彷彿有了生命,從死神漂浮而起,在眾人周圍遊走。

「咻!」眾人眼前一黑,腳下一下子失了重心,彷彿從要從什麼地方掉了下來,一眨眼的功夫,眼前的景色便換了一番,他們現在已經到了邱鳴山外面。

「哎呦!你壓著我了!」眾人除了葉天,全都摔倒在了地上。葉天有些好笑地看著身後摔得人仰馬翻的人,第一次被傳送都會有中心不穩的感覺,不過葉天第一次可不是這樣的。

「快起來,咱們回城!」葉天催促道。

此時已經是下午了,他們得在天黑之前趕回去,否則明月城的城門就會關閉。他們依然按照來時那樣,從不同方向進城去,然後從葉家後門回去,悶聲發大財這種事情一定要低調。

葉天依然是獨自一個人回去,他獨來獨往慣了,而西城門外還有不少人在走動,自從上次葉天在西門附近的巷子里殺掉了跟蹤他的人,林家的人便瘋狂尋找葉天。

而在城中幾天沒見到葉天出來,他們便猜到葉天出城了,於是城外成了搜索的重點區域。而此時西城門外,已經沒人了,葉天一人獨自走在路上,顯得格外明顯。

「快看!那是不是葉家的那個少主!」

「呦!是他!就是他!快去稟告頭兒!」

「稟告什麼?你沒看到他就一個人嗎?咱倆抓住他,找林世少爺領賞去。」

路旁兩個猥瑣的中年漢子開心地商量著,自從上次林世被打,林世就告訴手下,誰能幫他抓大葉天,必有重賞! 葉天慢悠悠地走在路上,他在考慮將這批礦石賣到哪裡最合適,明月城只是大陸上的一座小城,丹師都頗為稀少,陣紋師和鑄器師就更不用說了。月家確實有一名鑄器師,但是以月家的財力恐怕出不起那麼高的價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