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麼奇葩的規矩,劉俊之竟然無語了。

這件事先擱下吧,等以後再慢慢解決吧!

劉俊之抱著一大塊蛟龍的肉,轉身向沒有水的地方走去。

現在避諱不避諱,用處已經不大。還不如乾脆一點。他手上的蛟龍肉,也阻礙了他的視線,他用餘光瞄了一眼,那邊有個空地,正好能放下這塊蛟龍肉。

在他抱起蛟龍肉的時候,從毒蛟身上拆下來的,剩下的東西。早已經被收入空間袋之中,空間袋會自動將這些東西冷凍保存,所以劉俊之不用擔心。

重回七零:炮灰女配打臉日常 烤肉串的所有原料,都飛到了他放到蛟龍肉的那塊空地。

劉俊之將蛟龍肉向空中一丟,手中的琅琊劍揮舞了幾下,這塊蛟龍肉變成了一粒粒的小塊。

蛟龍肉是特殊食材,就算落在地上,也不會沾染任何塵土。

不過劉俊之還是準備了一個大盆,一粒粒晶瑩剔透的蛟龍肉落入大盆中,在達到一定的量,空中的蛟龍肉就不見了,全部傳送進了空間袋。

劉俊之拿起一隻竹籤子,向上面穿了五粒蛟龍肉,蛟龍肉鮮嫩無比,不用拌入任何佐料。

劉俊之將一粒蛟龍肉,直接丟入嘴中,嚼了嚼。

這神武大陸的毒蛟,肉質還可以,雖然蛟龍肉中蘊含的元力不多,但卻十分濃郁。

不一會兒,劉俊之便將盆中所有的蛟龍肉串好。

其實劉俊之也知道,做串烤肉用的釺子,用新疆特產的紅柳最好,將紅柳的細條截削而成的木釺。

但是這種原始的木釺已經不好找了,雖然空間袋內自成空間,也有紅柳種植。但劉俊之並不打算用,雖然用竹籤子味道會差一點,但是還好。

劉俊之便將蛟龍肉串均勻地排放在槽形鐵皮烤串爐上。

鐵槽烤串爐分上下兩層,中間隔板成孔狀。

下邊那一層本來是放燃料用的,不過劉俊是烤肉串,從來不用燃料,一股火焰從劉俊之的手指竄出,劉俊之將手指一彈,火焰便落在了下面那一層,沒有沾到一點蛟龍肉。然後燃燒起來,雖然火焰燃燒著,但是很小。劉俊之知道,這種程度的火焰正合適,正適合烤肉。

劉俊之不用煽扇子,因為火焰是受他控制,他會調整火焰。劉俊只想貴龍肉上撒上精鹽孜然粉等佐料,又加上了秘制的辣椒醬,這種辣椒醬是用一種叫做綠魔辣椒的辣椒研磨而成,雖然叫辣椒醬,但卻不是紅顏色的,而是一種無色的辣椒醬。

不一會兒,一面的蛟龍肉已經呈醬紅色,然後他將蛟龍肉翻了一面,這一面,他只放孜然粉,不加入別的佐料。

待這面也呈醬紅色后,劉俊之將肉串兒上下翻烤了幾分鐘。

蛟龍肉串雖然烤好了,但劉俊之並沒有急於拿下來,而是向兩面都刷了一層油,劉俊之刷上這種油之後,蛟龍肉上的油脂便減少了許多,肉香味和草藥的清香味撲面而來。

劉俊之刷在蛟龍肉上的油,是由一種草藥中提煉而出,這種草藥不生長在地球,而是生長在九天仙宮,嫦娥仙子所居住的廣寒宮內,這種草藥伴隨著廣寒宮內的月桂樹生長,吸收了又被樹的靈氣,是滋補的佳品。

劉俊之將烤好的蛟龍肉串裝盤,遞給了在一旁觀看的傅雪嬌。

濃郁的肉香味兒,與清香的草藥味相互混合,互相補充。

其它四人,都在那裡盤膝而坐。四個人臉上的潮紅漸退,意識逐漸恢復,不過恢復的比較慢,傅雪嬌之所以能快速醒來,是因為劉俊之早在她體內留有一隻先天靈火,用來交換傅雪嬌脖子上的玉墜。

劉俊之上身早已經穿好衣服,在他扔給傅雪嬌外套的那一刻,他在上身早已經穿好了一件長袖。

雖然劉俊之身上的衣服顯得不倫不類,他也不會遮掩,因為山洞只有他們六個人。

傅雪嬌接過蛟龍肉串后,便迫不及待的拿起一串吃了起來,一粒粒蛟龍肉之口,還沒等傅雪嬌咀嚼,從蛟龍肉內,流出了一股美味的湯汁。

湯計的味道直衝付雪嬌的咽喉,然後被傅雪嬌咽下。湯汁的鮮香味,讓傅學嬌久久不能忘,甚至讓她忘記了咀嚼口中的蛟龍肉粒。

「我決定了,以後天天跟著你,讓你給我做好吃的。」由於嘴中有蛟龍肉粒,所以傅雪嬌說的含糊不清。

「劉俊之,我的衣服呢?」一個慵懶的聲音說道,這個聲音很悅耳,空靈而甜美。

劉俊之雖然點了她們的周身大穴,但只要她們恢復意識,就自然而然的解開了。

這也就能解釋,傅雪嬌在醒來之後,就能立刻站起來。

劉俊之雖然沒有回頭,但也知道是誰在叫他。

石寧看了看赤裸的全身,又看了看放在身前的衣服。

便隨手挑了兩件,穿在身上。

雖然服裝很怪異,但是石寧穿上之後,感覺還可以。

濃郁的肉香味,與清香的藥草味兒。一股腦的鑽入了石寧的鼻孔。

「好香。」石寧快步的走到傅雪嬌面前,拿了一串蛟龍肉串,便吃了起來,一串下肚之後,便又拿了一串。

「慢點吃,還有很多。」劉俊之將烤好的蛟龍肉串放入盤子當中。

「知道了。」石寧已經吃完第二串,在吃第三串的時候,石寧的速度慢了下來。

「真好吃。」石寧的胃徹底被這蛟龍肉串所征服,雖然很辣,卻並不上嗓子。而且這個辣味很柔,雖然辣了點卻不是很沖的辣味。

傅雪嬌石寧你串兒我一串,已經吃了大半盤。

這時,景群星也醒來了。因為他眼帘的是一個少年的背影。

她看了看全身,發現全身赤裸著,她嘆了一口氣,她終於明白了什麼叫自作自受。

她莽撞的攻擊了肉球,導致自己中了春藥。

看來一切都是命,讓她失身於這個不知姓名的少年。

「你醒了,先把衣服穿上,然後過來吃烤蛟龍的肉串,先吃飽。然後待會兒我們再想辦法,衝出這個山洞。」劉俊之說道。他雖然沒有回頭,但他知道醒來的人是誰,景群星。

在和白狼打鬥期間,石寧將周雪周晴景群星的名字的名字一一告訴了劉俊之。

而且劉俊之通過她們身上的各個細節,很容易判斷出來是誰。

他剛才就是根據腳步聲,判斷出景群星已經醒來。 ?景群星在那奇形怪狀的衣服中,挑了兩件套在身上。

這件深藍色的褲子,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製成的,穿起來很舒服。就是有些大。

景群星上身穿一件格子襯衫。她穿起襯衫之後,感覺上衣很大,很寬鬆。

她從盤子中拿了一串蛟龍烤肉,迫不及待的咬了下去。

剛才的這股香氣,已經激發了她的食慾。

景群星一口下去,蛟龍肉粒所包裹的汁液,一股腦的衝進了她的嘴裡。

景群星一把從背後摟住劉俊之,這個少年人做飯太好吃了。雖然不知道姓名,但是稀里糊塗的成為自己的丈夫。也是很不錯,一切都看在美食的面子上。

景群星不僅從後邊抱住了劉俊之,而且還無意的蹭了兩下。

劉俊之鼻孔止住的鮮血,又開始流了出來。

景郡星胸口前兩團軟肉在劉俊之背後摩擦。

就算有冰心訣的護佑,劉俊之心中的慾火已經被勾了起來。

「景群星,你如果再這樣,信不信我當場就辦了你。」劉俊之調侃道,這個景群星,膽子不是一般的大,在這種情況之下,還挑逗著劉俊之。

「現在我們是夫妻了,你要來我隨時恭候。」景群星這句話把劉俊之噎的夠嗆,劉俊之用手擦了擦鼻血,沒有接景群星的話。

「等會兒,都吃飽了,我們找一找別的出口,看這水勢,原來被堵住的出口早已經被淹。」劉俊之說道,以他現在的情況,沒法在大面積的動用先天靈火。而且在水中動用,以他現在的實力很難保證先天靈火不失控。

一旦失控,自己和傅雪嬌頂多衣服被燒,沒什麼大事,不過石寧她們會被燒死的,她們身上只有一滴先天靈火,跟本沒什麼用。

「好。」回答劉俊之的人卻是戴惡鬼面具的少女。

「醒了就好,周雪傷得比較重,會晚一點兒醒來,過來吃點東西?」劉俊之說道,現在除了周雪,剩下人的都醒過來了。

……

傳送陣前,站著許多人。

石家大長老石淚、景家家主景浩與周家家主三人正在商議著什麼。

冷宮裡的冷皇妃 維持著傳送陣的五件聖兵只剩下燕雲天的雲天寶扇。

天雲寶扇支撐著傳送陣,以保持證傳送陣不會被關閉。

這裡位起了數頂帳篷,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四方勢力將會聯合搜尋失蹤的人員。

武聖石家,武者九重的石寧。

萬獸山莊,武者七重的傅雪嬌。

武聖周家,武者九重的周雪和周晴。

神劍山莊,武者九重的景群星。

騰龍軍團,無雙營營長莫無雙。

這六人是重點搜尋對象。

武聖周家的家主不在乎周通的死,心中甚至有些暗喜,周通一死,周謹兩兄弟肯定會暗中做些小動作,會針對周雪和周晴,到時候只要抓住他們的小把柄,能徹底的打壓他們。

燕雲天一臉的愁悵,莫無雙現在生死未知,這件事要不要通知莫老侯爺。

燕雲天恨不得要衝進傳送陣,去尋找莫無雙。

可是,他一旦進入,就算將自身實力壓制在武者層次,也會被十萬大山外圍的規則抹殺。那怕是武聖二重的他。

莫無雙是莫老侯爺的孫女,莫家唯一的繼承人。

石淚拍了拍燕雲天的肩膀:「我聽石宗那小鬼說,他隱約看見莫無雙與傅雪嬌在一起,放心。傅家丫頭身負天地異火,莫無雙要是與她在一起,不會有大問題。」

「師伯,現在可能出了大問題。」一個聲音平靜的說道。在燕雲天面前的時空開始扭曲,一個白衣男子走了出來。

如果說景浩是一把鋒利的劍,那麼這個男人是一把無鋒的劍。雖然全身沒有閃爍的劍光,但是這個男人站在這裡,就是一把碩大的寶劍。

來人正是莫無雙的父親,人皇座下十三位天侯之一。

武聖一重,劍公子莫奈何。

「連你也趕過來啦,看來是出大事了。」石淚沒想到莫奈何會這麼快的趕過來。

「師伯,現在的情況是我們根本查不到無雙的下落,無雙身上有我父親所留下的封印,是用來追蹤無雙的蹤跡。可是,做個追蹤無雙蹤跡的封印,卻無法尋找到無雙的蹤跡。」莫奈何說道,就是因為蹤跡斷了,所以莫老侯爺才讓莫奈何過來。

「看來這件事難辦了,只有去請那個人了。」石淚說道,看來燕雲天的直覺很準的,莫無雙那邊出大事了。

燕雲天和莫奈何都知道石淚所說的那個人是誰,盛寶閣三大黃金供奉之一。

武帝六重的大藍玉手曹成岳。

雖然此人不是武聖,但是此人實力堪比武聖,更精通先天演算,現在也只能請他算上一卦了。

「師伯,暫時不用,雖然不知道無雙那丫頭在哪兒,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並沒有生命危險。」莫奈何說道,他來此地,只是將此事情告訴大師伯石淚。

……

劉俊芝還在繼續用蛟龍肉烤串,這一盆蛟龍肉串兒。已經沒剩幾串兒了。

突然,從山洞的洞頂上,掉下來一個女子。

女子憑空出現,迅速的下墜,正好砸在劉俊之的身上,連烤具都沒有遭殃。

又快又准又狠,像正中靶心一樣,砸在了劉俊之的身上。

這一刻,劉俊之鼻血整個都噴出來了。而且劉俊文覺得這是他這一輩子出過的最大的洋相,鼻血竟然噴在了那個女子的胸口,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婚婚欲醉:惡魔哥哥輕點愛 一見輕心霍少的掛名新妻 最重要的原因是,這個從天上掉下來的女子,全身赤裸。

劉俊之讓這一下給砸蒙了,這是什麼狀況?老天爺難道不知道,他已經被這個大陸奇葩的規矩所困擾,老天爺又給他送過來一個。

「疼疼疼。」這是女子的第一句話,然後啪的一聲。劉俊之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個嘴巴。

女子本來進入一個未知的世界,心中正有些迷茫。然後就被一股力量給拋出來了,而且是赤裸裸的拋出來了。

她被這股力量拋出來之後,發現一個大色狼在輕薄她。

石寧等人被嚇了一跳,不過看見女子的容貌后。石寧驚聲叫出:「無雙姐,你怎麼會在這裡?」

劉俊之的空間袋內,傳出一個小孩子的笑聲。當然這笑聲只有劉俊之一個人能聽見。小男孩笑完之後,一段文字傳入劉俊君的腦中。

這個女人進入了空間袋,雖然我不知道她怎麼進入的,但我知道怎麼把她拋出去。

叫無雙的女孩,覺得打了一下太便宜這個少年。於是又揚起手,準備在給劉俊之一巴掌。

不過她的手被另一名少女抓住。被傅雪嬌抓住。

「姐,他是我和石寧的男人。」傅雪嬌輕聲的說道。

「好吧,不過我要做大房。」女子說道,面容上無悲無泣。

劉俊之徹底的無語了,他到現在才發現。老祖宗這是坑他呀!把他往死里坑呀。

……

通天之路上,某一個星系。某一個大千世界。某片大陸之上。

一個銀髮少年打了無數噴嚏,心中暗道:「小兔崽子,你竟然罵我,看你回來我怎麼收拾你的。」

……

「做大房,你問過我嗎?」景群星反問一句。這個女人是誰呀,不明不白的從天上掉下來。而且竟然說自己要做夫君的大房。

「好生熱鬧。」重傷的周雪終於醒來了。

其實她早就醒了,只不過在想事情罷了。周雪起身穿上衣服。向她們這個方向走來。

「我說,大姐。你能不能在不在這裡張揚舞爪,先把衣服穿上。」劉俊文只指了指地上的衣服,這裡的衣服不算少,最底下的幾件當然不能穿了,因為它髒了,可是上面還有很多新衣服可以穿。

「大色狼。」女子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而且每個字都是咬牙切齒。

劉俊之心中暗道:我招誰惹誰了,平白無故多了五個老婆。然後烤個串兒,天上又掉下了一個老婆。我該怎麼向秦鳳凰解釋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