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在最後,依舊有著一道聲音解釋道:「恭喜你,如今你已經排列出屬於你自己的玄雷刀法!」

而後這一聲繼續道:「你無須緊張兮兮的,我只是一縷青魂,說完話就走,

這最後強弱皆可修習,

很簡單,就是不管你是一名武徒一品,還是一名武祖境界,

都可以修行此刀法!」

陳三條聞言后,哦了一聲。

良久,他似乎想起了什麼一般,連忙問道:「前輩,我的順序沒問題吧?」

然而,這時,哪裡還有人回答他的問題?

陳三條不由得微微皺眉,腹誹道:「嘚嘞,這跑的比誰都快啊!」

再仔細的咀嚼剛剛之人說的話,自己是排列出了屬於自己的玄雷刀法。

這也就是說,自己修行的刀法即便是與當年刀皇一樣名字、招式,但效果、氣象都會截然不同?

當他知道這玄雷刀法的來源和名字,但在臉上神色依舊很凝滯。

雖說知道了名字,但這是何等級呢?

此刻倒是成了他心中的一個疑問,剛才那人直說誰都能修鍊,但並未說這部刀法的等級。

或者是說是一部黃階?

或者是玄階?

亦或是地階?

……

這時,在陳三條的心中如此的向著,但越是到了後邊,他就越不敢往下想。

婚內強歡:兇勐總裁契約妻 何況人家也說了,任何的人都能修鍊,指不定就是一部稀疏平常,人人能修行的刀技而已。

只是到了不同等級修士的手上就會發揮出不同等級的傷害、氣象而已!

這一點倒是令陳三條的心中也有些疑惑。

他不想在這裡打攪到正在熟睡的蕭雨晴,因而直接從窗戶一躍而出,悄無聲息的繞過了安插在這裡的碟子。

如今以陳三條武者一品境界修為,他已經能將這裡隱匿的碟子所在的位置知道的一清二楚。

而且很輕鬆就能避開這些碟子的監視。

如今他還沒有打算與蕭家撕破最後的偽裝,若是要撕破的話,那麼也要等到與蕭城一戰之後。

想到這,陳三條已經到了蕭家後生一處比較隱匿的所在,在這裡有著一棵大樹。

因為已經是深夜。

在這裡唯有能聽得見蟲子的叫聲,而且,還有深邃的空中,那一輪月光透過了冠蓋如華的樹葉的空隙照射在了陳三條的臉龐上。

陳三條心中很舒坦。

這次出來可是賞景,而是練刀。

他沒有刀,便用氣勁斬斷一棵碗口粗的樹木,而後用尖銳的石頭,削出一個刀胚子,就當是一柄刀。

等到這些都完成後,在陳三條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意。

陳三條在腦海中回憶著第一頁上的起手式。

站立在樹下。

居然一站便是兩個時辰,絲毫不動!

然而,就在下一刻。

陳三條之前握著木刀未曾有絲毫動作的手,此刻竟然動了,而且刀就在他的面前擺出一個個很奇葩的動作。

剛開始時。

陳三條手上的木刀顯得很笨拙,就連劈下或者是攔江的動作都顯得滑稽可笑。

然而,讓人震驚的是,他手上的木刀,第一次揮出,約莫間隔半盞茶功夫,才會再次的揮出,如此往複,孜孜不倦。

如此,時間就一點點流逝!

而後,他腳下也跟隨著一起動,由笨拙到熟練,到最後的融會貫通!

這些若在普通刀客心中肯定會覺得結束了。

只是,這時的陳三條又再次的起手式,依舊很滑稽!

若是落在刀客的眼中,看見陳三條的揮刀,開始可能還會譏笑,覺得他傻。

可倘若現在再看陳三條的出刀,他們定會驚呼此人乃天才。

約莫三個時辰過去。

突然,陳三條手上的木刀自上而下劈下,木刀與一塊巨石撞擊在一起。

啪的一聲!

陳三條目瞪口呆站在大樹之下! 月光灑落。

樹葉在夜色習習的涼風中嗖嗖作響。

這時,正有著一名白衣少年獃獃的站立在大樹之下。

在他的眸間閃過一抹的失落!

此人,正是陳三條。

此刻的他已經睜開眼,看著已經段成兩截的木刀,神情有些恍惚。

陳三條心中莫名的狐疑。

他剛才可是積攢了足夠的真元,以及對刀法精髓的理解,而且,在起手刀那一刻,他的胸中頓時升起萬丈信心,絕對有信心將眼前的巨石一刀劈成粉碎。

他就只能站在原地。

看著地上已經斷成了兩截的木刀,不由得一陣發獃!

這是怎麼回事?

陳三條的心中覺得一陣無奈。

不過,他這次並未去思忖,而是再一次削了一把木刀。

而後就一刀一刀的練起來。

雖說是無數刀,但其實就是一刀而已!

時間一點點流逝!

陳三條就在大樹之下,整整的揮刀,整整揮動一萬次,每一次揮出,他都記在心中。

從第一刀,到第一萬刀!

陳三條早就已經將之前斷刀的失落都忘得是一乾二淨,在他的額頭慢慢的滲出了絲絲汗珠。

就連身上的衣衫都已經濕透,黏貼在了身上。

然而,他依舊未曾停止,而是一步一刀,在大樹下慢慢來回的揮動。

這時,在天際漸漸的乏起了魚肚白。

再有半個時辰,天就要亮了。

陳三條並未繼續練,而是將手上的木刀立在大樹旁,旋即自己坐在地上,目光望向遠處。

深深吸一口氣。

陳三條只覺得在這裡有著清晨露水中散發出來的真正青草味,還有些許混雜著的泥土氣息。

小半個時辰很快就流逝。

天際就漸漸被一層金光籠罩,雲朵也開始變化,漸漸被染紅,蔚為壯觀!

望著天際的雲捲雲舒。

陳三條不由得瞠目結舌,以前只是覺得這天際的雲捲雲舒很好看,並未仔細的去看。

可是,今日,在他的心中就覺得有些不一樣!

這時,就只見他的目光一直都凝注在遠處的天際,宛如正在看著很古怪的事情一般。

良久。

他並未有絲毫其他的舉動,而是雙手攏袖,宛如是一名市井混子一樣,顯得很是舒展,毫無壓力感。

然而,隨著時間推移。

蒼穹之上的雲霞慢慢被刺破天邊第一縷陽光碟機散,而後便是旭日東升,刺破大地寂靜!

陳三條依舊雙手攏袖,呆立當場!

陽光在他那張俊俏的臉上劃過,而且這時能看清,在他的臉上帶著笑意!

他這時緩緩的將袖袍微微抬起,而後又是雙手攏袖。

如此這般幾次后。

他就停下動作,而後微微皺眉。

下一刻。

陳三條不由得咧嘴笑了笑道:「嗯?原來這麼回事啊?

這起手式何必要拘泥於固定的模式呢?

再說了,招式的變化乃是根據人和環境而言!」

陳三條在心中一陣嘀咕著。

看雲霞雲海心中有悟!

在這個世界上,最不變的便是變!

之前破天拳的起手式如此,如今這玄雷刀法亦是如此,刀譜上的招式是固定的,但修鍊招式的人是活的,時時刻刻都在變。

因此,這其中都會有著太多的變動!

若是拘泥於一招一式,或者是刀法的奇巧,那麼肯定會令玄雷刀法落於下乘。

陳三條用笨拙的法子練刀,每次揮刀都顯得很笨拙,便是這個緣故!

而今,觀看這千里雲海,居然心中有悟!

他並未多等!

而是直接拿起了立在大樹旁的木刀,只是隨手一刀揮出,一道刀罡頓時以陳三條為中心蕩漾開,而後擊在了一塊巨石之上。

轟隆一聲。

就在這刀罡落在石頭上之後,瞬間炸裂,巨石化作粉碎,散落在地上。

陳三條見此,眼眸中有些恍惚,旋即又是有些震驚之色!

這玄雷刀法果真厲害啊!

不過,他也未曾停歇,而是再次隨後另外一個角度揮出去,一刀刀罡落在地面上,頓時地面塵土漸起,炸裂出一道深坑!

如此,倒是揮出了不下百刀。

這時他才緩緩的將手上的木刀緩緩收回,而後目光都落在了被刀罡毀壞的幾處!

在他的臉上不由得便是露出一抹笑意!

不過,在陳三條的臉上始終是保持著淡定,他很清楚,這一刀讓他吃盡了苦頭!

而且,如今這一刀遠沒有到達最佳的境界!

在陳三條的心中很清楚,對一部武技和功法真正的理解和純熟運用,不是說會就結束了。

相反,這才是真正的開始而已!

走在武修這條道路上,很多人對境界速度的提升的追求遠遠勝過了對武技的運用上。

這其實就導致很多武修者只是注重境界提升速度而已,以及對武技的速成,如此倒是越到後邊就越難精進,從而影響心境。

如此一來,便會在走到了某一段后就會停滯不前。

這其實也是危險的一種事情!

這就好比是一位稚童天不怕、地不怕。可有一天遇上一位冷麵大叔,然後還狠狠教訓了他一次!

那麼,這名稚童下次再見這位大叔時,心中難免會有些陰影,至少不敢如之前那般張狂!

這樣就是在冰武帝國中每年都會有很多天才人物,在短暫的時間中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在也沒有聽到過他們的蹤跡。

其實,他們早就已經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