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柏青欣慰一笑,自己果然沒有找錯人:「這裡面有一本煉藥筆記,還有你煉藥晉陞所需的藥物,路上你可以煉藥。」

「裡面的東西我收下,這個空間戒指可不能收。」說著碧綰已經將空間戒指裡面的東西放到了自己手上的戒指中,「王爺的這個戒指已經夠用,再說我收其他男人的戒指,他會生氣吃醋的。」

知道碧綰這是故意找借口,熊柏青也不扭捏接過碧綰手中的戒指:「沒錯,一怒之下將戒指扔了,那可可惜了。」

「熊老,你會去百老秘境嗎?」

「雖然進不去,但是會去。」說道百老秘境熊柏青頓時興奮激動起來。

「嗯,有什麼想要的藥物,告訴我我一定幫你找來。」

「真的?」

碧綰認真承諾道:「那是自然,你雖不是我師父但是勝於我師父,我有現在的成就全是你的功勞,還有你將這麼好的寶貝也給我,幫你尋找藥物這麼簡單的事怎能不幫。」

「呵呵……好好好……我要仔細想想。」

「嗯,進去之前告訴我就行。」

隨後熊柏青將煉藥筆記上的注意點仔細的給碧綰解釋了一遍,以防碧綰在煉藥的時候遇到問題。

當碧綰起身出門的時候,發現冷寒澈已經在皇室煉藥師公會等著了。

原來冷寒澈在王府,左等右等都等不到碧綰,就直接來了皇室煉藥師公會。

到了公會,冷寒澈知道碧綰和熊柏青肯定有事,所以沒有進去打攪,而在門口靜靜的等著。

見碧綰出來,冷寒澈微微一笑,環住碧綰的肩膀將她扶上馬車。

上了馬車,冷寒澈就將一碗葯粥和一碟香脆小肉酥遞到碧綰面前:「來,趁熱吃,怕你餓了。」

「是有點餓。」說著碧綰『咕嚕咕嚕』一口氣,將那碗葯粥喝了下去。

雖然現在碧綰對葯粥已經沒有第一次那麼強烈的反應,但是知道這粥承載了冷寒澈的關心、擔憂和愛意,所以一口喝下才是最好的回答。

「來,香脆小肉酥。」冷寒澈已經喜歡上這種親自餵養的感覺。

第二天太陽還在睡眼朦朧的時候,冷寒澈就帶著碧綰往迷離森林出發了。 一路上,碧綰沒有因為沿途的美景耽誤煉藥,而冷寒澈駕馭著飛翼天馬以最快的速度往迷離森林進發。

本需十天舟車勞頓的路程,冷寒澈他們僅僅用了兩天就到了。

雖然到了迷離森林,但是看著依然沉浸在煉藥中的碧綰,冷寒澈靜靜欣賞著,不敢打擾。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直到黑夜將整個迷離森林擁入了自己的懷中,碧綰依然煉著葯。

不知過了多久,血紅色的煉爐終於飄出一陣濃郁的青草味,而碧綰揚唇一笑:「終於成功了。」

「恭喜,二星中級煉藥師。」冷寒澈恭喜道。

碧綰一手拿著丹藥一手拿著白火靈鼎:「終於對這個煉爐有點感覺了。」

「這個煉爐是熊藥師送你的?」

「是啊,感覺怎樣?」

「紅色,喜歡。」冷寒澈聳眉回答著,「靈器……熊老對你還真大方,將這麼好的寶貝給你。」

「呵呵……這你都能看出來。」

「根據意念能自由變幻的器物,至少也是天器,而你手上的煉爐有一定的自我意識,所以應該是靈器。」

「自我意識?」碧綰好奇的看著冷寒澈,自己怎麼沒發現白火靈鼎的意識?

「不是它有意識,與你相抵觸,你一開始怎麼會頻頻失敗。」

冷寒澈的話讓碧綰一下子醒悟過來:「難怪,我還奇怪著呢,沒想到是這個原因。」

「它叫什麼?」

「白火靈鼎,可是明明是紅火,為什麼叫白火?」碧綰自顧自的呢喃著,可是抬眼發現冷寒澈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怎麼了?」

「白火靈鼎可是上古四大煉爐中排行第二的葯鼎。」

「真的,真的得到寶了。」碧綰將白火靈鼎緊緊的抱在懷中,在心中發誓一定要幫熊藥師找到他想要的藥物。

「沒想到熊老還有這樣的寶貝。」冷寒澈邪魅一笑似乎猜到了什麼。

怕冷寒澈懷疑熊老的身份,碧綰立刻打岔道:「那排名第一的葯鼎是什麼?」

「真龍雄鼎。」冷寒澈回憶道,這還是他的母妃白蓉兒告訴自己的。

「你真是厲害,什麼都知道。」碧綰崇拜的誇讚道,似乎冷寒澈什麼都知道。

對於碧綰的誇讚,冷寒澈無奈一笑:如果自己真的如此厲害,那麼還愁保護不了她。

「是進去,還是等天亮?」看著黝黑死寂的迷離森林冷寒澈輕聲詢問道。

「現在就進去,黑幕下的迷離森林更加危險刺激。」在黑夜的刺激下,碧綰全身的細胞興奮躁動著。

「好,將飛翼天馬放到你的空間里,去韶華城全靠他了。」

「嗯……」意念一轉,飛翼天馬消失在了原地。

這次冷寒澈沒有擋在碧綰前面,而是默默的跟在碧綰後面:「這次換做你保護我。」

「有本小姐在,王爺請放心。」碧綰扭頭淡淡一笑,「你負責計數,本小姐要獵殺五百二十隻魔獸。」

「王妃威武。」

就這樣,兩人一前一後往迷離森林走去。

在兩人『沙沙』的腳步聲下,時不時發出莫名的『嘶嘶』聲和『嗖嗖』聲,讓黑幕中的迷離森林顯得更加驚悚瘮人。 突然,碧綰停住腳步,猶如一頭冷漠嗜血的豹子,眼神如炬的掃視著四周。

站在碧綰身後的冷寒澈,看到碧綰如此樣子欣喜一笑:自己的廢物就是有魅力,不管什麼樣子都讓自己不得不愛。

「小心。」碧綰一個側身旋轉,使出一個火球,將突然竄出來的一隻四階白雲冰霜狼擊中。

被碧綰火球擊中的的白雲冰霜狼,散發著幽冷清冷的綠光,小心謹慎的盯著碧綰『呼哧呼哧』喘著粗氣。

「我來。」碧綰握著雙拳,朝白雲冰霜狼慢慢靠近。

「嗷嗚……」突然白雲冰霜狼仰頭長嘯一聲,並看著冷寒澈慢慢的往後退去。

見白雲冰霜狼無視自己,碧綰有種微微挫敗感,轉頭看了看冷漠站在不遠處的冷寒澈,對白雲冰霜狼提醒道:「我才是你的對手。」

白雲冰霜狼對著碧綰輕視一笑:「就憑你。」

「憑我就夠了。」說著碧綰甩出兩火龍,朝白雲冰霜狼包襲而去。

見兩條火龍朝自己飛嘯而來,白雲冰霜狼輕輕一躍扭頭射出兩條冰柱,瞬間將碧綰的火龍給凍住了。

「一個小小控士,這點實力也敢猖狂。」白雲冰霜狼不再猶豫,朝著碧綰飛奔過來,同時周身無數冰箭飛射而出。

看著蜂擁而來的冰箭,碧綰一躍而起迎面而上,在離冰箭只有半臂距離時,快速舞出一條火龍,將所有冰箭捆捲起來。

被碧綰火龍捆捲起來的冰箭,在碧綰意念一閃后全部消散。

「原來如此。」白雲冰霜狼憤怒的看著碧綰,退去了眼中的輕蔑和譏諷。

「嗷——嗷——」突然從白雲冰霜狼身後,竄出七隻與他一般大小的白雲冰霜狼。

「打不過就找幫手,無恥。」看著慢慢將自己包圍起來的白雲冰霜狼,碧綰冷漠的說著。

「你故意隱藏等級迷惑我,難道有恥?」

「本小姐自然有齒,不然怎麼吃你們的魔獸肉。」

「找死。」八頭白雲冰霜狼同時怒吼一聲,對著碧綰射出半米粗的冰柱。

碧綰飛躍而起,想讓這八根冰柱自相撞擊。

重生之兵哥的嬌萌媳婦 可是,白雲冰霜狼射出的冰柱,在碧綰原來站定的位置相互撞擊后,沒有消失反而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一根兩米粗的冰柱,朝碧綰追隨而去。

往上飛升的碧綰突然在空中停住,往冰柱俯身而下。

「哈哈,她難道想將冰柱撞碎?」看著俯衝而下的碧綰,八頭白雲冰霜狼嘲笑著。

可是笑聲還在天空回蕩,那根讓他們引以為傲的冰柱,竟然在碧綰的火牆攻擊下消散了。

「你到底是什麼等級。」一再受挫的白雲冰霜狼忍不住的朝碧綰質問道。

輕輕飛落下來的碧綰微微一笑誠實的回答道:「四星初控師。」

「初控師……初控師,又想騙我們,以為我們傻啊。」

「信不信隨你。」碧綰無所謂的攤了攤手,朝白雲冰霜狼快速的發動著火球。

一個一個火球猶如離線的石球,『嗖嗖』的朝白雲冰霜狼射去,而動作敏捷的白雲冰霜狼一邊躲閃一邊譏笑著:「這樣就想吃自己的肉,妄想。

」 很快八隻白雲冰霜狼迅速調整,四隻在前四隻在後,前後交叉排列而戰。

一看他們的站立布局情況,碧綰立刻明白過來,用水靈力元素在自己周圍設起一層保護罩,雙手舞動著兩條熊熊燃燒的火鞭,往白雲冰霜狼中間衝去。

看著朝自己衝過來的碧綰,四隻白雲冰霜狼放出冰球攻擊,而另外四隻負責冰牆助推。

冰球和冰牆迸發著寒氣,朝碧綰攻擊過去。

見勢碧綰加大手上火鞭的威力,快速揮動著形成兩個急速旋轉的漩渦。

隨著漩渦的旋轉,無數火星飛射而出,如隕星飛落一般飛濺到冰球冰牆之上。

不要看被碧綰甩飛出去的火星奄奄一息的沒什麼威力,但是當冰靈力元素一觸碰到,就立刻消散。

沒多久,原本密不透風的冰牆已經布滿了無數細小的空洞,軟弱無力的與碧綰抗衡著。

而就在這時,站在後排的四隻白雲冰霜狼,突然一躍而起,身手敏捷的躲過碧綰的火鞭,將碧綰包圍在內。

包圍著碧綰的四隻白雲冰霜狼,冷冷的凝視著碧綰,順著同一方向快速的奔跑起來。

很快,四隻白雲冰霜狼只留下一陣黑影,在碧綰身邊旋轉著。

不知這四隻白雲冰霜狼有什麼目的,碧綰眼神警惕的注視著。

忽然碧綰周圍捲起千層雪,刺骨寒冷的冰雪形成幾米高的雪風暴,將碧綰圍困在內。

「吼……」另外四隻白雲冰霜狼仰天長嘯一聲,雪風暴的威力瞬間加強幾倍。

被困其中的碧綰,因為雪風暴帶來的巨大壓力,根本無法飛躍而起。

只能忍受著巨大的壓力,忍受著冰雪的襲擊:「威力不夠。」

在八隻白雲冰霜狼正得意間,就聽到碧綰那挑釁的話,頓時惱怒的齊齊仰頭,噴出八道雪柱融入雪風暴中。

隨著冰柱的融入,雪風暴的威力更強大了。

感覺到呼吸有些困難的碧綰,突然冷冽一笑:與歪歪比起來差遠了。

『轟……』就在雪風暴加強后不久,一聲巨響將八隻四階白雲冰霜狼震飛開去。

震落在地的白雲冰霜狼,狼狽且敏捷的起身,相互不解的對望著。

剛才可是他們八兄弟的絕技——冰龍雪舞,其實力已經接近五階,這個自稱四星初控師的人類,怎麼可能衝破他們的攻擊?

「繼續……」見八隻白雲冰霜狼相互對視著,碧綰擦了擦額頭的細汗,「以一對八也只有這些實力?」

聽著碧綰那挑釁、激怒的話,八隻白雲冰霜狼直接朝碧綰撲了過去。

因為他們已經隱隱預感到自己全勝的可能不大,看著柔弱纖細的碧綰,近身攻擊他們肯定能夠獲勝,所以改變戰略撲涌而去。

見八隻白雲冰狼朝自己撲來,碧綰亮出匕首,眼神嗜血的沖了上去。

左提右划,側身貓腰,躲閃飛躍,一連串列雲流水的動作,讓碧綰流走於狼群間不費摧毀之力。

匕首過處,鮮血飛濺,狼嚎遍野,凄慘悲涼。

『嗖嗖嗖……唰唰唰……』八隻白雲冰霜狼沒多久就奄奄一息的躺倒在地,無法動彈。

而一直在遠處靜靜觀戰的冷寒澈,到這時才鬆開了眉頭,露出了一絲笑容。 「謝謝,你們不是白白犧牲,等本小姐功成名就名揚四方的時候,你們也是功臣之一。」看著八隻白雲冰霜狼眼神冷冽的看著自己,碧綰微笑著安撫道。

「你……到底什麼等級?」

「你是劍士?」

「你是誰?」

……

「本小姐不是劍士,實力是四星初級控師。」碧綰蹲下身子如實回答道,「而我在所有人眼中只是廢物而已。」

「你……不……不可能……」聽到碧綰的話后,其中一隻白雲冰霜狼激動的反駁著,或許由於太過激動,口中的鮮血如泉般的噴涌而出,最後瞪著眼睛停止了呼吸。

而這隻白雲冰霜狼是八隻魔獸中的大哥。

見自己的大哥就這樣被活活氣死,其他幾隻白雲冰霜狼想掙扎著起身,可是跌跌撞撞的根本無法站穩身子。

「你們想知道的我已經回答了,這下你們可以安心了。」說著碧綰腳下生風,一刀一個直接刺中了他們的動脈。

碧綰隨意踢著白雲冰霜狼的屍體:「這隻現在吃,其餘的留著。」

「看來爆發技能又進步了些。」冷寒澈輕輕擦拭著碧綰臉上的血漬,「身體反應和強度也跟上了,沒有白費。」

「嗯,在蠶蠶的指點下,有了一絲領悟,只要實力相同就不會得到創傷。」碧綰略顯失落的說著,「沒想到實力還是不行,對付四階魔獸,就這麼狼狽。」

見碧綰眼中閃過失落,冷寒澈寵溺一笑解釋道:「這可是八隻四階魔獸,他們的聯合攻擊完全可以與一隻五階全盛時期的魔獸相抗衡。」

「不夠,等我填飽肚子繼續。」說著碧綰直接利索的剖開白雲冰霜狼的肚子,「八隻記好了,還剩五百一十二隻。」

冷寒澈不知道碧綰為什麼一定要獵殺五百二十隻魔獸,難道這個數字有什麼奧秘?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