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京城去北地后,得知我連母親的院子也沒必要再回了……彼時之恨,遼如廣漠。」

程曦想起容潛從前那副清淡疏離、拒人千里的模樣,鼻尖刺刺的泛酸,唇角翕合卻說不出話來。

「後來離開北地隨師父四方遊歷,足走了三年才明白,這天下才是真正的大,大悲、大苦、大難。」容潛看著皇城,「與之相比,承恩侯府、皇城、京城以及北境都算不得什麼。」

程曦抿起唇,輕輕「嗯」了聲。

容潛黑眸中的深色漸漸轉淡,又露出光彩來。

「和初。」

程曦不由回頭望向他,卻見容潛正看著自己。

「我與蘇家仍然有父母之仇,但已承諾侯爺,不涉其餘。」

程曦有片刻啞色,而後輕聲道:

「我想有一日,能陪你過沒有恨的日子……可好?」

容潛深深看了她片刻,而後走上前輕輕將她擁入懷中。

熟悉的氣息瞬間將程曦包圍湮沒,她聽見容潛在耳邊低低道:

「好。」

她鼻尖又是一酸,輕輕伸手環住他。

待天邊霞色紅如楓葉時,威遠侯府的馬車才急急趕在城門關閉前回來。

程曦透過窗格看著城門在身後緩緩關上,不由放下帘子對程欽笑道:

「……若不是我們找來,您與大師這棋只怕能下到晚上去!」

程欽睨了她一眼,見程曦眉目盈悅,一路都是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便知她非要擠來自己車上獻殷勤的目的。

程欽閉上眼靠著車壁,笑道:

「行了,老夫已讓晏行改日來府上。」

程曦聞言眼睛一亮,隨即狗腿地上前為程欽調整背後軟枕,眼睛亮閃閃地問道:

「什麼時候?」

程欽呵呵笑了笑,道:

「過陣子待你父親立戶時,讓他攜禮上門來道賀。」

程曦聞言一愣,隨即倏地瞪大眼。

立戶……這是要分家了!真人小姐姐在線服務,幫你找書陪你聊天,請微/信/搜/索熱度網文或rdww444等你來撩~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是晚,程欽將眾人召去松鶴園。

程原恩、程原培、王氏、甄氏以及孟氏等人齊齊到場,孫輩中除不在京城的程昀、程暉與程昱外,就連十歲的程曄也老老實實站在孟氏身邊。

程欽開門見山,將程原恩一家打算分出去自立門戶的事與眾人說明,大家便紛紛猜測程原恩這吏部尚書的位子,十有**是跑不掉了。

晚輩們心中高興,面上卻不敢表露出什麼;甄氏與孟氏倒是有心想道賀幾句,但這種事一日不落定便不好拿到檯面上來說,只衝王氏笑著示意。

唯有程原培沒什麼顧忌,喜不自禁就朝程原恩道:

「大哥,待分出府去后你可就是雙喜臨門啊,屆時必要好好擺一場才是!」

甄氏看了他一眼。

其餘人心中雖也這般想,卻誰都不敢這樣明著說出來。

程欽看著程原培眉頭微皺,略帶斥責道:

「不過尋常分家罷了,趁著老夫還有一口氣,將這些事交代清楚了乾淨,何來雙喜臨門之說!」

甄氏不由微微側過頭去,程原培則摸了摸鼻子。

程曦見了心下莞爾。

程欽之所以特立獨行將爵位傳給程原培,皆因考慮到日後程原恩與程原定都有能力自己掙個前途,唯獨程原培是要靠吃家產過日的。

程欽擔心二房這支沒有根基會很艱難。

程原培向來敬重程原恩,他雖一早便知道程欽這番安排的考量,可程原恩一日未授爵,他對世子之位就於心難安。

今日得知這個消息,程原培是由衷感到高興才這般脫口而出。

重生巨星是女生:凌總別來無恙 程曦見程原培尷尬笑著四望,而程景與程晟則垂目端坐一副正經嚴肅狀,她便站在王氏身後偷偷衝程原培眨了眨眼睛。

程原培看見了心下一松,也衝程曦悄悄一笑。

程原恩見狀不由心下嘆息——程原培這個性子,日後獨支門戶實在讓人不放心,好在程景與程昱、程晟倒是讓甄氏教養得不錯。

他清了清嗓子,對程欽道:

「家中許久不曾熱鬧,二弟這提議倒也不錯。」

此話惹得程原培頗有些受寵若驚,看程原恩的眼神簡直會發亮,面上就忍不住又露出喜色來。

程欽睨了他兄弟二人一眼,便將此事揭過說起別的安排。

「府邸也無需另起,直接從府中劃出去便是。田產財物、鋪子租子等就按著公中賬三等均分撥出一份去。」他看向孟氏,「此事老夫已寫信告知世安,你們那一房頭想如今一道分了也成,日後再分也成。」

孟氏便是有想法也不敢在程欽面前多說多問,忙恭敬笑道:

「但憑世安做主便是。」

程欽點點頭,又道:

「至於財物清理事宜,就由年均與賬房的人儘快處置,老二媳婦與老三媳婦一道幫著理一理。至於你們母親的嫁妝,還需待她回京后自行處置。分予多寡,不得置喙。」

眾人均恭敬應下。

程欽銳利的目光在兒子與兒媳們面上一一掃過,心下微感寬慰。

他看著眾人,語重心長道:

「你們且記著,不論分家與否,你們都是骨血相連的手足。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通嗅)如蘭,你們日後也須得守望相助,鬩於牆而外御其侮。」

程原恩聞言忙起身鄭重應諾:

「兒子謹記父親教誨。」

程原培見狀也忙跟著起身連連應諾。

程欽便擺手讓眾人都散去,只留了程原恩下來說話。

一出松鶴園,甄氏與孟氏便笑著上前向王氏道賀。

孟氏讓程曦帶著程曄去一邊玩,而後同王氏打聽府宅劃地的事。

「父親的意思,就將自洛風苑起至東邊那一片的幾處院落劃出來起道牆,另在寶瓶衚衕巷裡開一道府門便是。」王氏笑道,「恰巧那幾處正好是昭哥兒、昀哥兒的院子,而洛風苑將來是給時哥兒娶媳婦的,故而也省得公中另撥銀子了。」

孟氏與甄氏對望一眼,都笑著說這法子好。

威遠候府本是在皇家御用園林基礎上造的府邸,府中西面一整塊都是花園與人工湖。大房將東面這一片劃出去後幾乎分走了府宅院落的一半。

但甄氏本就對大房有些虧欠心理,自然不會介意這些。孟氏則考慮這樣一來公中不必另撥銀子給大房置宅,而自己這房將來分出去置宅的銀子卻還是要另留出來的,怎麼算都是自己賺了。

程欽這番安排不算公平,卻讓每個人都覺得滿意。

孟氏拉著王氏的手笑道:

「本正不舍呢,這樣子倒是依舊親厚!日後我若想去大嫂您那兒坐坐,只需過道牆便是了!」

甄氏也笑著點頭。

待晚上程原恩回來后,王氏便將這些告訴他:

「還是父親這法子好,將幾家擺的平平的。」她笑道,「這麼大的事兒居然沒惹出一點不虞來。」

程原恩聞言看著王氏溫聲道:

「只委屈你了。」

王氏不由睨他一眼,笑道:

「我若要計較還能等到今日?」她將丫鬟端來的茶遞給程原恩,問道,「父親留你何事?」

程原恩接過茶淺淺喝了一口,繼而往羅漢床上一靠,道:

「問了些梁王的事,還有老四的婚事。」他頓了頓,「既選了梁王,便不好與皇后鬧得太難堪,故而老四的婚事還是儘早放出風聲去為妙。」

王氏點點頭,卻見程原恩自袖中取出一張名單交給她:

「這回立戶酒也不必低調,橫豎皇上不打算隱瞞,朝中該知道的都已知道了。這是我與父親商量后要請的名單,明日會讓年均去下帖子,你讓人安排宴座。」

王氏結果名單看了眼,目光落在最後臨時添上的名字上。

「承恩候世子?」她一愣,「這樣明顯地邀他,楚王與寧王那邊會不會起疑心?」

王氏怕楚寧兩系會察覺程原恩扶持梁王的心思。

程原恩道:

「這是父親的意思,屆時就以節懋的名義相邀,他二人此次出巡也打了不少交道,說得過去。」他想起這一路與容潛的幾次交際,不由道,「這個年輕人我也見過,倒是個難得的,我觀皇后也對他頗有籠絡之心。」

王氏不由意外,笑道:

「能得你一句誇倒也少有。」

她又看了名單一眼,自去使人安排不提。真人小姐姐在線服務,幫你找書陪你聊天,請微/信/搜/索熱度網文或rdww444等你來撩~







ps:書友們,我是九月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程曦第二日便知道了程原恩給容潛下帖的事。

「帖子何時讓人送去呀?」程曦繞著程時打轉,「你那小廝知道他在哪兒嗎?若不然我讓秦肖幫你送罷?」

給容潛的帖子由程時讓人送去,程原恩交代他時是這麼說的:

你二人志趣相投、性情相合,又同在京畿衛共事,既如此,你下帖邀知己好友前來亦無妨。

程時便無端端多了個「知己好友」。

他懶得理會程曦,指了指桌上的單子道:

「你記得看仔細了,還有要添減的都寫上,莫要落下什麼緊要物件。」

程曦沖他哼了聲,拿起那張單子掃了眼,見林林總總寫了滿滿一長串,不由奇怪道:

「你這單子是從哪兒來的?」

程時頗有些得意:

「我讓楊翰將他未婚妻的嫁妝單子謄了一份來,比照著擬的,怎樣?」

程曦張了張嘴,不知該說什麼好,半天才道:

「你若將物件都買齊了,落姐姐還置辦什麼呀?女孩家總得有幾樣自己繡的嫁妝罷?」

程時皺了皺眉:

「費那眼力做什麼,咱們家不是養了綉娘么?」

程曦一頭的汗,覺得這個問題同他說不清楚。

她見程時換了身衣袍打算出門,隨口問道:

「你要去哪兒?」

若是去李落那裡程時不會下衙后特意回來換衣衫,程曦猜他有應酬。

程時睨了她一眼,戲謔道:

「送帖子去!」

程曦一愣,還不待反應過來就見程時已大步走人了。

她將嫁妝單子按在胸口嘻嘻笑了會兒,隨即高高興興去了王氏那裡,在屋外撞見了袁媽媽。

「這是什麼呀?」她看著袁媽媽手中端著的小盅。

「夫人心疼大奶奶,特意命人燉了給大奶奶補身子的!」

程曦便與袁媽媽走進屋,見王氏與沈繯一同坐著說話。

沈繯的臉色不太好,這些日子忙碌程時的婚事讓她十分操勞,一面還要打理侯府中饋事務,整個人都瘦了一圈不說,還有些上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