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懂什麼,這可是至尊閣的重甲斗師大隊,這次來,是為了春秋學院而來的。」

「啊,我也聽說了,至尊閣與春秋學院的恩怨,由來已久,這一次,恐怕春秋學院倒霉了,居然招惹上了至尊閣這棵大樹。」

「你們知道什麼,春秋學院的副院長仇亂世,已經被至尊閣閣主陌塵幹掉了,學院的院長,帶著仇亂世的屍體,跑了,這可是最新消息。」

「對對對,剛剛春秋學院出來了很多學生和老師,已經朝著城外去了,估計是投奔至尊閣去了。」

「靠,至尊閣這樣明目張胆,是不把天雲國放在眼中啊,走,出城看看,皇室肯定會出動強者阻攔至尊閣的。」

天雲城之外,此時,天雲國皇室,出動了一萬多斗師,這一萬斗師,竟然全部身穿銀色戰甲,一個個,威風凜凜,一萬個斗師的戰陣,氣勢宏偉。

至尊閣的重甲斗師大隊,就在這一萬斗師不遠處降落了下來。看著這一萬身穿銀白色戰甲的斗師,醉無雙臉色大變,驚呼出聲,說道:「這是天雲國最厲害的軍團,穿雲軍團,整整一萬名斗尊以上的斗師,其中,斗聖強者多達十個,斗王多大一百個,至於斗宗有三千,剩下的,全部都是斗尊層次多的斗師啊,可謂是天雲國的王牌軍團了。」

「穿雲軍團么?也不怎麼樣。」看著穿雲軍團的都是,陌塵無奈的笑了笑,這穿雲軍團,與其他軍團相比,確實厲害,因為,他們身上的鎧甲,清一色精品級以上的裝備,若是放在戰爭之中,這穿雲軍團,就是無敵的存在,蒼嵐國的雄獅軍團和西元國有名的西園禁軍,在裝備上,都沒有這穿雲軍團強大啊。

要知道,天雲國打造了這一個穿雲軍團,所花的錢,簡直就是天文數字,而且,用了整整一萬年的時間,打造出一個完整的穿雲軍團啊。

「小塵,這天雲國的穿雲軍團,不可小視,還是謹慎一些的好。」這時,風清揚說道,穿雲之名,可不是浪得虛名的,天雲國曾經發生過很多次大型暴動,軍隊根本無法抵抗,但是,穿雲軍團一出動,就輕易平息了。

「嘿,嘿,嘿,嘿……」這時,穿雲軍團的斗師們,齊齊吶喊,那種氣勢,直衝雲霄,而且,穿雲軍團的每一個斗師,都是經過特別訓練,經過戰爭的洗禮,精挑細選挑選出來的精英,身上有一種在戰場才能夠鍛鍊出來的肅殺之氣。

「好強的肅殺之氣,不愧是天雲國的王牌軍團,我們雖然有重甲斗師大隊,但是,經歷的戰爭太少了,這一百人,又是臨時拼湊的,想要衝破這穿雲軍團,估計很難,若是矮人族的戰士在的話,就不在話下了。」說著,陌塵皺起了眉頭,他們完全可以從天上飛走啊,但那樣的話,至尊閣就喪失了一個拉攏天雲國皇室的好機會,而且,飛走的話,天雲國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啊。 一曲笙歌春似海,千門燈火夜如年

知言半解終識君,原是正月十五來

正月十五元宵節,全國經濟大鱷聯合舉辦了一個元宵慈善酒會,而在這酒會中,所有到場的商業老狐狸們就等著他們雙方人馬的到來了,只是沒想到他們會那麼不給對方面子,一登場就開始劍拔弩張

其實對於他們三方的宣戰,商場裡邊的老狐狸們也是有所耳聞的,只是因為沒有親眼目睹,所以才有了今天這個酒會,而他們一進場就劍拔弩張,這是在場不少人所期望的,畢竟他們若能爭個你死我活的,那自己不說能漁翁得利,至少也能啃點骨頭喝點湯吧!所以他們若能兩敗俱傷,那便是他們翹首以待的事情,可商場里的老狐狸們精,不代表他們就傻啊!畢竟商場里的規則誰都明白,所以真是白費了這個特意設的局,只是在場的人誰不是人精,所以經過主人家的熱場,大家開始了跳舞,交談,一下子酒會就形成了兩個明顯的圈子,至於這兩個圈子嘛!一個是以祈盛,格菱為首,一個是以顧氏為首,而雙方看似不瞅不睬,但舉手投足間卻頻頻相互示意,果真是一群老狐狸啊!牆頭草,兩邊倒,一點都不尷尬

而顧延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之前的事情,總覺得他們之間不對勁,看那都不順眼,就如現在,他們明明沒有任何的交談,可每一次眼神交匯,那隔著高朋滿座,推杯換盞,卻總能默契的相視一笑,這讓顧延之厭惡極了,所以他最後借著不勝酒力的借口,把唐心雅帶出了宴會廳,就這樣他們穿梭在宴會廳樓上的花草間,最後停留在了轉角處的角落裡,一到那,顧延之便壓上了唐心雅,把她禁錮在離自己雙肩不到的距離里,兩人連呼吸都能聽見,但唐心雅不喜歡這樣的顧延之,所以她希望能空出一個安全的距離,但那只是她想要的,卻不代表是他想要的

對於她的抵觸,讓原本就胡思亂想的顧延之就更加胡思亂想了,畢竟他們夫妻三載,又怎麼會沒有親熱過呢?那麼做都已經做過了,為什麼現在那麼抵觸著自己,難得是因為他嗎?而一想到這,顧延之就不容許唐心雅有半點反抗,他伏在了她的耳邊對她說

我們都三年夫妻了,該看的,我什麼沒有看過,那我現在碰你,你幹嘛這麼矯情

顧延之

怎麼,沒辦法回答我的問題嗎?

你是在抽什麼風,突然間這個樣子

不要逃避我之前的話題,回答我,你現在這麼矯情的原因是什麼,是因為他嗎?

夠了,你究竟要我說多少遍,我跟他已經不可能了,再也不可能了,你聽清楚了嗎?

拜託!開個玩笑而已啦!你何必這麼生氣呢?

你要開玩笑,請另找他人,而我就恕不奉陪了

她迫不及待要離開的表情,讓顧延之也失去了與她再交談下去的興趣,只見他一個反手,就把她的手臂高高的給按在了牆上,之後再利用了自己的身高,把她鎖在了角落裡,然後他便強勢的對著她的嘴吻了上去,讓她怎麼推也推不開,只見他的舌頭在她的嘴裡亂竄,就這樣他們兩人緊緊的擁抱在了一起,就連一絲縫隙都沒留,而此時此刻的顧延之彷彿想把唐心雅鑲嵌到他自己身上去,他們就這樣緊緊的抱著,而唐心雅見推不開他,慢慢的也就開始妥協和沉淪了,而在得到她的反應后,顧延之就更加興奮了,只是他們的模樣卻讓躲在了一旁的他們咬牙切齒

原來在他們夫妻離開不久后,祁明昊與顏宋也一一借著不同的借口離開了宴會廳,然後慢慢的往他們離開的方向尋去,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再一次見面的場景會是這般模樣,只見他們一轉身,就看到他們相擁親吻的場面,一切都是那麼刺眼,那麼令人討厭

最後實在是看不下去的顏宋準備離開,只是心裡的不甘心卻讓她無法離去,後來就在她要離開的時候,她突然間對一旁的祁明昊說:「看來我們做再多的努力也沒用,因為我們都忘了,人家可是出了名的恩愛夫妻啊!所以這偶爾間的相擁親吻又有什麼問題,怪只能怪我們太天真了,想的太理所應當了」

顏宋說的話字字戳心,讓原本就痛心的祁明昊更加心痛,他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幕幕,那原本都該屬於他自己的一切,無論是她的人,還是她的心,她的愛,統統都該是屬於他的,但最後她卻在他人身邊,而造就如今這個局面的就是他顧延之,所以這也讓原本就不甘心的祁明昊變得更不甘心了,這一刻的場景,深深刺激到了他,也在這一刻,他忘記了她所說的一切,最後更在心裡默默的許下誓言

顧延之,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深深被刺激到的祁明昊突然靈光一閃,讓他想到了一個好主意,而這個主意讓原本滿腔怒火的祁明昊笑了出來,最後他望了一眼,看著還在角落裡相擁親吻的人後,他便轉身離開了

回到宴會廳的祁明昊找上了顏宋,並在她的耳邊說了一番不長也不短的話,話一說完,兩人來了個眼神交匯,嘴角不約而同的露出了個意味深長的微笑,隨後祁明昊與主人家交談了一番,而提前收到消息的主人家露出了驚訝的模樣,然後獃獃的看著祁明昊,像是想再三確認點什麼,但最後還是點了點頭,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而剛好這個時候顧延之攜同唐心雅回來了,就在他們踏入門口時,正好是祁明昊和顏宋登台的時候

祁明昊與顏宋登台後,他來到了話筒邊,咳嗽了幾聲,試了試麥,順便還把所有人的目光給吸引了過去,而看到他們倆連袂登台,商場里的老狐狸們表示有戲看咯!只是對於剛回來的顧延之而言,他則是一副大事不妙的表情盯著台上,這讓一邊的唐心雅非常不解,但她沒有開口詢問,而是默默的看著台上,一直到她聽到台上的祁明昊開口說話

十分抱歉,一是叨擾主人家雅興,借花獻佛,二是打擾了各位的興緻,但我真的很高興,我非常迫切地想與各位分享我的喜事,那就是我的女朋友,格菱集團的顏宋小姐,她答應我的求婚了,所以請原諒我今晚的失禮

祁明昊剛說完,就往站在一邊的顏宋望去,只見她嬌羞的笑了笑,而對於這個消息,完全利好著他們的集團,但對於顧延之而言,那就難說了,畢竟在此之前他們的聯盟並不穩固,可以說是想散就能散,但現在卻不好說了

相對於顧延之,唐心雅確是真心祝福的他們的,因為她希望他能幸福

誰也沒有料到,在這個酒會即將結束的時候,會傳出這麼勁爆的消息,而也因為這一通折騰,讓在場的老狐狸們活絡了心裡的心思,就這樣大家結束了這個酒會,只是在離開的時候,祁明昊卻突然語重心長地對唐心雅說了那麼一句話。

因為是你要的,所以我給,但你,卻只能是我的 「哈,哈,哈,哈……」至尊閣的重甲斗師大隊,顯然也不是善茬,在穿雲軍團氣息的牽引之下,不甘示弱,一個個展現出斗王以及一身強大裝備的氣勢,頓時,驚人的氣勢從至尊閣重甲斗師大隊的身上爆發而出,那種氣息,就算是斗神強者面對,也要退避三舍啊。

「這就是至尊閣的重甲斗師大隊么?」這時,半空之中一眾皇室的強者驚訝的看著至尊閣一百人的重甲斗師大隊,驚嘆無比,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至尊閣竟然在財力方面也如此的雄厚,居然能夠建立這麼一隻重甲斗師大隊,不說一百個斗王以上修為的強者了,光是他們身上的裝備,每一個人身上,都是一個天文數字啊,這武裝到了牙齒的斗師,需要多少錢才能夠武裝一個啊。

沒辦法,至尊閣有著富裕的龍族,就是這麼任性,而且,陌塵在上古戰場之中,得到了魔雲宗的大部分寶藏,現在的陌塵,可是富的流油啊,就算在打造這樣一支斗師重甲大隊,也不是問題,問題就在時間之上而已,只要有充足的時間,憑藉至尊閣矮人族的強大的匠師,完全可以在打造出這樣一隻隊伍啊。

「陌塵,這就是我們天雲國引以為傲的穿雲軍團,由斗聖強者十人帶領,挑戰你,的重甲斗師大隊,若是你們能夠衝破我們的穿雲軍的話,那麼,我天雲國皇室,既往不咎,而且,還會與至尊閣結盟,你看怎麼樣。」空項淡淡的說道。

顯然,天雲國皇室能夠站在這裡客客氣氣的和陌塵說話,都是因為有著空項在啊,若是換做其他強者,早就二話不說,衝上來就是幹了,畢竟至尊閣大鬧春秋學院,這已經是在打天雲國皇室的臉面了啊。

「好,穿雲軍,氣勢如虹,當世強大的軍團,若是能與你們交好,對於未來的大陸來說,也是一件好事,當然,穿雲軍沒有斗神,我們也不會佔你們便宜,托破大哥,讓風雲兄帶隊吧。」陌塵朝著托破說了一聲。

托破風輕雲淡的走了出來,將領頭的位置讓給了風雲池,開玩笑,風雲池,雖然只是斗聖四重境的斗師,但是,他的實力,卻還要在托破之上啊,這一點,空項自然是知道了。

「靠,你小子,別以為我不知道風雲小子的實力,你小子,真狡猾,不過,我們可是一萬人,一百個打你們一個,等著吧,我天雲國,雖然抗衡不了你們至尊閣的魔獸大軍,但也不是隨便就能捏的軟柿子。」說完,空項徑直回到了皇室一方,等待著至尊閣的重甲斗師大隊發起衝擊。

只見風雲池斬天和撼地兩件神器破體而出,站在重甲斗師大隊最前方,此時,重甲大隊,以風雲池為首,形成了一個錐形戰陣,只有這個戰陣,才是衝鋒最好的陣型,錐形戰陣,宛如尖刀一般,才能夠插入敵人的心臟啊。

「身為至尊男兒。」風雲池豪氣衝天,高舉斬天,身上的氣勢,直衝天際,那種驚人的氣勢,宛如長虹一般,連接天地,此時的風雲池,宛如真正的劍神降世一般,那種驚人的劍氣,讓人望而生畏啊。

「當身存浩然正氣。」有著風雲池起頭,重甲斗師大隊的斗師們,一個個氣血激昂,在軍隊交戰的過程之中,有時候並非是人數多就能夠取勝,想要獲得勝利,除了打法和陣型之外,最重要的,還是士氣。

換句話說,一個氣勢高昂的百人小隊對於一個士氣低落的千人隊伍話,只要雙方的人實力差不不大,那麼,勝利的肯是士氣高昂的百人小隊,而且,在軍中,士兵們可以怕死,但是,絕對不能喪失了士氣。

「好驚人的氣勢,這至尊閣的能夠以七千重甲斗師大隊,擊潰斗師聯軍的十萬斗師,這並不奇怪,我到要看看,至尊閣的重甲斗師,能不能以一擋我們的一百個穿雲軍。」空項身邊,一個斗神強者驚嘆的說道,感受著一百個重甲斗師的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就算有著斗神的修為,也不敢正面抗衡吧,特別是風雲池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開玩笑,能夠擊殺斗神強者的風雲池,又豈是他們能夠抗衡得了的?

「沖。」風雲池大喝一聲,收斂自身凌厲的劍氣,帶著重甲斗師大隊,赫然沖了出去,這個時候,可以看到,穿雲軍之中,在幾大斗聖強者的指揮之下,穿雲軍做出了一個防禦的陣型,原本,穿雲軍根本不懼至尊閣的重甲斗師大隊的,他們可是有著一萬人,只要發起一波衝擊,就能夠踏平至尊閣的重甲斗師大隊,但是,風雲池展現出來的實力,讓穿雲軍的降臨感覺到了危機,因為,在打算防禦的。

在穿雲軍之中,可是有著風雲家族的人,那就是風雲家族的當今族長風雲天的親弟弟,風雲無,風雲家一門四雄,指著的就是風雲池父親一輩的四個兄弟,四兄弟之中,還有一個風雲極,在西元國,據說是也混得順風順水,而且,風雲無和風雲極,可是風雲家族除了風雲池和風雲麟之外天賦最強,也是修為最高的人,兩人都有著斗聖九重境的實力啊。

看到穿雲軍一層疊一層,,其中夾雜著無數斗王強者,而且,他們竟然疊起了一道三十米高的屏障,擺在了至尊閣重甲斗師大隊面前,宛如一座堅固的堡壘一般,給人一種極為堅固的感覺。

「好強,這穿雲軍,能攻能守,別看他們有著一萬個斗師,人數在三大軍團之中,是做多的,但穿雲軍卻是最靈活的存在,果然不愧是穿雲軍。」風清揚感嘆的說道。

朕一定娶了個假皇后 「不過,就算他們靈活又能怎麼樣,我徒弟,可不是吃素的,這區區防禦,你認為能夠擋住我的徒弟嗎?」這時候,戴浩天站在風清揚身邊笑眯眯的說道。

是啊,能夠抗衡斗神存在的人,又怎麼會懼怕這一個斗神都沒有穿雲軍呢?而且,風雲池的劍意,無堅不摧,區區防禦,怎麼可能抵抗得了風雲池? 因為祈盛,格菱兩大領域龍頭宣布聯姻,所以股市行情不斷持續上漲,在各個渠道中不少利好消息傳出,這讓不少明白人感嘆到,真不愧是祈盛的太子爺啊!完美的將時機利用的剛剛好

祁明昊與顏宋看著投影儀上的股票分析圖,看著那不斷上漲的趨勢,兩人默契的相視一笑,他們這次的時機捕捉的剛剛好,只是相對於他們的好心情,顧延之那邊就不太說了,畢竟在他們兩家股票一路飄紅的趨勢中,他們的資金收納可不容小覷,而這對於顧延之而言,這是很不利的消息,因為兩者相比較之下,總有一方資金鏈會增加不少壓力,但這並不代表他顧延之會認輸,尤其還是這個他不能認輸的局,所以他只有更加努力的去做

由於祁明昊的使計,讓下屬公司不斷的傳出利好消息,這使得祈盛,格菱的資金鏈得到了大大的緩衝,但可惜的是,這無法代表出什麼關鍵,所以對於他們目前的方案而言,也起不了多大的關鍵作用,再加上一直不肯認輸的顧延之還在不停的拼搏著,不停地領著團隊設計新方案,所以未到最後一刻誰輸誰贏,還真不好說

至於唐心雅嘛!打從兩人和好后,顧延之便忙碌於工作,但哪怕是如今遇到重重困難,他都沒再向唐心雅提出轉讓土地的事情,因為他知道那是她的底線不容觸碰,所以無論他遇到再困難的局,他都沒再多說一句

在風險投資與投機中,戰略與戰術的完美結合是一門藝術,戰略解決方向與時間跨度問題,戰術解決量化的目標與進出時點的問題,所以只要利用得當,利益就會產生最大化

祁明昊意味深長的的一番話,讓顏宋開心地笑了起來,然後在心裏面說,果然與聰明人合作就是不一般,這一次能佔得先機,剛好彌補上土地策略的評估,真的是好極了

而這個時候歐恆也拿著文件向他們走來,看著他那滿臉都無法掩蓋住的喜氣,兩人相視一笑,默契地感嘆道,這好運來了,就是擋不住,這不,又來好消息了

學長,又有什麼好消息送上門啊!

只見歐恆拿著手上的文件晃了晃,然後指了指祁明昊,再用自己的手指點了點手中的文件夾,那才緩慢的向他們開口說:「祈盛,格菱兩大集團聯姻,讓股市一路飄紅,而這一舉動大大加強了群眾對本土企業的自信,這讓政府感到高興,所以哪怕政府非常歡迎華僑回國投資,但追根究底本土企業才是根本,所以我們之前的顧慮可以打消,再加上某些人,多行不義必自斃,資金周轉不過來,所以這下難搞咯!」

學長,你沒開玩笑吧!你確定你的消息來源準確

千真萬確,這可是我經過再三確認過的信息,就是確定準確無誤后,才告訴你們的

看來連老天爺都站我們這邊,所以我們只要安全的把設計方案通過,那麼我們就真的可以高枕無憂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得到顧氏不利的消息后,顏宋心裡會如此痛快,她望著窗外那夜晚路上的霓虹燈綠,心裡默默地在感嘆著,「顧延之,從巔峰跌落谷底的滋味,很快你就能嘗試到了,就如同我當初收到你結婚請柬時,那個晴天霹靂一般,所以現在怎麼說也該輪到你了,真想看看你後悔的模樣,顧延之,你當初選擇她而放棄我時,你可曾想過你也會有如今這下場,所以我會讓你明白你,當初的你錯得有多離譜

看著鋪天蓋地的新聞報道,唐心雅終日懸著的心,這回終於是放下了,雖然有人說那只是複雜的企業聯姻,但她還是由衷的為他感到高興,或許是因為她覺得這是他放下自己的第一步吧!哪怕他們婚姻的並不純粹,但誰的婚姻不是在自己的經營下,才得以維持的呢?所以不純粹又如何,最後她還算是了卻了一樁遺憾,在這所剩無幾的日子裡,她還能親眼看到他成家立業,雖然這讓人覺得很矯情,但最後能為他送上祝福,唐心雅還是感到幸福的,哪怕一開始他還不認同,但她並不會如外界那般看衰他們的婚姻,一直到……

為了不過多涉及他們的事情,唐心雅故意早睡晚起,目的就是為了不留一絲機會給他們,以免自己左右為難,而顧延之也明白她的舉動是因為什麼,故此也遷就著她,配合著她,完美地避開那揭穿后不堪的後果

因為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多了,所以一直焦頭爛額的唐心雅難得有那麼一絲空閑的機會,這不,好不容易來了這麼個機會,還不趕緊的悠哉悠哉的在園子里賞賞花,喝喝茶,看看書啊!瞧一瞧!這小日子過得,真真是瀟洒恣意極了,若再無外邊的雜事,真是給個神仙也不當

可正所謂,人不找事,事找人,這不,一點清閑自在的小日子都不讓人好好過,這才沒過多久呢?事就找上門了

唐心雅剛準備喝茶看書呢?就有家裡的傭人來傳話說,她的學姐楚南織上門拜訪來了,所以這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啊!但她也沒說什麼,只見唐心雅讓傭人把楚南織請到自己這個小花園來,但唐心雅心裡還是有些不解的,畢竟對於她而言,學姐的到來,她是無任歡迎,可家裡的其他人嘛!那就不好說了,因為說句不好聽的話,如今雙方開戰,正是焦灼的時候,所以依她的性子,不到十萬火急就不會自動上門,可偏偏這個時候她卻上門來了,所以這能不讓唐心雅擔心嗎?再加上自己也沒收到風說最近有什麼重大的事件發生啊!所以這才讓唐心雅感到奇怪,但不解也好,奇怪也罷,她還是叫人把楚南織給迎了進來,畢竟她還是怪想念她的,所以她在讓人迎楚南織進來的同時,還讓家裡的廚房多準備了不是點心,目的就是為了好讓她一會兒帶回去,但她怎麼也沒料到,楚南織一來就給她一個大炸彈

果不其然,事送上門啦! 「呀。」當重甲斗師大隊和穿雲軍的壁壘生喜愛不到一百米的時候,風雲池高高的躍起,高舉手中長劍,驚人的劍氣猛然爆發,戰天之上,陣陣低沉的龍吟之聲響起,風雲池要用的,就是風雲家族的家傳戰技,東風破。

見到這一幕,只見穿雲軍之中一個全身包裹在銀白色甲胄之中的三十多歲的男子,臉色驚訝,但是眼神之中,卻是驚喜,因為,他就是風雲無,風雲四雄之一,也是風雲池的親三叔啊,看到風雲池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風雲無也替風雲家族感到了高興,有著風雲池,風雲家族,未來必定一飛衝天,當然,現在的風雲家族已經不在了,有的只是至尊閣風雲分部而已。

「不好,那小子要使用戰技了,快,注入鬥氣到盾牌之中。」這時候,另外一個斗聖強者大喝一聲,這個強者,就是穿雲軍之中負責防禦的強者,在他的帶領之下,站在最前面的斗師,將自己的鬥氣注入到了手中的盾牌之中,而且,站在他們身後的斗師們,紛紛將自己的鬥氣傳給了站在最前面的斗師,這樣一來,最前面的斗師就不會因為防禦而消耗過大啊。

「嗡。」的一聲,只見穿雲軍的壁壘之上,又多了一層黃色的堅固屏障,這道屏障,完全是穿雲軍一萬人共同防禦的結果啊。

「這防禦力也很強,宛如堅固的壁壘,給人一種無法逾越的感覺,不過,我相信風雲兄能夠撕開他們的防禦的,只要我們的重甲斗師大隊能夠沖入穿雲軍之中,必定能夠衝出去。」陌塵淡淡的說道,對於風雲池的實力,陌塵還是極其信任的。

「哈哈,還是閣主有主見,知道我徒兒能夠破開穿雲軍的防禦。」得到了陌塵的認可,戴浩天開心的笑了起來。

情迷歡愛:首席的冷豔傲妻 風清揚白了戴浩天一眼,沒有說話,確實,風雲池的實力擺在那裡,這穿雲軍的防禦在強大,又怎麼能橫無堅不摧的風雲池呢?斗神強者都能夠斬殺的人,又豈會那麼簡單。

「昂。」這個時候,風雲池的攻擊也完成了,只見他高舉手中斬天,斬天之上,陣陣龍吟聲咆哮,那種驚人的氣勢,鋒利無比,防禦能夠破開世間一切一般,強大無匹。

「這就是我風雲家的戰技,東風破么?」看著那宛如長龍一般的驚天劍氣猛然斬下,風雲無臉色大變。

東風破竟然以劍氣的形式出現,那驚人的百米劍氣長龍,帶著驚人的滔天劍氣,猛然斬落,朝著地面之上的壁壘斬了下來,那氣勢,驚人無比,就連天雲國的皇室斗神強者,也是一個個面面相俱,若是換做他們來抵抗的話,估計他們也不敢正面面對東風破的鋒芒吧。

「嗯?以劍氣催發戰技,風雲池的實力,果然又變強了,這東風破的威力,估計要有地級高階戰技的威力了吧。」陌塵微笑著說道,就連站在陌塵身邊的戴浩天也是一臉茫然,他萬萬沒有想到,風雲池對於劍的領悟,竟然已經達到了這種驚人的地步,能夠以自身的劍氣催發戰技,這在人類幾萬年的歷史之中,還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啊。

劍神戴浩天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看來,我這劍神之名,終於可以御下了。」

「呸,還劍神呢,你的劍意若是能夠趕上風雲小子的一半,就算你牛逼了。」這時,風清揚挖苦戴浩天,說道。

「哈哈,清揚兄,你這是羨慕嫉妒恨吧,在強,也是我調教出來的弟子啊。」戴浩天笑眯眯的說道。

「就你有弟子,難道我就沒有嗎?」說著,風清揚拍了拍陌塵的肩膀,笑眯眯的說道。

看到陌塵,戴浩天露出了一臉的無奈,陌塵的天賦,計算妖孽,也不及他,風雲池雖然強大,但是想要打敗陌塵,根本不可能的啊,光是一個不滅境界的不滅金身,就夠風雲池受的,要知道,風雲池劍氣雖強,但是,陌塵不滅金身,號稱不死不滅,又豈是風雲池能夠擊敗得了的。

「戴前輩,師傅,看著吧,風雲兄的實力,不在我之下。」陌塵淡淡的說道。

這時,只見東風破猛然斬在了最外一層的黃色鬥氣壁壘之上。

「轟隆隆。」強大的撞擊之聲,讓所有強者都屏住了呼吸,生怕錯過了精彩的鏡頭一般。

東風破並沒有破開黃色鬥氣護罩,但是,卻在護罩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裂紋啊,不過,伴隨著穿雲軍一萬多斗師鬥氣的不斷注入,這裂痕,僅僅一會的功夫,就合攏在一起了。

「呼,好強大的防禦力。」站在一邊觀看的至尊閣眾人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停。」在風雲池的大喝聲之下,重甲斗師大隊在距離穿雲軍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停了下來,連風雲池都無法破開的防禦,他們衝擊力雖強,但是,又怎麼能夠破開穿雲軍的防禦呢?

「哈哈,至尊閣的人,還是太小看我們天雲國的穿雲軍團了,看吧,他們根本無法擊破我們穿雲軍的防禦。」說著天雲國皇室的強者紛紛笑了起來。

「別太小看至尊閣,特別是風雲池那小子,你們看。」說著,空項的目光落在了風雲池身上,整個皇室之中,也只有空項對至尊閣才算了解一些吧,風雲池的實力,當初在全大陸天才大賽的時候,就已經見識過了,天人合一,人劍合璧境界,大陸之上,也只有風雲池能夠做到啊。

「轟。」一劍斬下沒有成功,頓時激發了風雲池強盛的爭勝之心,強盛的劍氣,從風雲池身體之中爆發而出,那種驚人的氣勢,直衝天際,天空宛如都被撕開了一道口子一般。

「哈哈,看著吧,我徒兒要用全力了。」這時,戴浩天興奮的看著風雲池說道,對啊,此時的風雲池,已經進入了人劍合璧的境界,這個境界之下,才是風雲池最強的狀態啊。

「人劍合璧,竟然是人劍合璧。」在一次看到人劍合璧的風雲池,空項難免有些激動,對於專註於用劍的斗師來說,人劍合璧的境界,可是用劍的最高境界啊。 好不容易等來自個學姐,正歡天喜地的為她張羅好吃的,好喝的時候,她突然來了那麼一句……

無事不登三寶殿,我來是有事求你的

啥事讓你這麼著急啊!居然連坐下來喘口氣,喝杯茶的時間都等不及

我想讓你阻止明昊結婚

學姐,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些什麼話嗎?

你那不是廢話嗎?我要是不知道我自己說得是什麼話,我犯得著巴巴的來找你嗎?

楚南織毫不避諱的對唐心雅開口說到,而這一時之間讓唐心雅無法接受,畢竟她之前就有心理準備說,自個學姐有事找自己,但她萬萬沒想到會是這麼一件事情,而更令她萬萬沒想到的事情就是,她怎麼也想不到她會如此直白的來她面前說那麼回事,再加上她至今都沒有放棄讓自己和明昊複合的事,所以那一切的一切都讓唐心雅快瘋了,畢竟她也說過很多回了,事情不是她的責任,是自己為了親情而背棄愛情的,所以讓她別再因為當初幫不上忙而感到內疚了,可她為什麼就是不聽呢?但她不聽,不代表自己就不需要講啊!所以唐心雅再次向楚南織開口解釋說

學姐,我跟明昊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況且當初也不是你的責任啊!因為一切都是我的選擇,所以如今不是很好嗎?我另嫁,他另娶,我們各自擁有各自的家庭,那一切不就圓滿了嗎?既然如此你何不放下

他現在是在利用他自己的幸福來做籌碼,就如你當初一般,所以你讓我怎麼看的下去,再加上他心裡有人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你覺得他會剎時間再去接受另一個人嗎?況且你以為那顏宋心裡就沒人嗎?所以你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畢竟你如果只是單純的想明昊成家,那你倒不如讓他娶了容卿,至少她與你還有幾分相似,再加上她愛的人還是明昊

楚南織的話讓唐心雅十分震驚,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學姐會這麼想,畢竟她哪怕一直希望祁明昊能放下她,但她絕不會因為這樣而去犧牲另一個人的幸福,因為她曾經經歷過的處境,她再也不想讓別人再去經歷了,所以哪怕如今她已經苦盡甘來了,但她還是不怎麼希望別人也跟她一樣來一次,況且沒有那個女人是沒有童話夢想的,所以她連忙開口阻止

學姐,你不能因為心疼我就為難別人啊!況且當初顏宋羞辱我的事也真的只是一場誤會,所以事情早已經過去了,我們又何必計較呢?而且你有沒有想過,在落顏宋的臉面的同時,明昊的臉面也一樣會被落下,再加上你這樣對容卿有多不公平,畢竟一段以替代品開始的婚姻,終究是不圓滿的

那是你自己的想法,不代表是容卿的想法,畢竟容卿對明昊,那可是一見鍾情,要不然你以為咱這擁有著哥倫比亞大學金融博士學位的學妹,會紆尊降貴的做那麼個特助助理,畢竟她再怎麼不濟,也不會這般吧!而一切不過是為了能天天看到明昊而已

學姐,你話里的意思是說,容卿喜歡明昊

錯,她不是喜歡,她是愛,她宋容卿愛他祁明昊,哪怕她知道明昊心裡有人,但她還是愛他,為此她甘願放棄別人所提出的一切高薪厚職,來做歐恆的助理,而一切不過是因為他祁明昊而已

那她為什麼不……

你怎麼知道她沒有,她當然有告白過,但被明昊殘忍的拒絕了,還毫不留情近乎羞辱一般的對她講,那時我聽歐恆講的時候,我簡直是不敢相信

他,說出了些什麼

他說那樣對她說的,你宋容卿,之所以能應聘成功,不是你那高大上的高學歷,也不是你那傲人的資質,而是她身上有那麼幾分他心上人的影子罷了,但替代品永遠都是替代品,這是騙不了人的,所以得有自知之明,不然,你以為就你這麼一個在哥倫比亞大學默默無聞並毫無半點出彩資歷的人,怎麼能成功應聘到前三強的中華企業呢?而一切不過就是因為她能讓他看到他要看到的人罷了

楚南織的一番話讓原本雲淡風輕的唐心雅震驚無比,她想過各種貶低別人的話,但她怎麼也想不到他會說出這麼一番話,看來時間讓一切都物是人非了,也或許是自己一直都沒有看透他,所以才自欺欺人的一直活在自己編織的夢裡,更固執的認為什麼都沒變,但其實一切早就變了,只是自己不想承認而已

看著她的表情,楚南織就已明白一切了,或許一時之間她還接受不了,但那也不妨礙她想說的事,楚南織喝完茶,慢悠悠的接著說了下去

世上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只是因為每個人的角度不同,所以對事情的看法就會不同,就像我對你的事一般,前後矛盾,但這已然成為了我心中的一種執念,所以我無法再去顧及旁人,更無法再顧及事情的對與錯

可我是有丈夫的,他也是要娶夫人的了,那我們何不順其自然

那你跟顧延之離婚不就好了,反正明昊現在還沒娶

不是,學姐,你能不能不要說這樣的話

哼!這有人說的好,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也永遠無法感動一個不愛你的人,因為他愛你,所以你做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但他要是不愛你,那你所做的一切就會是最噁心的,所以一切的根本就是他愛不愛你;而你心裡放不下,他的心裡也放不下,那你何不幹脆利落的離婚呢?與他重新開始不好嗎?

不可能,那是不可能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