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出來的能吃嗎?」

我懷疑的看著他,不過我更懷疑他是怎麼造化出來的,所以不吃也得做做樣子,於是我把碗接過來,做了一個要吃的動作,到嘴邊就停下,好奇的問他:「造化是怎麼理解的?為什麼我不會?」

造化是一個我沒有接觸過的境界,師傅又沒有,我真不知道這其中有什麼東西,就想趁機請教一下他。

「嗯,那個,你吃不吃?」他吞吞吐吐的看著我,看樣子不想和我說呀!

「吃你妹,給我滾!」

見他吞吞吐吐,我火氣騰地冒上來,直接趕人,我以為他來幹嘛來了,原來是來顯擺,這不是跑來打擊我什麼都不懂嗎?

被我一趕,他尷尬啊,二話不說走人,我懶得理他,馬上放出神識覆蓋出去,我可是老天,想知道什麼儘管偷聽,要不是他吞吞吐吐不想說,偷聽這事我差點忘了呢。

一番查探,我把注意力停留在甘雪蓮的旁邊,因為有人在給她講道。

她坐在中間,一幫大佬把他圍繞著,一人一句的給她講解造世境的修鍊方法以及演示給她看,我自然趁機得以窺探,探得我心情激動,聽得頭腦發熱啊!

原來造世境第一步是造氣,後面是造物,嘿嘿,多有意思啊!

收回神識,然後閉上眼睛開始試著造物,我要造物啦!

雖然我的肉身只是主宰境,可別忘了,我的神識早就是造世境,造氣已經成功,接著就是造物了。

提到造物,我想到吃住,人這一輩子忙忙碌碌的,不就是為了一吃住嗎?

嘿嘿!

世界之大,應該是許許多多的東西都有人創造了,那我就來一個別類吧!

天地無極,聽我諭令!

啵!

聲音一響,一粒種子從世界之心誕生出來,然後我呼喚土靈。

「土靈出來!」

「拜見老天爺!」

「呵護這顆種子成長!」

「是!」

沒錯,我創造了一顆種子,我要讓第一顆種子在凡人的世界成長,免得我的靈感被人複製模仿,嘿嘿!

「我交代給你的事辦好了沒有?」

把種子交給土靈,我忽然想到之前的事就隨口問道。

「辦好了!」

「具體點報來!」

「按照你的意思,我把你的分身送在……」

「等等,你說分身,你怎麼知道那是我的分身?」

「看出來的啊,靈魂分身!」

「也就是說那是我另外一具身體?」

「是!」

我嚓!

真想不到之前發生的一切是真實的,那也就是說我一出生就遭到了滅門,而那個女人是我的母親,如此說來,我現在是孤兒啊!

媽的智障,這該死的功法!

為什麼會這樣啊?我都還沒有死,呸呸呸,我是老天,怎麼可能死?

算了,不想了,去看看吧,看看我的靈魂分身,再看看我的仇人,他奶奶的,老天爺要發怒了!

神識覆蓋過去,很快看見一個傻帽在盪鞦韆,那就是我,沒錯,是我!

修鍊者是沒有時間概念的,也就是說我造那顆種子花了七年時間,而此時我的靈魂分身正好七歲。

分身在盪鞦韆,旁邊兩個丫鬟在嬉笑打鬧,兩個家丁則坐在一旁吃東西,這場面看著真是不倫不類啊!

我試著收回神識,然後睜開眼睛,嘿,不錯,眼前就是剛才的景象,也就是說,這身體果然是我的!

我站起來活動一下筋骨,看看那幾個家丁在吃東西,我流口水了。

我走過去伸手抓,雙手齊出,嘿嘿,好久沒有吃東西了,我得大吃一頓!

啪!

「滾遠一點,你這個白痴!」

一個家丁給了我一巴掌,打得我一愣一愣的,我硬是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啊!

「去你娘的,死開一點,你吃了就是浪費,去盪去。」

另一個踹了我一腳,這丫心狠啊,出腳就踢我的蛋蛋,還好他腳大,因此我不至於蛋碎,疼是難免的。

我爬起來,看了看他倆兇惡的嘴臉,我準備走出去看看,用眼睛看看,這是一戶什麼樣的人家,為何會有這樣的惡奴?

「站住,你這個白痴,今天怎麼啦?」

「是啊,今天好怪啊,他不會一下子變聰明了吧?」

「快點攔住他,他要是出去還得了?」

「這個白痴,不會是餓壞了想找吃的吧?」

身後的幾人叫的叫動的動,把我攔住了,這是不想給我自由啊!

「給我讓開?」我沖攔我的家丁吼道。

這丫打我一巴掌就算了,不想和他計較,可他再得寸進尺,我就要下毒手了。

我感應了一下,我這身體天生神力啊,我估計我可以一拳打死一頭牛。

「喲呵,會說話了,看樣子留你不得!」家丁冷笑一下,這傢伙居然袖裡藏刀,說話間就刺了過來。

轟隆隆!

距離太近我來不及還手,只好一雷劈了他。

可能是這分身弱的緣故吧,沒有把他劈成渣,不過要命是必須的。

「看樣子你們三也不是好東西,一塊死吧!」

我瞟了一眼其餘三人手中的刀,握緊拳頭就打了出去,雙拳一起出,兩個丫頭被我打飛出去,硬是倒飛了五六米,然後砸在地上氣絕死了。

剩下一個看見這樣的現象,他丫的嚇得腿腳一抖,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眼看他就要跪地求饒,我一腳踹了出去,馬上就聽見骨頭脆響,他丫死得不能再死了。

幹掉這幾個傢伙,我放開神識,得看看情況再說,因為剛才這幾個家丁和丫鬟都敢殺我,那麼這家人不尋常啊!

一間大堂裡面,人很多,似乎在談論什麼大事,我得聽聽。

「孩子還小,長大了再定論,為什麼就要急著退婚?」

「幾個月的時候小就算了,現在六七歲了還話都不會說,你這是要害我們家啊!」

「當初訂婚的時候說得好好的,無論富貴與貧窮,無論才智如何都得堅持立場,怎麼才過了幾年你家就要悔婚,這不是讓我夏家難堪嗎?」

「一個收養的孩子,你家何必太過在意?」

「反正你們家都絕種了,就算是有一個義子能成家立業,那也是別人家的事,將來孩子長大了還不是要改姓,你又何必執著呢?」

媽的!

懶得聽下去了,居然讓我遇到這樣的現象,悔婚,嘿嘿,我是老天,我稀罕誰?

神識覆蓋過去始終是偷聽,我得親身體驗一下,這被悔婚是什麼感覺,不能錯過啊!

大步來到大堂,由於我身體小的緣故,沒有人注意我,於是我徑直走到養父母的身旁,在他們不注意的情況下,我跪下參拜。

「兒給父母請安,但願父母平平安安,開開心心,是兒子的不孝,讓二老操心了!」

雖然我是老天,可人家是養父母,養育之恩大於天吶!

我應該拜!

「我的兒!」

二老看著我,那眼淚說流就流,別看養父七尺男兒,他第一個流出了淚水。

「喲喲,快別這樣,搞得生離死別一樣。」

看著養父母的樣子,我強忍著不讓自己跟著哭,不待養父母讓我起來,我自個就站起來,看向坐在旁邊的一個男人說道:「不要說什麼退婚退婚的話,傷感情,就噹噹初開了一個玩笑好了,回去吧回去吧,以後兩家人到死不相往來。」 這威脅的聲音是中年人的,帶著強悍的囂張跋扈。聽到這聲音時,我和葉伯也是楞了一下,想不到這外來人竟然還敢來蠱苗的寨子叫囂?

這蠱苗的人躲都躲不贏,別說來招惹他們了。這樣叫囂的人,要麼是腦子有問題,要麼就是實力超群。

我和葉伯躲在枯樹後面,不敢上樹,上面光禿禿的,一點兒遮擋的地方都沒有。但在那仙靈婆苗人三祭后,這枯樹倒是冒出了一些綠芽。

等躲好了之後,我們才伸出腦袋去看。這一看,就看到有十來個人,正和仙靈婆他們對峙著。

他們的服裝都是一樣的,全都是道服。為首的是一個中年男人,但只能看到他的背影。而那中年男人的背後,還站著一個人,看到他的背影時,我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就在我還在回想這個人的背影,葉伯忽然開口了:「是你們縣城白家的家主,白炎!」

白家的家主?也就是那白承志的父親,就是被左陰害死的那個。 林雪落的美好生活 順著一想,我立馬就認出了那個人的背影,正是左陰!

這白炎來找我,不用想我都知道了,肯定是左陰在其中搞鬼,說我和子龍害死了他的兒子,這是來找我復仇來了。

左陰認出了我的身份,他又是周八字的徒弟,如今我知道周八字還活著,那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

而且,葉少卿好像和周八字也有聯繫。也就是說,我們這次的行動,是葉少卿泄露出去的,他們才會一路追來。

怪不得,葉少卿要讓我走。

就在我還在沉思之時,那仙靈婆忽然開口了,用的是漢語,「我蠱苗一族,一直生活在十萬大山裡,從不與外人來往。不是我們蠱苗一族怕你們,只是我們不想有糾紛,有傷亡。如今你們到了我的地盤,竟然口出狂言,更是咄咄逼人。你們就不怕,來了我們蠱苗一族,就回不去了嗎?」

仙靈婆的聲音很有氣魄,但那白炎好像是胸有成竹做好了準備,哈哈一笑,不屑的說道:「我說了,我不想和你們發生戰鬥。我只要你們交出兩個人,我把他們帶走!」

「呵呵……」仙靈婆冷笑了起來,道:「首先,我們寨子沒有你們要的外人。其次,我蠱苗寨更不是你們想來就能來的。」

「看樣子,你們是不打算交人了,那就別怪我們了!」跟著開口的是左陰,只見他往前走了兩步,看著仙靈婆道:「都說你們蠱苗除了會養蠱之外,還會邪術,那今日我倒要試試!白家的人聽令,給我殺,不管男女老少,一個不留!」

左陰一下了命令,這十多個白家弟子就抽出了銅錢劍。這銅錢劍已經被改良過了,不是之前那種全部用銅錢串在一起的。

之前的銅錢劍只能傷鬼,還不能傷人。而現在的銅錢劍,已經是把五帝錢鑄進了鋒利的長劍中,不但可以打鬼,更能殺人。

而在這些白家的人把銅錢劍抽出來后,那仙靈婆也是揮了揮手,用苗語說了一句后,這些年輕力壯的苗人勇士就全數抽出了彎刀。

也不知道誰喊了一聲殺,兩邊的人馬就兇猛的衝殺在了一起,一陣陣刀劍碰撞的聲音,徹底打破了蠱苗寨的夜。

「我熟悉白炎,膽小怕事,別說來找蠱苗寨,就算是道門的人找上他白家的門,他也只會求和。今日有這份膽量,怕是那左陰在挑撥他!以左陰的年紀,有這份算計,也著實厲害!可怕的真不是鬼和邪術,而是人心啊!」葉伯看著左陰,也是嘆息了起來。

我是最清楚左陰的手段,不但陰險,而且極度的狡詐!上次被他跑了,這一次,我不會在讓他活著離開了。

畢竟,他和周八字的雙手,沾滿了我一家人的鮮血!

有了這個打算,我就看著葉伯道:「葉伯,一會兒你去找子龍還有葉棠,左陰交給我,我必須要殺了他!」

「好!」葉伯沒有問原因,他能打聽到我的身世,自然就知道麻溝村發生的事情,點了點頭,只是提醒我讓我小心左陰。

接著,他就去找人去了。他們葉家有暗中聯繫的咒法,之前在響水村遇到陰兵的時候,我就看到葉棠使用過一次。

葉伯一走,那白炎就開口了,「一直聽到關於蠱苗的傳聞,如今遇上了,我也想討教討教。」

話一說完,我就看到白炎朝仙靈婆走了過去。而仙靈婆根本沒有把他看在眼裡,倒是她身邊那兩個老人站出來了。

我一直在觀察著他們的戰鬥,苗人很兇猛,可以說是驍勇善戰。但這白家的人也不是普通人,畢竟是修道之人,身手也不會太差。

兩邊的勢力都是旗鼓相當的,都在拼身手,還沒有使用道術和蠱術。短時間內,很難分出勝負。

倒是白炎的出手,引起了我的注意。他的對手是兩個穿著黑袍的老人,也是仙靈婆身邊的守護者。

這兩個穿著黑袍的老人,手裡也是有兩根骷髏拐杖,很是沉穩,一句話也沒有說,就像兩顆老樹一樣站在白炎面前,站如松!

白炎先出的手,爆呵了一聲,身體陡然往前一衝,雙掌齊出,直取那兩個老人的胸膛。

這一招只是試探而已,誰也不會上來就出殺招。只見這兩個老人雙手握著骷髏拐杖,白炎的兩掌當即打在了拐杖上,一聲沉悶的聲響,三人紛紛後退了幾步。

兩邊還在後退,就同時欺身而上,兩個老頭的拐杖直接打向了白炎,配合很是默契,專攻白炎的上下盤。

白炎見招拆招,起初還能擋下來。可隨著這兩個老頭的攻勢變猛之後,他就有些應接不暇了。

只是堅持了二十來個回合,白炎就落入了下風。擋住了其中一根骷髏拐杖,另一個老頭的拐杖就已經打在了他的胸膛上,胸膛結結實實挨了一棍,一口鮮血當即噴了出來,身體也是迅速的往後退了幾步。

而在他退的時候,我就看到他雙腿猛的扎在了地上,身體一沉,就開始迅速的結道印了。

結的是一道太極印,可他的道行太差了,結印的速度也很慢。太極印還沒有結成,那兩個老頭就同時沖了上來,手中的拐杖同時射向了白炎的胸膛。

白炎當即一驚,太極印還沒成型,就強行推了出去。只看到一股淡淡的氣息打在了骷髏拐杖上,稍稍減緩了這兩個老人的攻勢。

而就在這一剎那,我就看到那骷髏拐杖上突然出現了兩個猩紅色的點,好像是裡面有啥東西睜開了眼睛。

白炎不傻,也注意到了這一幕,當即掉頭就跑,同時朝左陰求救:「左兄弟,救我!」

「好啊!」左陰冷冷一笑,直接沖了上去。我以為他要救白炎,可我沒有想到的是,左陰衝上去便一掌打在了白炎的後背上,當即把白炎震的往前踉蹌了幾步。

就是這短暫的功夫,我就看到那兩個老人拐杖上的骷髏頭飛出了兩隻閃著紅點的三屍蠱蟲。

那蠱蟲一飛到白炎的臉上,瞬間就滲透了進去。只是幾秒鐘的功夫,白炎就倒在了地上,痛苦的翻滾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