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那裡打槍?…」

「呯呯!!…啊啊!!!…」

小院門口,起碼有幾十個造反派和警察,轟的聲頓時就亂成了一團,身邊的人莫名其妙的就被打死。

大量飛濺起來的鮮血,噴濺到了自己臉上,身上了,熱乎乎的粘稠液體帶著一股血腥氣息,瞬間就在小院門口飄散起來。

手忙腳亂,驚慌失措,在那大聲慘叫,吼叫,是時不時黑暗中子彈打中的造反派們也開始了,對這黑暗中,扣動了手中的AK47衝鋒槍扳機,一道道火舌,濺起的金色彈殼,四處亂飛,黑暗夜色中,劃過一道道亮色的彈道。

可惜的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敵人在哪,那拿著手電筒在那亂晃,這不是給駱林目標嗎?

駱林這時,就躲在小院不遠處的一戶居民的低矮屋頂上,嘴角挑著冷笑,手中的SVD狙擊步槍,帶走門口的一個個鮮活的生命。

小院門口,不到十幾分鐘,只剩下幾個活人了,而這幾個人都是聰明令人,他們都把手中的手電筒關了。

這裡剛才還有三十幾個人的啊!現在死得只剩下五個人了!

我的天啊!阻擊手啊!

是什麼人啊?敢這樣殺人?不過這幾個剩下的人,臉上全是冷汗和驚恐,緩緩的朝巷子外狼狽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駱林就站在他們上面的圍牆上,只要他們一抬頭,就能看到那個屠殺他們「戰友」的兇徒。

可惜,每個人心裡只想著逃命,根本不敢回頭,或者抬頭,。

駱林的目的就是要讓他們回去報信!幾個人終於由爬再起身狂奔,消失在黑暗的小巷外。

駱林這才拿出對講機,稍微調了下旋鈕。

「滋滋….青松行動!…小心點!…」

「滋滋…收到!…」

對講機內,傳來馬青松帶著沉穩的聲音。

這邊的槍聲,果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一輛裝滿造反派人員的解放牌大卡車,在幾百米外的街面上停下來,那幾個全身是血的人正站在車前,大聲說著什麼。

而這一切都出現在駱林的紅外線夜視望遠鏡中,嘴角一挑。放下望遠鏡,身形猛地向那輛開時下人的解放牌汽車縱去。

「就在前面!…呼呼!…是個狙擊手!打死我們二十多個弟兄啊!…我估計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一個滿臉是血的年輕造反派,身子還在那顫抖著,看著站在汽車踏板上,單手拿著把AK47,滿臉陰冷的中年造反派,喘著粗氣說。

「嗯!…阻擊手?很好!…馬上通知司令!說找到敵人了!…擦!還敢殺人?嗎的!一定要抓到他們!….」

那個中年造反派,對車廂後站的一個背著步話機的年輕造反派命令道,他身上背的就是那種,單兵有天線的那種步話機,很古老啊!

這時,這輛解放牌汽車上下來不少人,起碼有五十個全部武裝的造反派,神情很囂張,手裡提著各種武器,四處張望著。

就在這時,一條黑影,毫無徵兆的出現在他們不到三十米處的地方。

蒙面,全身黑衣,手裡提著一把AK47。

折姝 雪亮的前車燈,把那個黑衣人照的絲毫畢露。

造反派這邊的所有人,本能的一愣。

「噠噠噠噠……」

蒙面黑衣人駱林,可不會發獃,手中的AK47,噴發出一尺多長的橘紅色火舌,子彈如同疾風驟雨般,對著這輛汽車邊上,還在那呆愣著的造反派們,開始了瘋狂的掃射…..

慘啊!一朵朵的妖艷的血花開始飛濺,一顆顆急速射出的子彈在還處於呆愣中的造反派身上癲狂起舞,血花飈濺而起…

一聲聲凄涼的震天慘叫聲中,AK47那特有的強大火力完全演繹著它的巨大威力,從彈倉愉悅跳出的金色彈殼,掉落在麻石上,反彈出清脆聲音,組成了一篇優美而又殘忍的樂章,回蕩在這條清幽的麻石小街上…..

站在汽車前面的那幾個,剛剛脫離死亡陰影的造反派,這次可沒有逃出被子彈打穿的命運,還有那汽車上的駕駛員和那些毫無警惕性可言的烏合之眾,瞬間就被黑衣蒙面人掃倒了一大片…

「…突突突…噠噠噠….」

十幾具屍體,血淋淋的躺在了地上,讓那個差點被打子彈大中中年造反派,驚恐萬分,本能的扣動了手中AK47的板機,接著那些已經趴在地上的造反派也開始開火了。

頓時,一陣震耳欲聾的自動步槍,衝鋒槍,機槍的掃射在這條小街上響起來。

可惜除了空氣外,子彈全都不是打在牆壁上,就是地面上,濺起一朵朵燦爛的火花,全部打在堅硬的麻石板上,一同一片璀璨的煙花一般美麗…

「停止射擊!!!」

那名中年造反派,突然大喝一聲,黑衣人,人影皆無,沒打中?就在他們面面相覷,一愣神的時候。

「哈哈哈….傻X們!我在這….噠噠噠……」

駱林那帶著囂張陰森的狂笑,突然出現在這群人的右側後面,伴隨著的就是兩梭子子彈,又是一陣鬼哭狼嚎般的慘叫和慌亂,站在解放牌汽車后的造反派們,又是一陣在血花中的舞蹈,麻石地面上瞬間又多了十幾條,身上被打成篩子血洞的屍體。

雜亂的AK47,機槍的喧鬧槍聲,在這條小巷內,肆無忌憚的震天響起,這群毫無章法,指揮慌亂,朝著天空亂開槍的烏合之眾,被在駱林忽東忽西,有如鬼魅一般身影,搞得昏頭轉向,黑暗中之見到處是閃亮的彈道亂飛….

駱林手中的AK47噴著致命的火舌,最後殘餘的十幾條人命,全部收割了乾淨,是的!包括那名背上背著步話機的年輕造反派,這位已經安靜的躺在血泊中了,戴在耳朵上的耳機,也掉在了全是黏糊鮮血的地上,手中的圓形對話筒,也從手指中鬆開。

安靜!這條漆黑不到100米的小街內,一片寂靜!只有步話機內傳來隱約焦急的呼喚聲。

「…喂喂…老耿!….」

駱林頭上帶著的彈力棉黑色頭套露出的嘴,叼了根煙,單手提著槍管發熱的AK47,黑色的皮鞋,踩著吧唧作響,全是一灘灘的黑色鮮血麻石地面上,用AK47撥了下,那名被打中胸口已經掛了的造反兵團報務員掛在他脖子上報話耳機,手一抬那個對將話筒也到了手裡。

「…別叫了!…都死了!哈哈!…一群傻X還學人家打戰?…那還不死光了?….」

激戰女神 駱林斜挎著衝鋒槍,對著話筒就開講了!

「……我草!…你是誰!!!回答!你是誰??…」

耳機裡面傳來,一個男人的暴躁憤怒的咆哮聲。

「你要抓的人!哈哈…可惜啊!…全死光了!你這啥造反兵團很菜啊!…快點來啊!哥哥等著,宰你們玩呢….」

駱林囂張至極的話語頓時讓紅又紅司令部內,所有的人全都又氣又驚,全都用眼光看著那個身材高瘦,和他父親雷向紅,長得極像的雷軍司令看去。

駱林那囂張的京腔濃郁的話語,通過步話機擴音器,在整個司令部,這間不大的房間內飄散著。

「嘭!…麻了隔壁了的!這個死賤種!…老耿的位置!…好!城北街區!…命令在城北搜索的部隊集合!馬上去剛才老耿的位置!…」

雷軍年級其實並不大,二十多歲,但是他長相老象,也是個心思陰沉得主,老耿是他的嫡系手下之一,剛才就是被駱林滅了的開著解放牌汽車的那一伙人。

「怎麼回事?…對方几個人?老耿他們最少有五十多人啊?都被殺了?….不可能吧?…我們去看看….」

雷軍根本不相信一個人或者幾個人能對付比他們多了十幾倍的人,而且自己這邊還全是全副武裝吧?

父親晚上給他單獨打了個電話,把事情的利害關係說了一遍,他才知道中央下來人了,這就是來收集他父親的罪證的!父親倒了對他可沒啥好處,中央早就在去年就頒布了,解除造反派武裝的事情,而他們根本就是置若罔聞,我行我素!

剛才從通話中他也很清楚了,對方絕對是上京人,那種語音是本地人不可能模仿的,對方是中央下來的警衛高手?

那也不可能攜帶重型武器,比如說衝鋒槍之類,手槍有啥用?

所以他奇怪了,憤怒了帶著他的幾個副司令,一窩蜂的出了水磅廠的基地,幾輛解放牌大卡車裝滿了鬥志昂揚,全副武裝的造反派們出發了。

「滋滋…青松!…你們到了那?…」

「滋滋…報告駱少!…我們到了郊區收費出口處了….有幾個敵人!….滋滋…」

「滋滋…等半個鐘頭就行動!…我這邊一切正常!不出意外應該可以把他們引到一起!滋滋….」

「滋滋….明白!…滋滋….」

駱林這時,坐在這輛解放大卡車車頂,手裡拿著對講機跟馬青松交流目前的情況,嗯,看來我這邊把他們吸引住,那麼馬青松帶著工作組的領導們,就能安全順利的通過封鎖關卡,看來還得搞輛車啊!

駱林在那沉思了一會,看了下表,現在是凌晨1點多了,在這條街不遠處,黑暗中從幾個方向,傳來汽車馬達轟鳴的聲音。

駱林心裡冷笑一聲,直接瞬移閃到街邊的屋頂黑影中掩住了身形。

這次不用阻擊槍了,直接在屋脊上架起了M249B51型機槍,這款機槍很猛啊!是70年代著名的輕機槍,主要是彈夾可以攜帶200發子彈。

這也是駱林在香港英軍軍火庫內「順」的。駱林埋伏的地點距離街道不到三十米!夠強悍!

黑暗中,清冷的秋夜中,震耳欲聾的汽車喇叭聲和發動機聲,還有嘈雜的人聲,漸漸的靠近這個出事的街道。

雪亮的車燈照著街道中間那一片橫七豎八躺在血泊中的「英勇」的造反派們的屍體。

當先到達的是從右邊開來的一輛解放牌大卡車,不過小街路面不寬,只能進一輛大卡車。 「怎麼辦?」洛天心中焦急,雖然恢復了一絲理智,但是那股衝動依然存在。

「星璇!」洛天沒有辦法,腦海中只有想著伏星璇,不過這一想之下不要緊,周圍的那些人,瞬間變成了伏星璇,蘇丹,甚至還有冷秋蟬的模樣。

「這尼瑪,真要命!」洛天鼻血橫飛,不斷的發出低吼,若是抵擋不住,那麼他就會沉浸在這裡,最後在極樂中死去。

「紀元之書!」洛天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只能催動自己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神識爆發,朝著識海中的紀元之書撞去,強悍的神識,瞬間包裹著紀元之書,將其操控,朝著洛天的識海之外飛去。

轟……

洛天的腦海劇烈的轟鳴起來,紀元之書散發出陣陣的波動,彷彿一個大爺一般,懸浮在識海中。

不過,隨著洛天用神識轟擊紀元之書,倒是讓洛天好了不少,腦海中那些羞羞的畫面,隨著不斷的轟擊紀元之書,也是隨之崩散。

「好了不少!」洛天心中狂喜,不管其他,神識開始瘋狂的轟擊起紀元之書來。

轟轟轟……

轟鳴之聲不斷的在洛天的身上傳出,無形的波動,朝著四周傳遞,隨著這轟鳴之聲的傳遞,那些圍繞在洛天和摩天兩人周圍的那些虛幻的人影,也是隨之都劇烈的顫動,開始不斷的崩碎起來。

「什麼動靜?」貂得助看著張成龍三人,卻是聽到了祭壇之上的轟鳴之上。

「還挺激烈,應該是正在衝刺吧!」張成龍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開始不斷的刨起祭壇來。

「這是!」城池深處,那個盤坐在最後一座祭壇上的身影,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沒想到,沒想到!」

「若是讓我得到他,復活的機會就更大了!」身影眼中露出狂喜,彷彿想起了什麼一般。

「啊……」不過就在這道身影,剛剛說完話,陣陣的神光卻是在身影的身上升起,讓他痛苦的嘶吼起來。

「本座存活億萬載,就不信弄不死你這個小癟三!」冰冷的聲音升起,滾滾的黑氣爆發,將這道身影包裹起來。

「等本座壓制住這個傢伙,就去將那本書和那個人給取過來!」黑色的身影大喝,瘋狂中,黑色的氣息徹底淹沒了黑影的聲音。

……

咳咳……

祭壇之上,隨著洛天不斷的衝擊紀元之書,那強大的幻境終於隨之崩碎,摩天臉上冷汗直流,恢復了清明。

「該死!」摩天低罵一聲,此時他的外衣已經扔在了地面上,赤裸著上身,身下鼓起了一個大包,看似十分狼狽。

洛天也是長長的出了口氣,看著摩天的模樣,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轉過身去,畢竟這種尷尬的時候,誰都不想讓其他人看見。

「來來來,看看本紀元之主的手筆,敢扒光我,看老子等會怎麼踹他們的屁股!」

「你們三個準備好,等下幻境會消失,在消失的一瞬間,就制住他們!」就在洛天和摩天兩人剛剛從幻境出來的時候,一聲滿是得意的聲音在洛天和摩天兩人的耳中響起。

「王八蛋!」洛天和摩天兩人心中大罵一聲,剛罵完,一聲轟鳴的聲音便是響起,兩人腳下的祭壇晃動起來。

轟隆隆……

黑色的迷霧消散,貂得助和孫克念四人滿是期待的看著被他們扒的只剩下方圓十幾丈的祭壇。

「來了,來了!」看著那黑色的迷霧消散,貂得助眼中露出興奮,甚至看到了迷霧中,一個有些模糊的赤裸著上身的身影。

黑霧終於潰散,四人飛身走上了祭壇,不過走上祭壇的一瞬間,一道神光便是瞬間出現在了四人的視線當中。

四人下意識的看向那神光,剛一看便是有些後悔了,猛然低頭,不過時間已經有些晚了。

一輪冰冷的圓月出現在了幾人的腦海中,讓貂得助幾人的臉色徹底難看起來。

「洛天,真的是你!」驚呼的聲音響起,幾人想要拚命的擺脫掉那冰冷的眼神,畢竟之前中過一次招,多少有了一些抗性,最後一眼,便是看到了站在那裡的洛天還有摩天,忍不住驚呼一聲。

嘭嘭嘭……

剛剛說完,張成龍四人便是倒在了地面之上,雙眼變成了銀色。

其實四人若是有所準備的話,是不會著道的,但是張成龍的話實在是太自信了,因此第二次被洛天用孽障鏡和摩天的月蝕之眼給迷惑了。

摩天抓起地面上的衣服穿在了身上,剛才事出突然,摩天實在是連衣服都沒來得急穿。

「我宰了他們!」摩天大吼一聲,提起長刀,便是朝著張成龍,四人走去。

「摩兄且慢,還是不殺為好!」洛天阻擋住了摩天腳步,讓摩天眼中露出不解之色。

「洛兄,你這種做法很危險,剛才若不是你破解了幻境,我們兩個說不定會脫陽而死,若不是這幾個傢伙動手腳,我們或許還能從幻境之中走出去。」

「你不能光憑著一些感覺,聽出他們叫出你的名字,就不殺他們啊,要是他們是仙界派來暗殺你的呢?若是再讓他們蘇醒,我們還要跑么?」摩天沖著洛天開口。

「我有辦法!」

「其實,這個辦法我是真不想用的!」洛天搖了搖頭,依然阻止摩天殺這四人。

「好!」摩天點了點頭,並不想駁了洛天這個面子。

說話間,洛天雙手舞動,一道道黑氣從洛天的手中飛出,化成黑色的符文長龍,捆包在了貂得助四人的身上。

「道心種魔!」洛天低吼一聲,黑色的符文長龍,沒入了幾人的身體之中,捆綁在了幾人的丹田之上。

超級醫生俏護士 「這是!」摩天看到洛天施展的手段,臉色微微一變,想到了之前王滅天差點將他們這些聖子天王一鍋端的手段,他沒想到洛天也會。

「這樣就穩妥了!」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一抓,一塊黑色的晶石從張成龍的懷中飛出,落在了洛天的手中,正是之前張成龍四人挖開第一座祭壇,挖出來的晶石。

「這是什麼東西?」洛天和摩天兩人疑惑無比,黑色的晶石散發著強大的氣息,冰冷的氣息,讓將其握在手上的洛天,渾身發冷,好像被人盯著一般,一看就不是凡品。

「這是一顆眼珠!」摩天眼中閃過陣陣的神光,仔細的觀察著洛天手中的黑色晶石,他跟洛天看到東西不一樣,能夠看到這顆晶石中的本質。

「什麼?」洛天臉色也是微微一變,沒想到手中的東西竟然是一顆眼睛,想想有些不舒服。

「洛兄,這顆眼睛請讓給我,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請讓給我!」摩天眼中露出激動之色,若是將這顆眼睛處理好了,會讓摩天的實力有很大提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