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長老說安排的地方在東邊三百里的樹林,我現在趕過去恐怕要不了多長時間吧。」出了山門,江楓運轉起來了天雷三藏,整個人就像是一陣風,在地面上劃過兩道漆黑的燒焦痕迹,沒用一盞茶的功夫就已經到了樹林的邊緣。

「江楓,密隱殿的刺客你一定得小心。他們肯定會派遣固元境的刺客來,你必須要全力防禦。記得及時施展你的霸氣,龍威可以讓他片刻失神,為你博取一線生機。」朱啟提醒道。

江楓點頭,走入到了樹林當中。他知道,固元境刺客的速度勢必極快,丹器同盟說不定已經做好了放棄他的打算。

江楓來到樹林里並沒有左顧右盼,看似漫不經心,實際上卻處處小心,天雷三藏也時刻運轉,為了以防不測。

「吼!」妖獸發出了一聲吼叫,從樹叢深處跳出來了一隻白毛巨猿,手裡拿著一根又長又粗的骨棒,狠狠敲擊著自己的身體。

「一隻白毛巨猿而已,看它的樣子應該只是處於半成熟期,相當於人類靈動九重天的修鍊者,你要殺了它,根本不會費多大的力氣。」朱啟在旁邊說道。

江楓點了點頭,他這次就是要偽裝成獵殺妖獸的模樣,看到白毛巨猿之後,當即雙手接引,一隻巨大的雷電白虎從天而降。

「白虎印!」江楓大喝一聲,整個人也在天雷三藏的加持之下,一瞬間來到了巨猿的身後,那高大的傢伙根本來不及反應。

一雙雷電白虎的雙爪,狠狠捅進了白毛巨猿的身體當中,一下子就把它的背部給撕裂開來,將其分割成了兩半。

「這白毛巨猿的身體倒是堅硬,竟然施展白虎印才能把它直接給殺死。」江楓擦了擦身上的血跡,對朱啟說道。在樹林當中,不單單可能隱藏著密隱殿的刺客,還有許多丹器同盟的長老和執事,他無法施展幽冥鬼手。

朱啟輕輕一笑,說道:「那是你掌握的武技太少,你不是還得到了一門地級武技么?憑你現在的靈力,也可以學習了。」

江楓點了點頭,說道:「等這件事情完畢,我回去就看看那門武技究竟如何。」兩人正說著話的功夫,身前竟是又跳出了一隻白毛巨猿。

這隻白毛巨猿直接向江楓發動了襲擊,手中的骨棒對著他狠狠地砸了過去。當江楓想要還擊的時候,白毛巨猿的身體上竟然出現了一個血洞,隨即一道寒光從眼前掃過,江楓的心臟狠狠抽動了一下。

「不好,刺客來了!」 江楓沒有想到刺客竟然會這麼快的就出現,剛剛來到了樹林當中,才殺死了一隻妖獸,密隱殿的刺客就已經迫不及待了。

江楓瞪大了雙眼,身體想要橫移出來,但那刺客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刺客手裡的刀刃對著自己喉嚨緩緩靠近。

他雖然拼了命的想要移動,但跟刺客的速度比起來,簡直就像是在慢動作,甚至連眨眼的功夫都做不到。

「江楓,快點釋放你的霸氣!」正當江楓已經完全震驚的時候,朱啟則是在一旁發出了巨大的吶喊。

江楓聽后當即回過神來,一股特殊的氣息從他的體內瞬間爆發出來,一條無形的紅色巨龍將那名刺客給吞了下去。

那刺客被江楓的霸氣給干擾到,竟是停頓了一下,也就這麼眨眼的功夫,給了江楓防禦的空隙。

一道由金色雷電編織而成的大網從他的體內爆發出來,向那密隱殿的刺客包了過去,如果能擊中便可以讓對手動彈不得。

可那刺客展現出了不凡的實力來,面對金色雷電,他竟是僅僅一刀,就把雷電大網給擊散,江楓再次暴露在了他的刀刃之下。

「青龍印!」江楓不敢有絲毫地攜帶,雖然自己做的這些事情都只能略微減緩刺客的速度,但也總比站在原地什麼都不做要強。

一條青色巨龍憑空出現,揚起的狂風對著刺客呼嘯而過。密隱殿的刺客再次揮了揮手中的刀刃,這股風竟然就輕易地消散了。

「太強大了,這就是固元境修鍊者的實力么!」江楓心中震驚無比,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施展出來的每一招武技,對固元境的修鍊者竟然沒有任何的作用。

對方總是能夠隨意的破解掉,而且自己的速度還沒有他快,想要逃跑更是來不及,只能站在原地等死。

「可惡,白長老不是說樹林里已經安排好人了么,為什麼他們到現在還不出現,真想讓我死么?」江楓十分焦急,其實從他剛才和刺客交手,僅僅也就過了兩三個呼吸的時間。

就在這個時候,從樹林的四周忽然出現了許許多多的修鍊者。江楓眼角餘光一掃,便看到了大驚失色的歐亦雪和洪三道兩人。

一直潛伏在樹林當中,但刺客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們想要阻攔根本就來不及,現在出現也有些晚了。

「江楓,快點把青天劍匣拿出來,能夠抵擋住他的攻擊!」朱啟見周圍有人,便把眼睛突然睜大,對著江楓吼道。

江楓信念一動,一個巨大的劍匣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正好豎立在刺客和他的中間。只聽得「叮」的一聲,刺客的刀刃狠狠刺在了劍匣上面,他的身影也停住了。

與此同時,周圍潛伏著的長老和執事們一涌而出,無論是天上還是地下飛出來了許多的人,這刺客是插翅也難飛了。

「快,扔下睡羅丹!」洪執事一聲令下,所有人的手裡都出現了一顆青白色的巨大藥丸,對著那刺客就扔了過去。

江楓也趁著這個功夫,趕緊後撤,來到了歐亦雪的身邊,看著那刺客被許許多多的藥丸擊中被隱藏在了煙霧當中。

「布下地龍筋,把這個刺客狠狠地捆起來!」洪執事再次發出號令,許多的執事長老手裡,又拿出了一根金黃色的繩子,並且給扔了出去。

這些繩子縱橫交錯,落在地上之後,眾人又狠狠一拉,等煙霧散去,只見那刺客被綁得結結實實不省人事。

「哈哈,成功了!」洪執事興奮地跳了出來,狠狠地喝下了一口酒,便來到了刺客的跟前蹲了下來。

他剛想要檢查一番,誰料想那刺客突然睜開了眼睛,下意識的動了動自己的右手,便想拿著刀刃刺向洪執事。

可他全身已經被捆得牢牢的,根本無法動彈,兩三個呼吸之後,他便歪頭打算咬破口中藏著的毒藥自殺。

但洪執事哪裡會給他這樣的機會,一隻手如同鉗子一般狠狠地掐住了刺客的嘴,讓他無法咬破那毒囊。

「給我把嘴張開!」洪執事根本就不客氣,先撕下他的面罩直接把刺客的嘴巴給掰開,另一名執事走了過去,把他藏在牙齒里的毒囊給取了出來。

「看你這把還怎麼自殺。」洪執事鬆開了刺客的嘴,臉上露出了笑容,拍了拍手便站了起來走到江楓的身旁。

「剛才實在是太驚險了,要不是你突然拿出這麼一個大傢伙來,恐怕還真會有性命危險,把我給嚇壞了。」洪執事說著話,又喝了兩口酒壓壓驚。

其他的執事則是把刺客給打昏過去,生怕他使用其他的方法繼續嘗試自殺,至於器樓的一些長老倒是聚了過來。

「這東西我好像在哪裡見過。」幾名器樓的長老聚在了一起,這些人都長須白髮,研究著江楓拿出來的劍匣。

江楓看了他一眼,正打算把劍匣給收起來,其中一名長老卻是叫嚷道:「我知道了,這是青天劍匣,乃是一千多年前,朱啟前輩的得意之作,青天劍匣啊!」

「對沒錯,這肯定是青天劍匣,沒想到它竟然會出現在這裡。古籍里記載,朱啟前輩外出歷練結果就消失了,青天劍匣也不知所蹤,如今又重新出現,這是要讓我們器樓崛起啊!」幾名長老議論在了一起,一個個的眼睛里都放出了貪婪的光芒。

朱啟倒是得意地說道:「看見了吧小子,我煉製出來的青天劍匣多麼受歡迎啊。不過你不用擔心,現在你是它的主人,不管與劍匣相距多遠,心意一動它就能回到你的身邊。」

看著那些長老眼中的貪婪,江楓心中也有些氣憤,直接操控青天劍匣回到了自己的空間戒指里去。

幾名器樓長老發現青天劍匣竟然消失了,立刻大呼小叫起來,「何方宵小,竟然打我們器樓寶貝的主意,我看你是想死了!」

「不錯,快點把我器樓寶貝交還出來,否則的話,就別掛我們不客氣了!」

這些長老雖然是煉丹師,但修為也不差,最起碼是足夠能碾壓江楓的存在,他立刻四顧,隨後才想起來劍匣是江楓拿出來的。

幾個老頭跑到了江楓的身旁,對著他毫不客氣地說道:「我知道你是江楓,那個雜役弟子,現在快把青天劍匣交出來,我記你一功,甚至可以讓你成為正式弟子!」

另一個長老也擠了過來,點頭說道:「沒錯,青天劍匣乃是器樓的寶物,既然你發現了它就應該無償交還給器樓的長老。但我們念在你有發現劍匣的功勞,肯定會給予你獎賞的。」

江楓好笑地看著幾名長老,反口問道:「同盟當中似乎沒有規定,我撿到了寶貝,就得交還的吧?」

「混賬!」一名長老臉色瞬間變冷罵了出來,「你算個什麼東西,這樣的寶貝也配使用?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不把青天劍匣交出來,我就問你的罪!」

「你區區一個雜役弟子,連固元境都沒有到,何德何能擁有如此寶物?只有我們這些德高望重的長老,才有權力支配它,識相點就老老實實地給我們。」另一名長老也出言威脅。

洪執事和歐亦雪兩人在旁邊看得有些糊塗,他們不明白,為什麼高高在上的長老,竟然會跟一名雜役弟子要東西。而且說出口的理由,是那麼的蠻橫不講理。

幾名長老同時施展出自己的氣勢,壓迫江楓,希望能夠讓他害怕,主動把青天劍匣給交出來。

但江楓可不是什麼膽小怕事的人,對於這些打算搶奪自己東西的混蛋長老,也不會客氣,冷笑一聲說道:「如果我不交給你們會怎麼樣?」

「不交給我們?」一名長老抬了抬眉毛,手掌緩緩抬了起來,似乎有要動手的意思,其他長老也都表示贊同。

「諸位器樓長老,你們這是幹什麼,竟然要對一名弟子動手,未免太有**份了吧。」洪三道見形勢不對,連忙干預。

那長老瞥了洪三道一眼,說道:「我們器樓的事情,跟你一個外門執事有什麼關係。這小子私藏重寶,理應問罪!」

「身上帶著寶物都算是罪過了,你們這些長老我看也就是強盜罷了!」歐亦雪也毫不客氣,對著幾名長老開口就罵。

「歐亦雪,這些年我們都把你給慣壞了,竟敢目無尊長!等我們拿下了江楓,追回寶物,再說你的問題!」那名長老哼了一聲,向江楓走了過去。

「付長老,同盟當中我可從來沒聽說過,弟子藏有寶物還得交給同盟的規矩!你這麼做,實在是有辱長老的名聲,我看這件事情還得交給白長老處理!」洪執事也不退讓,護在了江楓的身前。

「白天明?」付長老停了下來,皺起眉頭,對於白長老似乎還有些忌憚。其他長老聞言,也是互相看看,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好,那我們就回宗派,向白長老還有大長老稟明這件事情,我想他們一定會同意我的做法。」付長老冷眼看著江楓和洪執事緩緩說道。

其他的長老也都靠了過來,說道:「我們一起回去吧,等看著江楓,萬一他跑了,青天劍匣就又要流失在外了。」

在洪執事還有一干長老的護送之下,江楓等人回到了丹器同盟當中,他們沒有停頓,一路來到了丹器殿。

此刻白長老正在大殿門口等待,見江楓無事也露出了笑容。至於身後的幾名長老,依舊是拉著臉,擺出了一副非常強橫的姿態。

「白長老,請你去稟明大長老,我們要治江楓的罪過!」 「治江楓的罪?」白長老一頭霧水,「江楓今天為了捕獲密隱殿的刺客充當了誘餌,他只有功勞哪來的罪過?」

洪執事的表情也越來越難看,哼了兩聲,嘲諷道:「江楓他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啊,幾個老不知羞的見到他身上的寶物都眼紅了,想要出手搶奪罷了。」

「洪執事,請你說話注意點分寸。我們是器樓的長老,你是外門的執事,論地位,你得對我們放得尊重點。」付長老高傲地說道。

「到底是怎麼回事?」白長老皺起了眉頭來,江楓則是冷笑著一言不發,這讓白天明更加的頭疼。

歐亦雪瞥了付長老一眼,說道:「是這樣的,在抵擋刺客的時候,江楓拿出了一個巨大的劍匣。付長老等人眼饞這個劍匣,便想強迫江楓交出去,但沒有得逞。所以就打算找你還有大長老,來污衊江楓。」

白長老皺起了眉頭來,厲聲說道:「你們這些長老可真有出息,竟然會搶奪弟子身上的寶貝了,真讓大長老知道這件事情,受懲罰的恐怕是你們了!」

聽到白長老的話,付長老等人都沒有害怕,反而是笑了起來,說道:「白長老,如果你知道了那劍匣的名字,恐怕就不會這麼說了。」

「劍匣的名字?」白長老看了江楓一眼,隨後把目光放在了一臉狂妄的付長老身上,「劍匣的名字是什麼,怎麼會讓你們做出這樣有**份的事情。」

付長老恥笑一聲,說道:「白長老,江楓身上的劍匣可是一千多年前,朱啟前輩鍛造出來的青天劍匣啊!」

「什麼,是青天劍匣!」白長老也被嚇了一跳,「江楓,他們說的可是真的,你手裡有青天劍匣?」

看著白長老的反應,江楓淡淡地點頭,說道:「不錯,我的確是掌握了青天劍匣,不過這是我偶然所得,理應屬於我才對吧。」

白長老久久沒有說話,這讓江楓懷疑,他是不是跟付長老等人一樣,都被迷了心竅,想要搶奪青天劍匣。

「青天劍匣對我們器樓來說,的確是重寶。不過既然被你得到,那也說跟你有緣,是屬於你的。不用擔心,我絕對不會搶走。」白長老的話,讓江楓放心了不少。

但付長老等人卻急了起來,大聲喊道:「白天明,你要知道晴天劍匣對我們器樓來說至關重要,怎麼能交給一個沒用的雜役弟子!如果朱啟前輩在天有靈,他肯定也會感到羞恥的!」

「羞恥?」江楓直接是笑了出來,耐人尋味地看著付長老,讓這個老傢伙都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江楓為什麼會發笑。

朱啟則是在他旁邊,早就笑得前仰後合了,過了好久才勉強說道:「這個不要臉的小王八蛋,如果知道我現在作為器靈還活著,並且聽到了他說的話,到底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我在考慮要不要現身,嚇嚇他。」

這個付長老根本不知道朱啟的靈魂就站在他的不遠處,而且對江楓的表現很滿意,也樂意將青天劍匣傳授給他。

「江楓,你放心,如果那個大長老也想要搶奪青天劍匣,我就現身出來教訓他們一番。」朱啟保證說道。

江楓暗暗點頭,說:「可惜在沒有得到補天石之前,我還不能離開丹器同盟。要不然,我早就利用傳送陣逃走了。」

「江楓,你能讓我看看青天劍匣么?」這個時候,白長老看向了江楓,用詢問的口氣說道。

江楓點了點頭,便把青天劍匣給拿了出來。白長老一看,雙目就綻放出來了精光。立馬判斷出來這的確是青天劍匣沒有錯。

「果真是青天劍匣。」白長老伸手在劍匣表面摸索著,「咱們器樓里的典籍有記載,青天劍匣乃是朱啟前輩鍛造出來的。有了它,便可以打造出許多神奇的靈器來!」

「這的確是一件大事,得稟報給大長老才行。」白長老示意江楓可以把青天劍匣給收起來,付長老等人見狀,都有些眼饞。

但這裡是同盟內部,還有白長老和洪執事兩個人,他們就算想要強行搶奪,也根本不可能,只好繼續耐心的等著。

「你們等著,我這就稟報大長老。」白長老拿出了一塊玉簡,只見那玉簡閃爍了幾道光芒之後,又被收了起來。

「好了,大長老說他馬上就會過來,我們先進入到丹器殿裡面等待。」說著,他便推開了丹器殿的門走了進去。

「白長老是怎麼跟大長老聯繫的?」江楓心中詢問朱啟,他也有猜測,那枚玉簡應該就是白長老和大長老之間溝通的關鍵,而且這玉簡他早先也看到過。

「你也看到白天明手裡的玉簡了吧,那個東西就是傳訊玉簡。 布萊克之黑暗之子 只要修鍊者在其中留下自己的一絲靈魂力,彼此之間就可以隨時溝通,方便得很。等你達到了固元境,也能自己煉製一個,不值錢的。」朱啟解釋說道。

江楓跟著白長老進入到了丹器殿中,跟歐亦雪兩個人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來。洪執事則是把葫蘆交給了江楓,似乎要把他給培養成一個小酒鬼。

付長老等人則是坐在了江楓的對面,眼睛一直盯著他,生怕會跑了一樣,顯然對江楓空間戒指里的青天劍匣十分覬覦。

「江楓,你不用擔心,大長老可不是這些小人,他一定會最公正的對待你。」洪執事和江楓一邊喝著酒,一邊聊天,並且在嘲諷著對面付長老等人。

他的聲音也不小,沒有刻意地降低,執事與長老的地位相等。但內門的一些人總會瞧不起外門的執事,所以洪三道也不會給他們好臉色看,更不會怕了他們。

「洪三道,你說誰是小人?」付長老瞪起眼睛,其他的長老也是狠狠地拍桌子,大有要幹上一架的氣勢。

洪三道怪笑一聲,說道:「呦呵,你們這幾個老骨頭看來是想動彈動彈了。那好,我奉陪,你們一起上吧!」說著,他手中的葫蘆陡然變大,假裝向付長老他們扔了過去。

「你!」付長老知道他們被耍,被氣得不輕,臉上一會兒紅一會兒白的。要是戰鬥,他們聯合起來也不會是洪三道的對手。

正當兩方又要爆發出一場罵戰的時候,一名黑衣老人忽然從大殿的內室走了出來,頓時所有人都不敢出聲。

江楓看著這名黑衣老人,他的身上散發出來了一股無形的壓力,鬍子和頭髮都是黑白相間,臉上線條明顯極為剛毅!他來到大殿之中,直接坐在了正座上。

此時所有人都站了起來,對著黑衣老人恭敬說道:「大長老,您來了。」就連狂妄的付長老此時也不敢有任何的表情,顯得非常謙卑。

「原來是他!」看到了黑衣的大長老,朱啟好像又見到了熟人,臉上露出了興奮地笑容來。

「你認識?」江楓瞥了朱啟一眼,朱啟點頭說道:「那當然,此人當真是剛正不阿,一切都為同盟著想,看來你想要留著青天劍匣我必須出馬了。」

朱啟躍躍欲試,恨不得現在就出現在他們的眼前。更過分的是,這個頑劣的老傢伙,還在大長老面前做著各種各樣的鬼臉,如果被別人看到,一定會驚得下巴都掉在地上。

大長老不苟言笑,點了點頭,說道:「你們都坐下吧,白天明,這麼急找我來,到底有什麼事情?」

「嗯?」還沒等白長老說話,大長老忽然皺起了眉頭來,好像是察覺到了身前有人,但又不敢肯定。

朱啟回到了江楓身邊,出聲說道:「沒想到這個傢伙的感知能力還是那麼敏銳,差一點就能發現我了。」

江楓在心底無奈地笑了笑,便聽到白長老把剛才的事情都給說了一遍。隨後大長老那銳利的目光頓時降臨到自己的身上,讓江楓下意識地挺直了腰板。

這就是實力上的差距所造成的,像大長老這樣修為的修鍊者,有的時候只需要一個眼神,便能讓江楓、歐亦雪這樣的人動彈不得。

歐亦雪和洪三道見到大長老之後,也都正襟危坐,江楓還從來沒有看到他們倆這麼緊張過。

「你就是江楓?把青天劍匣亮出來吧。」大長老低聲說道,江楓點頭,隨手一揮,青天劍匣便出現在了大長老的面前。

大長老只是看了一眼,臉上閃過一絲異樣的神情,開口說道:「的確是朱啟前輩鍛造出來的青天劍匣,當初我還是一名少年時,有幸見到過。」

朱啟眯著眼笑了起來,說道:「沒錯,那個時候,他不過是一名剛剛入門的新弟子,很幸運的被我指導過。沒想到一千年過去了,他還活著,並且成為大長老,真是讓人驚訝。」

大長老嘆了口氣,對著江楓說道:「你是在哪裡尋到這青天劍匣的?」

江楓正聲說道:「我是在毒霧鬼谷里找到了青天劍匣,可惜朱啟前輩已經隕落,我將其安葬好之後,便把劍匣帶走了。」

「原來是這樣。」大長老惋惜地搖了搖頭,「朱啟前輩乃是絕頂天才,是能夠當上盟主的人,可惜了。這青天劍匣被你尋到,理應是屬於你的,但你實力低微,要想保住這件寶物怕是不易。不如就先放在同盟里,等你以後實力有所增進同盟再還給你,如何?」

江楓還沒有說話,那付長老便搶先開口道:「如此甚好,大長老果然英明。」付長老等一干長老都笑了起來,只要青天劍匣不被江楓拿走,放在同盟當中,他們遲早都能想辦法給弄到自己的手裡。

大長老看著江楓,等待著他的回答。江楓則是在心中催促朱啟道:「該你上場了,還等什麼!」 囚愛成婚:強擁小妻入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