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之美的事情,羅征也不是不願意。

「求你了,」這艾安心此前又是多麼驕傲,現在卻是急迫的希望羅征給出一個肯定的回應,「你有什麼要求,我都會盡量滿足!任何要求都可以!求你了,羅征!」

然而,就當羅征準備答應的時候,那艾虎卻是豪邁一笑,「安心,你怎麼可能求人?」

「可是……」艾安心剛想說話。

但是艾虎又打斷了她的話頭,便是傲然說道:「我艾虎一世行走,靠的重來都是自己,我自己的自由,又怎麼能讓自己的妹妹求來!何況,安心你對哥哥這麼沒信心?以為我不是眼前這小子的對手?」

艾虎和艾安心兩人並非是什麼名門世家,他們所在的艾家,只是一個邊陲大界中的一個四品世家而已,與寰宇之中的動輒七品,八品,甚至於九品,十品的大世家相比,實在是太平凡了。

就是這種根基之下,這艾虎能夠迅速的成名,甚至被凌煙閣所相中,依靠的從來都是自己,至於被人的施捨,他向來都是不屑一顧,又哪裡能夠容忍自己的妹妹,為自己求情?

羅征真的打算直接認輸……

只是這艾虎這番話說出口,他卻是不好說什麼了,這兄妹兩人似乎一個脾氣,都驕傲的跟什麼一樣,他也是忍不住搖搖頭,自己碰到這種戲劇性的一幕,也是有些無奈。

艾虎說完之後,便是轉臉望向羅征,卻是淡淡一笑,「你叫羅征對吧?」

羅征點點頭。

「以生死境五重的修為,能夠走到這一輪成為我的對手,你的確不錯,所以不要聽我妹妹的什麼話,拿出你全部的實力!」艾虎正色說道,「我若是無法擊敗一個修為上遠不如我的對手,這自由身,不要也罷!」

羅征忍不住在心中翻了一個白眼,忍不住再次嘀咕這兄妹兩人的性格……

對面的艾安心的心中十分糾結,她也知道自己哥哥的性格,想在這種情況下說服哥哥,可能性太小了,所以這一戰對她來說就十分揪心了。

「出手吧,」艾虎的神色也是越來越認真,儘管羅征只有生死境五重修為。

既然對方都如此說了,羅征便是將雷風幽神劍輕輕一橫,擺了一個「請」的姿勢。

隨後劍尖之上一抹劍光爆射而出,那雷電與風刃裹挾著一道人影,徑自沖向艾虎。

古殿之外,諸多武者們對艾虎的議論,依舊沒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

「羅征為何不認輸!」

「我看剛剛羅征有認輸的意思,只是艾虎不願意!」

「哼,艾虎是何等的人物?需要羅征認輸?開玩笑!」

「我看也是,這羅征固然是有些本事,能夠進入終極測試,但他的對手既然是艾虎,大約就要止步在二十四輪,這二十五輪恐怕是過不去了……畢竟當年的天尊之子,也被艾虎踩在了腳下,狠狠的被羞辱了一頓,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艾虎才會被打入惡人界的!」 外界的議論之聲,傳遞不到夢幻空間之中。

艾安心原本打算觀看哥哥與羅征之間的戰鬥,然而,她的對手卻並不會給她時間……

「小姑娘,不要看了,桀桀……」那武者在獰笑之際,自他體內驟然湧現出一道道陰森森的鬼氣,那些鬼氣化為一個個拳頭大小的骷髏頭,朝著艾安心飛射而去。

這一場戰鬥,關係到自己哥哥的自由之身,艾安心哪有心思與對方纏鬥?

她卻是根本沒有接招,身形不斷地飄舞,而一頭長發則在空中不斷地盤旋,一雙妙目卻依舊盯著羅征那邊……

面對羅征的劍招,這艾虎便是豪邁一笑,他身上閃爍出道道金光,竟然是徒手抓向那一道風刃!

「咳嚓……」

凌厲的風刃頓時被艾虎所撕裂,至於那雷光擊打在艾虎身上,更是沒有造成絲毫影響,接下來面對羅征釋放出來的幽神影,艾虎便是轟然一拳,將那幽神影一拳砸的粉碎。

接下羅征的第一招后,艾虎便是邁開步子,徑自朝著羅征飛奔而去!

羅征的神情淡然,不管此前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旦進入戰鬥狀態后,羅征就會專註眼前的戰鬥,而不會去想太多東西。

「嗖嗖嗖……」

轉瞬之間,羅征的手中便是激射出上十道幽神影!

看到那洶湧而至的幽神影,艾虎便是咆哮一聲,身上的金光更是大盛,整個人宛若一尊金人一般,那光芒便是讓人目眩!

羅征的幽神影固然凌厲,可是只要靠近這艾虎,便是被他瞬間擊碎,根本傷不到他絲毫……

「這艾虎的金系法則已經修鍊到不錯的層次,對於羅征來說,恐怕非常棘手……」一位宮主評價道。

但是另外一位宮主卻搖頭說道:「未必,這羅征既然能越過火池,其身上必定擁有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前二十四輪的試煉,他只是靠著雷風幽神劍,艾虎或許能逼出他的底牌,結果不好說。」

這些宮主們的評價,和十三宮的那些武者們相比,自然要中肯許多。

至於十三宮的那些武者,則不斷地吹捧著艾虎……

將羅征的幽神影一道道的撕碎之後,艾虎便是邁開步伐,開始迅速的與羅征貼近,與此同時,自艾虎的體內又驟然爆發出一道時間法則,轉眼之間,整個平台之上的時間都被遲緩起來!

不過艾虎時間法則的束縛,羅征也只是心念一動,這束縛便是悄然解開。

時間法則與時間法則相對,只是互相不受影響,艾虎這一招也只是試探,但是能夠站在這個位置的武者,修鍊時間法則幾乎是必然的。

「幽神影……」

解開了時間法則之後,羅征的身影再次後退,一道道幽神影繼續糾纏而至,每一道幽神影施展的都是不同的拳法,從不同的方向包圍過去。

「沒用的,」艾虎淡淡的笑道,這一次他甚至不再作出任何防禦,身體宛若一隻蠻牛一般,直接撞過去,而貼身過來的幽神影則被他直接撞碎……

以他的這番撞擊力,便是山脈也要被他輕鬆撞塌,「我知道你的實力,絕對不止這麼一點,想要贏我,就看看你的底牌如何了!」

面對越逼越近的艾虎,羅征的雙腿如風,沿著平台不斷的橫移,一道道幽神影再次釋放出來!

看到羅征依舊如故,艾虎卻是搖了搖頭,「已經告訴你這一招沒用了,既然你執意想要靠手中的劍,擊敗我,那我就……撤掉你的武器!」

說完之後,艾虎雙手猛然交錯在一起,自他的身前霍然出現了一道圓形的金環!

當那金環出現的一瞬間,羅征頓時感覺自己的雷風幽神劍驟然產生一道強烈的吸引力,幾乎要脫手飛出!

羅征的力量何其大?那金環竟然差點讓他無法執劍,這股吸引力也是讓羅征心中一跳。

發現自己的金環沒有將羅征的劍給扯過來,艾虎臉上也流露出一絲訝然之色,不過他再次輕聲爆喝之下,金環頓時擴張了三倍大小,那吸引力則更加強烈了數倍!

這一次,羅征臉上倒是沒有表情了,這吸引力固然強悍,但純粹的比拼力量?誰能是他的對手?

隨著龍鱗之力湧入,他手中的長劍更是穩固,莫說羅征手握的劍柄處了,便是連劍身也沒有絲毫晃動!

「咦?」

艾虎的臉上卻流露出愕然之色……

他主修金系法則,而運用金系法則施展出來的「無極金環」,幾乎能夠繳械一些法寶武器,這般吸引力之下,沒有將羅征的劍,倒是讓他十分驚訝!這傢伙的力量,似乎不俗?

力量,就是他的底牌么?

想到這裡,艾虎雙手再次交錯之下,那一道金環再次膨脹起來,金系法則修鍊到極高的層次,也是非常霸道的存在!

實際上每一種本源法則,只要施展得當,都擁有毀天滅地的之力,所以上界之中便是流傳著一句話,便是沒有最強的法則,只有最強的武者。

孰強孰弱,只看運用這些法則,這些功法的人!

感覺到那股莫名的引力,羅征卻是微微一笑,龍鱗之力便是迅速的流淌出來,他又豈能容許自己的劍被對方所奪走?

兩人這般對峙了一會兒,幾乎是不相上下,艾虎心中納悶之際,便是一把拽住手中的金環,輕輕一轉之下,一道道金芒,朝著羅征爆射而來,這戰鬥也是陷入了焦灼之中……

至於艾安心那邊,她已經將自己的身法運轉到了極致,一邊躲避著對手的進攻,一邊關注著哥哥那邊的戰鬥。

「小姑娘,認真一些,不然一不小心可能就會輸掉,」那名鬼修桀桀笑道。

艾安心的神色冷淡,她已經無心再戰了,贏了對手又如何?她現在只要自己哥哥取得勝利就好!

不過這名鬼修可是非常重視這場輸贏,畢竟這也關乎到他的自由,趁著艾安心分神之際,也是步步緊逼著她。

羅征這邊不斷閃避著那些金芒,與此同時,他還要維持一定的力度,避免自己的雷風幽神劍被那艾虎所吸走,一時間,便是有些被動起來。

幽神影對這艾虎恐怕是無效了,這艾虎修鍊的金系功法固然霸道之際,其實這並不是說羅征拿艾虎沒辦法,他完全可以利用幽神影,將潛藏在幽神影中的熏送過去,以熏現在的實力發揮出劍靈之體的威力,配合寒梅古血槍,擊殺艾虎只需要一槍。

只是熏的身份敏感,在這裡除了雲落,他不相信任何人,何況這種比斗,他的確不需要熏的幫助。

想到這裡,羅征便是將雷風幽神劍一收,身影一閃而至,居然徑自沖向了艾虎!

這艾虎就是逼羅征與自己貼身肉搏,看到這一幕,臉上流露出淡淡的笑容,他最引以為豪的就是自己的身軀!

將金系法則的灌溉,修鍊的《金靈體》,強度堪比神器,再配合煉體術的爆發力,與人貼身戰鬥又有誰是他的對手?

「終於不再浪費時間了?」艾虎淡淡一笑。

羅征卻是神色平靜,沒有說話,但體內的力量已經積蓄良久,迎向了那金光閃閃的艾虎!

「轟隆!」

原本對於肉身極為自信的艾虎,沒有絲毫退避,同樣也是一拳回敬,沒有任何技巧,沒有任何花哨,兩人在這一刻比拼的都是自己肉身的強度,都是自己引以為豪的力量!

但是隨著一道巨響傳來,艾虎的臉色驟然大變…… 一般的神海境強者,若是被艾虎貼近,這一拳之下,必定會粉身碎骨。

在惡人界中,被艾虎一拳打爆的武者不知幾何,也是憑藉著自己的《金靈體》,他艾虎才能活到現在。

可是當艾虎接觸羅征的瞬間,感受到的那股力量卻如同大海一般龐大,根本無法度量!

而他的肉身之上的那些道道金光,眼下便是有了擴散的跡象,雙腳踩在平台之上,更是不斷的後退,再後退……

一直退到了平台的邊緣,艾虎的身形才堪堪停了下來!

這小子能夠施展出如此力量,他的肉身,竟然比我還強大?艾虎的臉上流露出驚疑不定之色。

每個功法,每一種法則都有各自不同的特點,他沒看出羅征主修什麼法則,但絕對不會是金系法則,而修鍊金系法則的武者,最大的驕傲自然就是本身的金剛不壞之身!

這羅征又是如何將自己的肉身,修鍊到如此強橫的?

他不知道的是,羅征心中也隱隱有些驚嘆。

剛剛的這一拳,他已經動用了八千枚龍鱗之力……

一般的神海境武者,恐怕抵擋不住兩三千枚龍鱗之力,便是當初四大神國的大禹戰帝,照樣也是被他一拳逼退,若是被他現在的八千枚龍鱗之力打中,恐怕能夠一拳將其斃命!

而現在,卻只是讓這艾虎後退,這艾虎的實力,果然比他想象的還要強悍!

古殿之外,看到這一幕幕戰鬥,那些武者們也是不斷地感嘆著,這種肉搏比拼力量的戰鬥,的確顯得十分血性,這時候他們也不關注比斗的輸贏,倒是希望這場比斗能夠更加精彩一些。

「這就是你的倚仗,」艾虎點點頭,「堪比神器的肉身,恐怖到極致的力量,很不錯……」艾虎說完,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烈,目光也是越來越認真,越來越謹慎,「不過,僅僅憑藉這個,恐怕還無法勝過我!」

說完之後,他的額頭之上綻放出一絲裂縫,一枚小小的青色石頭出現在他的額頭之上。

當羅征注意到那枚青色石頭的時候,臉上也流露出一絲慎重之色。

與此同時,腦海之中熏的聲音更是傳遞而來,「羅征,小心一些,那是玉門仙斗!」

「玉門仙斗?這又是什麼?」羅征問道。

助理夫人:壞壞總裁請剋制 熏卻是沒有那麼多時間解釋,「是一種大有來歷的東西,這玉門仙斗開啟之後,他的實力會暴增……真是奇怪,你們人族的薪火傳承,竟然會安排如此難度的試煉……」

與此同時,落日界主的目光也是凝固在艾虎的額頭之上,「兄妹兩人,竟然都擁有罕見的玉門仙斗,這倒是奇特!」

另外一位宮主卻是問道:「那艾安心既然擁有大世之爭的命格,他哥哥呢?」

雲落卻是搖搖頭,「怕是要請人推演,才能看出一二飛……」

羅征知曉了這玉門仙斗乃是非凡之物,他心中自然是更加警惕,眼看著下一輪的肉搏就要開啟,他忽然聽到一道嬌喝聲!

「滾,我沒心情跟你打,再糾纏,死!」

這聲音正是艾安心那邊傳遞過來的,自從她看到自己的哥哥之後,再也無心戀戰,可是她的那位對手卻是糾纏不休。

聽到這個動靜,羅征與艾虎也同時住手,目光也是凝聚在另外一側……

那位鬼修武者,幻化出無數的鬼頭,夾帶著一道道陰風,將艾安心團團圍住,硬生生的將艾安心逼入了死角!

「小姑娘,既然是試煉,我總不能不出手,你要是直接認輸了也可以!」

這個時候的艾安心終於爆發了!

她卻是將手中的那蒼青色的長劍隨手一扔之下,整個人在空中一個翻轉,拖拽一頭黑髮,額頭上的裂縫越來越大,而那顆青石則綻放出一種詭異的力量!

一道道青色的光圈,縈繞在她的身邊,緊接著自她的眉心爆發出一個小小的光點。

望向這光點的瞬間,羅征的心中便是產生了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這說明這光點絕對能威脅到羅征的性命!

下一瞬,那個光點便是在羅征的瞳孔之中驟然變大,變成了一個光球,然後再次擴張,形成一個光團,那光團有一人多高,直接將艾安心給包裹進去……

而這光團便是在這一瞬間,開始急速擴散。

霸道帝少惹不得全文免費閱讀 只是一個眨眼的時間,直接將整個平台給籠罩在內。

那名鬼修武者根本就沒有躲避的空間,自然也被那光團給吞噬進去!

青色光團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幾乎讓人無法睜眼睛,等到那巨大的光團慢慢散去之後,便是連羅征都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

「嘶……」

這夢幻空間中的圓台,乃是建造在一座座石柱之上,因為是夢幻空間,其中的東西並不是實際存在之物,而是利用神紋幻陣打造,所以搭建的時候自然也考慮到了武者的實力!

一般情況之下,這些平台是無法被破壞了,此前承受了那麼多名武者的戰鬥,這些平台之上也沒有留下任何痕迹,從這裡就能看出這些平台之堅固!

然而等到那光芒散掉之後,那名鬼修武者已經消失了,估計整個人都直接被湮滅掉了!

連同那名鬼修武者消失了,還有整個平台,如今這個平台只剩下一根光禿禿的石柱,石柱的上方被那光芒侵蝕出一個弧度的凹面,這時候艾安心便是正跪坐在其中,一頭青絲沿著那石柱散落下去。

施展出這一招后,她的面色有些蒼白的望著這邊,顯然,剛剛那一招也動用了她不少力量,甚至還有可能燃燒了精血。

「哥,加油……」不過夢幻空間之中,不過是投影而已,即便是燃燒精血倒也無關緊要。

這樣一來,艾安心的終極試煉已經算是通過了,只是布衣老者大約考慮到這種情況,並沒有讓艾安心離開夢幻空間,而是讓她留在其中觀戰。

長蘇島的另外一側,饒安看到這一幕,眉頭便是微微一皺……

他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不管這艾虎和艾安心是什麼關係,關鍵是艾虎要打敗羅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