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現在也是燕雲帝國最苦難的時候,其他三個帝國都在厲兵秣馬等待著找機會拿下燕雲帝國。

理論上來說這樣強大的帝國怎麼可能讓其他的帝國盯上自己,就算是盯上了估計也不敢對它做什麼,但是一個強大的巨人他最不怕的就是來自外部的力量,而是自己身體的不適,現在燕雲帝國這個巨人病了,而且病的很重,因為他們的老國王快要堅持不住了。

說道燕雲帝國的老國王,那絕對是所有帝國當中最有野心和能力的一位,從他即位開始,他花費了兩三百年的時間,愣是將四大帝國當中最弱的燕雲帝國從最弱變成了最強,可是也正是因為他有這樣的能力也野心,讓燕雲帝國的傳承出現了問題,其他幾國早在一百多

年前完成了皇位的更替,現在在為的都是正值壯年的他們,也是他們最能控制自己帝國的時候。

但燕雲帝國不一樣,反而現在老國王沒有了控制手下的能力,他的子嗣雖然不算多,但絕對都是些厲害的人物,這皇位之爭必然是腥風血雨,更不用說要是這個時候他的那些老部下們,要是在其中弄點事情出來,可以想象,看似強大的燕雲帝國正是風雨飄搖的時候,

一旦老國王堅持不住,那必定會讓燕雲帝國堅持不住,陷入戰亂當中,現在對於很多人來說,老國王多活一天那都是安寧的,可他又能堅持多久了?

「成王府招募高手!伯爵以上高手可前往成王府設下的酒館報名!」

「寧王府招募幕僚!凡是認為自己有能力的可前往寧王今晚在春風樓設下的酒宴一展自己的才華!」

「貴王府招募文人墨客,有願意的人可前往貴王府下的文館。」

一走進帝都秦飛和王富貴就聽到了這些人的招募之聲,一個真正和諧的帝國,他的人才必定是會被朝廷所招募的,現在各大王府出來直接招人,就差沒有直接拉人了,可見現在的燕雲帝國亂成了什麼樣了。

撒旦的寵妻 「飛哥!這帝都看來亂的很啊!我們真要在這裡搞事情嗎?我怕引火燒身啊!」

王富貴自然也看車這其中的道道,對於一個商人來說這樣的嗅覺是必須有的。

「怕什麼?人家都不怕你還怕了?」

秦飛指著周圍各種各樣的高手和商人說道。

現在燕雲帝國是亂,可是誰也不能否認現在也是一個機會,即便是其他帝國也是這樣想的,不說這燕雲帝國的富庶和強大,單說要是投靠對人,這從龍之功,你也絕對是少奮鬥幾十年,對於那些想要賭一把的人來說,這也是最好的機會,所以這燕雲帝國反而沒有了像想象中那樣一片肅殺之氣,相反的是十分熱鬧,讓人有些意外。

「切!大家追求不一樣嘛!我王富貴所追求的是富貴可不是王權,所以這些對我沒有什麼吸引力,不過飛哥你也不是那種貪戀權勢的人,何必非要在燕雲帝國找買家了?」

「我是不貪戀權勢,可是我手下那些人,可就是喜歡這樣的氛圍,謀國可是他們大多數的人最愛。」

學會文武藝,貨與帝王家,這是秦飛手上那些人一輩子的追求,秦飛也算是對自己的獵頭有所了解了,他的那些人,尤其是那些實力越是強大的人,他們所追求的就越是心中最遺憾的事情,或許你能花點錢買他們一次,可是想讓他們賣力,那就必須符合他們的要求,這樣的買賣才算是成功,不管對於秦飛還是他手下的那些人。

而無疑越亂的地方,才越能展示他們自己的才華,就說現在的其他幾國吧!他們肯定也是願意找人才的,但是這些人才是不是讓他們滿意,是不是讓他們信任了?這就要另說了,可是這裡不一樣,只要你能做出一件讓這些想要爭位的人滿意,很容易就能得到信任,這就是差別,這也是為什麼秦飛會選擇這裡的原因,這裡絕對是最好的做買賣的地方,只要是真正的商人才能明白,奇貨可居,說的就是人!而不是什麼貨物,只要是貨物那都是有價的,有價的東西不值錢。

「好吧!那算我沒有說,只是現在我們有什麼目標沒有了?」 「哥!你搞什麼啊?那成王府招募高手你不去,你可是侯爵高手啊!到了他那裡你肯定會得到重用的,那寧王府設宴你也不去,至少也有好吃的好不好,你倒好!現在居然跑到貴王招募的文館來,這樣有意思嗎?這些都是些文人墨客,什麼都不會,除了玩,這樣的人

他可能成為我們的買主嗎?」

王富貴實在不懂秦飛到底幾個意思,這成王也好,寧王也罷,不管如何都比這位貴王好很多,但是秦飛偏偏找到了貴王這裡來。

「胖子!都說你賺錢的本事很厲害,可是你這識人的本事就不怎麼樣了?你要清楚這時間的任何財富那都是人創造的,所有找到一個能真正幫助你的人,肯定能讓你的財富翻倍。」

「那和你來這裡有什麼關係啊?」王富貴還是不懂。

「你還真是笨啊!成王府招募高手說明成王手下高手不多,在帝國當中想要得到最高的地位,這實力自然是最好的,可惜連自己手下的實力都沒有,也只能說明他是所有王爺當中最沒有底蘊的一個,寧王公開晚淹招募,說明現在他的處境很不好,急需要找幾個聰明人

幫他度過難關,你說我幹嘛要選擇他們了?」

「可飛哥!你不是說過,這個時候選擇這些人才能增加難度,你的那些人也才能有用武之地不是嗎?」

「可那也得是什麼用武之地才行啊!我們是商人,我們要利益最大化,我就問你,你認為那兩位很有錢嗎?我的人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好不好,收買人什麼最重要,除了許諾,更重要的是資本,如果他們有資本就沒有必要這樣大張旗鼓的拉人了。」

娛樂圈第一廢柴妖精 商人最重要的就是尋找商機,很明顯那兩位商雖然上的上奇貨可居,但並不符合秦飛的要求。

「那這位了!這位又好在什麼地方啊?」

「能忍!其他幾個有實力爭奪皇位的王爺都跳了出來,可是這位王爺居然還在舞文弄墨,這個時候還能忍,說明他手上有底牌,只有有底牌的人才敢這樣,這就是我找他的原因。」

「哦!原來如此!」

王富貴恍然大悟,找老大自然是要找最好的一個,其他兩個王爺還算不上最好的一個,自然不能被秦飛看上。

「其實說來,我對這個貴王也不太看好,有些時候能忍卻不是好事。」

歷史上很多的皇位爭奪戰,比的就是誰能忍,可那是因為老皇帝還在位,因為他們是普通人而已,但是在這裡明顯就不一樣,誰強誰老大,這是肯定的事情,只有實力才能讓老皇帝認可,能忍就不見得是什麼好事了。

「那照你遮掩說,不就是沒有什麼人被你看的起嗎?那還做什麼生意啊!?我們走吧!」

王富貴依然覺得自己小胳膊小腿,一直都想著打退堂鼓,這個時候也不例外。

「我說你到底怎麼回事?就那麼怕死?我記得你可是很愛錢的,現在這要賺錢的機會你都能放棄,很奇怪哦?」

對於王富貴秦飛還是有很深刻的印象,第一見面為了十個金幣兩人就差點掐起來,可見這王富貴十分的愛財,但現在有大生意在前,他卻不想做了。

「這!這不是太危險了嘛!你也知道皇位的更替代表著血雨腥風,我可不想拿命去換。」王富貴哭喪著臉。

「我說!你是有多麼不信任我啊?那天我找的那些人你也看見了吧!就憑那幾個人恐怕加起來說是比一個帝國還要強大,我想這不是問題吧?你怕什麼啊?」

「對啊!我怎麼把這個忘了!那飛哥你看好的是誰啊?」

王富貴這變臉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真的!我覺得你不去當演員真是演義界的一種損失。」

秦飛也無語的搖了搖頭,王富貴還是那個王富貴啊!極度貪財啊!

「沒必要說那些,說說!你到底看好誰啊!?」

「太子!」

「太子?」

「沒錯!自古權利傳長子那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從我們打聽的消息來看,這其他幾位王爺的能力固然不錯,可這太子也不是草包,甚至比這些人都還要強一點,老皇帝病重,還一直都是他在監國,錢他有了,監國期間能力凸顯,很多老一輩的臣子們都認可他了,加上他一直以來都有自己的力量,可以想見這位的勢力和得到大統的機會是最大的,至少在八成以上,要是我們早點來帝都,經過一些時間的堆積,才有可能打敗這位太子,但是現在看來嘛,不管我們對面的是誰,在這位太子面前我們的勝算不大,這也是為什麼這位能力和實力最強的貴王現在要裝慫!」

天時地利人和,那一樣都站在太子的身邊,這樣的太子自然讓這些有想法的人要收斂一些,聰明的貴王就是這樣,這也是為什麼秦飛要找他的原因,太子不用到處找人,秦飛固然看好太子,但是沒有機會,這就讓他有些沒有辦法,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話是這樣說,不過我們還是先看看吧!不管那位王爺都是有可能爭奪大統的,畢竟他們的自身實力都不弱,王位的爭奪,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他們自身實力的爭奪,要是他們其中有一人能在這個時候突破到公爵的實力,不管其他幾位有多麼強大的背後勢力,那都是沒用的。」

這是一個實力說話的地方,四大帝國的皇帝那一位不是公爵的實力,這就是絕對的實力。

「好了各位!我代表我們貴王殿下歡迎各位的到來,不過我們貴王殿下今日有事,就不能來歡迎各位了,請各位見諒。」

文管內,一個明顯是貴王身邊的老人向大家解釋道。

「沒關係,貴王殿下忙他的事去吧!」

「就是!我們就是一些閑人喝喝酒聊聊天而已,貴王殿下和我們可不一樣。」

……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說道。

「走吧!這貴王!沒用了!」

「啊?」 王富貴對於秦飛的話十分意外,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秦飛也沒有給王富貴解釋,拉著王富貴就往外面走,可是還沒有走多久,他就被人給攔住了。

「幾位!有什麼事情嗎?」

看著這幾個伯爵,秦飛一點也不著急,剛才他之所以要離開,就是因為他看到自己被這幾個伯爵盯上了,沒有想到這敢準備離開這些人就找上門來了。

「這位先生!我們家主人有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幾人說話很不客氣,也不在乎秦飛是不是願不願意跟他們走,但能在帝都說這樣的話人,很明顯都是有幾分依仗的,這幾人的身份幾乎就要呼之欲出了。

「要是我們不走了?」

秦飛明顯不吃這一套,好好的說話說不定秦飛會去,但是這樣沒有禮貌,那秦飛也自然不會給面子。

「那就不要怪我們了!上!」

「住手!」

「啪!」

幾個伯爵剛剛放下手,就被從後面出來的一個老人給了一巴掌,這一巴掌下去,幾個伯爵都是嘴角流血,可見這個人的實力之強,至少也是在侯爵之上,但幾個伯爵被打了一巴掌之後卻什麼也不敢說,只是低著頭。

「秦老闆!我們又見面了!剛才是在不好意思,我們家公子原本是想請公子去的,這幾個孩子實在不懂規矩,讓您見笑了。」

來人正是和桑明理一起的那個老人。

「我當是誰了?原來是你啊!早知道是你這位金主請我去,我怎麼樣也得跟你去了!」

秦飛微微一笑,對於這個人他還是記得很清楚的,這是唯一一位來到他店裡,不問任何事情,直接就要人的人,這樣的人真的很難讓秦飛忘記。

「秦老闆說笑了!那麼秦老闆!現在有空嗎?可以跟我去見見我家公子嗎?」

「自然!我們走吧!」

這位大金主在這裡秦飛怎麼樣也得見見,而且現在這個情況是不見都不行了。

很快這個老人就帶著秦飛和王富貴穿越了大半個帝都來到了皇宮之外。

「飛哥這人是誰啊?感覺他身上有股危險的氣息啊!就像那天你帶來的那些公爵級別高手的危險氣息一樣,而且還來到了這種地方。」

秦飛奇怪的看著王富貴,他沒有想到王富貴的第六感居然會這樣強烈,要知道一般一個人要是隱藏自己的氣息,即便是同等級的高手,在沒有特別留意的情況之後都不會被發現,但是現在王富貴居然一眼就感覺到了這個人的不凡,要知道眼前這位的實力隱藏起來可是

連他這個侯爵都看不穿的,要是沒有在系統的情況之下,秦飛都是一抹黑,但是王富貴居然憑著第六感就能感覺到了這老人的實力,確實讓秦飛有些側目。

「誰啊!開始我也不太知道這個人是誰,但是現在嘛!我估計能夠猜出這個人是誰了……」

「太子殿下!人帶到了!」

當秦飛兩人被帶進皇宮中的一個獨立小院的時候,他們見到了這次帶他們過來的正主,燕雲帝國的太子——桑明理。

能在帝都敢這樣肆無忌憚帶人走,絲毫不關心這個人實力如何,在整個帝都也沒有幾個人能辦到,不能想象這會是些什麼人,而能將他們帶到皇宮當中來的,數來數去估計也只有兩個人了,而其中一人現在眼看就要歸西了,估計還沒有那麼無聊關注他們兩個人,那很

明顯就只能是當今燕雲帝國的太子爺——桑明理了。

「好久不見!」

「是啊!好久不見!小白!小花!」

「……」

「啊!哈哈哈!飛哥想不到你也有被人戲弄的時候啊!」

秦飛整個臉都黑了,他沒有想到桑明理居然還跟他來這樣一手,實在有些措手不及啊!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小白你和他敘敘舊吧!」

「汪汪!」

小白見秦飛要走,怎麼可能留下來嘛!他和桑明理又不熟,如果是王富貴可能他還考慮一下,現在嘛!他毫不猶豫的就跟著秦飛離開,這下子尷尬的人變成了桑明理了。

「玩笑!完全是開玩笑嘛!秦老闆不要生氣嘛!好久不見開個玩笑而已。」

桑明理快步走到秦飛的面前拉住了秦飛。

「呵呵!我可不喜歡這樣的玩笑!」秦飛覺得一點都不好笑!

「好!一定!我保證下次一定不會了!走!我們去吃點東西,算是我賠罪的好不好?」

桑明理是盡量放低自己的地位。

「哼!」

秦飛冷哼一聲但並沒有說什麼,這件事情算是過去了。

「啟稟太子,陛下想要見見這兩位!」

還沒有走兩步,就有內侍走進來向桑明理稟報道。

「知道了!我們馬上去!」桑明理一點也不意外。

「什麼意思?」

倒是秦飛覺得十分的意外,他和桑明理算是舊識,倆人的見面到不算是太突兀,畢竟上次的交易兩人還算是愉快,雖然秦飛並不知道現在洪承疇乾的怎麼樣,但是秦飛對於系統找出的優秀人才太還是很滿意的,尤其是看桑明理的這個表現就知道,他堂

堂一個太子,可真沒有必要放這樣低的姿態。

可是那位皇帝陛下就不一樣了,現在那位可是眼瞅著就要入土了,多活一會對於他,對於帝國來說都是有好處的,可是一旦有人打擾那就不好說了,可以說現在沒有人打擾他才是對他最好的,但他要見自己,那就奇怪了,秦飛可和這位沒有任何的一點交集,即便是洪

承疇多麼的讓這位太子滿意,讓這位皇帝陛下滿意,估計這個時候也不可能見到他的,更不用說兩人這才前腳踏進皇宮,這後腳就叫人過來叫了,這就奇怪了。

「秦老闆不用覺得奇怪,這確實是我的父皇要見你,我知道你有很多的不解,我們一會再說,先去見見我的父皇吧!一會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雖然感覺到很奇怪,但是桑明理都這樣說了,秦飛也只好跟著去見見這位燕雲帝國可以稱作是傳奇的老皇帝了。 什麼叫做傳奇,那就是即便這個人隨便做一件小事他都能改變這個世界,無疑燕雲帝國這位老皇帝就是這樣的人物。

先不說這位老皇帝有什麼傳奇故事,就是秦飛見到他的第一眼就覺得這個人是一個傳奇,雖然此時的老皇帝已經是滿頭銀髮,身體上的皮肉明顯已經鬆弛下來,可是他坐立在自己的龍椅之上,看上去依然是一個傲視四方的皇帝,彷彿能看到他年輕是多麼的強大,那雙眼睛看著誰都想雄鷹看著獵物一樣,雖然這個老皇帝已經盡量表現出一副很溫和的表情,可是是雄鷹依然是雄鷹,不是因為他老了,看待自己的獵物就像看待自己的孩子一樣。

「兩位!你們好!」

秦飛正在細細的打量這位老皇帝,但坐在龍椅上的老皇帝卻率先開口了。

不難聽出這位老皇帝雖然還能看到他年輕時的身影,可那沉重的語氣無疑在告訴世人,他已經快要不行了,英雄也有遲暮的時候啊!

「陛下好!」

「聽我皇兒說他在李氏王國的時候,認識一個十分厲害的人,今日一見果然少年英雄啊!」

老皇帝坐在龍椅上,用虛弱的聲音說道。

「多謝陛下誇獎!認識太子殿下也是我的榮幸啊!」

這老皇帝到底是要幹嘛?

秦飛很疑惑,這位老皇帝見他的原因絕對不止是這個原因那麼簡單,但是也正是這樣才讓秦飛有些疑惑,可這位老皇帝也不說,秦飛也不好開口問,這個時候秦飛也只好一邊摸著抱著手上的小花,一邊考慮怎麼去應對這位老皇帝。

「那小子一天沒有一個正行,能有多榮幸啊!你是太抬舉他了。」

老皇帝很客氣,客氣的讓人有點不適應了。

李氏王國的李道忠和秦飛的第一次見面大家還算是愉快,可就算是是如此李道忠依然有他身為皇帝的驕傲,他從未在秦飛面前說話這樣可以,像一個鄰家老爺爺一樣,要知道眼前這位可是燕雲帝國大多數普通人眼中的神,甚至毫不客氣的說,即便這位現在已經快要不行了,可是憑著他的名聲,依然讓四大帝國的人只敢在遠處觀望,不敢越雷池一步,這就是這位老皇帝的威望和能力。

這就是這樣一個人,絲毫沒有一點點的霸氣,反而對待自己十分的和藹,這就讓秦飛有些奇怪了,皇帝遲暮?他即便坐在龍椅上秦飛依然能感覺到他身上的那股氣勢,那股皇帝才有的氣勢,不說別的,就說這位老皇帝要見他們,身為太子的桑明理,居然都不敢踏進這個宮殿一步,足以想象這位老皇帝的威勢依然在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