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晨可沒什麼耐心等他恢復,毫不猶豫召喚出兩個分魂,抬著所羅門繼續趕路,也不管他的臉色有多麼難堪。

三個月後,一行人終於到達一處所謂的頂點。

眼前景象只能用神話傳說來形容。天與地已經不分彼此,猶如萬花筒般糾纏在一起,充斥視野的黃沙匯聚成一個巨大的旋渦風暴。而在旋渦的最中心,則是一處造型怪異的祭壇。

東方晨遠眺祭壇,看了半天才弄明白,前方事物與其說是祭壇,倒更像是一個:天平! 面對此情此景,別說所羅門和艾達,就連東方晨都傻眼了。

因為大家先是看到一尊巨大無比的黑色半身雕像,正是死神阿努比斯。彷彿這位死神正從冥界幽幽探出半個身子,俯視蒼生。

奇怪的是,雕像的雙臂擺放位置,既不是古埃及壁畫上的通常造型:單手持權杖,另一手臂自然下垂,也不是雙臂交叉胸前,而雙臂向身體兩側展開,雙手手掌向上,但手掌上卻空空如也。

在阿努比斯頭部俯視的位置,則是一處祭壇,以及一條長長的通道。通道兩側,各有兩尊高達六七米左右,兩米見方的黝黑石柱。

石柱的頂部,被雕刻成了四種形象。東方晨能馬上分辨出來的只有兩種:昂首吐信的眼鏡蛇,尾鉤高高豎起的蠍子。

剩下兩種雕刻形象大家就有點拿不準了:一段呈弧形的圓柱形事物,有點像茄子。一塊略顯扁平但中部呈橢球體的東西。

由於此地風沙太大,昏黃一片,宛如末日降臨,東方晨等人在離雕像石柱尚有一段距離的前提下,不敢妄下定論,因此決定抵近觀察,好好研究一番。

不一會兒,眾人首先來到石柱近前,赫然發現這根本就不是石柱,黝黑的表面竟然泛著金屬光澤,原來四根方柱和其上的雕像,通體材質全都是某種金屬。

東方晨略一思付便明白過來,此地沙暴如此恐怖,不知肆虐了多少年,如果這等巨型雕像用石質的話,只怕早就被吹成了沙子。唯有用金屬,並且是某種特殊金屬或合金,才能保證它的不朽。

難怪在這等極限環境下,柱子上的雕像,還有阿努比斯半身像依然栩栩如生,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東方晨從時空格中取出一些探針,開始對各個雕像進行採樣分析。不久後手鏟根據分析得出的結論卻讓他大吃一驚。所有雕像所用材質,既不是金屬也不是岩石,而是兩者的混合物:礦石!

並且這種礦石在地球是沒有的,它是宇宙中一種在極其特殊的條件下才能誕生的產物:紀星原礦。

當初蒙卡諾剛剛加入屠神團,為了得到一次進入奧拉戰艦母巢孵化池的機會,被普羅修斯連哄帶詐敲竹杠,用以交換的物品中,就有一塊紀星原礦。

當時普羅修斯並沒有說明此物的價值,後來在某次團內集會上,卻隨意提了一這麼句:紀星原礦這種違禁品,還是交由我老人家保管比較好,這是為了你們的小命著想。

東方晨仔細回想,當初蒙卡諾拿出的那塊紀星原礦,還沒他的小指甲蓋一半大,簡直就是一粒黑不溜秋的小石子。但就這麼一塊小東西,卻重達三千多噸。

如今面對這等規模純由紀星原礦加工而成的神像、方柱、雕像,東方晨絕望了。單單一根方柱,其質量估摸著也得過萬億噸。

唉,看來,把這玩意據為己有的願望要落空了……

這一切的驚喜與失望,東方晨並沒有表露出分毫,也不打算與隊友分享,而是在腦中不斷天人交戰著。因為所羅門和艾達必然不知此物的神奇,不該他們知道的,還是不說為妙。

異界之幻想兌換系統 所羅門察覺出東方晨情緒有所起伏,出聲問道:「團長大人,您怎麼了?」

東方晨使勁眨了幾下眼睛,鼻翼抽吸兩下,動情道:「哦,沒什麼,我只不過想到一些事情。

不論多麼輝煌燦爛的文明,都抵不過時光的侵蝕,終將淹沒在黃沙里。就像這裡孤獨的雕像……」

艾達也不由得感同身受:「老闆說的沒錯。

這應該就是這片正八面體異次元空間的頂點之一了,呵呵,有個詞形容這裡我覺得很貼切:天涯海角。

老闆,感慨什麼的先放一放,如今我們已經到達你說的目的地,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東方晨心知這些雕像既然能用紀星原礦修飾而成,就足以證明這些東西對於整片空間的重要性,必須要仔細查探。

他把這個想法與大家說了后,各人開始分頭行動。

所羅門和艾達主要調查四座方柱及其周圍,東方晨因為還能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下飛行,便去單獨查看阿努比斯半身像。

那雕像怕是有五十來米高,東方晨飛到面部還沒人家鼻子大。他緩緩降落在雕像頭頂,開始認真檢查起來。

看了半天也沒發現什麼線索,東方晨便將注意力轉移到雕像雙臂,因為雙臂的造型實在太奇怪了。

等他沿著一條雕像手臂走到手掌表面,處理乾淨上面的沙子后,終於明白這尊巨像的作用了。

因為在手掌中心,有一個深三米,兩米見方的凹槽,很明顯這是用來放置那四座方柱的。當在阿努比斯神像雙手放置合適的方柱時,必定會觸發某種機關。而這機關,很可能就是離開這裡的關鍵!

為了印證猜測,他馬上飛到另一隻手掌上,果然,那上面也有一個相同的凹槽。

現在的問題,就是做選擇題了。既然方柱有四種,那就代表只有一組才是正確選項。只要選擇正確,一切難題都會迎刃而解。

可很快,東方晨便心灰意冷,單單一座方柱,重量就有可能達萬億噸,現在要將兩座方柱提升放置到距地面近三十米高的神像手掌心,無異於天方夜譚。

唉,看來,探究頂點這個辦法行不通,還是再找找別的方法吧。只是,這樣一來,不知要耗費多少歲月。

明明已經查到了線索,卻因為殘酷的現實而不得不放棄,這對東方晨來說是非常沮喪的事。

就在他打算給同伴說明緣由,離開此地的時候,塵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在腦海:「阿晨,怎麼了?遇到這麼點困難就想放棄?」

東方晨沒好氣地傳音道:「你說的輕巧,那可是傳說中的紀星原礦石啊。一根方柱,就有上百立方米,重量怕不下萬億噸。

小爺就是天神附體,也絕搬不動這該死的東西!」

塵哈哈大笑:「啊哈哈,我早對你說過什麼來著,叫你不要用老思維看待問題。

還記得我給你講過的宇宙本源七力么?如果你還有印象,那麼就應該明白,物質的質量是相對而言的,在零質場中,不存在什麼質量效應。

當然,製造零質場,你目前還做不到,但是我可以。既然你遇到了沒法解決的問題,那麼……

我再不出手,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哦!」

東方晨聞言大喜:「什麼?你能製造零質場?太好了,塵,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

塵淡淡笑道:「先別忙著高興,在這片異次元空間的彎折點竟然存在質量如此巨大的物體,那麼說明這東西很重要,很可能就是這片空間為何能摺疊為正八面體的關鍵,同時也可能是次元空間與結界或是表世界相連的節點,千萬不可掉以輕心。

我負責搬動那些方柱雕像到指定位置,你們目前所要做的,就是選出正確的兩座方柱!

明白了就去做吧,加油阿晨,相信自己!」 最棘手的問題解決了,現在問題的焦點全部集中在了如何選擇上。但是四座方柱上的雕像跟目前的情況完全搭不著邊,連一絲把兩者聯想到一起的可能性都不存在。

這等事關大家性命的選擇,還是一起討論比較妥當,去聽聽他們的看法。

想到就做,東方晨馬上飛下雕像,找到所羅門和艾達,將自己的發現及想法大概對二人說了一下。

所羅門這邊也有收穫,兩人通過仔細觀察方柱頂端的雕像,並處理乾淨沉積附著在雕像表面和縫隙內的砂礫,終於搞清楚了全部四尊雕像代表何物:毒蛇、蠍子、樹枝、貝殼。

根據現場所見得出的規則,四尊雕像只能選擇其二放置在阿努比斯神像的手掌心。如此看來,所有的組合便是:毒蛇與蠍子、毒蛇與樹枝、毒蛇與貝殼、蠍子與樹枝、蠍子與貝殼、樹枝與貝殼共六種。

六種組合剛好對應這片正八面體空間的六個頂點。

這未免也太巧了吧?

三人不約而同在內心問自己這個問題。

震驚片刻后,東方晨首先發話:「我感覺,六種組合放置在阿努比斯手掌后,應該會打開一道『門』,通向六種不同的世界。

這片什麼都沒有的巨大沙漠,應該只是六個世界中的一個,同時也是外來者誤入這裡最先達到的地方。

外來者就算曆經九死一生穿越沙漠,來到任意一處頂點,如果沒有打開正確的『門』,另一邊的世界也絕不會比這片沙漠更好。

六把『鑰匙』,六扇『門』,怎麼選擇?諸位拿個主意吧!」

艾達沉默,所羅門眼神閃爍,顯然誰也不願主動發言。因為萬一要是選錯,出現什麼後果可是誰都無法預料的,弄不好,三人很可能會死在這裡,就如同無數前仆後繼的前輩一樣。

他們的屍骨在生前,可連最開始的沙漠世界都沒走出去。

東方晨一看氣氛沉寂,率先打破沉默道:「艾達,你是我們之中最聰明的,你來說說,該如何選擇?」

艾達身體一顫,抬頭緩緩掃視每一尊方柱雕像,而後下定決心說道:「如果要我選,我就選樹枝與貝殼。因為所有四種雕像中,唯獨這兩種的組合貌似是毫無危險的。

無論毒蛇還是蠍子,都是危險符號,與其它雕像組合或多或少都讓人感到不舒服。」

東方晨點點頭:「嗯,你說的有一定道理。從觸感信號學角度出發,無論何種生物,都有第一時間辨別趨避危險的本能。」

所羅門馬上提出不同觀點:「我看沒那麼簡單吧?這片空間的創始者費盡心機弄出如此宏大的一盤棋局,會讓一個三歲小孩都能輕易選擇的答案,作為打開『門』的正確『鑰匙』嗎?」

東方晨問道:「神父,你有讓大家信服的選項嗎?」

所羅門沮喪道:「沒有。我們在這裡探討六種組合的善惡安危根本毫無意義。

這個難題就像俄羅斯輪盤賭,六種組合而來的『鑰匙』,就像左輪槍里的六顆子彈,我們能說作為輪盤賭道具的子彈是善惡分明的嗎?子彈能選擇輸家或贏家嗎?

既然六扇『門』只有一扇是『生門』,這就好比左輪槍里的六顆子彈只取出了一顆,玩家轉動轉輪,手槍里可是有五發填裝的子彈,而空彈只有一發,之後的事只能聽天由命吧!

東方團長,這就是我們目前的處境。」

東方晨聽聞此言立刻蔫了,面色陰沉,雙眼死死盯著地面,不知在想些什麼。

很久之後,艾達仰天大叫一聲,而後豪氣萬丈地說道:「老闆,你選吧。無論是死是活,我們都跟定你了,絕不後悔!」

說完后她看向所羅門,神父的表情身體一下子輕鬆起來,然後向東方晨用力點了點頭。

東方晨霍然抬頭,雙眼通紅,猶如鐵籠里的困獸,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嘴唇,獰笑道:「死?不,我們的生死,該由自己決定,而不是交給該死的幾率!

既然這片空間敢給我們出選擇題,那麼我就把所有答案都給它填上,一個一個試,總有一個正確答案。

二位,做好長期戰鬥的準備吧,我們可能要在這裡待一陣子了。」

艾達大吃一驚:「老闆,您要把六種組合一個一個地去試?可萬一某次打開『門』的另一頭是必死絕地怎麼辦?咱們不就全玩完了?」

東方晨嘿嘿一笑:「嘿嘿,誰告訴你是我們三個要當試驗品了?」

……

一般人要是遇到這種六選一的賭命遊戲,只有兩個選擇,要麼靠猜,要麼用命去趟雷。可問題是誰知道『門』的另一邊是什麼情況?穿越『門』之後又會發生怎樣的變故?選擇錯誤的『門』又有什麼樣的懲罰?這些都是未知之數。

而且將兩種方柱雕像放在阿努比斯神像雙手會打開『門』這個概念,只是東方晨的一廂情願。也就是說,能讓大家看到那麼一絲絲希望,繼而有熱烈討論下去的動力,全都基於東方晨的一個猜測。事實究竟如何,誰也不知道。

但將「兩種方柱放置在神像手掌凹槽內就一定會發生什麼」這個思路絕對是正確的。大家所有的推測設想,都基於這個思路,只不過東方晨的第一感覺告訴他,如果按照遊戲規則玩下去,會打開一個「門」,否則這一切毫無意義。

東方晨此時已經急眼了,他萬萬沒想到僅僅只是一次嘗試探尋法涅姆綠洲的行動,居然遇到了遠比監守者還大的麻煩,而且還讓所羅門與艾達跟著倒霉。這兩人可是他主動邀請而來的,如果因為自己而永遠留在這片異次元空間,他死都不會原諒自己。

他決定用最笨拙的辦法一一嘗試,不過六種組合而已,失敗五次完全能夠接受,因為他有大群分身。

此刻,東方晨終於打內心深處感謝塵和自己,要不是自己與塵竭誠合作,排除萬難成功創造了《源神自在》功法,遇到這種絕境還真是毫無辦法。就算到時候能強行脫出,勢必也會付出極大代價。

但是有了分身,一切就簡單了。

東方晨和同伴說明自己的打算后,兩人舉雙手贊成,強烈支持帶頭大哥放手去干。

準備妥當后,東方晨決定先從艾達說的選項開始,因為他覺得艾達說得很有道理。畢竟,這女人有著超乎尋常的洞察力,而且運氣一直不錯。

於是,東方晨在與二人交代好一切后,便將目光轉向了樹枝與貝殼雕像…… 所羅門和艾達可能是數萬紀元以來第一個、也是唯一目睹原神族至高神出手的低階生命。即便他們並不知道塵的存在。

兩人在目瞪口呆中,看到東方晨就那麼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卻從他身體散發出一片黑色薄霧,迅速包裹雕刻有樹枝和貝殼的方柱,而後將兩座方柱連根拔起,同時輕輕巧巧放在了阿努比斯巨像伸開的雙掌上。

兩人可能到死也不會知道,就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卻是連三階強者都做不到的。

東方晨的猜測是正確的,方柱準確無誤放入凹槽沒多久,神像雙臂向下一沉,正片空間都隱隱顫動起來。隨後阿努比斯巨像開始緩緩上升,直到它顯出了碩大的雙足。

此時,神像已高達百米之巨,雙腿自然直立,微微分開。即便這樣雙足的間距也達二十多米,就在雙足之間,漸漸顯出一片類似幕布般的事物,通體散發出乳白色光芒,表面宛如水波般蕩漾不止。

面對此情此景,在場三人再傻也明白,這片微微蕩漾的光幕,一定就是某種可以聯通兩個世界空間的通道。

門,終於被打開了!

平復激動的心情后,東方晨派出一個分魂,雙方沒作過多交流,那個分魂就飄然隱沒入那片光幕。除了泛起一圈圈漣漪,似乎並沒有什麼事發生。

僅僅片刻之後,東方晨面色大變,高聲喊道:「選擇錯誤!

另一邊是充滿熾熱粒子亂流的虛無之地,環境極為惡劣,堪比星雲最中心,分身只堅持了幾秒就被毀了。」

什麼?東方晨那種能單獨對抗監守者的分身,才能堅持幾秒鐘。那我們……

豈不是死無全屍?

這一下變故完全出乎大家意料。印象中樹枝和貝殼所代表的意義怎麼說也應該是安全的,沒想到結果完全相反。

看來,這片異次元空間的創造者,根本不按常理出牌,正常邏輯在這裡行不通。

東方晨等三人吃驚混亂了一小會也就平靜下來,因為失敗一次沒關係,還有五次機會,況且還有十個分身嚴陣以待。

可接下發生的事卻讓三人的心情直接跌落谷底。 呆萌小妻馴夫手冊 阿努比斯神像在劇烈顫動中,緩緩沉降下去。不單如此,神像雙臂開始緩緩翻轉,等翻轉到了一定角度,雙掌掌心向下的時候,插在神像雙掌的方柱直接脫落滑出,巨大的重量導致兩尊方柱瞬間沒入沙子消失不見。

不久之後,阿努比斯神像恢復為原來的半身像,而與之前不同的是,神像的雙掌掌心是朝向地面的。 撿個王爺來種田 但詭異的是,那片水幕般的「門」並沒有消失,依舊在阿努比斯神像的胸口位置波動著。

這是怎麼回事?

「門」存在並敞開著,可是打開「門」的機關卻閉鎖了。這等於門上的鑰匙孔被堵死了,空有鑰匙卻無法開門。

東方晨一看阿努比斯神像的雙臂雖然依舊伸展著,但卻掌心朝下,他便知道萬事皆休,絕不可能再利用方柱啟動機關了。因為能搬動兩座方柱執行一系列操作的,是塵。而塵也是利用自己的蝕領域製造出零質場,直接將方柱的質量屬性消除,然後再去做接下來的事。

換句話說,塵只是神靈靈體,寄居在東方晨心靈中,它本身是沒能力直接觸碰方柱的,只能通過東方晨這個宿主。可東方晨面對萬億噸的質量,根本就是個笑話。所以塵才必須出手,走零質場捷徑,繞過質量障礙,輕鬆完成這個對四階以下強者來說都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不過作為開啟『門』的神像機關,雖然不清楚整套機關的運作原理,但很明顯啟動機關恰恰需要的就是方柱的重量,否則阿努比斯神像也不可能偏偏是那樣的造型,四座方柱更不可能通體用紀星原礦打造。

如今,神像的雙掌朝下,塵的取巧大法就行不通了。再說神像雙手手背沒有手掌中類似限位鎖緊機構的方形凹糟,要把萬億噸質量的方柱穩穩放在神像手背上,除非塵恢復原來神體才可做到。

氣氛一度將至冰點。過了很久,艾達喃喃道:「『門』沒有消失,神像卻復原了,而且它調轉了手掌朝向,讓咱們不可能再繼續嘗試打開新的『門』。

這說明什麼?說明四種方柱雕像組合而成的六把『鑰匙』,打開的每一種『門』都是正確的,最起碼是符合設計者初衷的。只不過六扇『門』通向的六個世界,有好有壞。這需要我們碰運氣。

不過目前可以肯定的是,樹枝與貝殼組合,打開的『門』絕對通向死路。而我們目前所處的沙漠世界,同樣也是死亡世界,因為沒有任何低階生命能在如此廣袤的沙漠里活下來。可惜,我們不知道這片死亡沙漠是由哪兩種雕像組合而成的『鑰匙』開啟。

所以,排除一種組合,兩個死亡世界,這就是我們目前知道的全部信息了。

老闆,現在怎麼辦?」

東方晨嘿嘿一笑:「碰運氣?不,我東方晨的世界里不存在運氣兩個字。

這才是一個頂點,不是還有五個嗎?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咱們去其它頂點看看!」

……

接下來,三人耗費近五個月的時間,走正八面體兩兩頂點的最短路徑,橫跨一百萬千米,終於趕到了與之前神像所在頂點處相鄰的頂點。

一模一樣的場景,天地八荒匯聚而成的沙暴旋渦、巨大懾人的阿努比斯神像、沒什麼卵用的祭壇、被黃沙掩埋忽隱忽現的通道,以及通道兩邊的四座方柱。方柱頂端,同樣是四尊雕像:毒蛇、蠍子、樹枝、貝殼。

不同的是,阿努比斯神像伸展在身體兩側的手臂,手掌心是朝下的。而且神像下方,也沒有「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